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 正文 第820章:哄李梦婷开心
    我因为随时可以进出民兵训练基地,所以跟副教官还有看门的老头打了个招呼,然后就朝着李梦婷的倩影追了过去。

    李梦婷其实走得不快,她刚刚走到路边她那辆红色的法拉利ff边上,就已经被我追上了,我哭丧着脸说:“婷姐,你生气了?”

    “没有,我只是觉得有点累,想先回去休息。”

    李梦婷虽然这么说,但是我知道她肯定是心里受了委屈,不然的话她这么关心我,怎么会在我跟钟廷辉单挑完之后就不告而别?想想我先前的行为举动,确实有点儿任性了,李梦婷对我的关心是毋庸置疑的,我无意间埋怨了一句这里的伙食差,她就天天亲自下厨给我做好吃的送过来。

    如果不是钟廷辉故意嘲笑挖苦我的话,我也不会摔饭盒跟她发脾气,这会儿想想心里蛮后悔的。

    我想跟李梦婷解释道歉两句,这会儿却看到训练场那边哨牙跟秦勇那帮家伙都在偷瞄着我俩,我在众人眼皮底下拉不下脸去哄李梦婷,于是就打开车门,拉着李梦婷上了她那辆红色法拉利。

    李梦婷本来是挺委屈挺有怨言的,但是她瞥见我手里还拎着她带来的保温饭盒,眼眸里的表情就不由的柔和了许多,任由我拉着她上了车。

    我们俩在驾驶座和副驾驶座坐了下来,我呢,就开始跟她解释我跟钟廷辉的恩怨矛盾,然后还为刚才对她的任性行为道歉,让她原谅我。李梦婷平日脾气都很好的,如果是别人给她的委屈,那她可能一点儿都不在意,但是可能是她太在意我了吧,所以我对她发脾气她就觉得格外的委屈。这次也是罕见的没有说原谅我,而是眼睛红红,带着点委屈控诉的说:“哼,你跟钟廷辉闹矛盾,我又不知道,凭什么冲着我发脾气呀?”

    我这会儿就没心没肺的笑了,然后拉着她的手理所当然的说:“你是我的情人姐姐呀!”

    李梦婷闻言就不服气了:“情人姐姐就要受你这家伙的气呀?”

    “当然了”我振振有词的说:“你是我的情人姐姐呐,我受了委屈不跟你发脾气那跟谁发脾气……因为我觉得这天底下,大约是婷姐你最包容我,最由着我任性胡来的人了吧,除了你之外,我都不知道受了委屈还能跟谁发一通脾气了。”

    “可恶,看来我还成了你的出气筒呀!”

    李梦婷听完我的话抬起手就打了我两下,不过她眼眸里的幽怨却不见了,却而代之的是一抹淡淡的欢喜,大约她觉得我说的没错。这天底下如果有一个人可以让我无理取闹的发脾气,那就肯定是她了。谁叫她像姐姐那么宠着我呢,而且她性格也是很柔和的那种。如果我敢跟张晴晴无理取闹,张晴晴不踢我或者咬死我才怪!

    我看见李梦婷转嗔为喜,就知道她是已经原谅了我,原本悬着的一颗心也放了下来,故意岔开话题叫囔说:“吃饭吃饭,肚子都饿死了。”

    李梦婷见我打开保温饭盒要吃里面的饭菜,就没好气的说:“饭菜都被你摔在地上弄脏了,你还吃呀?”

    “不怕!”我大大咧咧的说着,其实保温饭盒里只剩下一半的饭菜,都是没有弄脏的,我就自顾自的拿起筷子夹了半块红烧鱼块放进嘴里,故意赞不绝口的说:“嗯,好香,比龙凤大酒店烧的好吃多了。”

    其实呀,李梦婷知道她自己做的就是家常菜,真要跟酒店大厨们比较,那肯定是比不过的,所以这会儿听到我说比酒店大厨做的还好吃,她就忍不住有点脸红的,觉得我这拍马屁也拍得太明显了点,连她都替我感到不好意思了。

    李梦婷脸颊娇艳的横了我一眼,样子挺妩媚的,嗔怪的说:“你不是说你今天不喜欢吃鱼的吗?”

    我有点儿尴尬,嘿嘿的笑着说:“那是说气话来的,你做的什么我都喜欢吃。”

    李梦婷哼了一声说:“我告诉你呀,以后你在外面受了气最好别来我这里发脾气,不然我就跟晴晴一样踢死你。”

    说着,李梦婷就抬起穿着高跟鞋的脚轻轻的踢了我的脚一下,一点儿也不凶,反而有点儿挑逗的味道,我知道她肯定舍不得踢我的。就憨笑了一下,然后继续吃饭跟红烧鱼块。

    李梦婷不知道是见我吃的香还是她自己肚子也饿了,居然用手肘捣了捣我,咬咬嘴唇媚眼如丝的望着我说:“陈瑜,我也饿了。”

    “饿了就打电话叫外卖呀!”

    “你——”

    “嘿嘿,我是开玩笑的啦。来,我喂你吃一块红烧鱼块。”

    我嬉皮笑脸的这么说着,然后就用筷子夹起一块红烧鱼块,本来是想朝着李梦婷嫣红的小嘴边送过去的,但是脑袋里不由的想起了以前一次在大排档吃饭的时候,大魔女喂我吃东西的情形来。记得那次她故意给我搞恶作剧,一块肉硬是她自己先咬半块然后把剩下半块沾了她口水的喂给我吃。

    于是,我眼睛溜溜的乱转了两下,然后没有急着把红烧鱼块递到李梦婷嘴边,而是自己先咬了一半,这才坏笑着把沾了口水的半块递过去给她尝尝。

    李梦婷的脸不由的更加红艳了,眼眸里也多了一抹羞恼,如果是张晴晴那娘们,肯定是拉不下面子吃的。但是大魔女胆子就是大,这会儿微微张开嫣红的小嘴,然后就把筷子上的那小半块红烧鱼块给吃了,我见她吃沾有我口水的鱼块,心里蛮有成就感的。

    这样喂着李梦婷吃了两块鱼之后,她就再也忍受不住我那得意洋洋的的目光了,反手就夺过筷子跟保温饭盒,没好气的说:“我来喂你!”

    说完,她就夹起一块鱼块,自己咬了半块,然后喂我,这下子轮到我吃沾有她口水的食物了,靠!

    李梦婷见我迟疑,她顿时就不乐意了:“怎么,嫌弃姐姐脏不成?”

    我特么的是没辙了,人家刚才都吃了我的口水,我吃人家的也很正常,何况这也不是第一次了,我就只能老老实实的张开嘴让她喂我,不知为毛,反而觉得还挺香的,不知道是不是我有病?

    这顿饭没多久就吃完了,钟廷辉也被送去了医院,没多久秦老还打了个电话来臭骂了我一顿,我对秦老当然是不敢顶嘴的,唯唯若若的任由他骂了一通。秦老虽然苛责了我跟钟廷辉的胡来,但是却没有说要责罚我,而是说他会换个教官来训练我们,让我们别搞事了,好好训练。

    我心想如果不是钟廷辉挑事,谁想搞事来着?我趁机跟秦老告了几天假,秦老也没有问我去干嘛,直说让我有时间就回来训练。

    我挂断秦老电话的时候,坐在副驾驶位上的李梦婷望着我:“陈瑜,你要去缅北了吗?”

    我点点头说:“徐裕宁跟黄宏建要我去见张遂良,谈谈御米的事情,所以我必须走一趟。”

    李梦婷有点儿担心:“不会有什么危险吧?”

    我笑了笑说:“徐裕宁跟我关系不错,他不会让我出事的,而且那边吴青山跟我也有交情,此行应该不会有什么大危险,放心好了。”

    李梦婷说:“晴晴知道你去缅北的事情吗?”

    我摇摇头说:“我告诉她我这段时间在民兵训练营训练,没有告诉她要去缅北的事情,免得她替我担心。”

    李梦婷拉着我的手:“张遂良是那边最大的毒枭,你去到那边一定要保护好自己,如果你出事了,我跟晴晴也活不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