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 正文 第829章:暗流涌动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樱花公寓,几个身穿色西服的男子在客厅里垂手而立,客厅中间是一张暖桌,穿着色套裙的藤原九菊跟杉口组第一高手柳生一郎隔着桌子跪坐在榻榻米上,藤原九菊端起桌面的一杯清茶抿了一口,平静的问:“三井,你今晚跟踪陈瑜有什么发现吗?”

    鼻梁上贴着ok绷的三井毕恭毕敬的站在两人前面,微微鞠躬说:“大小姐,我跟踪陈瑜到了医院,他跟李小姐一起看病之后,然后又折返了医院,好像冒充医生把碰巧来医院急救的李家老爷子给弄死了。笔↑趣△↓說△小↓說網w ww. xs.笔趣说”

    跪坐在藤原九菊对面的柳生一郎闻言剑眉一挑,对着藤原九菊说:“藤原小姐,这个陈瑜看来很喜欢搞暗杀这一套,如此看来伊贺先生之死更加有可能是他干的了。”

    藤原九菊吩咐三井跟客厅里的几个手下全部退下,然后转头看了柳生一郎一眼说:“村上先生前两天知道我在调查陈瑜,他意思是我无理取闹,陈瑜、林峰、朱建堔都是一起的,他们三家出资三十亿跟我们一起成立了广弘公司。村上先生觉得我这样做,会造成严重公司内部矛盾,不利于公司发展大计,他要求我不得在胡闹下去,柳生觉得我该怎么办?”

    柳生一郎深情的望着藤原九菊:“藤原小姐,这么多年了,我对你的心意难道你还不知晓吗?无论你做出什么样的决定,我都会义无反顾的支持你,帮助你。”

    藤原九菊平静的笑了笑:“很好,柳生你是杉口组第一刀道高手,有你帮助我,我替父亲报仇的希望会大上许多。”

    柳生一郎难得见到藤原小姐对自己露出笑容,有点儿受宠若惊的说:“藤原小姐,我手下还有几个精英忍者,最擅长暗杀,要不我立即把他们从东瀛调动过来,着手开始暗杀陈瑜,替伊贺伯父报仇雪恨?”

    “不妥”藤原九菊摇摇头:“虽然我很想杀掉陈瑜踢我父亲报仇,但是其实广弘公司陈家的股份一直都是箫夫人跟张小姐在负责打理,而且陈瑜身边的李梦婷、林峰、朱建堔都是实力很强大的家伙,即便我们暗杀成功,但是箫媚他们很容易就能够从忍者杀手知晓是我们东瀛人干的。到时候恐怕会招来无穷的复仇,所以暗杀陈瑜是下策,如果真的没有别的方法,我们再考虑这样做。”

    柳生一郎就又问:“藤原小姐想到更好的办法了吗?”

    藤原九菊笑道:“华夏有个办法叫借刀杀人,因为组长不同意,还有箫媚他们实力太强大,所以我们不宜自己亲自动手,但是可以让别人帮我们对陈瑜下手。”

    柳生一郎刚刚追着藤原九菊从东瀛来到华夏,所以对珠三角的情况也不是很了解,他茫然的望着藤原九菊问:“连我们杉口组都要对陈瑜顾忌三分,还有谁敢对陈瑜下手?”

    “昔日地下王者,义门李家。”藤原九菊说着就把义门李家简约的介绍了一遍,还说了我跟李家的那些新仇旧恨,最后笑着说:“三井刚才说李家的老爷子已经死了,不过是被陈瑜暗中搞鬼害死的。”

    柳生一郎眼睛一亮:“哈哈,陈瑜跟李仲虎又多了一桩杀父之仇,我们立即把内幕消息告诉李仲虎。”

    “不急,再缓缓。”

    “为什么?”

    藤原九菊淡淡的说:“陈瑜这段时间一直都按耐不动,没有主动再找李家麻烦。但是他从缅北回来,似乎得到了什么援助或者是大人物的默许,他刚回来的第一晚就首先拿李炳福开刀了。我隐隐有种感觉,经过暴风雨前的平静之后,现在风暴已经来了,陈瑜要正式对义门动手了,李炳福之后还会有更多李家的人丧命。按照陈瑜目前低调的进行的风格,我感觉他还会用这种伪装成意外的暗杀来进行……”

    柳生一郎有点儿明白她的意思了,没等她说完就接过她的话:“藤原小姐你是打算等陈瑜再干掉几个李家的人之后,才把消息透露给李仲虎知道,这样子李仲虎肯定会对陈瑜恨之入骨,然后让他们两头猛虎互相厮杀去。如果李仲虎干掉陈瑜,那我们也不会被村上先生责怪,更加不会遭到箫媚等人的报复。”

    藤原九菊眯起眼睛,喃喃自语:“陈瑜,尽情的杀戮吧,千万别手软哦。”

    我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点多,张晴晴正坐在房的桌子前用笔记本电脑浏览网页,估计看的有点儿认真,我回来她都没有察觉,直到我走进房才把她给吓了一跳。她见到是我之后立即脸色就有点儿慌了,手忙脚乱的合上笔记本,不让我知道她在看什么。

    记得当初我刚刚进入二中读的时候,那会儿还是穷娃,跟哨牙、大罗小罗几个最大的乐子就是爬墙到学校外面的网吧通宵,当没有人的时候,我跟哨牙他们就会偷偷的用小窗口看那种小电影,有人经过的时候就需要手忙脚乱的把小窗口关闭掉,我现在看见张晴晴这个样子,就坏笑的说:“哈哈,晴晴原来你在看羞羞哒的东西。”

    张晴晴翻了个白眼:“什么羞羞的东西,陈瑜你胡说些什么?”

    我振振有词的问:“如果不是看羞羞的东西,你这么慌张干什么?”

    张晴晴闻言有点面红,但就是不承认她看什么羞羞的东西,而且也不让我看她浏览的是什么,我以为是她面子薄,就促狭的笑了笑,嘴上说:“噢噢,不是就不是,我说错了行不行,别生气。”

    张晴晴见我嘴上虽然这么说,但是我眼睛促狭的笑意却分明是认定了她就是看那种网页,所以她骄傲的自尊心就有点接受不了,没好气的当着我的面打开笔记本:“你看看这是什么羞人的网页吗?”

    我错愕的望向笔记本屏幕,这才发现是我自己想歪了,张晴晴看的根本不是什么羞人网页,而且一家著名婚礼公司的主页,上面有一系列各种婚礼的套餐,有几十万的出国度蜜月,也有小到几万块的去三亚拍婚纱照等等,张晴晴刚才就是在看婚纱广告。

    看这个有什么需要躲躲藏藏的?

    我旋即又明白了,张晴晴这娘们自尊心爱面子,以前喜欢我好久才遮遮掩掩的忸忸怩怩承认爱上我,就算她内心很急着跟我重办婚礼,真正步入婚姻殿堂,但是她觉得女人就应该矜持一点,不应该太主动,按照她的说法就是男人轻易得到的东西都不珍惜。

    张晴晴见我望着屏幕愣住,她就跺了跺脚说:“笑吧,你就尽管笑话我吧。”

    我忍不住觉得有点儿好笑,就伸手环住了张晴晴的细腰,笑眯眯的问:“我干嘛要笑话你啊?”

    张晴晴俏脸有点儿泛红:“我就是急着跟你结婚,稀罕宝贝上你了,你不嘚瑟臭美一下啊?”

    我闻言心里忍不住暖暖的,低头就亲吻了一下她额头:“晴晴,其实我比你更急呢。”

    张晴晴眼睛一亮,眼睫毛像是蝴蝶翅膀般扑闪扑闪的眨着:“真的?”

    “当然,因为结婚了我们就能那啥呢。”

    “哎呀,多浪漫的事情,你这家伙这么就想着这些流氓的东西,气氛都被你破坏了。”

    “靠,夫妻嘿咻也是流氓吗?”我就大大咧咧的说:“要浪漫还不简单,等我们结婚去海边度蜜月,我们买一艘豪华游艇,两个人在无人的蓝天碧海里那啥,这样子浪漫不?”

    张晴晴闻言就忍不住满脸羞红了,抬起穿着高跟鞋的脚就踢我:“陈瑜,你去死,这么流氓。”

    不过呀,她这一脚踢得很轻,跟在挑逗我一样,与其说是她生气了不如说是她在用这行动掩饰自己内心的羞赧。我有点儿得意的想:嘿嘿,结婚了再一点点儿把张晴晴教坏。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