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 正文 第173章:婷姐驾到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被一口气灌了半瓶的洋酒,整个人都有点昏昏呼呼的了,完全丧失了反抗的能力。←百度搜索→x?阅ぁ屋.biqushuo.笔趣说被阿豹几个人架着来到了天台边上,夜里的冷风迎面一吹,我才清醒了点儿,望着二十多米高的楼下,瞬间心如死灰,心想我竟然要死在这里了吗?

    就在阿豹几个人要帮我从天台上推下去的时候,楼梯口的门忽然被人暴力一脚踹开了。

    巨大的响声把天台上的杜天保等人都吓了一跳,杜天保怒喝一声:“丧狗,山鸡,不是让你们看着门口的吗?”

    他的话音刚落,一个穿着色西服的男子从楼梯口出来,手里揪着两个软绵绵的小混混扔到地上,杨扬眉头问:“杜老板,你喊的是你这两个手下吗?”

    “张诚赫?”杜天保顿时睁大眼睛,有点惊疑不定的望着来人,愤怒的说:“你来这里干什么?”

    张诚赫耸了耸肩没有说话,眼睛瞄向楼梯口,这时候一个高挑俏丽人影出现在大家眼前。淡淡的月光下,李梦婷一袭剪裁合身的青花旗袍,粉面含霜,凤眼细长,眉梢微微上挑,显得非常的冷艳,真有几分美丽玉罗刹的味道。

    “玉罗刹!”

    杜天保又吃了一惊,有点弄不明白陈家朱雀堂的堂主李梦婷怎么会大半夜来自己的地盘。

    “姐——”

    我这时候虽然头晕得厉害,但是意识还是有点清醒的,有气无力的喊了一声。我见到李梦婷和张诚赫出现,我就知道肯定是刚才那个女服务员偷偷的跑去帮我报信了,不然李梦婷不会怎么快就赶来救我的。

    李梦婷见到我被几个小混混驾到天台边,就差没被扔下去了,她眸里闪过一丝冷色,对张诚赫说:“把陈瑜接回来。”

    张诚赫闻言就朝着我走了过来,但是,杜天保却猛然喝道:“等下,玉罗刹,这条街并不是你们陈家的地盘,这里也不是你们的场子。你今天随随便便闯入我的地盘,还想从我手上要人,当我金牙保是什么了?”

    这时候,楼梯那边传来一阵吵杂声,一群拎着各种武器的小混混和保安全部冲了上来,加上杜天保几个,一共有三十多个人,直接把李梦婷和张诚赫两人也一起包围住了。

    人数上的优势让杜天保底气又强了一点,他冷冷的望着李梦婷说:“谁都知道,福华街历来都是涂家的地盘,我金牙保每月都要向涂家孝敬一部分收益,所以我自认为也算是半个涂家的人。玉罗刹如果不给我一个合适的交代,来我场子闹事,你这是要挑起陈家和涂家的纷争吗?”

    李梦婷闻言伸手撩了撩耳边一缕秀发,动作显得风情万种,不过她俏脸上却带着一丝嘲笑,说:“你搬出涂家来压我吗,你以为你每个月给涂家孝敬那点钱就算是涂家的人了?呵呵,在涂家眼里你不够是后院每天下蛋给他们吃的鸡而已,亏你还把自己当一回事。你要我给你一个理由是吗,理由就是你不该动他。”

    李梦婷说完芊芊玉手朝着我指来,杜天保见状失声说:“他?陈瑜?难道他是陈家的子弟?”

    杜天保立即又否定了自己这个猜测,摇头说:“不可能,他虽然姓陈,但是我打听过他的消息,他不过是一个在丽海市乡下长得的穷小子,绝对不是你们陈家的人。”

    李梦婷望了我一眼,笑眯眯的说:“不错,他虽然不是我们陈家的子弟,但是确是我李梦婷包养的小白脸,你对他下手,这是不是跟我李梦婷过不去?”

    “你!”

    杜天保闻言瞪大眼睛,看看妖娆动人的李梦婷,又看看眉清目秀的我,竟然有点儿相信了李梦婷的话。不过当着诸多手下的面,他却不肯就此低头,不然外面的人说他得罪了李梦婷包养的小白脸,被李梦婷收拾,那他就没脸在道上混下去了。

    他沉声说:“陈瑜跑来我的场子闹事,如果我执意不肯放人呢?”

    李梦婷笑了笑,语气陡然一冷:“那我今晚就要讨教一下杜老板你的铁布衫功夫了。”

    杜天保还没说话,他那群手下中一个戴着唇钉的小混混,不知死活的跳出来骂道:“你这臭娘们算什么东西,也陪跟我们老大过招,我牛七来先会会你……”

    话音未落,张诚赫身形一闪,已经来到了那个叫牛七的小混混面前,那家伙吓了一跳,还没来得及有所动作。张诚赫已经一手掐住他的脖子,竟然单手把那家伙提了起来。

    周围的人见张诚赫强悍如斯,都吓了一跳,有人又惊又怒的骂道,大家一起上废了他们三个。

    “都不许轻举妄动”杜天保却赶忙拦住周围想要动手的手下,然后愤怒的瞪着张诚赫跟李梦婷说:“放开我的手下,我来陪你们过两招。玉罗刹你赢了的话,人你带走;如果你输了的话,你自己哪里来自己从哪里走。”

    张诚赫转头看看李梦婷,李梦婷微微的点了点头,张诚赫才将单手提着的那个小混混一扔,那家伙才得以解脱,双膝跪在地上,双手捂着喉咙一阵狂咳,看着张诚赫的目光里充满了害怕,他现在一点都不怀疑这个家伙能单手将自己提起来直接掐死。

    杜天保见张诚赫放掉牛七,也示意他手下阿豹几个放开我,我现在酒意上涌,跌跌撞撞的迎上李梦婷和张诚赫,张诚赫连忙一把搀扶住我。

    我现在这时候虽然脑袋晕得厉害,但是神智还是比较清醒的,而且我觉得自己把事情搞砸了,有点丢人,这时候就喷着酒气小声的说:“婷姐,张哥,我查到是谁在背后搞我了。”

    “小冤家,看姐姐帮你报仇。”

    李梦婷跟我说了一句,然后转过身去,一边左手拨弄转动着自己右手中指上那只漂亮的碎钻戒指,一边倨傲的望着杜天保说:“传言福华街金牙保一身铁布衫练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方,今天我玉罗刹倒要看看是不是浪得虚名。”

    一个穿着旗袍和高跟鞋的高挑美女,竟然要跟一个大腹便便跟洪金宝那么强壮的男人打架。周围那些小混混都面面相觑,到现在还有一种不敢相信的感觉,虽然张诚赫露的那一手很厉害,震慑到了他们。但张诚赫毕竟是个男的,厉害一点也情有可原,而眼前这个千娇百媚的女人,似乎踩着高跟鞋走路都有可能扭到脚,这能厉害到哪里去?

    杜天保却不这么认为,他早就听说过陈家朱雀堂玉罗刹的名头,所以这时候一点都不敢小觑李梦婷,甚至为了取得先机,连女士优先的谦让都不管了,几个跨步,龙行虎步冲过来,右拳挥出,望着李梦婷那漂亮的脸蛋就砸了过去。

    “好!”

    “打得秒!”

    “保哥威武!”

    杜天保这带着点古风的步法,还有气势十足的拳头,让周围的小混混兴奋的张开他们常年没刷牙漱口、细菌滋生的臭嘴大声喝彩起来。

    但是喝彩声刚刚响起,李梦婷就开始动了,身子后仰,竟然直接用了一个铁板桥的姿势避开了杜天保的拳头。

    她在后仰的同时,右手虚空朝着杜天保一指,只听到如同毒蛇般嘶的一声细响,一根几乎微不可见的钢丝从她戒指里激射出来,瞬间缠绕向杜天保的拳头。

    杜天保闪避不及,而且觉得自己铁布衫功夫厉害,最后让李梦婷的绕指柔缠了个正着。

    李梦婷伸手一扯,嘶的一声,杜天保右手臂就皮开肉绽,多了一道触目惊心的血痕,让周围的人瞬间惊呆了。

    杜天保没想到这小钢丝怎么厉害,借着皎洁的月光,他终于看清楚了。李梦婷那“绕指柔”钢丝上竟然是像蜘蛛腿般长着密密麻麻的毛刺,这钢丝就像是细小却非常坚韧的锯子,拉扯之下不受伤那才叫奇怪。

    李梦婷一击得手,就立即收回绕指柔,直接欺身到杜天保身前,拳头如风,几拳打在杜天保的左肋骨上,打得杜天保节节败退。

    我这会儿清醒了点儿,觉得李梦婷扎的马步好像是咏春拳的二字钳羊马步,拳法像是咏春拳。拳头力量看似不大,但是拳速极快,经常是瞬间几拳打在杜天保的软弱部位,比如肋骨、颈部动脉、太阳穴等位置。

    在周围小混混的惊呼声中,杜天保最后被李梦婷一个英姿勃勃的手刀砍在脖子右侧的大动脉上。杜天保闷哼一声,颈部大动脉受到剧烈攻击,导致血管供不了血给脑部,他眼前一就栽倒在地上,嘭的一声,鼻梁上的那副金丝眼镜也跌在地上……

    “老大!”

    “老板——”

    阿豹那群小混混连忙去搀扶起杜天保,李梦婷耸耸肩,望着从晕厥中晕晕乎乎醒来,狼狈不堪被手下搀扶着的杜天保说:“什么铁布衫,浪得虚名,陈瑜我们走吧。”

    李梦婷帮我报了仇,就准备带着我跟张诚赫离开。

    我说等下,然后转身有点儿脚步虚浮的朝着杜天保走过去,杜天保等人惊疑不定望着我,不知道我想干嘛?

    我弯腰捡起地上那副摔断了一条腿的金丝眼镜,亲手的架回杜天保的鼻梁上,然后拍拍他的脸说:“杜老板,对不起,我姐姐比较厉害,让我安然无恙的从你这里走出去了。你回去告诉涂文轩,这笔账我陈瑜记在心上了,总有一天会跟他好好算一算的。”

    李梦婷瞄了一眼杜天保,见那家伙歪歪斜斜的戴着那副单腿金丝眼镜,模样十分的滑稽,忍不住扑哧的笑了,说:“陈瑜,我们走吧。”

    我这才转身跟上李梦婷和张诚赫,三人张扬而去。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