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 正文 第145章:有洁癖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陈瑜,陈瑜——”

    张晴晴的声音从门口那里传来,喊我的声音不是很大,但是透露着紧张和焦急。

    “我在里面,这里没有人,快点儿进来,我要嗝屁了。”

    “混蛋,这可是男洗手间。”张晴晴骂了一句,但是大概是因为紧张我现在身体怎么样子了吧,而且听说里面没人,她就踩在高跟鞋溜了进来,同时压低声音恨恨的说:“你最好是快嗝屁了,如果是骗我的话,我就让你直接嗝屁。”

    “这里”

    我打开隔间的门把张晴晴拉了进来,张晴晴平日高傲得跟个天鹅似的,即便我是她的老公,但是她这会儿还是忍不住羞得满脸通红:“混蛋,你干嘛?”

    我还没说话,张晴晴就忍不住惊呼一声:“哇,你这家伙的脸好红。咦,身体也好烫,真的生病了?”

    “不知道,刚才那个赵嫣然不是端了几杯鸡尾酒过来给我们喝吗,我感觉那酒有问题,我喝完之后就变成这样了。”

    我哭丧着脸朝着自己下边努努嘴,张晴晴见到我裤子处,顿时妙目睁圆,然后好像脸红会传染似的,她俏脸顿时也变得红扑扑的了,大约已经知道我刚才为什么说只有她能救我了,而且还是叫她来这里救我。

    “陈瑜,你这个情况……我感觉我救不了你耶,我还是去帮你叫救护车吧……”

    她眼睛溜溜的转动了两下,身子慢慢的往后缩,然后说完后面一句话,立即转身想逃跑,但是却被我嘭的伸手一下摁住了厕所门,把她给壁咚到了门上,红着眼睛喘着气说:“老婆,这种事怎么能去医院呀,而且外面酒会大厅全是宾客呢,如果见到我一柱擎天出去,那真是丢脸丢到姥姥家了,恩,你也有丢脸。”

    大约张晴晴也觉得我说的有道理,她就咬咬嘴唇,瞪着我说:“谁叫你自己弄成这样子的,自己闯的祸自己想办法解决,好端端的赵嫣然为什么会在你酒水里动手脚?还有我还有质问你呢,你跟赵嫣然到底怎么回事,刚好还有人看见你在洗手间门口拉拉扯扯……”

    我没想到张晴晴这么快就把我跟赵嫣然拉拉扯扯的事情给知道了,同时庆幸自己当时及时忍住了,没有跟赵嫣然做出什么龌蹉和对不起张晴晴的事情来,不然张晴晴肯定不会原谅我的。

    我越想越觉得这是一场阴谋,就猜测说:“我跟赵小姐也是今天才刚刚认识而已,我又不是王力宏吴彦祖,还能一见面就能让美女倒贴不成?这酒会跟我有恩怨的想想就只有涂文轩那家伙了,我觉得这事情十有八九是他在背后在捣鬼,想破坏我俩亲密的夫妻感情。”

    张晴晴闻言忍不住翻了个大大的白眼:“谁跟你亲密夫妻感情了,臭不要脸。”

    “哎呀,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呢,我感觉自己都要炸了,老婆你得救我。”

    张晴晴闻言顿时警惕的说:“这种事我怎么帮你呀?”

    靠,这娘们是在装笨吗?

    我就小声的凑到张晴晴耳边小声的跟她说了一句话,张晴晴脸就了下来,抱着双臂说:“想都别想,你死心吧。”

    “呃,不同意不要紧,别生气,俗话说得好,办法永远比困难多,困难只有一个,解除困难的办法则可以有很多种的。”我说完又凑到张晴晴耳边,再次提出一个稍微不是那么过分的要求。

    但张晴晴还是满脸的羞恼,她故意的张了张嘴,露出一口洁白的贝齿,恨恨的说:“这个你也别妄想,信不信我咬死你?”

    我望着她嫣红的嘴唇还有洁白闪亮的牙齿,才猛然想起这娘们爱咬人的毛病,用嘴万万使不得呀,万一被她咬那岂不是下半辈子幸福不保,我最后没辙了,只能再退而求其次,在她耳边说了自己最后的要求。

    张晴晴听完我的话,下意识的低头看了一眼她白皙的小手,脑袋还是跟拨浪鼓似的摇晃不停:“不许不许,这也是绝对不行的……”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张晴晴你这是要见死不救呀,你闺蜜都比你热心呢。”

    张晴晴着脸,狐疑的问:“你说啥?”

    我就把刚才赵嫣然千百般勾搭我,而我正义凌然抗拒的事情给说了出来,我可怜兮兮的跟张晴晴说:“那啥,晴晴,我可是为了你死守夫道,没有让那女的占一点便宜的呢。”

    “贱人”张晴晴闻言眼眸里怒气陡现,然后又转头望着我,脸色很是犹豫不决,迟疑了半天憋出一句话:“要不,我们还是去医院吧?”

    “先不说丢人不丢人,去到医院恐怕我已经嗝屁了”我故意的夸大其词跟张晴晴说:“老婆,听说我这种情况如果得不到及时的解救,那东西会爆掉的——”

    张晴晴忍不住斜了我一眼,嗔怪的说:“少扯,哪有那么夸张?”

    “夸张不夸张我不知道,但我感觉我现在真的要炸了,张晴晴我可跟你说好哦,这次如果我那方面出了问题,我就要赖你一辈子的,你害我没了下半辈子幸福,你自己也别想幸福。”

    “讹上我了呢?”

    张晴晴闻言就恼怒的用高跟鞋踩了一下我脚背,疼得我直咧嘴。

    但是吧,这赵嫣然不知道在鸡尾酒了加了什么料,我现在确实已经很惨了,整张脸都已经涨得通红,身子冒着一股子热气,体温很高,确实看着吓人,张晴晴也有点儿慌了,问我感觉怎么样了?

    我这会儿感觉自己真的要完蛋了,就不敢再指望张晴晴救我了,不然可能真的会嗝屁的,我红着眼睛沙哑着声音说:“感觉更加难受了,快点送我去医院吧,不然我真的嗝屁。”

    张晴晴伸手一搀扶我,立即惊呼一声:“呀,你身体已经烫成这个样子了,会不会把脑子烧坏?”

    “你脑子才被烧坏,少墨迹,快点走。”

    张晴晴搀扶着我正准备打开隔间的门出去,但是外面忽然传来脚步声和说话说,原来有两个宾客走进了洗手间,我和张晴晴对视一眼彼此都傻眼了,这里可是男洗手间,如果我跟张晴晴这时候从隔间里走出来,外面两个家伙会目瞪口呆,浮想联翻,保不准明天在张晴晴的朋友圈里还会流传出各种流言蜚语来。

    “先别出去,等外面两个家伙走了我们在出去。”

    张晴晴在我耳边很细声的说了一句,她鼻息喷在我耳朵上,让我更加难受。

    外面两个男的,其中一个很快就走了,但是有一个竟然在打电话,而且听他谈的好像是生意上的事情,这家伙拿着手机聊了十多分钟,都一点没有要挂断电话离开的意思,我和张晴晴对视一眼,我心想我难道真的要被憋死在这小小的洗手间了吗?

    就在我感觉自己意识都有点模糊的时候,张晴晴终于说话了,在我耳边颤抖的小声说:“你闭上眼睛,还有不许发出一点声音……”

    半个小时之后,我扶这墙壁出来,回到了酒会大厅,没见到赵嫣然和涂文轩,不过张晴晴其他的几个姐妹还在角落的一张桌子喝着红酒聊着天。

    她们几个见到我有点儿错愕:“陈瑜,你去哪里了,怎么脸色有点不对劲,像是大病初愈似的?”

    我在沙发上坐下来,挠挠头发说:“刚才拉肚子了,有点儿虚脱。”

    张晴晴的几个姐妹就笑骂我说话粗鄙,同时又问我有没有见到张晴晴?我就说见到了,她去洗手间洗手。

    “洗个手怎么要半天时间?”

    我心里得意,嘴上却说:“没什么,她有洁癖,手弄脏了要洗很久的。”

    这时候,张晴晴着一张脸过来了,她估计已经洗了好十几遍的手了,但还是一脸嫌弃自己手脏的表情,过来就瞪了我一眼,冷冷的说:“回家。”

    “老婆我帮你拎包——”

    我知道张晴晴这会儿心里恨得直咬牙,赶紧儿上去献殷勤给她拎包,张晴晴哼了一声,把手袋塞到我手里,然后跟她几个姐妹道别,就气呼呼的转身离开。

    我对着那几个有点一头雾水的美女讪笑了一声,然后赶紧的跟上张晴晴,隐隐约约的说听到她们说张晴晴驯夫有道呀,泡了个年轻的小男生,还把小男生吃得死死的。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