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 正文 第815章:激化矛盾
    如果是依照我平日那暴戾的脾气,这个高宝敢这样子跟我说话,我可能已经就已经动手收拾他了。不过我现在是广弘公司的副董,如果对广义运输公司的人大打出手,肯定有损形象。所以,我冷冷的瞥了这家伙一眼,然后转头对着手下一帮工头说:“工地的活动板楼换个地方重建吧!”

    张晴晴跟我们工地上那帮工头、工人闻言都有点儿怔住,觉得我这样子也太怂了吧?

    高宝估计也没想到我真的会换地方重建活动板楼,他以为我是退步了,顿时咧嘴想笑,可是我这时候已经继续的补充了一句,对着我手下的工头、工人们说:“直接把我们的活动板楼建到道路上来,直接就在广义远洋运输公司仓库门口建!”

    我这样话一出,不但高宝一般人傻眼了,就连张晴晴也忍不住小声的说:“陈瑜,你这样岂不是把他们的门口都给堵死了?”

    “呵呵,我们堵的就是他们的门。”我转头望着满脸不敢置信的高宝,冷漠的说道:“你们义门想玩花样,我就跟你们玩到底。肇事司机必须自动去派出所自首,两个伤者的赔偿金医药费一分钱不能少,还有你们这仓库另外换个地方开辟个新门口吧。”

    高宝满脸怒容,色厉内荏的瞪着我:“狂,你小子好狂!”

    “那是因为我有狂的资本!”我手一挥对着手下的工头跟工人们吩咐道:“立即在他们门口建立活动板楼,谁敢阻拦就收拾谁,今天全部人都三倍薪水。”

    工头跟工人们同吃同住,而且干工地的经常是一个地方来的一帮乡亲,比如大伯在工地干活,把自家的弟弟、侄子,堂兄表弟等亲戚都一齐叫到工地工作挣钱。所以广义公司的运输车撞翻我们的活动板楼,导致两个工人严重受伤,这帮工头工人心里是非常愤怒的,但是农民工胆子都比较小,不敢擅自闹事而已。现在有我这个爱胡来的老板带领着他们闹事、报仇,而且还是薪水翻倍,这帮家伙就跟打了鸡血似的嗷嗷的叫起来,一个个都按照工头的指挥,回去工头就抄起铁锹、锄头家伙,搬运物料,要在对面公司仓库门口直接建活动板楼。

    这会儿,谢天来带着他贪狼堂的一帮兄弟,开着十来辆面包车也过来了。我跟张晴晴听说工地出事,过来的时候就给了谢天来一个电话,让他带一帮兄弟过来帮忙维持秩序,这会儿他们来的正是时候。

    广义远洋运输公司这个仓库很大,工作的搬运工跟司机人数也不少,至少高宝就纠集了几百个人要阻拦我们,毕竟他是这里的负责人,门口如果被我给堵死了,回去他可没法跟李仲虎交代。

    高宝纠集的人虽然多,但是大多数都是普通工人,轮凶悍哪里比得上谢天来一帮贪狼堂的兄弟?

    首先是高宝挨了谢天来一顿揍,然后有十几二十个高宝的得力手下也被谢天来一帮人打得头破血流躺下之后,广义公司的一帮人全部都没有了脾气,一个个都远远的躲到一边去,眼睁睁的看着我们的工人在他们仓库门口的道路上建立活动板楼,要把他们仓库的门口给堵死。

    我们手下的那帮工人这会儿兴致很是高昂,看我的眼神也有点儿崇拜,甚至还时不时的瞄两眼远处广义公司的人,得意洋洋的小声议论:“呵呵,你们不是开车撞我们的板楼吗,现在我们老板直接把你家门口都给堵死了,叫你撞!”

    张晴晴知道我脾气比较暴戾任性,但是没想到我在处理广弘公司的这种事情上,居然也这么的任性妄为。这会儿,她跟谢天来站在我身边,望着工人们忙碌,有点儿担心的对我说:“陈瑜,我们在道路上建活动板楼属于违章建筑,还有把别人家的门口给堵死了,这举动太激进了吧?”

    我笑了笑,淡淡的说:“这事情背后没有那么简单,肯定有点在故意搞鬼,从高宝那跋扈的态度我能感受的出来,如果我不激进一点怎么把幕后之人逼出来?另外,这条道路这里已经是尽头,所以说就我们的车辆跟对面广义公司仓库的货车要走这里,别的公司车里不会驾进来的,所以我们的活动板楼虽然建立在道路上,但是只会影响李家公司的人,不会影响到其它的人。”

    跟我想象中的一样,这件事其实是有点在搞鬼,而搞鬼的就是李文赋跟秦少柏两个家伙,他俩知道广弘合资公司是我陈家很重要的一项投资,所以就指使了司机开车撞了我们的活动板楼,想挑起事端来跟我玩。

    高宝被揍了之后就哭丧着给李文赋打电话,李文赋听说我要在他家公司仓库门口建活动板楼,顿时就怒了,本来想召集义门的手下过来跟我硬刚的,但是秦少柏拦住了他,秦少柏笑眯眯的说:“李兄弟不要着急,陈瑜想在你们仓库门口建板楼,这是违章建筑,我认识城市规划局的副局何建棠,我打个电话给他,让何建棠带人过去搞定陈瑜。”

    李文赋闻言脸色就多云转晴,不由的笑了:“好,很好,咱们也过去看戏,陈瑜说要堵我们的门,我看何副局带人过去,他还敢不敢堵,哈哈哈……”

    广弘公司工地出事,身为股东的林峰、藤原九菊、朱建堔三个都先后赶来了,他们了解事情见到我在人家门口建板楼,都面面相觑觉得我太胡来了。

    果然,我们的活动板楼才刚刚建了一点,李文赋、秦少柏还有规划局的何建棠就带着一帮手下工作人员气势汹汹的出现了。李文赋见到我们建在他门口的活动板楼,眼睛露出一丝恨意,不过没有过来跟我说什么,而是跟秦少柏好整以暇的抱着双臂站在一边看戏,因为他们觉得我这是违章建筑,有何建棠这些规划局的人收拾我就可以了。

    何建棠带着一帮手下气势汹汹的走过来,一边让手下喝止现场建活动板楼的民工,一边朝着我跟张晴晴、藤原九菊一帮人走过来,面色严厉的问:“谁是这里的负责人?”

    轮身份,我跟林峰、朱建堔、藤原九菊都是副董,身份都是一般大小的,不过这件事我吩咐执行的,所以我就站了出来,脸带温文尔雅的笑容说:“我是广弘合资公司的副董陈瑜,不知有何指教?”

    何建棠态度挺拽的,打着腔调对我冷冷的说:“知不知道你这是违章建筑,严重妨碍交通,我勒令你半个小时把你正在建的活动板楼拆除,回复原貌。”

    我眯起眼睛说:“呵呵,我这建筑可是跟领导打了报告的,她说可以。”

    何建棠:“哪个领导,你打电话给他,我跟他谈谈!”

    我见了他一眼,然后拿出手机给章爱蓉打了电话,章爱蓉估计也是刚刚听到了这事情,不过她是那种要严格依照规章办事的人,首先就批评了我的行为,认为我激化了矛盾,而且说这件事有秦老的孙子秦少柏的影子,章爱蓉建议我别节外生枝了,让我按照何建棠的要求来办,拆除掉李家仓库门口在建的活动板楼。

    “章阿姨,你这是不帮我了咯?”

    “陈瑜,这种事情不能任性妄为,你听我说……”

    我不等章爱蓉把话说完,就已经直接的挂断了电话,现在已经不是我任性不任性的问题了。我们这边的工头工人、张晴晴、藤原九菊、林峰、朱建堔、谢天来还有一帮兄弟,以及对面的李文赋、秦少柏、何建棠还有广义仓库的员工,无数人都在看着我。我刚才那么高调的要堵别人仓库的门,现在章爱蓉不帮我,我灰溜溜让手下拆掉活动板楼的话,那我这面子就挂不住了。

    何建棠见我脸色有异,知道我肯定是求助失败,他就更加嘚瑟起来:“是哪个领导允许你违建的呀,你倒是让他跟我谈谈啊,想狐假虎威吓唬我?”

    我刚想说话,这会儿手机却响了起来,低头一看是徐裕宁给我打来的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