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 正文 第817章:你若不负我
    徐裕宁在这件事上无疑是坚定不移的站在我这边的,不但明着敲打了何建棠,而且还暗暗有敲山震虎警告李文赋跟秦少柏的意思。意思是我陈瑜是他徐裕宁的人,让李文赋跟秦少柏他们以后最好别玩花样。

    我带着徐裕宁参观了一下工地现场,其实这里虽然很辽阔,但是动工都还没多久,所以也没什么好看的,权当溜达了一圈。

    徐裕宁又对着张晴晴、藤原九菊、林峰、朱建堔一帮广弘合资公司的高管说了几句勉励的话,然后就说他还有其它的应酬,要先回去了,当然也让我跟他一起过去。

    我就把工地的事情交给了林峰跟朱建堔两个去办,要求不要再出现什么岔子了。

    开车司机依旧是徐裕宁的心腹陈忠,徐裕宁吩咐他的属下先回去,只带着我跟陈忠去了希尔顿酒店。黄宏建在这里已经包下了一间雅间,我们三个进来的时候发现除了年近六旬的黄宏建之外,还有一个同样头发花白的老头陪同在黄宏建身边,这老头满脸皮肤都是褐色,还有老人斑,一双死鱼眼,看起来很不友善。

    后来,我才知道这老头叫白平辉,外号叫白无常,早年是个开武馆授徒的形意拳宗师。当年广东武馆很多,彼此为了出名多抢学徒,所以踢馆的事情时有发生。白平辉生性凶强好斗,加上他的形意拳确实很厉害,俗话说太极十年不出手,形意一年打死人。形意拳本来就是很快出成绩,而且很霸道的拳法,而白平辉更是形意拳大家,拳法更是凶悍,那些年打死了不少的武师,白无常的外号也是那时候获得的。后来武馆没落了,而且黄宏建对他有过恩惠,就跟在黄宏建身边当个管家简保镖。

    黄宏建跟我正式见面还是第一次,他跟徐裕宁笑着打过招呼之后,然后把目光投到我身上:“你就是徐先生一直在我耳边赞口不绝的陈瑜吧?”

    在私底场合,黄宏建跟徐裕宁他们都是习惯用先生互相称呼的,所以我这会儿也毕恭毕敬的说:“我就是陈瑜,见过黄先生。”

    徐裕宁爽朗的笑道:“都是自己人,不要太拘束,都坐下来说话。”

    我们几个人坐了下来,黄宏建吩咐服务员上菜,然后推杯换盏之间。他谈笑风生的聊起了徐裕宁对我这段时间表现赞口不绝的事情,最后还笑着认可了我的能力。敬了我一杯酒说这段时间团队出了很多问题,最严重的是廖晓峰跟韩彬两个人的背叛,不过幸好控制了局势,还有廖晓峰的工作也被我很好的接手了,而且做得不错。

    最后,黄宏建才说出今天要见我的目的,说过几天我去缅北,一定要跟张遂良谈妥,他不想看到以后出现御米以次充好、供应不足的问题,免得影响了我们跟香江葛德龙的交易。

    这顿饭主要是黄宏建叮嘱我去缅北见张遂良一些要注意的事情,加上他上了年纪不胜酒力,所以这顿饭只维持了一个小时就已经结束了。

    吃晚饭之后,徐裕宁没有急着送我回去,而是让司机陈忠开车直接上白云山。

    此时已经是将近下午五点,因为是冬天,日短夜长,所以现在才五点钟夕阳已经西垂了,天边残阳如血,站在山巅俯视整座城市,胸膛中有种豪气陡升的感觉。

    徐裕宁望着大好风景,感慨的说:“陈瑜,你看着城市景色如何?”

    我看了看他,还有站在不远处的陈忠,平静的说:“很壮观,很美丽。”

    徐裕宁说:“七年前,我跟李仲虎就站在这里一起观赏这大好河山,我跟他说未来的十年我们肯定能在这里叱咤风云功成名就。现在七年过去,李仲虎的义门确实已经成为这里的地下王者,我距离自己心目中的最高位置也仅有一步之遥。”

    我不知道徐裕宁为什么跟我说这些,不过跟领导相处已经让我学会少说多听多做,所以这会儿就沉默的听着,果然徐裕宁又徐徐的说:“过去的十年是属于我跟李仲虎的,不过这家伙日益狂妄自大,屡屡把我的话也不当回事,经常莽撞行事,他对秦老的小孙子秦东升下手,已经激怒了黄先生。他那狂傲的性格已经成为了团队的隐患,黄先生还有一年就退休了,黄先生不想留下这个定时炸弹。”

    “要对义门李仲虎下手了?”

    “这件事我在考虑找外人来办,还是交给你来做?”

    我心里还记恨着李炳福害死了李梦婷腹中胎儿,以及李仲虎差点要了我跟李梦婷、张晴晴三个人性命的这几桩旧仇,而且秦老以及暗示过我,他不想看到李仲虎被审判,他要我直接杀掉李仲虎,为秦东升报仇。所以我几乎是没有犹豫,就微微昂起头对徐裕宁说:“徐叔叔,这件事交给我来办吧。”

    徐裕宁知道我跟李仲虎有深仇大恨,点点头说:“行,不过这件事急不来,等你从缅北回来再说吧。黄先生很看重你去缅北的这件事,你好好表现,不要让黄先生失望。”

    我笑了笑说:“我不怕黄先生失望,我就怕徐叔叔你对我失望,放心吧,这件事我已经回尽力而为。”

    徐裕宁爽朗的笑了起来,攀着我的肩膀望着天边晚霞踌躇满志的说:“陈瑜,以后未来的十年,这珠三角就是你跟我的天下。你明天去民兵训练基地了吧,好好的表现,这是个契机。我不想你像李仲虎这样子一条道走到底,你身份是民兵之后就不同了,我以后找个机会让你晋升。你若不负我,我必给你一场权贵荣华!”

    “谢谢徐叔叔的提携。”

    第二天,我跟哨牙秦勇一帮兄弟全部来到了民兵综合训练基地,这里处于郊外,虽然进市区很方便,不过根据规定我们训练期间,除了周末之外是不能外出的,所以大家已经做好了回到学校军训的那种心理准备。当然,我是个例外,因为我身上有其他的任务,所以章爱蓉跟徐裕宁都私底下跟秦老章老他们打个招呼,我被特许可以随时进出。

    不知道秦老跟章老是怎么想的,调了一个精英排过来跟我们这群民兵一起训练,精英排领队的人是兵王钟廷辉,钟廷辉成为训练我们的教官,还把他的一帮手下跟我们这帮民兵混编了,不过我注意到什么班长副班长之类的全部都是他手下当的,也就是说我们一帮人从上到下的头儿都是钟廷辉的人。

    事实上,我们这帮人是有着很强的底子的,甚至比服役的普通士兵还要厉害,毕竟我们每年都有军训,而且跟着退役的马睿冬学习了快两年的军体拳,跟着察差学了快一年的泰拳。无论是正步方阵,还是站桩格斗,我们都是属于佼佼者。

    但是,正式训练的时候,钟廷辉屡屡给我们下绊子,鸡蛋里挑骨头,随便找点借口整我们。虽然什么罚跑罚青蛙跳之类的兄弟们都吃得消,不过心里却憋着一股气,很不服气。

    钟廷辉最看不顺眼的人就是我了,除了因为我跟他打过一架不分胜负之外,另外就是我有特权可以随时进出训练基地,他整蛊不了我,我随时可以提出要外出。还有就是李梦婷这娘们知道我在这里训练,我去训练基地的第一天因为有点不习惯这里的伙食,无意中跟李梦婷在电话里诉苦了两句,然后李梦婷每天饭点时间就会开着一辆红色的法拉利,手里拎着饭盒来给我送饭。

    钟廷辉他们一帮正规的兵就更加瞧不起我了,觉得我这是来当民兵的吗,整得跟个二世祖、小白脸似的,在崇尚武力实力的训练基地里,我这种是要被唾弃的。

    第三天中午,我们在基地训练场上正训练,大约距离解散去吃午饭时间还有几分钟,穿着粉色包臀裙的李梦婷又领着盒饭出现了,打扮得妖娆动人的她立即就引得大家频频侧目。

    我有点儿恼怒,不是吩咐过大魔女不用给我送饭的了吗,怎么她还要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