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 正文 第818章:我被激怒了
    果然,教官钟廷辉见到妖娆动人的李梦婷拎着保温饭盒出现的时候,他脸上顿时就浮现了一抹冷笑,目光在众人身上环视了一圈,然后故意的说:“今天上午的方阵训练延长半个小时。”

    大家训练了一个上午本来就已经够累的了,这会让一颗心都已经飞到了饭堂,正想着吃饭呢,没想到钟廷辉毫无征兆的说要延长半个小时训练才能解散去吃午饭,顿时有些人就忍不住嗡嗡的低声议论起来。我眼角瞄了一眼那些议论的人,几乎差不多都是钟廷辉的手下,至于哨牙秦勇他们一帮兄弟,每个人都挺着胸膛站得笔直,没有一个人擅自说话,显得比钟廷辉的那帮手下更加的有纪律。

    钟廷辉听到议论声顿时就发火了,瞪着一双牛眼喝道:“你们这些民兵就特么的是废物,不就是迟了半个小时吃饭,这都不能接受,如果真的打起仗来,你还要对敌人说等你吃饱肚子先再打吗?”

    我眯着眼睛心中冷笑,先不说嗡嗡议论的都不是我们这边民兵,而是你自己的手下。而且我最恨别人装模作样,钟廷辉延长训练时间,明显就直奔着我而来的,却非要装出正义凛然的样子。

    果然,钟廷辉这会儿话锋一转,也把目光投到了我脸上来,阴阳怪气的说:“当然,我说的延长训练时间说的是大部分的人,某些有特权的人不在此列。如果某个来这里混日子的小白脸急着去吃饭,那就赶紧的滚蛋儿吧!”

    钟廷辉这话一出,几乎是所有的人都知道这话是冲着我来的,所以大家都安静了下来,偷偷的用眼角余光看着我。我这会儿黑着一张脸站在队列里,纹丝不动。

    钟廷辉咧嘴笑了笑,冷哼说:“看来今天小白脸不愿意走,真是难得,那就继续操练吧。”

    说着,他让副手继续训练我们,他自己却朝着远处训练场外的李梦婷走了过去,这让我又皱了皱眉头。这里是民兵综合训练基地,其实往年这里的规矩很一般的,不算严格。毕竟民兵连后备兵都算不上,我们乡下的民兵每年训练半个月,都是整天嘻嘻哈哈操练一下就过去了。也就今年因为钟廷辉带着一个排的人过来跟我们混合训练,这才严格了许多。

    李梦婷拎着个饭盒在远处等着我们解散呢,却迟迟没有见我们解释,反倒是钟廷辉朝着她走了过来。

    她不知道钟廷辉跟我有龌蹉的,所以见钟廷辉过来跟她打招呼,她就出于礼仪的回应了钟廷辉一声,然后就询问起今天训练怎么还没有解散的事情,钟廷辉就笑眯眯的跟李梦婷聊了起来。

    我跟哨牙他们一帮人在继续走方步训练,眼角余光看到钟廷辉跟李梦婷两个在谈笑聊天,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就更加恼怒了。

    半个小时不算长,没多久训练就结束了,钟廷辉的那些手下都朝着食堂直奔而去。秦勇跟哨牙、大罗小罗他们一帮兄弟这会儿都没有走,而是都站在了我身边,望着不远处的钟廷辉,大家脸色都有点不好看。兄弟们就是这样,钟廷辉这两日鸡蛋里挑骨头给戏耍责罚他们,他们虽有不满但是不会动怒。但是钟廷辉对我搞事,我身边的这帮素来拿我当亲生哥哥看待的兄弟们就不答应了,这会儿看钟廷辉的眼神也不掩饰憎恨。

    李梦婷不知道我跟钟廷辉有矛盾,见这会儿已经解散了,她就嫣然一笑的拎着饭盒走了过来:“陈瑜,我今天带了你最喜欢吃的糖醋鱼。”

    “我不是让你不要再给我送饭过来了吗?还有,我今天不喜欢吃鱼,你自己拿回去吧!”

    我负气的对着李梦婷来了这么一句,然后转身看看身边的秦勇他们一帮人,看得出他们有点想过去跟钟廷辉闹事,我就推搡了秦勇一把,骂道:“都不去吃饭,站在这里发傻啊,全部跟我去食堂吃饭!”

    秦勇一帮人恨恨的看了钟廷辉一眼,然后跟着我要去食堂。

    李梦婷不知道我为何发脾气,就问我怎么了,要不要她另外去买午饭给我吃?毕竟我这两年娇生惯养了的,吃不惯食堂里那些油水都不多的大锅饭菜。

    “不用,你没事不用来基地了!”

    我跟李梦婷恼火的说了一句,然后就准备跟秦勇他们去吃饭。

    李梦婷不知道我为什么生气,有点难过又有点不解的站在原地。我见到她眼眸里露出的那抹哀伤难过,忍不住有点儿心疼了,但是这里是训练基地,她给我送饭钟廷辉都已经嘲笑我是小白脸了。如果我这会儿去哄李梦婷的话,钟廷辉肯定又要说我是只会哄女人开心吃女人软饭的小白脸,所以我就硬着头皮不搭理李梦婷。谁叫我吩咐过她不用送饭,她还要给我送的?

    我跟秦勇一帮人刚刚要朝着食堂走去,但是钟廷辉那家伙带着两个手下已经嬉皮笑脸的走了过来,故意夸张的用鼻子嗅了嗅空气中糖醋鱼的味道,然后对李梦婷说:“好香的糖醋鱼,李小姐,陈瑜还是个任性的孩子,脾气易喜易怒,你不要放在心上。那啥,我也挺喜欢吃糖醋鱼的,既然陈瑜今天不爱吃,那不知道我有没有机会一饱口福?”

    李梦婷觉得钟廷辉是我的教官,这就跟是我的老师一般,想想如果这饭菜我不吃,既然我的教官老师都开口索要了,加上她沉浸在幽怨和茫然之中,下意识的就把保温饭盒递了过去:“既然陈瑜不喜欢吃,那……”

    李梦婷的话都还没有说完,我就看到了钟廷辉嘴角微微上扬,偷偷对着我露出挑衅的笑容。

    我顿时感觉自己心里的火气更盛了,没等李梦婷把保温饭盒递给钟廷辉,我已经箭步走过去,反手啪的一下直接就把爆粉饭盒给扫开了,饭盒哗啦的一声摔在地上,糖醋鱼块撒落了一地。

    我没有理会李梦婷,而是瞪着钟廷辉:“有什么能耐尽管冲着我来,不要在我面前玩那些小手段,我最瞧不惯你这种小人。你想激怒我是吗,你成功了。但是老子现在却瞧不起你了,什么最强兵王,我呸,就你这尿性也配叫兵王?你不是说我是吃女人软饭的小白脸吗?我现在就给你一个机会,就在这训练场上跟我堂堂正正的来一场单挑,我们看看谁才是男人,谁才是软蛋!”

    钟廷辉虽然跟我玩了点手段,不过他内心也是那种很倨傲的人,尤其是听到我侮辱他兵王的荣誉时候,他再也没法跟我玩虚伪了,这会儿也撕破面皮来,满脸狰狞的说:“狂,你小子真心狂,要跟我比个高低是吧,我一点都不介意教训你一顿。不过,既然你提出要比试,我建议干脆再来点赌注,我就瞧不惯你这小白脸,如果你打输的话,就穿条裙子在训练场走一圈,让别人知道你不带种。”

    我这会儿内心也是一股子的怒火,针锋相对的说:“你输了我不要你穿什么裙子,因为我看见你就觉得厌恶。你这种人没资格当我的教官,你输了的话自动去跟秦老说一声,从民兵训练基地给我滚蛋。”

    钟廷辉活动了一下手脚骨头,高大威猛的身体发出一阵噼里啪啦的骨头响声,整个人就像是一部上了发条的钢铁机器人,显得非常有力量,他嘴角带着冷笑说:“好,一言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