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 正文 第176章:和尚遇到道士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里离君悦酒店不远,走路过去大约只有十分钟,所以我也懒得等出租车了,直接徒步走过去。

    走过十字路口的时候,我忽然看见街边有个留着山羊胡子的老头在地上摆着一个算命小摊子,正是上次帮我和张晴晴算命,说我跟张晴晴有夫妻相的那个铁嘴神算。可惜的是这里出没的都是年轻人居多,中年大妈少,所以也没人光顾他的生意。

    我见到这老头,忽然有了个想法,就走上去吓唬他说:“铁嘴神算,你上次说我是财神转世,逢赌必赢,还说不准来砸你摊子,今天可让我逮到你了。”

    那小老头闻言吓了一跳,吓得站起来转身就想跑,但是他准备跑的时候看到了我模样,立即停下来了,吹胡子瞪眼的说:“靠,是你小子呀,你竟然敢诈我,我啥时候说你是财神转世了。你小子是破军坐命,一生多劫,幸好有个老婆旺夫,才能逢凶化吉。”

    这小老头认出我之后,这会儿不逃跑了,大大咧咧的重新在小凳子上坐下来。

    我就有点儿惊讶的说:“靠,你小老头记性不错呀,居然还记得我。不过你刚才想逃跑,想必平日骗不少人,被我刚才一喝,吓破胆了吧?”

    小老头脸皮挺厚,睁着眼睛说瞎话:“我哪里逃了,刚才有虫子咬了我一下,我忍不住站起来而已。”

    我笑了笑也没有再在这话题上纠缠下去,而是小声的跟他说:“老神仙,你今天好像生意不咋呀,我想你让我帮个儿忙。”

    小老头警惕的望着我说:“什么忙?”

    我就小声的跟那小老头这般那般的交代了,对方听完之后顿时气得跳起来说:“我王季伟生平最看不惯这些拆散别人夫妻的人,这个忙我帮了,一口价元!”

    我跟这个叫王季伟的算命老头谈好了之后,就一起朝着不远处的君悦酒店走过去。

    君悦酒店是河东区最高级的酒店之一,门口还有几个穿着红色制服的门童。不过这几个门童见到有点邋遢的老王之后,就拦住老王说衣冠不整不许进去。

    我也不跟着几个门童啰嗦,直接打了个电话给李梦婷。没一会儿,穿着色ol套裙的李梦婷就袅袅娜娜的走出来了,把几个门童批评了一顿,吓得那几个门童脸都白了。

    “婷姐,张晴晴呢?”

    李梦婷一点儿都不顾忌周围人的目光,直接就挽起我的胳膊,小声的说:“在二楼中餐厅,跟那个法天禅师在吃午饭。”

    李梦婷带着我和老神仙两个乘坐电梯上了二楼,果然远远的看到在靠窗的角落里,身穿白色衬衫色女西裤,打扮的很干练的张晴晴正在跟一个胖乎乎的中年和尚坐在一起吃饭,桌面上点的都是素食,什么麻婆豆腐、素拌什锦、酿素鹅、东坡素肉等等。

    这些素菜是为了满足一些富豪吃斋的需要做的,比如东坡素肉,就是用冬瓜做的,但是做出来的样子跟真的东坡肉一模一样,这样一道素菜比真正的东坡肉还要贵上几倍。

    那法天胖和尚这会儿吃的满嘴是油,而且这家伙吃饭的时候也不老实,一双王八小绿豆眼总是忍不住往坐在他对面的张晴晴身上瞄,张晴晴今天穿的是一件白色真丝衬衫,因为身材太好的缘故,衬衫绷得紧紧的,完美的把她动人的曲线勾勒出来,还隐隐约约的能透过白色的衬衫看到里面的bra,难怪这胖和尚挪不开目光。

    我和李梦婷、算命老先生没有惊动他们两个,而是偷偷的在一根柱子后面的桌子下坐下来,这个位置我们能偷听到张晴晴跟法天和尚在说什么,也能避免被他们看到。

    只听到张晴晴有点儿焦急的问:“大师,我难道一定要跟陈瑜分开吗,有没有别的方法能够解除桃花煞?”

    法天和尚偷瞄了一下张晴晴的胸部,偷偷的咽了下口水,故作正经的说:“想要完全解除桃花煞是不可能的,但是老衲自幼跟随青云大师修炼,一身修为还算尚可。如果张小姐不介意身体上小小的碰触,你可以随我回天王庙后院禅房,老衲用金刚手印,抵在你紫宫穴上,给你传输一点佛法之力,或许能减少一点你的桃花煞气。”

    张晴晴不是学医的,所以对穴位不是很了解,就问紫宫穴位是在哪里?

    法天和尚一双小眼睛就迅速的瞄了一下张晴晴的胸部,淡淡的说:“就是在胸口上去一点儿的地方。”

    张晴晴闻言顿时粉面涨得通红,如果不是觉得这个和尚前两天的预言很准确,按照她的脾气,早就一杯茶泼到对方脸上,骂一声流氓张扬而去了。

    但是就是因为这个法天和尚预言屡屡成真,她才强忍着羞恼说:“大师,你这该不是蒙骗人的吧?”

    法天和尚见张晴晴不上当,就板着脸不悦的说:“哼,老衲法力无边,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前后能算两百年的因果轮回,如果不是看在我佛慈悲的份上,我才懒得帮你……”

    我躲在角落里听着和尚满口胡柴,就不想忍耐了,对着我身边的算命老先生努了努嘴,小声的说:“老王,该你上场了,戏弄戏弄这老秃驴。”

    “看我的!”

    王季伟立即站起来整理了一下他身上那套脏兮兮的道袍,然后背着一双手,朝着张晴晴和法天和尚那张桌子走过去。

    “咦,这不是前几天我帮你算过命的那位张小姐吗?”

    王季伟故作惊讶的望着张晴晴说,张晴晴见到王季伟也是微微一愣:“咦,老先生,你怎么在这里?”

    “哦,陪朋友来这里吃顿饭,老夫看张小姐气色不佳,想必近日出了点状况了吧?”

    张晴晴有点摸不着头脑,说:“老先生,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王季伟就大大咧咧的拉开一张椅子坐下来,说:“我那天就跟你们说过,陈瑜是破军坐命,一生多劫,但是幸好有你在他身边,他才能逢凶化吉。这几天他是不是遇到什么危险了,最后都化险为夷?”

    张晴晴忍不住点头:“确实是这样……”

    法天胖和尚目瞪口呆的望着这个半路杀出来的老道士,忽然发现有点不对劲,赶忙立即说:“陈瑜的厄运是张小姐身上的桃花煞招来的……”

    王季伟不同意的说:“放屁,陈瑜破军坐命,自身带有厄运,如果不是有张小姐旺夫,那小子哪里能逢凶化吉?”

    法天和尚虽然不知道这个邋遢老道士哪里冒出来的,但对方的行为和说法无疑跟自己的完全相反,哪里忍受得住,就跟王季伟争吵了起来。这个说自己是得道高僧,那个是自己是龙虎山道士,这个骂你是秃驴,那个骂你是街头老骗子。

    最后,胖和尚和老道士两个人激烈的争吵完全变成了骂街,引得周围的食客都纷纷侧目,完全变成了闹剧。张晴晴睁大眼睛站在那里,俏脸上满是吃惊,这两人哪里还像高人,分明是两个泼皮嘛!

    和尚和道士两个人久久争持不下,最后铁嘴神算跳着脚对法天和尚骂道:“你说我卦术不准是吧,老夫就给你这秃驴算上一卦。”

    法天和尚瞪大眼睛,周围的围观的人则看得津津有味,张晴晴这会儿整个人也理智了很多,抱着双臂在一边好整以暇的看着事态的发展。

    老王掐指算了一下之后,就抬起头用可怜的眼神望着法天胖和尚:“唉,我已经算出来了,你印堂发,面带血光,今天包准要被人暴打一顿。”

    法天和尚闻言嗤笑起来,嘲笑的说:“暴揍,谁要暴揍我呀?”

    “我!”

    我这时候手里拎着一个瓷器茶壶出现在法天胖和尚身后,冷喝一声。那家伙闻言吓得身子一颤,连忙的转身想看看我是谁,但是他刚刚转过身来,我手中的瓷器茶壶已经朝着他那颗光秃秃的脑袋上砸了下去。

    “嘭——”

    一声爆响,装着滚烫茶水的茶壶在胖和尚的脑袋上开了花,碎片和茶水四溅,打得这胖和尚头破血流,脚步趔趄的后退两步。我犹自不解恨的扬起巴掌,朝着胖和尚的脸上就是狠狠一耳光,这秃驴脸上如同手榴弹炸过的泥塘,皮肉已被剧烈的手劲撕裂,血肉铺洒,诺大的身躯斜飞开去,还连带撞倒了饭桌,跌在地上,就像是一头趴在垃圾堆里的肥猪,非常的狼藉。

    周围的客人都惊呼起来,老王却故意摇着头啧啧的说:“我就说你有血光之灾了。”

    张晴晴看到我出现,整个人都傻住了,一双妙目睁得大大的,望着我吃吃的说:“陈、陈瑜,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的?”

    我没有回答张晴晴的话,只是冲着她没心没肺的咧嘴一笑说:“嘿嘿,老婆,我觉得还是这个老先生算卦比较灵验呀。”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