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 正文 第105章:待遇的变化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俗话说手上有粮心中不慌,我现在是怀揣讨好张晴晴的良计,所以心情也淡定了许多。

    下午的时候,我回到学校,因为脸上的瘀痕还没有完全消除,左边额角还伤口上还贴着创口贴,所以刚刚走进了学校大门就引得周围的同学频频侧目,甚至还有一些人偷偷的指了指我私底下议论纷纷,看来哨牙几个已经把我跟李宏城单挑的事情传扬了出去。

    我经过操场的时候,还碰到一伙不良学生蹲在操场边上吸着烟,赫然是郑展涛一伙人。

    郑展涛他们见到我的出现,原本谈笑风生的一张脸顿时沉了下去,就连素来对谁都是笑眯眯的笑面虎郑展涛见到也有点儿笑不出来,因为他当初扬言要一个月将我赶出二中,现在已经过去大半个月了,我不但什么事情都没有,反而混得风生水起了。

    “嗨,涛哥。”

    我皮笑肉不笑的跟郑展涛打了个招呼,心里对他是很记恨的,这家伙已经好几次在暗地里对我下绊子,如果我不是掌握了秦东海的把柄,可能我现在还真被开除出二中了。

    郑展涛没想到我会主动跟他打招呼,但他旋即一想就明白了,他先前说要一个月赶我出二中的,我现在好端端的站在这里跟他打招呼,这是对他示威呢,表示你不是要赶我走吗,老子现在还不是还好好的在二中里?

    “呵呵,陈瑜,听说你自己混得不错嘛?”

    “哈哈,托涛哥你的福。”

    郑展涛冷笑说:“没事,我还会好好照顾你的。”

    我也冷冷看了他一眼:“放心,涛哥你对我的照顾,我一直记在心里,片刻不敢忘记,迟早会报答你的。”

    我们两个冷冷的互相威胁了两句,然后我就转身离开,郑展涛那伙人气得脸都绿了,其中一个小弟还跟郑展涛说:“涛哥,当初你不屑亲自动手收拾这小子,想用计谋来玩死他,现在倒好,这小子居然混起来了。”

    郑展涛望着我的背影满脸戾气的说了一句:“我自有分寸,他蹦跶不了多久的。”

    我走到楼梯口,就看见一个高高大大,穿着阿迪达斯运动服的男生垂头丧气的走来,是跟我有赌约的王子天,这家伙好像遇到了什么挫折,走路都无精打采的,差点跟我撞上。

    “王子天,你小子干嘛一副丧家之犬的模样,是不是你对付左边那几个班级失利了?”

    “放屁,我混得不知道多好,班的老大姜少华已经被我收归麾下了。反倒是你,听说昨晚跟班的新人王李宏城干架了,还落得这副惨样?”

    “没事,那小子被我打败了,下场更惨。”我看看王子天就好奇的问:“既然你最近也混得不错,那干嘛一副垂头丧气死了爹的表情?”

    王子天郁闷的说:“别说了,我今天上午写了一封情,然后送给了唐安宁。她当时收下了情,我还以为有戏,没想到她最后竟然把情交给了老师,害我刚才被老师训斥了,真倒霉。”

    我闻言忍不住失笑,唐安宁就是这种女生,她性格比较单纯,也比较喜欢听老师的话,收到情交给班主任很正常,我上次送她玫瑰花,她还一点不懂浪漫的拉着我讲数学题呢,蠢萌蠢萌的。

    王子天见我笑话他,就恼羞成怒的瞪了我一眼说:“你小子别得意,等一个月之后,我当了你老大,你就专门给我跑腿给唐安宁送花送小礼物。”

    我耸耸肩说:“谁当谁老大还不一定呢,走着瞧好了。”

    这时候上课铃已经响了,我们各自回各自的班级上课,刚刚走进教室,哨牙、大罗小罗、倪安琪、唐安宁他们就纷纷低声低呼说陈瑜你出院也不通知一声,我在自己的位子上坐下来,笑着说只是一点皮外伤,出院就回来了,犯得着提前告诉你们呀?

    我的话刚说完,班主任张晴晴就一身露袖连衣裙出现在教室门口,一头披肩长发,化着淡妆,看起来蛮妖娆的,很有女人味。但是唯独就是脸色不怎么好看,也不知道是有意无意,她刚走进教室就先朝着我的座位上看一眼,等看到我的时候眼睛一亮,但转瞬眼睛又冷了下去。

    张晴晴踩着水晶高跟鞋蹬蹬蹬的走上了讲台,上课之前先说了一通下次月考即将来临,让大家最近努力点温习功课,为下一次月考做好准备。同时,她居然还对班上的每个学生都做了一个成绩上的要求,比如哨牙李金玉成绩最少要分以上,倪安琪成绩最少要分以上,唐安宁的成绩要分以上等等,每个同学她都按照具体的能力作出了要求,但是唯独遗漏了我,她没有对我提任何要求,好像不管我了似的。

    我感觉这是张晴晴故意冷落我,但我同桌哨牙却不知道怎么回事,他见班主任没有对我提什么要求,就大声囔囔的说:“报告老师,你忘记了给陈瑜定目标呢。”

    班上的其他同学听了哨牙的话,才忽然想起我还没有定下目标呢。因为我连续两次月考成绩全班第一,上次月考还一举杀进年纪前三名,所以大家觉得我才是重头戏,估计班主任肯定把我的要求放在最后,会让我争取考年级第一什么的。

    但是,他们都没想到的是班主任听了哨牙的话,居然冷冷的回答了一句:“李金玉,你管好你自己就行了。好了,下面翻开课本第二单元第一课,今天我们来学习……”

    哨牙完全愣住了,他看看讲台上开始讲课的张晴晴,又转头看看满脸郁闷的我,小声的问:“陈瑜,你又得罪张老师了?”

    我望了哨牙一眼,没好气的说:“你怎么知道?”

    哨牙说:“这不是明摆着的吗,你可是我们班上学习成绩最好的学生,班主任今天对全班同学都做出了月考要求,唯独没有鸟你。你肯定惹她生气了,而且还是很生气那种,不然她不可能连月考这么大的事情都不理会你,你到底怎么惹她生气了?”

    我沮丧的说:“这事情说来话长,晚上我找个几乎跟她道歉,你别担心我了。”

    张晴晴先让同学们朗读一遍课文,然后她开始讲述段落大意,全文大意,最后总结中心思想,这样半节课就过去了。剩下半节课她就让大家作课文上的练习题,她自己在教室里走来走去,同学如果有不懂的地方,可以小声的向她提问。

    如果是平时,这种时间张晴晴总是会走到我的身边,轻声的问我这些题目会不会做?如果我说某道题不会,她就会很耐心的弯下腰来给我讲解;如果我说都会做的话,她就会站在我身边静静的看着我做练习题。

    周围的同学也没觉得这有什么不妥,因为我是成绩最好的学生,坐在我前面的唐安宁也是全班成绩前三的学生。张晴晴平日给我们这些成绩最好的学生开小灶,在他们眼里也无可厚非。

    教室里很安静,只有同学们刷刷写作业的声音,还有张晴晴高跟鞋走动的声音。我看了看课本上的题目,都算是比较简单的,对我来说就是手到擒来。

    但是吧,我眼角瞄到张晴晴朝着我这边走来,我就故意的不动笔写了,心里想着,等她走过来之后,我就装着不会做这些题,让她给我讲解讲解,我这是故意找机会跟张晴晴说说话呢,我回到学校之后,她都没跟我说一句话呢。

    一阵淡淡的清香扑鼻而来,张晴晴已经走到了我身边,没等我开口请教,她就率先说话了,还是柔柔的声音:“李金玉,这些题目都会做吗,这道题你没写,是因为不会吗,老师跟你讲一下……”

    我睁大了眼睛,哨牙也完全愣住,因为平日里张晴晴这种话从来都是对我说的,只有我在她那里才有这种开小灶的待遇,但是今天张晴晴居然完全没搭理我,而是一个劲的问我的同桌李金玉,这落差让我心里有点儿难受。

    哨牙平日就不爱学习,而且还怕老师,张晴晴这样跟他说话,他反而很害怕,说:“老师,这题我会写,我自己写好了。”

    “嗯,那你写吧,我站在边上看你写得对不对。”

    哨牙很不习惯这种状况,在张晴晴目光注视下战战兢兢的写作业,张晴晴还真的站在一边看着他写,甚至还会不时的指出不对的地方。

    这些待遇平日都是我享受的,现在张晴晴不搭理我还给哨牙开小灶,我心里忍不住有点儿吃醋,就故意囔囔说:“张老师,我这道题不会,你给我讲讲?”

    张晴晴双手抱臂,不温不火的斜了我一眼:“我现在给李金玉同学讲解,没时间给你讲解,你自己做吧。”

    我靠!

    如果刚才我还自己在骗自己,那现在我已经完全明白了,这娘们在故意搞事,她这是故意不搭理我的。

    在老师注视下写作业很不习惯的哨牙反手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战战兢兢的跟张晴说:“老师,你还是跟陈瑜讲解题目吧,我自己写就可以了……”

    “住口”张晴晴瞪了哨牙一眼,说:“赶紧写作业,我就看着你写。”

    哨牙哭丧着脸继续写作业,张晴晴依旧双手抱臂站在边上装模作样的看着,不过她眼睛时不时的偷瞄我两眼,见到我着一张脸,她眼眸里就有一丝得意劲。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