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 正文 第168章:再遇危险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和张晴晴从西餐厅出来之后,又去了步行街、世纪购物中心,还有海滨公园等地方玩,张晴晴今天也没有跟往日那样刻意对我扳着脸,整天都笑眯眯的,看似挺开心。

    晚上在一家叫农家乐的饭馆里吃过晚饭,张晴晴还不愿意回家,竟然拉着我去了“天堂”夜总会,说今晚要不醉不归。

    我这时候已经看出一点儿端倪了,看来那个法天和尚的话还是深深的影响到了张晴晴。她今天对我格外的宽容,拉着我几乎玩遍了丽海市比较好玩的地方,玩了半日累得要死,还要跟我不醉不归,这分明就很有问题。

    西方复活节之前,有一个持续天的大斋期。斋期里,人们禁止娱乐,禁食肉食,反省、忏悔以纪念复活节前天遭难的耶稣。生活肃穆沉闷,于是在斋期开始前几天,人们会专门举行宴会、舞会、游行,纵情欢乐,这也就是苦闷生活到来之前的狂欢,俗称狂欢节。

    如果我平日,张晴晴肯定不会跟我那么亲热的,更不会主动要跟来夜总会这种地方玩,但是她心底已经隐隐相信了法天和尚所说的话,觉得她跟我可能在一起的日子不多了,所以今天才会想跟我玩个痛快,以免突然的分手导致我们什么快乐的回忆都没留下。

    我们俩在夜总会角落的一张桌子边坐了下来,张晴晴小吃、果盘的东西都没怎么点,反倒是张口就吩咐服务生拿两打金威啤酒过来,这让我瞪大了眼睛。

    张晴晴拿起一支啤酒给我和她分别倒了一杯,然后端起杯子跟我砰了一下,轻声的说:“陈瑜,我们走到一起就是个错误,为我们这个美丽的错误干杯。”

    她这话我觉得虽然说得没错,但是却有点儿不爱听,我就按下杯子,不服气的说:“切,我觉得我们结婚开始是有点像美丽的错误,但是后来日子久了,我早已经把这是上天给我们安排好的缘分。”

    “好吧,你说缘分就缘分吧,干杯。”

    张晴晴眉间带着一丝美丽与哀愁,苦笑一下,跟我碰了碰杯子,竟然一口气喝掉了一杯啤酒。我看得有点儿懵,忍不住就说:“晴晴,你这是干嘛?”

    张晴晴:“最近心情挺不好的,想醉一回。”

    她说着又给自己杯子倒满了酒,同时也给我的杯子满上,然后又端起杯子要跟我干杯,我见状就忍不住有点儿蛋疼了,张晴晴今晚真是来买醉的呀。虽然俗话说女人不喝醉男人没机会,但是张晴晴的酒量其实比我要好上一些,就怕她自己还没醉,就把我先给灌翻了。

    我就故意的说:“我中午吃的西餐头盘焗蜗牛,到现在还有点儿闹肚子,我可不敢喝太多,不然等下要拉肚子。”

    张晴晴也没强迫我喝,哼了一声说你不喝我自己喝,说完她自己又喝掉了一杯啤酒。

    就这样,张晴晴不停的喝酒,我在旁边赔着她喝一点。随着酒意上头,她的俏脸之上飞起了两片红霞,明澈如水的目光也不如昔日灵动了,眸里多了一层朦胧的醉意,她望着我轻声道:“陈瑜,过去我没那多烦心事儿,可是自从遇到了你,我就接连倒霉。”

    我闻言心里那个郁闷呀,说:“晴晴,我最近好像没招惹你吧?”

    张晴晴:“我在想啊,如果一切都没发生那该有多好?”

    我忍不住说:“我倒觉着很多事都是注定要发生的,不是你想逃就能逃得掉的,老天爷既然让咱们俩认识并在一起了,就证明咱们之间有宿命的缘分。”

    “宿命的缘分?”

    张晴晴苦涩的笑了笑,然后摇摇头说我们继续喝酒。

    喝了一会儿之后,张晴晴已经有七八分醉意,她就站起来拉起我的手说去舞池跳舞,这会儿舞池里人头攒动,无数的男男女女跟着强劲的音乐节奏扭动身体跳舞,有些男的玩嗨了之后还会趁机揩油,摸一把身边的美女什么的。在夜总会这是很常有的事情,一般这些小动作不会发生什么事情,有些女的不会在意,有些女的顶多骂一声流氓,然后躲远一点。

    我有点儿害怕张晴晴这娘们被那些毛手毛脚,原本是不想去的,但是张晴晴非要拉着我去。果然跟我想的差不多,我和张晴晴刚刚走下舞池,一些不怀好意的男子就趁机凑了过来,大约见张晴晴长得漂亮,又喝得有点儿醉醺醺的,都想靠过来占点便宜。

    我这会儿就充当起了护花使者,把那几个不怀好意的家伙都给驱赶看了,那几个家伙虽然有点儿不爽,但也没有跟我发生冲突,只骂了一句:“麻痹,好不容易看到一个极品美女,没想到身边带了个小狼狗。”

    张晴晴在我耳边喷着酒气的说了一句:“嘻嘻,他们说你是小狼狗。”

    我没好气的在她水蛇腰上摸了一把,说:“我是小狼狗,那你岂不是母的狗?”

    “讨厌”

    我陪着张晴晴在舞池里跳舞,这时候酒吧门口方向却走进来一个带着穿着色t恤,蓝色牛仔裤,头戴着鸭舌帽的年青人。那家伙一进来就借着昏暗低迷的灯光环视整个大厅,没多久,他就看到了在舞池人群中的我,眼睛亮了一下,然后朝着我大步走了过来。

    如果这时候有人注意看他的话,就会发现他腰间鼓鼓的,显示出一个刀柄状的轮廓,而且他耳朵里塞着蓝牙耳机,他一边朝着我走过来,一边对蓝牙耳机里说:“涂少,我见到你说的那小子了,现在我就动手,把跑路的钱给我准备好。”

    他说完,伸手摘掉了蓝牙耳机,扔在地上一脚踩碎,借着昏暗的灯光和闪烁的霓虹掩护,他悄悄的把腰间那把小刀掏了出来,朝着我径直的走来。

    我不知道危险在靠近,全部注意力都放在张晴晴身上,张晴晴今晚本来就喝了很多酒,现在蹦迪跳了一会儿,她估计胃部有点难受,忽然蹲下身子想呕吐。

    “晴晴,你没事吧?”

    我见状连忙的弯下腰去搀扶她,可是就在我刚刚弯腰的时候,边上一个戴着鸭舌帽的男子突然冲过来,手中一把闪晃晃的小刀朝着我腰部捅了过来。就因为我这毫无预兆的弯腰,让对方估算错误,没有能完全捅个正着,刀锋只擦着我的腰畔刺了过去,不过即便如此,刀锋也割破了我的衣服,在我腰部划出了一道浅浅的伤口。

    “我草!”

    腰部传来的疼痛让我像是踩到了尾巴的猫一般叫了起来,那个偷袭我的鸭舌帽见一刀没捅正着,也有点儿慌了,还想着给我来第二下。我眼疾手快的双手一把抓住了他握刀子的右手,那家伙又惊又怒的看着我说:“你——”

    我没等他的话说完,已经愤怒的用自己的脑袋朝着对方的脸门上狠狠的撞了过去,嘭的一下,我脑袋撞得眼冒金星,额头上传来一阵疼痛,整个人都有点儿晕晕乎乎的。

    不过,对方跟我相比就惨得多了,这厮鼻梁直接被我撞塌,脸上开了花,闷哼一声,撒掉手中的刀子,跌倒在舞池地上。

    “呀——”

    这时候周围的人才发现不对劲,开始惊叫着躲开。鸭舌帽见偷袭失败,挣扎着想爬起来逃跑。我伸手摸了一把腰畔,发现那里湿漉漉的流了不少的血,惊怒之下冲上去对他的脑袋就是一脚,那家伙还没爬起来又被我踹翻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