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 正文 第111章:正经事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怀揣着七块钱走出了小区,手机跟钱包都被张晴晴那女的给收缴走了,她故意的让我身上仅剩块钱,只能老老实实的跑去几公里之外给她买麦当劳冰激凌。

    我知道她是想整蛊折磨我一下,其实,我如果用这七块钱坐公车回学校,跟同学们借点钱,然后再去买冰激凌,再坐车回来,然后装着气喘吁吁的回来把雪糕给张晴晴,可能张晴晴也会以为我是走路来回的,一样会原谅我。

    但是,大约是因为我先去将张晴晴给我还债的那笔钱赌输了,加上我私底下跟李梦婷还是有来往的,而且今晚的事情还差点弄巧成拙,我心里对张晴晴是有着一份浓浓的愧疚的,所以我最后还是没有选择投机取巧,而是用了最笨的方法,那就是真的走路去几公里外的麦当劳给张晴晴买冰激凌。

    我使用了一种慢跑的速度朝着小区最近的一家麦当劳跑去,开始的时候,我就权当是在锻炼身体。

    几公里的路途,如果是开车的话,也就几分钟的事情,但是跑步过去,就真心能要人命了,饶是我体格比较强健,但还是花了半个小时才满头大汗、气喘吁吁的跑到麦当劳。

    我这时候喉咙都干燥的要冒烟了,掏出身上仅有的七块钱买冰激凌的时候,我差点说给我来一杯大可乐,然后仰头饮个痛快,但最后还是很理智的跟那个售货员说:“我要一支巧克力味冰激凌雪糕。”

    买到冰激凌雪糕之后,我又发现一件更加麻烦的事情,那就是冰激凌雪糕是会融化的,所以我得赶紧赶回去,于是我只能硬着头皮往回跑,速度比来的时候还要更加快一点,而且步伐也要更加的平稳,不然很容易把雪糕给颠掉了。

    这就更加考验我的体力跟耐力了,我双脚好像灌了铅似的,又酸又疼,非常的沉重,有种迈步艰难的感觉,肺腑火烧一般的难受,很难喘气,体恤早就被汗水给浸透了,这种难受的感觉就像岳父第一天教我八门炮拳那次那般难受。

    我速度越跑越慢,最后举步维艰,就算一匹跑了一天一夜随时会倒下的老马。

    但是我还在苦苦支撑着,我不知道的是,从我刚刚离开小区门口不久,就有一辆蓝色的皇冠小车跟在我身后。开车的是我们隔壁邻居家的孙小梦,而坐在副驾驶位置赫然是张晴晴。

    张晴晴这时候正痴痴的望着我,眼神复杂,而开车的孙小梦则一边慢慢的开车跟在我身后,一边斜着眼睛看了张晴晴一眼,好奇的问:“晴晴,那不是你老公陈瑜嘛,你们俩到底在搞什么?”

    张晴晴闻言才回过神来,咬咬嘴唇说:“没什么呀。”

    孙小梦不乐意的说:“没什么才怪,你匆匆忙忙的叫我下楼跟你开车跟着你老公,我还以为你是怎么叫我跟你一起去捉奸呢。现在陈瑜竟然徒步跑到几公里之外买冰激凌,而你又偷偷的跟着他看,我说你们两夫妻到底在干嘛呀?”

    张晴晴闻言犹豫了一下就说:“那家伙惹我生气了,我说想吃冰激凌,只给他七块钱让他去买,这笨蛋真的去买了。”

    孙小梦闻言目瞪口呆,然后说:“你这样欺负你老公呀,看他现在都累得那样子了,如果我让我老公走路去买冰激凌,他不臭骂我一顿才怪。你呀,就是身在福中不知福,有个好老公还这么欺负他。”

    张晴晴低哼了一声:“谁叫他先惹我生气的。”

    孙小梦察言观色,说:“我看你现在气也该消了,你看陈瑜现在累得够呛,要不咱们开车上去载他一程吧,不然这个笨蛋真的要全程用腿走回去的。”

    “不要”张晴晴这时候目光落在了我的背影上,轻声的说:“可能是我很自私吧,但是我真的很喜欢看到这家伙一脸认真的在做某件事的模样,尤其是他努力的为我去做某件事,我就很感动很开心,我想看着他为了我拼命付出的样子。今晚,让我任性一次……”

    我当然不知道张晴晴这娘们跟她闺蜜开车跟在我身后,不然我直接要气炸了,不过也算是不知不觉中躲过一劫。如果我这次用那块钱坐车回学校跟同学借钱,再买雪糕坐车回来的话,张晴晴肯定会觉得我投机取巧,根本不会产生感动,保不准还不会原谅我,这也是我完全没想到的,大概是傻人有傻福吧。

    我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回到家的时候,岳父岳母正在客厅看电视,见到我这样子都吓一跳,说陈瑜你掉臭水沟里了吗,皮青脸肿,浑身湿漉漉的,还带着一股臭汗味。

    我不敢说真话,只说自己刚夜跑回来,然后喘着气问:“晴晴呢?”

    岳父岳母两老还没有说话,张晴晴就从外面开门回来了,脸色平静的说:“我刚下楼扔垃圾去了,你回来了?”

    “晴晴,你说想吃的冰激凌,我给你买回来了。”

    我献宝似的把手中的冰激凌雪糕给递了过去,这时候我才错愕的发现雪糕就要全部化掉了,卖相很是难看,真心看着就没什么胃口。

    “哼,乱七八糟的谁爱吃?”

    张晴晴随手接过雪糕,浑不在意的就搁在茶几桌面一只碟子上,我这时候老郁闷了,可怜兮兮的望着张晴晴,心想现在你这态度是原谅了我呢,还是没原谅我呀?

    “一身臭汗味,你赶紧去浴室洗澡去,我帮你放好了水的。”

    我闻言有点儿受宠若惊,隐隐感觉张晴晴这是原谅了我的意思,我就屁颠屁颠的跑去拿了干净的衣服,去浴室洗澡。

    殊不知,我刚刚进入浴室,客厅里的张晴晴原本扳着的一张脸顿时起了变化,变得笑靥如花,就像是干枯的土地忽然间百花齐放,分外美丽。

    张晴晴不单止满脸笑容,而且还像个小女孩般小声的哼着歌儿,跑去橱柜里拿出一只小勺子,然后在客厅的皮沙发上坐下,一手端着那盛着冰激凌的碟子,一手拿着小勺子,把冰激凌当成了奶昔来吃,而且还吃得津津有味的样子。

    岳父张大贵和岳母徐淑琴两人面面相觑,徐淑琴还忍不住撇了一眼张晴晴说:“你刚才不是说乱七八糟的雪糕不爱吃的吗,怎么现在又当作宝贝一般了?”

    张晴晴脸微微一红,娇蛮的哼道:“我突然又想吃了,不行呀?”

    “口是心非”张大贵没好气的教训女儿:“陈瑜刚才累成那样,估计又是你欺负了他了吧,你也该收收你的公主脾气了。别整天欺负陈瑜,把他给欺负跑了到时候你别哭鼻子。”

    徐淑琴也说:“是啊,想当初招陈瑜当我们家上门女婿的时候,小晴你还是满脸嫌弃的,现在你们小夫妻关系不知不觉中变得这么好了。”

    张晴晴闻言脸就红了,反驳说:“妈,一直不怎么待见陈瑜的人应该是你才对吧。”

    徐淑琴说:“其实我以前总觉得陈瑜配不上你,但是吧,现在看看你跟他在一起,忽然觉得也挺不错的。主要是陈瑜这小子对你没脾气,什么事情都迁就着呢,这是让我感到欣慰的地方。”

    张晴晴大大咧咧的说:“有什么好欣慰的,老公不就是要来给老婆欺负的吗?”

    张大贵见女儿这态度,顿时有点不高兴了,瞪眼说:“别整天就想着欺负陈瑜,也注意干点正经事。”

    张晴晴错愕:“爸,我现在不是在学校教上班吗,这还不算正经事呀?”

    徐淑琴闻言小声的在女儿耳边说:“你爸说的正经事是赶紧的跟陈瑜怀一个孩子,传承我们张家的香火。今天我跟你爸去天龙寺上香了,大师说今天晚上子时是黄道吉时,说那个时间行房事很有可能怀孕,你今晚记得跟陈瑜……”

    张晴晴没等徐淑琴的话说完,就臊得满面通红:“爸妈,你们真是无理取闹,那些寺庙的和尚说的话十句有九句都是蒙人的,这些荒唐的话你们也信,我都懒得理你们了。”

    说完,她就准备逃进房间,我这时候刚好洗完澡出来,就好奇的问:“爸妈,你们在说什么?”

    张大贵眼睛盯着电视,头也不抬的说:“张晴晴叫你跟她回房干正经事。”

    刚刚走到卧室门口的张晴晴听到她爸爸的话,顿时扑通的一头栽倒,我望着张晴晴满脸通红的样子,心想这啥正经事,张晴晴怎么慌张成这样子?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