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 正文 第845章:黑云压城
    按照钟廷辉的意思,是暂时不告诉下面的人这次执行任务内容的,不过我们这边动静有点儿大,他几十个手下都隐隐约约猜到了什么,所以他最后也隐藏不住,坦然的告诉了他一帮手下这次执行的任务内容。

    虽然钟廷辉一帮属下都有点儿震惊,但是最后都选择了参与行动,毕竟他们都是有信仰的人,不然也不会选择当兵。

    接着是誓师大会,我们两个加强排的人都站在一副巨大的五星红旗下宣了誓言,然后民兵训练基地的领导给我们拍照留念,两个加强排加起来不足百人,由我跟钟廷辉分别带队前往缅北,身份只宣称我们是东星保全公司的人,在外面看来保全公司就是雇佣兵,目的是用来掩饰我们的身份跟行动。

    宣誓之后大家坐下来吃肉喝酒,我们两帮人泾渭分明的分开坐,主要是因为我跟钟廷辉之前有过矛盾,现在虽然大家都没有提起那些事,但是心里还是有点儿隔阂的。

    中途,钟廷辉带着他两个副手过来,跟我干了一碗酒,目的是希望我跟他一起先放下成见,努力合作完全任务,我胸襟也没有那么小,当然不会因为昔日一点鸡毛蒜皮的事情还记仇,很坦然的跟他表示:任务重于一切!

    两个小时之后,已经是晚上10点多,章国涛跟秦伟庭两个也带着一帮属下过来了,同时还有一辆运输机,经过两个老爷子一番勉励之后,我跟钟廷辉两个人都带着全副武装的手下登上了运输机,连夜前往缅北。

    运输机呼啸着起飞,离开了民兵综合训练基地。

    秦老望着夜空中渐渐消失不见的飞机,转头跟章国涛对视一眼,徐徐的说:“第一步棋已经开始走了,我们也该准备下一步棋了。”

    章国涛有点担忧:“唉,我也不知道怎么做是对还是错。”

    ……

    我跟钟廷辉带领的都是五个加强班,不过到底我们是半路出家的民兵,装备远远不如钟廷辉他们精良。而且我们东星一帮兄弟每个班都算一个突击队,但是人员其实不怎么齐全的,最明显的就是我们缺少狙击手,缺少远程掩护能力。而且装备也远远不如钟廷辉加强排,他们可是配备有红箭12和飞鹰6肩扛式导弹的,就算遇到敌人的直升飞机跟装甲车都不怕。

    几个小时之后,天色微亮,我们的飞机在曼德勒郊外一个小武装部落的飞机场降落。这小武装部落头子叫岩山,据说跟华夏交情不错,这也是我们能在这里降落的原因。

    飞机放下我们跟装备之后就飞走了,我们在岩山的领地里扎营,我们现在的身份就是东星私人安全顾问公司的保安,当然有个更通俗的称呼,那就是雇佣兵!

    这里距离吴青山的领地只有一两百公里,因为我们不知道吴青山领地的情况,所以暂时不敢冒然前进,我跟钟廷辉商量了一下,他立即派出侦探兵去查探吴青山那边跟叛军的情况,而我则去联系郭祥麟跟躲在曼德勒市的小笼包,分头行动。

    我打了个电话给杜若琪,杜若琪接到我的电话又惊喜又意外,告诉我颖儿小姐现在确实被她保护在她庄园里,不过她父亲知道彭安平反叛吴青山是张遂良唆使的,郭祥麟因为害怕得罪张遂良,所以即便跟吴青山是老朋友,但是还是犹犹豫豫的不肯发兵去救吴青山。颖儿小姐不知道父亲的生死,正悲伤欲绝,没想到我却来了。

    我告诉杜若琪我现在的位置,还对她说我带了雇佣兵过来,想解救吴青山。

    在天亮时分,杜若琪就跟小笼包在几十名私军的保护下,开着两辆吉普车跟两辆军卡车来到我们的营地,跟我见面了。

    “陈瑜!”

    小笼包身穿一袭白色连衣裙,见到我的时候梨花带雨的扑进我怀里,整个人就像是无助的小女生。

    我连声的安慰她说:“别怕,我这不是来了吗,我一定会想办法救出伯父的。”

    营地里钟廷辉的手下们都警惕的戒备着杜若琪这群不速之客,而哨牙跟秦勇、大罗小罗他们认出小笼包就是他们当初笑话是我的缅甸小媳妇那个女同学,他们见我抱着颖儿,一个个都挤眉弄眼说:“妈蛋,当初一语成谶呀,没想到颖儿小姐还真的跟瑜哥给歪腻上了,真变成了瑜哥的小媳妇呀。”

    我没好气的瞪了哨牙几个一眼,然后把杜若琪跟小笼包请到了我的临时居所。

    杜若琪告诉我说,虽然彭安平反叛了吴青山,但是吴青山还是有一部分人原意誓死追随的,吴青山跟着两三百个忠诚的手下一起逃到了镇上千翠矿产公司,跟张诚赫一帮人汇合在一起,守着千翠公司大楼负隅顽抗。杜若琪说彭安平的叛军大约有七百多人,昨晚双方交火,现在也不知道那边形势如何了?

    这时候,钟廷辉带着两个副手走进来,语气中带着欣喜的说:“陈瑜,侦探兵刚刚利用遥控无人小飞机侦探了吴青山的领地,而章老跟秦老也让技术部门用卫星监拍了那片区域,正是彭安平还没有攻破千翠公司大楼,吴青山跟张诚赫还在负隅顽抗。”

    小笼包连忙问:“我爸爸呢,他现在怎么样了?”

    钟廷辉说:“现在只知道彭安平昨晚经过交火没有能攻破大楼,双方估计互有伤亡,不知道吴青山现在情况如何?”

    钟廷辉的一个副手皱眉狐疑说:“按道理说彭安平反叛应该速战速决,拖久了对他没有什么好处,怎么已经十几个小时了,他还没有攻破大楼?”

    我看了他一眼,分析说:“吴青山最近这一年来比较穷,肯定没什么钱购买好装备,双方装备比较落后,彭安平虽然有人数上的优势,但是吴青山跟张诚赫死守大楼,彭安平一时间肯定也拿不下吴青山的。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彭安平也不想折损太多手下,不然他这刚刚登上的首领位子估计也坐不了几天,他想用最小的代价消灭吴青山。”

    钟廷辉说:“但是他拖延时间越久,对他越不利啊,毕竟他是反叛的。”

    我沉吟了一下说:“彭安平之所以反叛吴青山,主要是因为他坚持要种植御米发财,而吴青山不愿意种植御米,张遂良挑唆了彭安平反叛。我估计彭安平现在肯定是在等张遂良前来支援,协助他一鼓作气拿下吴青山。”

    钟廷辉闻言一惊:“那我们必须要赶在张遂良过来之前,立即前往吴青山的领地,救出吴青山跟张诚赫他们。”

    我点点头说:“我们立即行动!”

    小笼包关心吴青山的生死,想要跟我一起去,但是被我严厉苛责了一顿,要杜若琪把小笼包先带回曼德勒市,我跟钟廷辉带队过去吴青山的领地,如果顺利的下,今天下午就能救出吴青山返回曼德勒市。

    小笼包虽然不怎么情愿,但是这种关头她最终还是选择了听话,跟着杜若琪一起回去了。

    杜若琪跟小笼包离开之后,我跟钟廷辉召集起所有的人,然后把岩山的汽车跟卡车都全部借了过来,两个加强排气势汹汹的直奔吴青山的领地城镇而去。

    我们不知的是,就在五百公里之外的大其力,张遂良让他的部下侩子手和李仲虎两个,带着五千多名士兵,开着吉普车、装甲车、军用大卡车等交通工具,正朝着吴青山的领地开来,准备协助彭安平消灭吴青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