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 正文 第151章:这个无耻的人是谁?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在一片骂声中厚着脸皮唱完了龚琳娜的那首忐忑,然后给张晴晴发了过去。

    张晴晴听完了的录给她的歌之后,发了一个哈哈大笑的表情过来,同时还很好奇的问我宿舍的同学有没有被吓到,有没有人骂我或者揍我?

    这才是她最想知道的吧,这女的整天就想着怎么捉弄我。

    我就偏不让她称心如意,就撒谎说室友是被我吓到了,不过没有骂我和揍我,他们都说我唱得好听。张晴晴自然是不信,不过没有跟我纠结这个,而是发信息过来问要不要听她唱一首?

    说真的,我从来都没有听过张晴晴唱歌,估计她唱得肯定不好听,心想刚刚捉弄完我又要来折磨我的耳朵了,谁爱听你唱歌呀,但是打字的时候却口是心非的说:“好呀好呀,我都好期待哦。”

    张晴晴就让我稍等一下,大约过了几分钟,她真的发了一段录音过来。

    我就按下了播放,前奏才刚刚响起,我就立即的听出来了,是梁静茹唱得那首《问》,接着就听到张晴晴充满柔情的歌声:“谁让你心动,谁让你心疼,谁会让你偶尔想要拥她在怀中……如果女人,总是等到夜深,无悔付出青春,她就会对你真。只是女人,容易一往情深,总是为情所困,终于越陷越深……”

    张晴晴唱得很认真,也很投入,我听着这首深沉而又忧伤的歌曲,似乎看到张晴晴站在月光朦胧的窗边,眼睛中那迷迷蒙蒙的哀愁,轻轻的唱着这首歌。我忽然有种感觉,从歌声里能感觉出来,张晴晴似乎有喜欢的男子了,但是我没法确定她心里的那个人到底是不是我,她老是说只拿我当弟弟看待的。这瞬间,我有点儿患得患失起来了。

    哨牙几个也听到了我播放的歌声,但是吧,因为是录音的缘故,而是又是唱歌,跟平日说话的音色相差蛮远的,他们几个也没能听出这是班主任的声音,几个家伙就好奇的围拢过来说:“陈瑜,原来你真在泡妞呀。不过听这歌声好像对方不是小女生呢,原来你喜欢姐姐类型的美女呀?”

    这时候睡觉铃声响起了,我就没好气的跟他们几个说:“去去去,睡你们的觉去,没空搭理你们。”

    “有异性没人性呀”

    哨牙几个见我什么都不肯透露,意兴阑珊的纷纷躺下准备休息。

    我给张晴晴回复了一条信息说很好听,张晴晴回复了一个傲娇的表情,说那当然了也不看看谁唱的呢,然后她就说很晚了,跟我互道晚安之后,就下线去休息了。

    我这会儿没有太多的睡意,就找出耳塞戴上,然后反复的听着张晴晴的那首歌,后来手机没电了才模模糊糊的睡去。

    第二天早上,哨牙几个一大早就去起床洗漱了,我因为左肩胛上还包扎着绷带,身上有伤,也不想让张晴晴为我受伤的事情担心,就跟哨牙几个说我上午不去教室上课了,让哨牙帮我请假,然后我就继续埋头睡觉。

    我一直睡到八点多才起床,然后洗漱了一番,这时候觉得昨晚受伤的左肩胛好多了,就把绷带拆掉,重新上了药,心想下午就能回去教室正常上课了。

    但是上午第二节课下课的时候,哨牙就急急忙忙的回来了,我见他气喘吁吁的样子,就忍不住皱眉问:“干嘛慌慌张张的?”

    哨牙说:“班主任不知为毛,刚才上课的时候脸色特不好,见到你没来教室上课还发脾气了,说让你立即去见她。”

    “她生的什么气呀,难道你早上没帮我请假?”

    “请了,早读的时候班主任还没来,我帮你想副班主任王老师请了半天假的,请假条王老师也签名了。”

    我闻言就郁闷了:“那班主任为毛生气,大姨妈来了?”

    “不知道,不过她今天来教室上课的时候就着一张脸,刚上课就严重批评了学生早恋的问题,然后见到你没来上课就更加生气了,我觉得大概是有什么她是因为同学们早恋的事情而生气吧。”

    “靠,其他同学早恋也不能拿我出气呀,把我当出气筒了吗?”

    哨牙也觉得我蛮倒霉的,说:“反正现在班主任让我通知你现在去她的宿舍见她,去不去你看着办吧。”

    早恋的问题跟我不搭边,真说我恋那我恋的也是张晴晴,这个她早知道了的,还有我没去上课也是请了假的,所以我觉得我理直气壮,就大大咧咧的说:“去也没事,估计是因为班上有人早恋被学校领导发现了,学校领导把班主任训斥了一顿吧,她心情不好就想找人发泄而已。”

    我出了男生宿舍大楼,朝着不远处的教职工宿舍大楼走去,来到张晴晴那单间宿舍门口的时候,发现门没关,是虚掩着的。

    我伸手敲了两下门,问了声:“张老师在吗?”

    “进来吧——”

    张晴晴冷冽的声音从里面传来,果然跟哨牙说的差不多,这娘们今天心情不是很好,从声音就能听得出来。

    我小心翼翼的推门进去,就看到穿着一条素白色绣花连衣裙的张晴晴坐在沙发边,秀发高高挽起,露出白皙的脖子,俏脸上化着淡妆,打扮得跟个少妇似的,很是妧媚。不过脸色不怎么好看,刻意扳着一张脸,好像有人欠她钱不还似的。

    玻璃茶几上放着本杂志等东西,甚至还有一杯咖啡和一盒拆开的巧克力,我心想还有心情喝咖啡我巧克力,看来她心情也不算太糟糕。

    我反手把门关上,笑眯眯的走上去,厚着脸皮在沙发上坐下来,一边不客气的伸手拿起一块包装精美的巧克力剥开来吃,一边大大咧咧的说:“晴晴,找我有事?”

    张晴晴冷冷的看了我一眼,声音里不带一丝感情:“陈瑜,在学校你要叫我张老师。”

    “好吧,张老师”我不以为意的吃着巧克力,咬了两口觉得这巧克力味道很不错,应该是那种高级的巧克力,跟我平日在超市买的一元钱一块的那种廉价巧克力不一样,我就说:“这巧克力味道不错。”

    张晴晴眼眸里出现一丝冷笑:“陈瑜,你就给我使劲的装吧。”

    我错愕的抬头望着她说:“我装啥呀?”

    张晴晴双手抱臂,胸部显得尤为的傲人,她瞪着我说:“还味道不错呢,这巧克力你自己比我清楚是怎么回事吧?”

    我挠挠头心想张晴晴为什么会这么说,我平日巧克力吃得不多,不过倒是唐安宁课间的时候偶尔会递给我一块尝尝,我忽然想起现在吃的巧克力跟唐安宁平日给我吃的那种高级意大利手工巧克力味道几乎一样。于是,我就忍不住说:“哈哈,我对巧克力没有太多的研究,不过这好像是意大利手工巧克力吧?”

    张晴晴眼睛半眯着,俏脸上带着冷笑:“自己买的巧克力都不知道什么什么巧克力吗?”

    我一头雾水说:“张老师你到底在说什么呀,我怎么听不懂?”

    张晴晴对着茶几上努了努嘴:“你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不到黄河心不死呀,见到这巧克力你还敢嘴硬是不是,你自己仔细看看桌面上的是什么?”

    我地头一看,这时候才发现茶几上两本教科西边,隐隐的露出粉色信封一角,我有点纳闷的那被压在本下边的信笺拿起来,然后就闻到了一股淡淡的香水味道。

    情?

    我咋一看这喷着香水的粉色信封还没多少感觉,但是我伸手刚刚抽出里面的信纸时候顿时就傻眼了,心想着信纸怎么挺熟悉的,然后我再一看上面的字迹,顿时吓了一跳,这他喵的不是我帮王子天执笔写的那封情吗?

    意大利手工巧克力、喷着香水的粉色情,我忽然明白了,肯定是唐安宁收到王子天的表白情跟礼物之后,一如既往的原封不动直接交给班主任来处理。

    我心想王子天的表白又失败了,不过张晴晴没理由跟我生气呀,我就一边浏览情,一边装模作样的说:“原来是封情呀,还是写给我们班长唐安宁的。恩,这小子真不要脸,什么我好喜欢你,每次见到你都想亲亲你的脸颊,这么肉麻的话也好意思写,这家伙真是我们男生的败类,这么厚颜无耻的话儿,我就不好意思写。”

    张晴晴只是冷笑:“呵呵——”

    我不懂张晴晴为毛会对着我冷笑,我依旧大大咧咧的指出这里的话太肉麻,哪里的话太煽情,一看写这情的人就是个喜欢勾搭妹子的花心大萝卜,最后我大声的说:“我看看这个无耻之徒是谁,等我看看署名,王——”

    我本来想装模作样的说原来无耻之徒原来是隔壁班的王子天,但是我目光瞄到情最后面的署名,发现赫然龙飞凤舞的写着两个飘逸的大字:陈瑜!

    法科,我的老天爷,这他喵的是什么鬼,不是说好这情是我帮王子天写的吗?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