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 正文 第150章:一言不合就唱歌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王子天得到我的情就跟古代的人得到圣旨似的,兴奋得不得了。他谢过我之后就准备离开,说是要去喷香水和买粉红色的信封,把情外表也弄得漂漂亮亮的,争取明天早上一举拿下唐安宁。

    我叮嘱了他一句,让他明天早上送情给唐安宁的时候,记得另外买一盒高级的巧克力和信笺一起送给唐安宁。

    王子天听得眼睛一亮,说情是精神上的浪漫,而巧克力却物质上的浪漫,双管齐下可能更加有效果。他就对我的方法赞口不绝,还问我什么送什么巧克力好?

    我就毫不犹豫的说,唐安宁平日喜欢吃意大利的手工巧克力,在我们学校门口附近的西饼屋就有卖,不过价格也非常贵,比德芙巧克力还要贵。

    王子天不以为意:“呵呵,今晚涂文轩那家伙不是赔了咱们一笔钱吗,我手上的钱够唐安宁吃一年的巧克力了,再贵也不怕。”

    “那你自己去弄吧,我左肩上还带着伤呢,就不跟你瞎折腾了。”

    我把一些要注意的问题都跟王子天说了之后,我也离开了教室,径直的回到了宿舍。

    哨牙和大罗小罗都在寝室,他们三个正在斗地主呢,见到我左肩胛包扎着白色的绷带回来,都先是一愣,然后连忙扔掉手中的扑克牌上来搀扶住我。哨牙焦急的问我这是怎么了,是不是郑展涛那狗比阴我了?

    大罗和小罗两兄弟也愤怒的说立即把秦勇和李宏城他们集合起来,去跟郑展涛拼了。

    我赶紧拦住他们说不是郑展涛,撒了个谎说今晚跟王子天两个出去,被一个开豪车的富二代撞伤了,不过事情已经解决。←百度搜索→x?阅ぁ屋.biqushuo.笔趣说我说着还拿起两千多块现钞扔给他们说:“给,那个富二代撞伤我之后赔了点钱,我欠你们几个的钱先还了。”

    哨牙几个最近每个人都收了一两个小弟,我们这些人又没有勒索小弟和收保护费的习惯,反倒是那些小弟平日喝水呀抽烟呀,都是蹭老大的,导致我们几个最近都穷得紧,用哨牙的话说就是:这年头地主家都没有余粮了。

    他们见我大大咧咧的就扔出两三千块现金,一个两个眼睛都亮了,不过都没有急着拿钱,而是先小心翼翼的问:“陈瑜,这是人家赔你的医药费吧,我们不能拿。”

    “嘿嘿,放心,那家伙赔我的药费有点儿多,药费肯定够的,这钱你们放心拿。”

    哨牙几个对视一眼,就忍不住问我到底赔了多少钱,我就伸出一个手掌,五根手指摊开,哨牙几个见状都惊呼一声说:“靠,赔了五千块呀?”

    “是五万块!”

    “我的妈呀——”

    哨牙几个都大叫一声,说哥你这是去碰瓷了呢,咋不带上我们呢?他们还说既然我发了财,那周末带他们去魔都消费一把得了。

    魔都是我们这里一家很高档的夜总会,据说里面的小姐都很漂亮,当然消费也是扛扛的。

    我撇撇嘴说:“别整天想着花天酒地,能不能有点儿出息,前两天晚上在逍遥网吧,你看见人家姜皓文了吗?人家才是高三的,现在已经跟一票兄弟在外面开了一家价值几十万元的网吧,每天赚得钱比你们一个月的生活费加起来都要多。”

    哨牙几个对视一眼,望着我问:“瑜哥,你想学习姜皓文,走他的路子?”

    我挑了挑眉头,有点儿意气风发的说:“不错,等我当上了高一的老大,咱们几个最铁的兄弟,也都弄点钱出来,在外面鼓捣点事情干干。不要求像姜皓文那么赚钱,至少保证我们小日子过得好点。”

    哨牙几个都赞同说是呀,最近收了一票小弟,现在都小弟都吃大哥的,如果再不找点活计赚钱,那日子就没发过了。

    他们三个兴致都来了,就围在一起开始事先商量到时候干什么?大罗小罗两兄弟说在学校附近的小巷开一家桌球室,虽然赚的不多但投进去的钱也少;而哨牙则说开一家麻将馆好点,赚的多点。几个人吵吵闹闹,争不出一个结果。

    我没想好干什么呢,而且距离我当上高一全年级老大还有一段路要走,就没有参与他们的讨论,自己爬上铁架床,躺下来玩手机。

    无聊的登录了手机扣扣,发现没几个好友在线,不过让我意外的是张晴晴那娘们的扣扣居然在线,她的头像是自己的自拍照,就是对着镜头甜笑卖萌的那种,我心想明明凶的要死,这女的真会装。

    我看看下铺还在争吵的哨牙几个,心想反正无聊,跟张晴晴聊聊天也好的,于是我就毫不犹豫的发了一条文字信息给张晴晴。我习惯用的是拼音输入法,这种输入法打字很快,比如摁下lp两个键,就能打成老婆两个字了。

    可是吧,弊端也有,就是打字的时候经常会出现错别字,我本来是想跟张晴晴说‘老婆,我想你’的,但是在信息发出去之后,才猛然发现那行字打成了:老婆,我想弄!

    晚上在明悦酒店洗手间里,张晴晴迫于无奈之下用手帮我那啥了呢,她见到这信息肯定会以为我在调戏她的,吓得我赶紧想去撤回那条扣扣信息。可是,这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因为张晴晴回复都过来了,她发过来的话只有四个字:你死定了。

    天哪,我要被输入法害死吗?

    我无力的用手捂脸哀嚎一声,然后赶紧一个劲的给张晴晴道歉和解释,但是好话说尽也没用,张晴晴那娘们就是不肯原谅我,还口口声声的说明天就要收拾我。

    我以为自己要完蛋的时候,张晴晴就发过来一个狡猾的表情,同时还有一句话:“除非你现在唱首歌给我听,我听得开心了的话,就原谅你了。”

    “行,你喜欢听什么歌,你立即就给你录音发过去。”

    “你现在是学校寝室吗?”

    “是呀”

    过了一会儿,张晴晴就发来了一条信息,说:“那你给我唱一首《忐忑》吧,记得要大声点唱哦,听不清楚不算!”

    我见到这条信息忍不住脸就了下去,现在都已经快点了,眼看就要到熄灯休息时间,如果我现在嚎一嗓子忐忑,那周围寝室的同学不要以为我神经病发作了呀?

    我就哭丧着脸回复张晴晴说老婆,咱们唱点别的行不行?

    张晴晴说不行,她现在就想听《忐忑》这种鬼哭狼嚎、乱喊乱叫的歌曲,而且喜欢我亲口唱给她听。

    妈蛋,这女的真能折腾人,早知道我就不主动找她聊扣了,搞得我现在自找麻烦。不过女人很记仇的,越是漂亮的女人越爱记仇,我怕我不唱的话这娘们明天真要收拾我,我就硬着头皮回复了她一句:“唱就唱,你等着——”

    于是,我就跑到阳台外面,小声的哼唱龚琳娜的那首《忐忑》,录了一小段给张晴晴发过去。没想到张晴晴一点不买账,直接就说声音太小了,完全听不见,让我大声点唱,不然不算。

    我见到张晴晴发来的这信息也是郁闷极了,咬咬牙说唱就唱,然后我就让寝室里的哨牙几个安静一点,说我要录歌。

    哨牙几个以为我在网上泡妹子呢,就很配合都都安静了下来,我深呼吸两口气,然后大声的唱起来:“啊哦,啊哦诶,啊嘶嘚啊嘶嘚,啊嘶嘚咯嘚咯嘚——”

    “法科,你唱得什么鬼?”

    “靠,一言不合就唱歌!”

    “瑜哥,咱们都是自己人,有话好好说,别开腔。”

    甚至隔壁宿舍和上下楼骂声都不断的传来:“去你大爷的,大半夜鬼哭狼嚎个啥,杀驴呢还是杀猪了?”

    幸好我最近在学校里名声比较响亮,周围寝室的学生来没敢过来踢门,如果是别的学生半夜里唱忐忑,我感觉肯定要挨揍。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