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 正文 第195章:我的资格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眼看离成功只有一步之遥,忽然一哥姜皓文直接打了个电话给我,指名道姓说他要陈虹志当话事人,还问我有没有意见,我心中的愤怒可想而知。

    我没有立即回答姜皓文的话,抬头瞄了一眼站在我前面不远处,一身街头嘻哈风,将头发弄成一条条小辫子的陈虹志,还有他身后几个满脸臭屁的跟班。我脑子里高速的转动着,想着姜皓文此举的用意何在?我一推敲,就明白了姜皓文的意图,他一直以来都是我们学校的一哥,高一乱糟糟的七国乱战,而高二也有倪霸跟郑展涛争雄,以前从来没有人能威胁到他的身份和地位。

    但是随着太阳神公园一战,局势瞬间明朗起来,倪霸跟我合力摆平了郑展涛,倪霸现在已经成了高二当之无愧的话事人。而我如果没有意外也肯定是高一的话事人,这样基本加上高三的姜皓文,就是每个年级一个话事人,大家平起平坐。

    对于出现这样的局面,姜皓文肯定是不乐意看到的,尤其是我跟倪霸关系现在还挺不错,他也害怕我跟倪霸再联合起来,像扳倒郑展涛那样扳倒他这个一哥,为了保护他自己的身份地位和利益,所以这家伙今晚就出手了。

    但是,姜皓文已经不敢小看我了,最少动手时候很态度很谨慎的,没有直接带人过来介入,而是派了一个没有什么实力的陈虹志过来搅局。他的目的很简单,无非是想试探一下我的态度,还有我现在的实力,看看有多少人敢硬着头皮跟他这个文哥作对,也要拥护我当老大?

    当然,如果我怂了,把高一话事人的位子拱手相让,陈虹志当上了话事人,那么全校三个话事人姜皓文占据了两个,他更喜欢看到这个局面。

    弄清楚姜皓文的意图之后,事情就容易对付多了,我嘴角扬起一勾浅浅的笑意,瞄了眼前趾高气昂的陈虹志,笑着对手机里的姜皓文说:“文哥,你要陈虹志当老大我没意见。”

    说完,不等手机里的姜皓文再说话,我就直接挂断了电话,把手机朝着陈虹志递过去。

    陈虹志跟周围的人都竖起耳朵听着我的话呢,我这话一出,秦勇和李宏城等人脸色就变得很难看,而陈虹志表情这更加嘚瑟和兴奋了,他一边伸手想接过手机,一边咧嘴笑道:“嘿嘿,陈瑜你这家伙也知道害怕文哥呀,算你小子识相,不然得罪了文哥,日后有你小子好受的……”

    他伸手来接手机,我故意的手一松,他就没接好,那苹果手机就“啪”的一声摔在坚硬的地面上,屏幕都出现了裂纹。

    陈虹志一愣,然后勃然大怒的瞪着我:“你——”

    “呵呵,手滑了下。”我半眯着眼睛,望着他冷冷的说:“文哥的话我明白了,但是话事人不是说当就当的,你说说你自身有什么资格当老大?”

    陈虹志闻言嘴巴张了张,最后还是憋出原来那句话:“文哥叫我当我就有资格当。”

    我闻言点点头,拉开一张椅子坐了下来,淡淡的说:“文哥让你当,那你也要问问今晚在座列位兄弟,同不同意你当他们的老大?”

    陈虹志闻言又是一愣,他原本觉得只要我低头了,其他的人肯定不会敢跟他作对,毕竟他背后是有姜皓文撑腰的,他环视了一圈周围众人,扯着嗓子得意的喊道:“陈瑜已经没有意见坐下了,你们当中还有谁对我不服气的,可以站起来跟我讲。”

    他的话音一落,李宏城就再也忍不住了,第一个唰的站了起来,狠狠的拍了一巴掌桌子,把桌面茶杯都震得乱跳,李宏城怒吼说:“嗑瓜子嗑出个臭虫来,你算什么玩意,也配当我们的老大,信不信老子弄死你?”

    哨牙也刷的站了起来,跳着脚骂道:“陈虹志,你以为你头发扎成小辫子,弄一头吊毛,就以为自己很吊了,我哨牙也不服你——”

    秦勇和王子天也先后带着他们的兄弟刷刷刷的站起来,瞬间已经超过半数人站起来怒视着陈虹志,陈虹志毕竟只要几个人,这会儿面对群情激愤的重人,有点儿慌神了,他连忙朝着缪东华、宋东阳、庞凯今和高龙飞几个说:“你们几个表个态呀?”

    庞凯今四人互相对视一眼,然后全部站起来,庞凯今扬起他那张鼻青脸肿的脸庞,大声的说:“我们不但不服你,还推选陈瑜当我们的老大。”

    庞凯今几个人的话不但让陈虹志呆住了,就连哨牙和秦勇他们,甚至包括我都有点儿纳闷,这几个家伙怎么帮着我说话了?我看见庞凯今眼睛里闪过一丝得意之色,瞬间明白了,原来这几个家伙是要赶鸭子上架,故意选我当老大,把我逼到姜皓文的对立面,好让姜皓文生气愤怒,以后就可以看着我怎么被姜皓文收拾了,这几个家伙挺阴险的。

    哨牙和秦勇等人没想这么多,一致的说要我当全年级的老大,陈虹志望着“百分百”支持我的这群人,顿时又惊又怒,他望着我气急败坏的说:“陈瑜,你说我没资格当老大,那你又有什么资格当?”

    “你问我有什么资格?”

    “对!”

    “就凭我这身疤痕”我冷笑一声,长身站了起来,陈虹志以为我要揍他,吓得退后两步。我却伸手就把身上穿着的三叶草t恤给脱掉了,露出不算非常健壮、但是却布满长短不一伤疤的上身,其实我这些日子以来,虽然风头很劲,但是挨过的棍子,吃过的拳头一点都不少,这满身新旧不一的疤痕就是见证。

    我伸手指了指身上其中一处旧伤痕,半眯着眼睛说:“这伤痕是我刚刚来到二中,跟秦勇干架时候留下的。”

    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望向秦勇,秦勇这家伙摸摸铮亮的光头,嘿嘿的笑了两声,端起一杯啤酒对我说:“瑜哥,咱们不打不相识,这杯酒我敬你。”

    “好兄弟!”我微微一笑,端起一杯酒一饮而尽。酒水下肚让我豪气更盛,伸手又指着额角一处疤痕说:“这处疤痕是我跟李宏城单挑的时候,老城一拳打崩了我的眼角,留下的印记。”

    “哈哈,那次单挑是我输了,我李宏城单挑就服瑜哥你,我敬你一杯。”

    李宏城爽朗的大笑一声,也端起酒杯跟我敬我,我自然是再次端起一杯啤酒一饮而尽。

    就这样,我每指一处伤疤道一件往事,徐徐的把我天台上战秦勇、食堂里挑缪东华,寝室里跟倪霸干架,还有跟王子天、李宏城等人干架,最后还有太阳神公园百人群战击败郑展涛的往事一一重新道了出来,而王子天、缪东华等人也先后的跟我敬酒,到了最后数完满身疤痕的时候,已经有了五六分醉意。

    “你问我有什么资格,这就是我陈瑜的资格!”

    陈虹志望着睥睨自雄的我,还有周围上百个对着他们虎视眈眈的人,吓得脸色都变了,扔下一句你们敢逆文哥的意思,你们死定了,然后他就带着他几个手下屁滚尿流的逃跑了。

    秦勇望着陈虹志逃跑的背影,骂道:“这孙子晚走一步,我就要削他了,扯着姜皓文的大旗来我们这里耍威风。”

    哨牙则眼睛溜溜乱转,他望着我身上的伤疤,换指着我右臂上那个清晰的牙齿咬痕好奇的问:“哥,你浑身的伤疤来历刚才都差不多说了,但是就是你胳膊上这咬痕谁弄的呀?”

    秦勇和王子天、倪安琪等人也好奇的望着我,我瞄了一眼右臂上的牙齿印,不由的响起张晴晴明媚动人的模样来,眼中也不自觉的多了一丝柔情,淡淡的说:“让一个脾气不好的娘们给咬的。”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