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 正文 第838章:父爱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秦箐说着还偷偷的给我打了个眼色,表示让我拖延一点时间,很快警方肯定会安排狙击手过来的,到时候李仲虎就完蛋了。但是,李仲虎却看到了秦箐的眼色,冷笑的说:“想等狙击手来突然干掉我,你们等不及了。”

    我跟秦箐还没有明白他这话是什么意思,忽然天空传来一阵类似拖拉机般的轰鸣声,我跟秦箐齐齐的抬起头,只见远处竟然飞来一辆民用的直升机,直升机飞到李仲虎头顶上空,但是没有降落,而是扔了一捆绳梯下来。

    李仲虎爬上绳梯,但是右手依然高举着遥控器,在吵杂的直升机轰鸣声中大叫道:“你们放我走,我放弃引爆这棺材里的炸药,怎么样?”

    秦箐冷笑的用枪指着李仲虎:“呵呵,我们怎么知道你上了直升机会不会引爆然后飞走?”

    李仲虎左手抓着绳梯,右手握着遥控器:“呵呵,我们要么同归于尽,要么就只能信任对方了。”

    李仲虎说完,直升机已经开始攀上,直升机挂着绳梯,绳梯上挂着李仲虎,李仲虎左手死死的抓着绳梯,右手握着遥控器,随着直升机一点点飞高,眼看就快要飞出秦箐配枪的射程了。

    李仲虎嘴角忽然狞笑,这家伙要摁下遥控器,我脱口而出:“开枪!”

    秦箐几乎是在我话音刚刚响起的时候就扣下了扳机,嘭嘭嘭的一连开了好几枪,第一颗子弹打在了李仲虎的右手臂上,李仲虎拿不稳遥控器,遥控器直接掉落了下来,我害怕遥控器掉落在地面砸到按钮引爆棺材里的炸药,连忙蹿出去伸手接遥控器。笔↑趣△↓說△小↓說網w ww. xs.笔趣说

    秦箐把配枪的六颗子弹全部打了出去,第一枪瞄的准,打中了李仲虎的右手臂,但是后面四枪都打偏了,直到最后一枪才打在了李仲虎的大腿上,天空上传来李仲虎杀猪般的惨叫。不过这家伙也真心是够顽强的,就是死死的用左手抓住直升机的绳梯,死活没有掉下来摔死他。

    我们眼睁睁的看着直升机飞走,正懊恼之际,忽然天边又来了一辆武装直升机,朝着李仲虎民用直升机追杀了过去,我看得有点儿瞪大眼睛。秦箐微微皱了皱秀眉,然后轻声的对我说:“估计是少柏打电话告诉我爷爷,说李仲虎玩花样,我爷爷亲自派直升机追杀李仲虎了。”

    我闻言就觉得李仲虎肯定凶多吉少了,这里的烂摊子也交给了秦箐跟她的手下去处理,我自己朝着墓园门口走出去。李梦婷跟秦勇他们见到我没事,都互相欢呼着过来搀扶住我,送我去医院。

    我在医院处理了伤势之后,已经是两个小时之后的事情了,但是我刚刚从医院出来,就听秦箐打电话来告诉我说李仲虎的民用直升飞机在逃跑的时候坠毁爆炸了,但是没有说为什么坠毁爆炸。爆炸现场发现三具备烧焦面目全非的尸体,其中一具跟李仲虎的身材相仿,但是不是李仲虎的,还要经过法医的验尸才能确定。

    傍晚,很多人都跟我一样关心这李仲虎是不是真死了,法医dna验尸报告终于出来了,证实有一具尸体是李仲虎的。

    我收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也是挺开心的,但是徐裕宁对李仲虎的死很在意。徐裕宁是个多疑的人,他告诉我说他无意间发现负责李仲虎案子的法医跟李仲虎是好朋友刘万顺,要我亲自去停尸间辨认尸体,他要彻底证实李仲虎是不是死了?

    我觉得徐裕宁大约是被李仲虎威吓弄怕了,明明法医都说李仲虎已经死了,他还要我去停尸间辨认,而且秦箐都说尸体烧焦面目全非,这什么辨认嘛?

    不过,这是徐裕宁吩咐我的事情,即便是我觉得他多虑了,但还是跟秦箐说了一声,然后在晚上的时候我们两个去了一趟警局的停尸间。秦箐对我这要求也是颇有微词的,来到警局停尸房的时候还埋怨我说:“陈瑜,尸体都焦了,面目全非,法医都有靠dna报告才能确认尸体身份,就算你不相信法医,难道你还能看出是不是李仲虎呀?而且,我都没吃饭呢,跟你再看一次尸体,估计我至少几天没胃口。”

    “哈哈,没事,我就看看而已。”

    我其实也是来走下过场,应付敷衍一下徐裕宁。

    秦箐带着我走进了停尸间,这里冷冻得很,秦箐指着角落一张停尸床说,掀开白布自己看,我就不看了。

    我掀开白布,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是看到这句烧焦的尸体还是蛮恶心的,随便看了两眼也没有能看出点什么来,就伸手准备盖上白布,但是目光落在尸体的右胳膊上,顿时脸色就沉了下去:“不对劲!”

    秦箐本来是背对着停尸床的,听到我的话她立即皱起秀眉,转过身来强忍着的恶心打量尸体:“什么不对劲?”

    我着脸说:“李仲虎在抓着直升机绳梯逃跑的时候,右手胳膊跟大腿都被子弹打中的,但是你看这具尸体胳膊皮肤虽然全部烧焦了,但是却没有枪伤的痕迹,手臂里更加没有子弹头!”

    秦箐睁大眼睛:“这尸体难道不是李仲虎?”

    我继续看李仲虎的大腿,同样没有枪伤,我伸手盖上白布,徐徐的说:“这不是李仲虎,李仲虎根本就没有死。”

    秦箐还是有点儿不能接受:“但是他的直升机慢慢坠毁爆炸了,还有法医的验尸报告上dna鉴定是李仲虎……”

    “法医刘万顺是李仲虎的好朋友,刘万顺明显暗地里在帮助李仲虎,制造出李仲虎已经死了的假象。”我慢慢的分析说:“其实,李仲虎这家伙早就想好了的,他跟我单挑想杀我报仇是其次。因为就算我死了,章老跟徐裕宁、黄宏建等人也不会放过他的,所以他要活命,最好就是制造他死了假象。如果不是徐裕宁多疑,连我们都要被李仲虎给蒙骗过关了。”

    秦箐愤怒的说:“我立即报告上头,同时逮捕刘万顺,以及通缉李仲虎。”

    “不可!”我拦住秦箐说:“明天晚上就是徐裕宁的走私集团跟葛德龙第一次御米汽车交易的约定时间,也是我们收网的日子,如果徐裕宁知道李仲虎没有死,肯定会暂时取消交易,我们收网行动也会受到影响,这一拖变数就又多了。所以,我建议装作不知情,就宣布李仲虎死了,这样徐裕宁他们也会放心许多,明天晚上我们成功收网之后,再开始考虑追捕李仲虎的事情。”

    秦箐想了一下也觉得我分析得很多,相对李仲虎来说,徐裕宁跟黄宏建这个走私集团更为重要,所以决定按照我的建议,李仲虎的事情先缓一缓,先把走私集团的事情解决掉再说。

    我从警局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多,虽然今天受了伤,而且累的不行,但是还是单独开车去了徐家一趟。

    徐裕宁不是本地人,他老婆过乡下省亲去了,今晚除了佣人之外就他自己在家,见到我来的时候,立即把我带进房详谈,我告诉他李仲虎真的死了的时候,他终于笑了起来,伸手拍了拍我的肩膀:“阿瑜,李仲虎已经解决了,明天跟葛德龙的交易如期在西堤码头进行,以后我们团队的生意我就全部交给你打理了。”

    我肩膀上有伤,被他这么一拍就疼的直咧嘴,徐裕宁见我脸上也有瘀伤,就哈哈的笑了,让我在这里等一下,然后他就跑去厨房,自己煮了几个鸡蛋,然后端进来,竟然亲自用鸡蛋给我敷脸上的瘀伤。他脸带慈祥的微笑说:“记得我小时候也很顽皮,经常跟同学打架,而且还不是同学的对手,每次我被打得满脸淤青回家的时候,我爸爸就煮鸡蛋给我敷,哈哈……”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