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 正文 第836章:抬着棺材来送死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价值三千五百多万的布加迪威航虽然没有狂飙,但是超级跑车引擎声浪还是非常的张扬,加上极度炫酷的车型,这款车别说是在珠三角,即便是在整个华夏的数量也是屈指可数。我跟李梦婷开着布加迪从大街上飞驰而过的时候,引得满街行人纷纷侧目,大家都在纷纷议论这是谁的车子,有少数知道内情的小混混兴高采烈的告诉周围的人:“那是东星太子陈瑜的座驾。”

    林峰跟朱建堔两个家伙分别开着宝马i跟奥迪r跑车紧随其后,这两辆价值两百多万的跑车在布加迪面前完全成了陪衬的绿叶。后面是清一色的几辆凯迪拉克,是屠夫、唐牛、谢天来、哨牙秦勇他们一帮人的座驾,再后面的是上百辆七座商务车,这些都是东星四个堂口兄弟们的座驾。今天是我跟李仲虎龙虎争斗的日子,所以我们东星也是前所未有的高调,表现出一股锋芒毕露的气势。

    金钟永久墓园位于花都区新华街红棉大道北,总占地规模达亩,自然生态绿化保护区多亩,是珠三角规模最大、自然环境最优美的生态墓园。而李家的老爷子李炳福跟公子李文赋就安葬在这里,李仲虎跟我约定在这里用单挑的方式了结恩怨,目的也很明显,就是要在他父亲跟儿子坟前干掉我,为他的亲人复仇。

    其实,在几个月之前,李梦婷肚子里的孩子流产之后,李梦婷悲伤欲绝之际,也跟我低调的在这金钟墓园里买了一块墓地,把原本李梦婷买好却没有用上的婴儿衣服埋在墓地里,弄了一处衣冠冢。

    我们一行上千人来到金钟墓园之后,我跟穿着色裙子的李梦婷,首先去扫了衣冠冢。

    李梦婷烧了一些纸叠的玩具,有点儿黯然神伤的站在我身边望着衣冠冢,我伸手摸了摸墓碑,望着天空中骄阳如火,眯起狭长的眼睛柔声的说:“孩子,爸爸说过要扫平李家替你报仇,过了今天就算完成诺言了。”

    这会儿,谢天来过来告诉我说外面来了大批的刑警跟交警,把墓园给封锁了,只允许道上的人进来,相杂无关人等今天都不许进入墓园。

    我淡淡的说:“放心,他们不会干涉我跟李仲虎的决斗,你们也记住,如果义门的人不插手我跟李仲虎的决斗,你们也不能插手。”

    李梦婷跟哨牙秦勇他们都有点儿担心,但是还是答应了。

    此时,陈忠带着他的手下过来了,他是徐裕宁的心腹,今天就是代表徐裕宁、黄宏建他们过来的,徐裕宁很关心今天这场决斗。陈忠跟我打了个招呼,然后小声的问:“陈瑜,现在情况怎么样?”

    我笑了笑,意味深长的说:“让徐叔叔放心,过了明天一切都风平浪静了。”

    陈忠还以为我已经查到了李仲虎那些走私证据是交给谁保管的,顿时笑眯眯的说:“哈哈,不亏是徐先生的得意门生,再大的问题落在陈瑜你手里,也都不是个事儿。”

    我刚刚跟陈忠小声的交谈了两句,然后就看到墓园大门又进来一帮人,为首的赫然是小刀盟的千金大小姐龚千夏,我带着一帮手下迎了上去:“龚大小姐也来了。笔↑趣△↓說△小↓說網w ww. xs.笔趣说”

    龚千夏平素都是不苟言笑的,这次难得的主动对我牵动嘴角笑了笑:“东星是我们的盟友,今天是你跟李仲虎决一死战的日子,以我们之间深厚的友谊,怎么能不过来帮陈瑜你加油助威?”

    我刚刚跟龚千夏寒暄了两句,这时候秦箐跟秦少柏堂兄妹也带着几个手下过来了,秦少柏代表的秦家,而秦箐代表的章爱蓉,秦少柏见到我之后就直接的跟我拥抱了一下,沉声的说:“陈瑜,帮我哥哥报仇。”

    我说:“乐意至极。”

    秦箐深深的看了我一眼,轻松的说了一句:“陈瑜,你一定要小心。”

    我点点头:“我会的。”

    接着,又是一帮穿着色西服的人来了,为首的人赫然是杉口组的首脑村上逸夫,后面跟着藤原九菊跟柳生一郎等属下,藤原九菊虽然破坏了我的好事,但是这会儿却装着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似的,而村上更是笑着跟我打招呼:“陈瑜,我听说了你跟李仲虎的事情,今天过来看看,我站在你这边。”

    “谢谢村上先生。”

    我似笑非笑的回应着,同时看了藤原九菊跟柳生一郎一眼,心想估计你们杉口组如果不是看在广弘公司的份上,可能这会儿已经恨不得干掉我了。

    我正跟村上先生说不到几句话,郑展涛就匆匆忙忙的走过来,脸色有点儿不自然的说:“瑜哥,义门的人来了。”

    我看了郑展涛一眼,平静的说:“该来的总是要来的,有什么好慌张的?”

    郑展涛支语说:“李仲虎不但带着义门一帮堂主跟上千名精英过来了,而且在队伍最前面还抬着一具八人抬的重棺,说是今天不是瑜哥你死就是他们李仲虎亡。”

    李仲虎抬着棺材来跟我决斗,周围的人虽然早就知道今天是我跟李仲虎你死我活的战斗,但是李仲虎竟然抬着一口棺材来了,让大家觉得气氛平添了几分诡异跟肃杀,在场将近两千多人都齐齐的望向我,估计觉得李仲虎来势汹汹,都想看看我现在是什么表情什么态度,以判断今天我跟李仲虎到底谁赢面更大?

    我今天穿着色衬衫,领口扣子没扣,隐隐露出胸口昔日的伤疤,配合着狭长的眼睛,脸庞上棱角分明的线条,整个人就宛如一把出了鞘的刀。众人都在看着我,但是我却望着远处墓园大门方向,刚好看到义门的人抬着一口八抬重棺出现在我视野里,我嘴角不由的微微上扬,睥睨自雄的说:“呵呵,李仲虎匹夫,竟然抬着一口棺材来送死。”

    哨牙秦勇跟大罗小罗他们本来神经挺紧张的,都在替我感到有点儿担忧,但是听到我这傲气十足的话,一个个不由的忍不住笑了起来,本来紧张的心情也放松了许多。

    义门的人来得真心不少,我们双方两帮人泾渭分明的互相对峙着,而陈忠跟村上逸夫他们则站在帮忙冷目的看着局势的发展,其实这场战斗早已经跟徐裕宁、黄宏建等大人物们通过气,说好任何人不许干扰的,所以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今天的恩怨会由我跟李仲虎两个亲手了断。

    “轰隆!”

    八抬重棺被放在了地面上,发出一声重重的闷响,重棺砸得地上尘土飞扬。

    李仲虎这会儿也从义门的人群当中不徐不疾的走了起来,他还是很魁梧强壮,不过两鬓已经斑白,眼睛里布满血丝,宛如一头被猎物杀掉同伴而变得盛怒的狮王,看我的目光充满了仇恨。

    我见到他就冷冷的笑了笑:“李仲虎,你还真的赶来赴约,如果你已经四面楚歌,你不怕就算你打赢我也没法活着离开这里?”

    其实,现在秦家的人,还有黄宏建跟徐裕宁,还有我们东星的人都对这家话恨之入骨。如果我是他的话可能早就逃之夭夭了,没想他还真敢露脸,就算李仲虎今天能打赢我,也未必能活着离开这里。

    李仲虎似乎胸有成竹,狞笑的说:“一切都等我杀掉你之后再说。”

    “我能击败你一次,就能击败你两次。”我摘掉手腕上的手表扔给李梦婷,然后对着秦勇跟谢天来所有的兄弟姐妹们说:“全部退后十米,看我灭虎。”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