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 正文 第081章:借花献佛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时候唐安宁和徐捷两个女生已经走进了,王子天就连忙吩咐我赶紧把玫瑰花送过去,他自己似乎不太敢面对美女唐安宁,带着他几个手下躲到楼梯拐弯处去了,偷偷的看着我送玫瑰花。

    我冷笑的看了王子天几个人一眼,然后恢复了平常表情,手捧玫瑰花朝着唐安宁和徐捷两个女生迎了上去。

    唐安宁和徐捷两个正说说笑笑走来呢,忽然见我手捧玫瑰走过来,两人都瞬间愣住了,傻乎乎的望着我手中的玫瑰花,又傻乎乎的望着我,有点惊疑不定。

    尤其是唐安宁,她见到我含笑的眼睛一直盯着她的脸,她就开始意识到了什么,脸颊红红的,背着一双小手,眼睛左顾右看,装作没注意到我的样子,但眼睛都忍不住偷偷的往我手上的鲜花上瞄。

    她这女儿态让我想起李清照那著名的词句:见客入来,袜刬金钗溜。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

    唐安宁故意装作没看见我,但是她闺蜜徐捷的反应却异样的夸张,竟然哇的一声尖叫,双手捂着嘴巴,一脸惊讶的说:“红色玫瑰。”

    我走过去笑眯眯的和唐安宁打招呼:“嗨,班长。”

    唐安宁没法逃避了,脸颊红红的望着我,眼神如水,说话的声音都有点颤声:“噢,陈瑜,怎么了?”她说完又偷偷的瞄了一眼我手中的玫瑰,看来呀,女孩子都是很喜欢男生送花的。

    我就笑嘻嘻的把玫瑰送上去:“前段时间你一直给我补课,还给了我不少的照顾,我一直不知道怎么感谢你,所以今天弄了一束鲜花送给你,不知道你喜不喜欢?”

    虽然这时候是吃早餐时间,操场和楼梯口这里同学不多,但也有好几个同学在远处指指点点,议论纷纷,唐安宁从脸蛋红到了脖子根,她瞄了一眼我手中那鲜艳欲滴的红色玫瑰,然后飞快的移开视线,有点犹豫的说:“感谢的话也不用送花吧,而且送玫瑰花会让同学们误解的……”

    徐捷这时候也故意的说:“陈瑜,老老实实交代,你是不是像借机追求我们的美女班长啊,这玫瑰花是不是表白的意思啊?说好了我们美女班长才能好好决定哦,不然人家以为你这是表白,到时候你说真的只是单单的道谢,那很没意思的是吧?”

    唐安宁闻言又羞又恼的伸手打了一下徐捷,气急道:“徐捷,你再胡说八道,我就……”

    徐捷大眼睛眨呀眨的望着自己的闺蜜,笑着说:“你就怎么着?”

    唐安宁是那种乖宝宝学生,连威胁人的话都不会说,气急败坏了半天只生气的对着徐捷憋出一句:“你再乱说话,我以后就不跟你好了。”

    “不跟你好”就是小孩子说的“不跟你玩”同一个意思,徐捷听了忍不住咯咯的笑,连我也不禁为唐安宁这单纯的性格莞尔,唐安宁有点羞恼的跺了下脚,生气的说:“你们再笑我走了。”

    徐捷连忙拉住她:“哎呀,你别走,你不跟我好,人家陈瑜还想跟你好呢,他在跟你表白呢,你怎么能走掉啊?”

    唐安宁闻言整张脸都涨得通红,我知道她面皮薄,而且她是很正经的女生,在学校里非常的遵守纪律,学校不许早恋她肯定不会早恋的。上次给我补课的时候,她还像个小老师一般劝告我要好好学习,不准早恋呢。

    我就连忙的给她解围说:“徐捷你别瞎说了,这花真心只是感谢班长这段时间对我的照顾,没有别的意思。上次班长生日,在ktv秦勇不照样是送了班长一束红色玫瑰花吗,班长当时也说了,是代表友谊。秦勇能送班长鲜花代表友谊,我陈瑜为什么不能送?”

    经过我这么强行解释,唐安宁脸上平静了很多,只有徐捷对着我直摇头,大约是觉得我是个木疙瘩,她刚才那些话是故意暗中帮我的忙,想缀合唐安宁跟我交往呢,没想到我这么不上道,让她大失所望。

    但是唐安宁对我这个解释就很满意了,她几乎是不用再考虑,就红着脸从我手中接过了那束玫瑰花,然后小声的跟我说了声谢谢,然后她稍微沉吟了一下,就开始一脸正经的提醒我高中生不许早恋,然后说着说着又说到了作业上面,说她昨天解开了一道超级难的数学题,拉着我的手就往教室走,还兴奋的说陈瑜你未必解得开,不信试试?

    我苦笑的和身边的徐捷对视了一眼,两人都有点又好笑又好气。我心想美女班长什么都好,就是性格太单纯了,跟个小孩子似的,谁想泡她谁倒霉,你跟她念情诗,她可能就兴冲冲的跟你讲数学题,绝壁让你哭笑不得。

    我回头瞄了一眼楼梯口处,王子天几个人正在那里咬牙切齿的瞪着我,隐隐约约还听到王子天身边一个小弟又急又气的说:“可恶,天哥,那小子居然拿你的那束玫瑰花借花献佛了,这小子真他妈的无耻啊,世界上竟然有这么不要脸的人!”

    唐安宁捧着一束玫瑰花进教室还是引起了一点小骚动,不过这时候教室里的人不多,也没有产生太大的影响,唐安宁还真的兴致勃勃的拿出她昨晚花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解开的那道数学难题给我解,我大约用了十来分钟,用了三种混合解法,就准确的把这道题给解开了,唐安宁这会儿倒不怎么开心了,忿忿不平的说:“可恶,我昨晚花了一个小时才解开的,你竟然十来分钟就解开了,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这时候,哨牙和大罗小罗、倪安琪他们也陆陆续续的回来了,一群人围在我座位边聊天。

    哨牙就说:“陈瑜,我们昨天在食堂里揍了缪东华一顿,你太子的名号是算初步打响了,但是因为我们只有几个人,加上没钱没势,大家还是不太看好我们,目前还没是没人来投靠我们,咋办?”

    倪安琪这虎妞大大咧咧的说:“这有什么,干脆直接说你们是我哥哥罩的,包准很多高一的新生来投靠你们。”

    大罗立即不同意的说:“我们跟你哥哥根本就不算朋友,甚至可以说因为秦勇的事情还有矛盾,我们就没打算跟你哥哥混。如果扯着你哥哥的旗号收人,那岂不是代表我们跟你哥哥混了?”

    倪安琪郁闷的说:“不跟就不跟嘛,我也没想到还有这么多弯弯道道。”

    小罗就瓮声瓮气的说:“既然昨天那一仗让我们初步打响了名气,那我们就继续找人干好了,我们也不去招惹高二高三那些老人,就在高一新生里面挑对手,把陈瑜太子的名号彻底打响,将高一年级的刺头全部都修理一遍,我就不行到时候名声响了,还会没人跟我们?”

    哨牙闻言就说:“那岂不是四处树敌,众怒难犯,到时候别名声没打响,倒是把自己逼到了全民公敌的尴尬处境上。”

    大罗说:“我们就有一双拳头,不靠打架打出名气,那还能咋整?”

    哨牙和大罗小罗几个就争论不休,倪安琪最后不高兴的说:“你们别吵了,还是听听陈瑜如何打算吧?”

    我看了他们几个一眼,然后沉声说:“大罗小罗说得对,我们没钱,没有高年级的老大罩,也不认识外面社会上的人,如果想出头,那就只能用拳头去拼。大风大浪之下才有鲛鱼,风险越大收获越大,而且我们连高二年级的郑展涛和倪霸都得罪过了,害怕高一的新生干什么?我决定了,就像小罗说的那样,不去招惹高二高三的那些大人物,咱们就在高一年级里挑对手,哪个高一的新生跳咱们就揍哪个,哪个班级跳咱们就修理哪个班级,由弱到强,我要一步步当上高一全年级的老大。”

    哨牙几个对视一眼,都同意了我的决定,同时哨牙还说:“高一个班级,最弱的班级是班,他们的老大叫王子天,确实最近最跳的一个。”

    王子天?

    我立即就想到了刚才在楼梯口威吓我不送花给唐安宁就要削我的那小子,然后冷笑的说:“那我们的对手就他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