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 正文 第210章:其人之道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们一群人都在好奇的偷听对面包厢的动静呢,没想到躺着也中枪,哨牙几个听陈虹志说就算陈瑜来了也要甩两巴掌,他们几个都忍俊不禁的望着我,对我挤眉弄眼。←百度搜索→x?阅ぁ屋.biqushuo.笔趣说

    我他妈的是气得脸都绿了,心想陈虹志你跟郑胖子好好谈你们的,扯上我干鸟呀?

    陈虹志态度很强势,如果是以前的郑展涛,早就一脚将这辫子头踹翻地上一顿狠揍了。但是今时不同往日,他已经不在是以前那个威风凛凛的高二老大,面对陈虹志一伙人,他只能跟钟元几个老老实实的坐了下来,嘴里沉声的说:“陈虹志,大家都是一所学校的,做人还是留一线好,不要欺人太甚。”

    陈虹志听了郑展涛的话,大笑了起来,伸手指着郑展涛转头跟他身边那群嘻哈青年说:“哈哈,你们说这死胖子有趣吗,我都扇了他一耳光了,他还跟我说什么不要欺人太甚,你说这人是不是傻,是不是脑残?”

    边上一个鹦鹉头青年笑着恭维说:“哎呀,人家涛哥被揍了也要保存一点颜面的嘛,老大你就别戳破人家了。”

    陈虹志望着郑展涛那张涨得跟猪血一样红的胖脸,冷笑说:“什么涛哥涛弟,在我眼里就一过气死胖子。”

    郑展涛脸色黯然而低落,眼睛里带着不甘和屈辱,想必已经后悔帮钟元出头摆平这事了。现在学校里已经没有人把他当回事,随随便便一个班级的老大都能羞辱他了。如果可以的话,估计他现在已经想站起来逃离这里了,但是明显这个陈虹志是在以踩他为乐,不会让他走的,所以他只能当作没听到对方的那些讥讽语言,低声下气的说:“大家既然都出来谈了,陈虹志你到底想怎么样解决这件事,说出你的条件吧。←百度搜索→x?阅ぁ屋.biqushuo.笔趣说”

    陈虹志从口袋里摸出他那部摔坏了的苹果手机扔在桌面上,大大咧咧的说:“今晚别说我不给郑胖子你面子,钟元撞坏了我的手机,我也懒得跟你们墨迹,你们赔我一部苹果s手机,然后今天晚在这摆上一桌当作是给我赔罪的酒菜,招呼我兄弟吃喝一顿,那这件事就抹过去了,如何?”

    郑展涛不服气的说:“陈虹志,你的手机是停产了的苹果而已,而且只是摔烂了一点屏幕,换个屏幕就可以了,需要赔一部苹果s那么狠吗?”

    陈虹志闻言冷笑一声,站起来走到郑展涛跟前,伸手不轻不重的在郑展涛胖乎乎的脸上拍了两下,眼神挑衅的说:“那你说你们是赔还是不赔呀?”

    “你当郑展涛真的没兄弟了吗?”

    泥人还有三分土性,郑展涛终于忍无可忍一把推开了陈虹志,站起来怒道。

    “靠,这胖子还敢跟我横,你有兄弟是吧,我给你五分钟喊人,看看你能叫来几个帮手。”

    陈虹志似乎是吃定了郑展涛,叫嚣着让郑展涛有本事就吹哨子喊兄弟过来。但是郑展涛却站在原地,死活没有打电话,他悲哀的发现,他高二的手下全部投靠倪霸了,高一的宋东阳和缪东华都投靠我了,他现在根本没办法叫来像样的帮手。

    “叫人呀,怎么不叫呀?”

    “呵呵,不是说你有兄弟吗,喊出来给我们看看?”

    陈虹志那伙人在骂骂咧咧的叫嚣着,别说郑展涛脸色一片死灰和屈辱,就连在隔壁的我也有点儿看不下去了,我虽然不是很喜欢郑展涛这种笑里藏刀、喜欢玩阴谋诡计的家伙,但更看不惯陈虹志这种跳上跳下的小人。郑展涛威风的时候陈虹志屁都不敢放一个,现在趁着人家落魄了之后,就故意的踩人家从人家身上找存在感。

    我在同情郑展涛的同时,心里忽然有了一个主意,如果我能把郑展涛收归麾下,那岂不是多了一个军师级别的人物,而且郑展涛跟宋东阳和缪东华关系其实还可以的。如果郑展涛加入我们,我再把宋东阳和缪东华等人交还给郑展涛来管理,还能消除宋东阳和缪东华身在曹营心在汉的阴奉阳违心理,有利于我们内部更加团结。

    一念至此,我嘴角就勾勒起一抹微笑,站了起来,对着身边的五虎和李宏城、王子天一帮人努了努嘴,让他们跟我过去。

    我手里拿着我的那台几百块钱的oppo手机,走到隔壁包厢,嘭嘭的敲了两下门,里面传来一个骂声:“我说你这大排档的服务员怎么这么虎呢,你这是敲门还是砸门呀?”

    包厢的竹门随着骂声打开了,一个染着五颜六色的鹦鹉头发型男生出现在门口,见到我跟我身后的哨牙等人,这小子愣了下,不过没有一丝畏惧,反而还伸手推了我一把,阻挡我走进包厢,嘴里叫骂道:“你他妈的谁呀,走错包厢了吧,这里是你能进去的吗,知道里面我老大是谁不?”

    我趁着这小子推搡我的时候,直接把手中的手机一扔,手机啪的掉在地上,虽然没摔破,但屏幕肯定是花了的。

    那个鹦鹉头还睁大眼睛望着我掉在地上的手机,有点儿还没明白怎么回事,我身后的哨牙跟秦勇等人全部脸上露出冷笑,纷纷起哄的望着他说:“噢,撞掉了我们瑜哥的手机,你完蛋了……你完蛋了……”

    鹦鹉头被有点儿懵逼,但很快反应过来,恼火的说:“他手机自己扔地上的,为什么我就要完蛋了?”

    包厢里的陈虹志和郑展涛很快也察觉到了不对劲,双双带着人来到了包厢门口。陈虹志错愕的望着我掉在地上的廉价手机,又看看我们一伙人,脸色有点儿变了,就问鹦鹉头是怎么回事?

    郑展涛这会儿也见到了我,他见到我脸色更难看,眼神非常的复杂,而且带着点疑惑和害怕。估计他以为我是来找他寻仇的,他当初用了很多阴谋手段来对付我,甚至还连累张晴晴替我挡了一刀。他昔日对我做了那么多狠毒的事情,所以见到我就格外的害怕,因为他也知道我是个心狠手辣的人,他无法想象我会怎么样报复他,所以这会儿见到我就慌了。

    鹦鹉头还没解释清楚怎么回事,我身边的哨牙就已经跳出来指着他骂道:“你他妈的撞掉了我瑜哥的手机,知道这手机多少钱吗?”

    陈虹志见到我一帮人出现,他就有点儿惊疑不定了,看看地上的手机,替鹦鹉头回答说:“不就一部便宜oppo吗,顶天五百块钱,还能值多少钱?”

    秦勇以前是我们班上的坏学生,最擅长这种威胁勒索的事情,当即就瞪大眼睛骂道:“五百尼玛,这手机是我们老大三年前过生日,他妈妈省吃俭用省了好几年,才存够钱在我们老大生日那天买了一部oppo手机送给他当生日礼物,手机虽然表面上是几百块钱,但是包含的那份浓浓母爱,那是能用金钱衡量的吗,我们老大可是把这手机当场无价之宝的呢!”

    王子天接着又站出来,充当“和事老”的样子说:“手机虽然是无价之宝,但现在也没完全损坏,我看这位鹦鹉头兄弟也不是故意的,所以你们赔一部最新的苹果s手机,然后今晚在这里摆上一桌酒菜,当作是给我们老大道歉,这事情就抹过去了。”

    我身边的兄弟一个比一个能扯,让我自己听着都忍不住有点像笑场,但为了配合他们,只能装出心疼的表情捡起手机,装模作样的小心拭擦着,好像这真是我妈妈送给我的生日礼物似的。

    陈虹志等人自然不是傻子,他们开始还唬得一愣一愣的,但是最后听了王子天的赔偿要求之后,几乎是跟他刚才威胁郑展涛赔偿苹果s手机的台词一模一样,他们已经意识到我们一伙是为郑展涛出头而来的。

    郑展涛则满脸不敢置信的望着我,他完全没想到在他最落魄的时候,站出来帮他的竟然是我这个昔日仇人。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