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 正文 第816章:徐裕宁的态度
    我见到手机上徐裕宁的来电显示也是错愕了一下,然后下意识的就接通了电话,徐裕宁爽朗的声音传来:“阿瑜,下午三点钟我跟黄先生在希尔顿酒店有个饭局。你如果有空的话,也过来跟我们一起吃个便饭。”

    黄先生肯定是黄宏建,我知道徐裕宁这是要把我引见给黄宏建认识呢。毕竟徐裕宁最近越来越欣赏我的工作能力了,我不但把机车生意打理的风生水起,最近还在接待葛德龙这事情当中表现不错,过几天还要代替黄宏建跟徐裕宁去缅北跟御米之王张遂良谈生意,徐裕宁俨然已经将我当成了他的得意门生。

    我压低了一点儿声音:“徐叔叔,我知道了,我会准时过去。”

    徐裕宁听到我压低声音说话,就错愕了一下,问:“你在哪里,好像说话不大方便的样子?”

    “我在广弘合资公司的工地上,这边出现了点小事情。”

    广弘合资公司是徐裕宁一手拉来的投资,而且上百亿的公司在珠三角也算是名列前茅的大公司了。他听到我说广弘公司出了点岔子,立即就问发生什么事情了,要不要帮忙什么的?如果是平日,我肯定二话不说就趁机对徐裕宁寻求帮忙了,但是我刚刚从章爱蓉那里吃了憋,这件事连章爱蓉都觉得我任性乱来不支持我,徐裕宁应该更加不会帮我,所以我就没有自找没趣,当下就搪塞的说:“小事情而已,不用劳烦徐叔叔了,我自己能够处理。”

    何建棠跟他的几个手下工作人员见我又是打电话,又是接电话,觉得我这根本就是在耍花样,而且何建棠见我迟迟没有能说是哪个领导允许我这样违建的,他就开始不耐烦了,对着正在打电话的我冷冷的说:“陈瑜,我现在正跟你谈论违建的事情,你给我放严肃点儿,我现在命令你立即挂断电话,正面回应我说的话。”

    徐裕宁大概隐约听到何建棠的话,他有点儿不悦的问:“你身边的人是谁,吵吵闹闹的?”

    我就把何建棠的身份给说了出来,徐裕宁就有点儿纳闷的问我何建棠怎么到我公司的工地上来了,我见徐裕宁问起这件事,知道没法不告诉他了,就只能用最简洁的语言把事情的经过概述了一遍。我这会儿是隐隐有点儿希望的,希望徐裕宁能在这件事上力挺我一把,不然我今天灰溜溜的吩咐手下工人拆除正在建的板楼,那丢脸肯定要丢到姥姥家去了。

    但是徐裕宁听完我的电话之后,哦了一声,然后就已经匆匆挂断了电话。

    我睁大眼睛,心里已经在骂娘,章爱蓉在这件事上不挺我,那是因为她是管政法的,一切行为都习惯依照规章办事,她自己也更要以身作则。但是徐裕宁你是管经济的,先别说你屡屡宣称我是你的得意门生这层感情,单单这广弘公司就是你一手拉来的投资,现在广弘公司工地有事情,你特么的话都不多说一句就挂断电话,这是什么意思,是嫌麻烦怕惹人非议吗?

    李文赋跟秦少柏两个带着一帮人在边上冷目旁观,也等得有点儿不耐烦了,秦少柏就催促道:“何副局,你办事效率也太低了点吧,人家都堵我朋友仓库门口半天了,你还没有把违建拆除掉,我朋友的仓库还等着拉货进出呢。”

    何建棠今天就是看在秦少柏的份上才敢来干这得罪我们广弘公司的事情,所以这会儿听到秦少柏的催促,他原本就扳着的脸庞这会儿又严厉了三分,用很强势的语调对我说:“陈瑜,我刚才说了,要你在半个小时之内拆除违规建筑的,现在时间已经过去。既然你执迷不悟,那我只能让我手下的工作人员来帮你拆除了。”

    何建棠明显是有备而来的,他带来的手下就有二十多个经常干拆迁的手下,这会儿他转身就吩咐他的那帮手下:“把我将广弘公司的违章活动板楼给拆了。”

    谢天来看见我都没有点头呢,这帮家伙就敢动手,他那暴脾气一起来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一双眼睛露出蛮横的凶光,带着贪狼的几十个兄弟就上去拦住了何建棠的一帮手下,低喝道:“我们瑜哥没有发话,谁敢砸我们的活动板楼,我就砸破他的脑袋。”

    何建棠连我这个东星太子都不怕,当然更加不会惧怕鬣狗谢天来,他翻了翻白眼:“动手,我倒要看看谁敢动手打人,谁敢动手打人谁就给我做好把牢底坐穿的觉悟。”

    我们工地的工人们听到这话是不敢妄动了的,但是谢天来他们不吃这一套,于是就跟何建棠的一帮手下推搡起来,虽然还没有真正的打起来,但是场面已经处于失控的情形。不远处的李文赋跟秦少柏看到我们竟然敢抗法跟何建棠对着干,都对视一眼笑了起来,觉得我这是自找难堪。

    何建棠见谢天来一帮人阻挠,他脸色更加不好看了,色厉内荏的朝着我喝道:“陈瑜,既然你不识时务,那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

    何建棠恼怒的说出这句话,正拿起手机要就帮手过来的时候,几辆小车已经出现在众人眼前,为首的是一辆黑色的红旗小车,周围的民工跟普通人都看不出这车子有什么与众不同,但是我跟何建棠几个一见这红旗车子还有车牌号码,立即就知道这是徐裕宁的座驾,徐裕宁刚才挂断我的电话之后,竟然亲自过来了!

    果然,几辆车在路边停下,徐裕宁就被一帮属下拥护着下车过来了,周围的人纷纷尊敬的给徐裕宁打招呼,徐裕宁几乎都是含笑微微颔首回应,显得很有风度。

    远处一直幸灾乐祸看戏的李文赋跟秦少柏两个看见徐裕宁竟然亲自过来,互相对视一眼,彼此脸色都有点儿惊疑不定。

    何建棠这会儿更是慌忙的三步作两步,带着一帮手下就屁颠屁颠的朝着徐裕宁迎了上去:“徐市长,您怎么过来了。”

    徐裕宁看了他一眼,原本脸上的微笑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抹捉摸不定的表情,大有深意的看了何建棠一眼,说道:“我过来广弘工地看看,毕竟广弘是我一手拉来的投资,不能出了岔子啊!”

    何建棠一听徐裕宁这话,似乎就明白了徐裕宁在暗示什么,当下额头就开始冒汗了,唯唯若若的说:“是的,没错……”

    我这会儿跟张晴晴、藤原九菊、林峰、朱建辉一帮广弘公司的负责人也上去跟徐裕宁打招呼,徐裕宁直接就伸手拍拍我肩膀,乐呵呵的说:“阿瑜,工地建设进度如何,没什么事情吧?”

    徐裕宁是个很谨慎的人,他在公共场合很少会跟人做出亲密的行为举动,他这会儿不但管我叫阿瑜,而且还像长辈鼓励后辈般轻拍我的肩膀,无论看在我眼里还是周围的眼里,这都是一个很明显的信号,我陈瑜就是他徐裕宁的人,是他的得意门生,谁敢搞我就是跟他徐裕宁过不去。

    这一刻,我的内心深处又不禁的升起一丝感动的涟漪,我看了一眼脸色很难看的何建棠,还有躲在不远处李文赋跟秦少柏两个,抬起头对徐裕宁说:“我们的活动板楼被别人的车给撞崩塌了,现在在重建,缺少点儿人手。”

    徐裕宁是什么人,他一听我这话,以及我眼神若有似无瞄了何建棠一眼,他就轻易的揣测到了我的心思,哈哈的爽朗一笑说:“老何,陈瑜的活动板楼被撞崩塌,现在在重建,你让你的手下过去帮忙,今天日落之前我要看到活动板楼建好!”

    “这……是,我这就安排他们帮忙……”

    何建棠可不敢违背徐裕宁的意思,只能哭丧着一张脸让他那帮手下帮我们建板楼。

    张晴晴几个还有工人们都惊呆了,刚才还气势汹汹说要拆掉我们板楼的何建棠一帮人,现在竟然一个个耷拉着脑袋反过来帮我们工作建活动板楼。他们看看站在徐裕宁身边的我,看我的眼神都有点儿不一样了。

    不远处秦少柏涨红了脸,何建棠是他找来的,现在何建棠这样子让他也觉得丢脸了。李文赋见事情演变成这样子,才知道事情玩大了,连忙的给他父亲李仲虎打电话,一五一十的说出一切之后,急忙忙的问李仲虎:“爸,咱们现在该怎么办?”

    “你们明知道广弘是徐先生亲手拉来的投资,还敢在这一块上面对陈瑜下手,这不是找难堪吗?”李仲虎又气又怒,咆哮道:“你还问我怎么办,把仓库的门给封了,另外找个地方推倒,重新建造一个仓库门口,我们绕道进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