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 正文 第840章:你是不是卧底?
    我焦急的询问徐裕宁现在的位置,但是他已经挂断电话了,我想再打过去,但是他说杀手已经折返回来,朝着他藏匿身形的地方慢慢搜索过去,我不敢贸然的再打电话过去,生怕铃声会招来杀手害死徐裕宁。

    正在我脑子告诉转动想办法定位徐裕宁具体位置的时候,我的手机再次响了起来,这次是秦箐打来的电话,她声音同样很急切:“陈瑜,不好了,有杀手想杀徐裕宁,负责监视徐裕宁的三个便衣同事被人杀死,徐裕宁生死未卜。”

    我问:“不知道是李仲虎那家伙暗地里来找徐裕宁报复,还是黄宏建已经察觉了我们这边的行动,他当机立断派人来杀徐裕宁?毕竟,黄宏建虽然躲藏在幕后,几乎不理会走私犯罪集团的运转,但是他跟徐裕宁的接触肯定是少不了的,如果徐裕宁指证他,他肯定讨不出法网。”

    秦箐猜测跟我差不多,我让她让技术部门用卫星定位徐裕宁现在的位置,秦箐说局里的技术部门已经在着手定位徐裕宁的手机位置了,电话都没说完,她就已经兴奋的说:“定位成功了,徐裕宁就藏匿在距离万达广场东边的东门小区里,我正带人赶过去,希望徐裕宁还活着。”

    我几乎是立即挂断电话,正准备拦截一辆出租车,可是这时候有个本地的黄毛小混混开着一辆雅马哈r6重机车载着一个女混混儿从街边经过,见到我的时候吗小黄毛认识我,立即停下来舔着脸给我套近乎:“太子哥,怎么一个人在这里,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吗?”

    我目光落在他的机车上,眼睛一亮:“有!”

    这家伙其实也就跟我找个借口说句话,以后回去他就能到处吹嘘认识东星太子,但是没想到我真的说有事要他帮忙,他就睁大眼睛又惊又喜的问:“有什么事儿我可以效劳的?”

    “帮我从车上滚下来。”

    我伸手就把他们两个拽下来,自己骑上了这辆雅马哈r6,那个女混混儿不知道我是谁,气得要骂我,小黄毛连忙捂住他女票的嘴,同时有点儿担心的问:“太子哥,那我的车怎么办?”

    “明天上午,你自己来东星公司取。”

    我说完就已经启动引擎,加油门架挡慢慢松离合,瞬间机车就咆哮着呼啸而出,像一匹脱缰野马般,朝着万达广场附近的东门小区飞驰而去。

    后面隐约传来黄毛的惨叫:“哥,你闯红灯了……”

    我看着机车一路狂飙,比秦箐他们还先一步来到东门小区,随随便便的直接把车往路边一扔,我就大步的朝着东门小区走了进去。

    现在是深夜三点多了,小区里死寂一片,只有路灯在发出昏黄的光芒。

    我远远的看到有几个鬼鬼祟祟的身影正准备朝着小巷里的一处堆放垃圾跟几个垃圾桶的地方围拢过去,顿时意识到这三个家伙应该就是杀手,而徐裕宁应该就藏匿在垃圾堆的垃圾桶后面。

    三个杀手正手持手枪一点点儿逼近垃圾桶,精神注意力全部放在了垃圾桶这方向,没有察觉到我的到来。

    我掏出一把锋利的折叠小刀,冷漠着脸走了过去,最后面的一个杀手最先察觉到我轻微的脚步声,他刚刚想转头看看什么情况,我已经从后面用左手一下子抱住他的脑袋,右手的折叠刀迅速的在他喉咙上一抹,顿时他就像是被拧断脖子的公鸡一般倒在地上,双手捂住脖子,双脚一阵乱蹬……

    另外一个听到动静,连忙的回过头来,见到我干掉了他们一个同伴,惊怒交加之下,下意识的抬起手枪就准备给我一颗子弹,但是我的刀子比他扣下扳机的速度更快,反手风驰电挚的一刀斩下,瞬间鲜血飞溅,他右手的食指中指无名指三根手指齐齐被刀锋削断,手枪也拿不稳直接啪的一声掉落在地上。

    “啊——呃!”

    他的惨叫声刚刚响起,我的折叠刀已经一下子扎入了他的喉咙里,顿时他的惨叫就嘎然而止。最前面的杀手竟然是黄宏建的手下,外号叫白无常的老头白平辉,他刚刚循着血迹找到徐裕宁大致藏身地点,但是没想到我突然杀了出来,瞬间就干掉了他的两个手下,他恼恨之际,抬起手枪对着我就扣下扳机,枪声顿时嘭嘭嘭的响起。

    我在他用枪对准我的时候,已经及时的把喉咙被我扎了一刀的那杀手尸体拽过来拦在我身前,子弹全部打在了他身体上,庆幸的是白无常用的不是大威力手枪,而是普通的手枪,有效射程只有三十米,子弹在打入杀手的身体之后,没有穿透身体击中我,不然我就完蛋了。

    白无常连续扣下扳机,我等枪声停下来的瞬间,已经反手从尸体喉咙上拔出折叠刀,一下朝着白无常掷过去,飞刀如脱弦之矢般朝着白无常的脑门飞去。吓得白无常连忙仰头躲避,就在他躲避的刹那,我已经从尸体后面如同猎豹般窜出,一下子把他给扑倒了,直接就跨坐在他身上。

    白无常被我扑倒在地,还想用枪柄砸我的头,但是被我抓着他用手狠狠朝着地面砸了几下,他右手受伤就抓抢不稳了。不过这家伙也是个不要命的,竟然还想用脑袋朝着我撞来,被我双手抓着他的脖子,用力一拧,咔嚓的一声,他的脖子就被拗断了……

    “阿、阿瑜?”

    不远处垃圾堆旁边几个垃圾桶后面传来声音,我放开不再动弹的白无常,回头一看,只见一个穿着西服,捂着流血腹部的中年男子挣扎出来,不是徐裕宁还有谁?

    我连忙上去搀扶住徐裕宁:“徐叔叔,你伤得怎么样了,我送你去医院。”

    “蠢货,我不是让你跑路的吗,你怎么还来找我?”徐裕宁让我搀扶住他,但是却拒绝我送他去医院,他额头上满是冷汗,脸色也显得很痛苦,艰难的说:“我不能去医院,警方毫无征兆敢对抓捕我,肯定是掌握了十足的证据,我去医院就等于是自投罗网……你先扶我坐下,我有件事要跟你说……”

    我拗不过他,只能搀扶着他在肮脏的路边坐下来,他腹部中了一枪,现在还在流血不止,伤势很严重。

    徐裕宁背靠着墙壁在地上坐下来,我半跪在他身边用手微微扶持着他的身体,他喘了两口气之后说:“我们当中出了内鬼,这几个杀手也是黄先生派来杀我的,他知道我肯定要落网了,害怕我指证他,所以毫不犹豫的对我下杀手了。唉,几十年的老朋友啊!”

    我咬咬嘴唇说:“黄宏建太无耻了。”

    徐裕宁摇摇头:“我不怪黄宏建,因为我已经栽定了,他还有一丝希望,如果我是他我也会选择这么做的。他虽不仁但我不会不义,我不会指证任何人的,牵涉出来的事情越多,这事情就越严重,大家的结局也就越倒霉。”

    我看见徐裕宁说话越来越艰难,就忍不住红了眼睛:“徐叔叔,什么事情都别管了,你不能死,我背你去医院。”

    徐裕宁再次拦住我,他声音沙哑的说:“不,我宁愿死,也不愿意戴着铁镣受审……咳咳……”

    徐裕宁说到这里咳嗽了两声,嘴巴呕出大量鲜血,脸色也变得跟金纸一样,有种随时就不行的了感觉。我想不顾一切的背起他去医院,但是他却伸手用力的死死拽住了我的手,眼睛也直直的盯着我的脸,喉咙里赫赫有声沙哑的说:“陈瑜,我已经不行了……在我临死之前,我想知道一件事,你要老实告诉我……你到底是不是卧底,有没有背叛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