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 正文 第128章:上天都帮我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郑展涛正得意洋洋的叫着其他耍钱的几个小混混开牌,他忽然眼角看见有一群人影晃动,然后连忙的转头去看,忽然就看到了拎着木棍气势汹汹走过来的我,顿时吓得失声惊叫:“陈瑜,是你!”

    “不错,昨晚揍我朋友是吧,今天轮到你丫的倒霉了。←百度搜索→x?阅ぁ屋.biqushuo.笔趣说”

    我冷喝的同时,手中的木棍几乎是一点都含糊的朝着郑展涛的脑门上砸了下去,别看郑展涛长得有点胖,这家伙伸手却一点都不笨拙,反手了抄起一张塑料小椅子来格挡我的木棍。

    “嘭——”

    木棍砸在他横起的塑料椅上,硬生生的把椅子砸得四分五裂,塑料碎片飞溅,郑展涛也被手臂上传过来的力量震得身形趔趄了一下,我趁机就飞起一脚,一个正位蹬腿踹在了他胸膛上,直接将他给踹翻了。

    其他那几个玩牌耍钱的小混混见状又惊又怒,大叫着小子你们找死,可是他们连狠话都没来得及说完,我身后的秦勇和哨牙、大罗小罗等人已经一拥而上,逮住他们就是一顿乱揍。管他们是不是郑展涛的手下,今天遇到我们就算他们的霉气。

    我眼里没有其他人,就紧盯着郑展涛,一脚将他踹翻之后挥舞着木棍朝着他身上又敲了下去,但是郑展涛这家伙是个街头打架的老手了,在危险之际没等我木棍砸下来,他已经迅速的一脚踢在我左脚上,我站立不稳差点摔倒。

    郑展涛趁机转身就想跑,我挣扎起来飞身过去直接将他扑到,郑展涛反手就在我脸上来了一拳头,直接打得我嘴角都溢血了,我火起来跨坐在他身上,双手左右开弓,对着他的脑袋就是来了一顿连珠炮拳。

    可是我才刚刚打了几拳,耳边就传来一阵嘈杂的脚步声,还有一个愤怒咆哮的声音:“都他妈的给我住手,放开我们涛哥,不然你们全部都得横着从这儿出去。”

    我眼角一瞄,是郑展涛的头号手下,也是郑展涛最能打的手下霍英豪带着一帮人来了,都是郑展涛的手下。同时来的还有很多这里看场子的小混混,因为刚才我们收拾郑展涛的时候,把这里赌钱的一群小混混也一并揍了,现在这些小混混的朋友呀,兄弟呀,全部都来了,把小巷子两端为了个水泄不通。

    秦勇和哨牙他们首当其冲,直接被霍英豪他们撩倒在地,一群人围着他们乱踹,最后像死狗似的一个个趴在地上,我又惊又怒,左臂勒住郑展涛的脖子将他拖到角落,对着霍英豪大喝道:“住手。”

    那些围殴哨牙他们的大多都是郑展涛的手下,这时候见到郑展涛被我控制住,一个个都停下手来,然后跟着霍英豪慢慢的围拢上来,严严实实的里三层外三层把我给堵死在小巷中间。

    “无条件放开涛哥,不然后果自负。”

    霍英豪等人虎视眈眈的望着我,沉声徐徐说道,说话很有力量,也很有分量。

    我这段时间虽然经常打架闹事,但是现在这种场面还是第一次遇到,心脏已经提到了嗓子眼,说真的,其实我心里是很怕的,但是我知道这时候怕也没用,只能咬着牙齿用手臂勒紧郑展涛的脖子右手拎着一根木棍,对霍英豪等人说:“无条件放开他,当我陈瑜是傻子啊,你们老大在我手里,识趣的就让开一条路放我们走。”

    霍英豪等人对视一眼,连半步都没有后退,这时候被我控制着的郑展涛冷笑着说话了:“陈瑜,挺有能耐的嘛,玩偷袭呀,偷袭失败还想走,算盘算的不错嘛?”

    我这时候见哨牙几个都被打得头破血流,死狗一般被霍英豪等人踩在脚下,心里焦急的很,暴躁的说:“少他妈的跟我啰嗦,让你的人让开路,放我兄弟们走。”

    郑展涛大声说:“谁也别让,陈瑜有种就弄死我,你弄不死我的话,我们就弄死你们。”

    我闻言反倒被郑展涛震慑住了,我手里只有一个郑展涛,霍英豪手里却有哨牙、秦勇、大罗小罗等人,真的闹个鱼死网破也是我们这边吃亏。郑展涛不接受我的威胁,我就有点惶恐了,瞬间有种不知道怎么办的感觉,甚至隐隐还有一种念头:就是我捅了郑展涛,我跟哨牙等人也走不出这小巷,甚至可能会因为我的举动还会遭受到更加残酷的报复,或者现在放下武器投降才算最好的选择?

    我这时候真的很紧张,意志动摇了,心理防线也开始崩溃,真的忍不住想要放下手中的武器,在郑展涛面前跪下求饶,求他至少放过我的兄弟。

    但是就在我想松手扔掉木棍的刹那,我忽然瞥见郑展涛脸上绷紧的肌肉微微的跳动了一下,眼睛深处闪过一丝几乎不可察觉的慌张之色,这细小的发现让我猛然明白了,郑展涛内心没有他脸上那么豁达和镇定,他自己也怕得紧。

    这个小发现让我陡然恢复了不少的信心,我冷笑的望着郑展涛说:“涛哥真是威武霸气,既然你不给我活路,那咱们今天就同归于尽算了,大家都别想走出这小巷了。”

    说完我用手中我棍梢朝着这家伙胃部狠狠一戳,疼得他差点酸水都吐出来了。

    郑展涛见我再准备给他来第二下狠的,急忙的说:“陈瑜,你想争取到一条活路是吧?那张桌子上我的牌已经翻开了,是点,其他几个人的牌都没有翻开,有种你过去挑一家牌跟我赌。你赢了的话我今天就放你一马,只限于今天哦;你输的话,自己断一条胳膊,从这里滚蛋。”

    不远处被打倒在地上的秦勇等人闻言脸色都变了,哨牙跟我关系最铁,这时候他不顾身上伤口的疼痛,声音沙哑的说:“瑜哥,别跟他赌,我们刚才就听说他已经连续通杀三把了,而且他现在翻开的牌是点,基本是必赢的牌,不要上他的当。”

    郑展涛冷冷的说:“陈瑜,梁子我已经划下来了,敢不敢扛就是你的事了。如果你不接受的话,那你就同手吧,咱们今天都别想从这里出去了。”

    这家伙说完就真的闭上了眼睛,一副引颈受戳的姿态,我看看不远处虎视眈眈的霍英豪等人,又看看哨牙和秦勇等伤痕累累的兄弟,心想他们是我带过来的,今天栽了这事情我得扛,郑展涛说我如果赌的话,输了就要断我一条胳膊,没说要对哨牙和秦勇等人如何,所以我不为自己为了他们,也只能接受,毕竟赌才有一丝机会,我咬着牙说:“好,我跟你赌。”

    说完,我放开了郑展涛,环视了一圈众人,扔掉手中的木棍,朝着那张赌桌走了过去,看了看桌面上那几家已经派好牌,却没有翻开点数的牌。

    郑展涛得以自由,也没有当众毁约,他跟霍英豪等人汇合在一起,狞笑的望着我说:“随便挑一份牌翻开把,比我点大就算你赢。”

    “瑜哥——”

    哨牙和秦勇等人互相搀扶着爬了起来,远远的望着我,我看了他们一眼说如果我输了你们立即就走,不要管我。我说完就伸手随便抓起三张扑克牌,狠狠的翻开,q,赫然是点,正好比郑展涛的点数大了一点。

    我其实已经做好了输的准备,答应跟郑展涛赌不过是想让哨牙他们走,我自己抗下今天这事情而已,但翻开是点的时候,连我自己都傻眼了,愣了两秒我才一阵狂喜,回头望脸色变得很难看的郑展涛,哈哈的笑道:“笑面虎,这是上天都帮我啊!”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