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 正文 第130章:旺夫的张晴晴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那个……这个……”

    我望着张晴晴那张着的俏脸,还有她带着冷意的眼神,顿时就觉得自己是武侠剧里被武功高强的女侠逮到的小采花贼,吓得额头冷汗簌簌的留下来,支语了半天也不知道该怎么跟老婆介绍自己刚才的行为。

    张晴晴抱着双臂看着我,冷哼说:“你在这里搭讪美女?”

    “是,啊,不是……”

    我他喵的都被张晴晴吓得手足无措了,眼睛溜溜的转动两下,然后忽然双手捧着肚子叫囔说:“哎呀,刚才吃的大排档不卫生,我肚子疼先去上个厕所。”

    说完,我也不等张晴晴说话,直接掉头就跑,这种情形不跑等着被张晴晴这娘们给踢死吧。

    “陈瑜,你给我站住!”

    张晴晴没想到我居然掉头就跑,气得脸都绿了,咬牙切齿的喊我站住,我哪里敢停下脚步,直接就穿过马路朝着秦勇和哨牙他们几个跑了过去。张晴晴穿着紧身裙和高跟鞋,而且还是女神级别的大美女,当然不会当街追我,我穿过马路之后跟哨牙和秦勇他们汇合,才敢回头瞄张晴晴。

    张晴晴没有追来,不过也没有走,站在原地脸色很难看的远远瞪着我,哨牙他们这时候惊疑不定的望着满头汗水的我说:“陈瑜,对面街那美女怎么看着眼熟呀,好像是我们的班主任?”

    我哭丧着一张脸说:“像个屁呀,根本就是她!”

    哨牙几个面面相觑,说:“靠,老大你厉害,搭讪美女居然搭讪到班主任身上来了。”

    秦勇是不太怕老师的,而且他见到我这副狼狈不堪逃回来的样子更是忍不住笑得直咧嘴,说:“陈瑜,那我们之间的赌约怎么算,就算对方是我们的班主任,你没有要到手机号码,这也算你输掉咯?”

    就在这个时候,对面街的张晴晴已经从她的lv手袋里拿出了她的手机,隔着一条车流如梭的马路气冲冲的给我打电话,我一把将秦勇手中的那叠钱抢过来,然后把手机的来电提示给他们看了一眼:“我输个蛋蛋,看见了吗,这不是班主任那娘们的打来电话是谁的?”

    秦勇和哨牙他们这会儿都不理会赌注那点小钱了,都很感兴趣的凑过来,想听听班主任怎么骂我,这群家伙就喜欢看我出糗,我没好气的瞪了他们一眼,说:“都散了吧,各回各家各找各妈,星期一再见。”

    说完,我就拿着手机多远一点儿,确定周围的人都听不到我讲电话之后,才接通了张晴晴的电话,用一种格外讨好的语调说:“喂,老婆?”

    “你跑什么?”

    “我没跑呀,我肚子疼,在满大街找厕所呢。”

    “做贼心虚”张晴晴冷笑的说了一句,然后又远远的瞄着我说:“你现在给我回来,好好的跟我解释一下,我就不跟你计较了,如果你真敢逃跑,你就等着完蛋吧。”

    “那你得答应我不许咬人?”

    “不咬”

    “也不许踢人?”

    “不踢”

    我看见身边哨牙他们一伙也走光了,看看对面街的张晴晴,咬咬牙说:“好,我过来。”

    但是我不知道女人的话根本不能信,漂亮的女人会说谎,越漂亮的女人越会说谎,我才刚刚走近张晴晴身边呢,就被张晴晴一下拧住了耳朵,她恨恨的说:“跟你说了多少次不许跟秦勇那些不爱学习的混混待在一起,说了多少遍不许早恋要把全部心思放在学习上,你就是不听是不是?”

    周围大街上人挺多的,见我被张晴晴拧耳朵,都是用一种忍俊不禁的目光望着我,大约觉得我一个男生被当街被一个女的拧耳朵,挺丢脸的。

    “张晴晴,你居然说话不算话。”

    张晴晴得意洋洋的哼道:“我可是女人耶,又不是男人君子,所以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对我没用。”

    虽然是这么说,当张晴晴拧了我一下之后,就松开手了,毕竟大街人来人往的,她自己也会不好意思的。她将手中的lv手袋往我手里一塞:“帮我拎手袋,边走边解释,解释不能让我满意,你就完蛋了。”

    我心想我又不是你跟班,凭什么每次逛街都要给你拎手袋来着?

    不过,想想拎拎手袋其实也没什么,周围的男人那艳羡看着我的眼神,似的都恨不得让他们给张晴晴拎包呢,这样阿q精神的一想,我就屁颠屁颠的接过张晴晴的手袋,跟她肩并肩的走在大街上。张晴晴一边漫不经心的一边走一边看街边琳琅满目的地摊小饰品,一边听着我解释刚才的事情。

    她听说我跟秦勇一伙人打赌之后,忍不住横了我一眼:“死要面子,就你这样子有女生喜欢你才怪,也就我……”

    我闻言瞬间竖起耳朵,但是张晴晴这时候却好像忽然想起什么,眼眸微微露出一点慌张,然后弯下腰问一个摆地摊的大娘说:“这个小胸针多少钱?”

    我看着张晴晴跟摆地摊的老板娘谈论那枚精致胸针的价格,心里有点儿糊涂,心想张晴晴刚才说的那句话什么意思呀?难道她想说也就她才喜欢我?不过想想不可能呀,因为张晴晴说她不喜欢我这种小白脸男生的,她只当我是她的弟弟一般看待。

    张晴晴今天兴致好像有点儿高,买了一根胸针之后就拉着我继续乱逛,其实她以前买的东西都是比较高档的品牌,虽然比不上爱马仕那种超级奢侈品,但出入的也是一些lv店呀,香奈儿店呀之类的,但是我最近发现她逛街都不逛这些奢侈品牌店了,逛得比较多的是卖饰品的小地摊或者是普通品牌衣服专卖店。

    大约是她前不久把自己大部分的私房钱都拿出来让我去向李梦婷还债了,导致她现在手头有点儿紧张了,所以现在连奢侈品专卖店都逛得少了。

    这个发现让我心底某处柔软的地方触碰到了,整颗心都柔柔的,然后望想张晴晴的眼神也格外的温柔。心想张晴晴平日虽然凶凶巴巴的,还经常蛮不讲理,但是吧,她对我的好也真是没得说,值得我一辈子去守护她。

    张晴晴刚买完胸针,回头见我满眼柔情的望着她,她眼眸里不直禁的露出一丝不易觉察的羞喜,嘴上却没好气的骂我说:“望着我傻笑什么,跟个呆头鹅似的,帮我给钱呀。”

    “噢——”

    我立即帮张晴晴付钱,不过没有用她手袋钱包里的钱,而是用我自己身上的那点零花钱。张晴晴见了就笑眯眯的说不错嘛,居然懂得帮女生付钱了,看来这几天你跟秦勇这群小混混在街边勾搭女生也学了点东西。

    我闻言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张晴晴接着又跟我逛了好几个小地摊,直到把我身上那几百块钱通通花光,她才心满意足的说找个地方吃饭。

    我们经过一个算命摊子的时候,一个留着大胡子的算命先生把我们两个拦了下来,一边赞叹我和张晴晴好相貌,一边非要给我们算算命,还说不准不收钱。

    我对这种算命之说从来都是嗤之以鼻的,但张晴晴好像挺喜欢算命。可能女人比较感性吧,在学校里那些女生都喜欢玩什么星座预测之类的。

    既然张晴晴喜欢这个,我也只好陪着她在算命摊的小凳子上双双坐了下来,这大胡子老头也是能吹,他端详了一下班主任的面相,一本正经的说:“我看这位女生面相,脸型丰润,眉毛如柳,人中清晰,肯定是出身富裕之家……”

    我忍不住鄙视这个算命先生起来,张晴晴身穿的多是名牌,加上细皮嫩肉的,肯定出身富裕家庭了,更不用说她身上那股高冷的气质了。

    算命先生说了一大堆,然后又开始说我,他给我看了面相,甚至还给我看了手相,他说我是破军坐命,为兵必劫。

    我听他说的玄乎,就忍不住问:“破军在命,为兵必劫是什么意思?”

    算命先生说:“紫微斗数中有颗星,但是最重要的只有颗主星,就是紫微、天机、太阳、武曲、天同、廉贞、天府、太阴、贪狼、巨门、天相、天梁、七杀、破军。”

    他顿了一下又说:“破军星是一个事必躬亲的星曜,象征耗的现象,主祸福,行事往往在一念之间取决,有我行我素的强烈主观意识。破军星的人个性暴躁、冲动、勇敢具有冒险性,也为破军带来波动的命格,然而破军星正直、坚毅、领导力的个性也是受到许多人喜爱的原因之一。不说空话,只要决定要帮忙的事,绝不会半途而废,必全力以赴,这是破军的特质。由于破军常经历变动,因此不论结果好与坏、成与败,都必须辛苦耕耘,历经挫折与打击。”

    “有点儿准吧。”我这时候发现,这算命先生还是有点能耐的,至少我确实是这样一个我行我素、主观强烈的人,属于撞破南墙不回头的那种。

    算命先生得意的说:“你是破军命,如果注意一点,老老实实过日子,不当警察不当兵,甚至有危险杀戮的工作职业都不要干,就能平平凡凡的过日子。如果你走上一条杀戮的道路,很容易发生兵劫的,古代典型代表的破军命就是张飞,最后是怎么死的,想必你也知道咯。”

    原来这就是为兵必劫,我跟秦勇哨牙他们称兄道弟,还跟郑展涛等人有冲突,算不算走上一条为兵必劫的道路?

    算命先生大概见我神色凝重,就笑眯眯的说:“放心,你这人天庭饱满,一看就是个好命的,不会死于非命的,基本有兵灾也能逢凶化吉。而且你跟这位女士是夫妻相,她面相旺夫,和她在一起,对你有好处。”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