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 正文 第221章:最后的决定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醒来之后,发现自己躺在一间白色的病房里。←百度搜索→x?阅ぁ屋.biqushuo.笔趣说脑袋上和胸膛上,甚至是手足四肢都到处包着绷带,有点儿像是木乃伊了。房间里很安静,只有一个穿着连衣裙的女子坐在一张小凳上,趴在病床边睡着了。

    她拥有一张精致动人的脸蛋,乌的柔顺的秀发半遮颜她的脸,睡着的时候秀眉还是紧紧拧着一起,隐隐带着一抹忧色,睫毛时不时的颤动一下,昭示着她睡得不安稳。

    我醒来睁开眼睛第一眼就看到张晴晴守候在我病床边,心里忍不住升起一股柔柔的感动,我艰难的伸出一只手想摸一下她的脸庞,却不小心牵动到了身上的伤口,疼得忍不住皱了皱眉。

    张晴晴睡得不安稳,听到动静之后立即就醒来了,她见到我醒来,连忙的过来问我感觉如何了?

    我摇摇头说没事,她就出去叫来值班医生,医生给我检查了一下情况,说我伤得很重,如果不是因为身体底子够好,体格够健壮的话,受这么重的上可能会有生命的危险。同时,他还很严肃的问了我一下问题,比如我头晕不晕疼不疼之类的,他听了之后说:“你脑袋连续受到重击,幸好现在只是轻微的脑震荡,会不会有后遗症还要继续观察。”

    医生叮嘱了一些细节和要注意的地方,然后就带着护士离开了。

    病房里只剩下我跟张晴晴两个人,她没有主动说话,我也不敢吱声,气氛一下子有些尴尬和异样起来。←百度搜索→x?阅ぁ屋.biqushuo.笔趣说

    以前我也经常打架,但是张晴晴每次都会很生气的质问我是怎么回事,但是像这次我伤得这样重,甚至差点连小命都没了,这是前所未有的情况,从张晴晴那复杂的眼神来看,她现在无疑是对我很失望,我这些日子一次次受伤住院,一次次都连累她担心受怕,她之前说我变了,其实也不是并没有道理的。

    我望着她那张充满了伤心和失望还有担忧的俏脸,忍不住嘴唇动了动说:“晴晴,其实这次的事情……”

    “不用解释了”张晴晴站了起来,走到了窗台边,只留给我一个落寞的背影,她幽幽的说:“陈瑜,你什么时候变成这样子的,打架,喝酒,闹事,成绩下滑,甚至现在还直接差点连命都弄没了。”

    我咬咬嘴唇想解释:“我……”

    张晴晴打断我的话说:“知道吗,晚上我赶来医院,看着你浑身鲜血淋漓躺在急救担架上被工作人员抬进急救室的时候,你知不知道我有多么的担心,多么的害怕吗?”

    我闻言很是愧疚,虚弱小声的说:“对不起……”

    “不要说对不起,你就像是个任性的孩子,永远的让我担惊受怕,总是不听的话,我每次见到你不是被人拿着刀追杀,就是满身血水的被人太近急诊室里。我真的好怕,我真的好累,你为什么要这样子呢,一直像以前那样乖乖的不是很好吗?”

    我无力的躺在病床上,感觉自己前所未有的脆弱,喃喃的说:“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搞成这样,我也不想这样的,对不起……对不起……”

    张晴晴没有再说话,病房里又陷入了一片死寂,过了好久,张晴晴缓缓的说:“昨天下午,教育局的领导跟找我谈了一次话,领导有意把我调到乡下一间普通小学担任副校长,历练一年等那所学校的老校长退休之后,就让我担任那所小学的校长。”

    我闻言一愣,问:“那个乡?”

    张晴晴说:“安平县浅河镇林乡。”

    我不同意说:“我们丽海市管辖最偏远的一个县,还是最偏远的镇乡,山路崎岖难行,自己开车也要一天时间才能来回,如果你去了那里任教,我们很难见一次面的。”

    张晴晴却说:“教育局领导说这个学期已经快结束了,让我不急着答复他,在下个学期开学之前答复他就可以。我本来舍不得离开二中的,但是,我今晚看见你这样子,我有种想离开这里,找个地方好好冷静一下的感觉。”

    我今晚刚刚被姜皓文等人弄个半死,还被逼着下跪,正是内心最脆弱不坑的时候,张晴晴却告诉我她受不了这种生活,她受不了日日夜夜替我担心受怕的日子,她想要逃离,她要找个地方静一静。这让我更是受伤和失望,眼睛望着白色的天花板,自暴自弃的说:“都是我的错,走吧走吧,你们都走吧,这条路是我自己选的,就算是跪着,我也要都走下去。”

    听了我的话,张晴晴的肩膀不由的颤了一下。可能,她说她要离开,只是想得到我的挽留和保证不会再混了,但是没想到我还是这么倔强,撞破南墙不回头。

    她转过身来,眼眸里已经有了绝望,说了声早点休息,然后她走出了病房。

    病房的门咔嚓一声关上的时候,我的眼泪就落下来了,身体的重伤,人格的屈辱,再加上心爱女人的离开,彻底的击溃了我的情绪,让我眼泪无声的留下来,谁叫我在最没能力的年纪碰到了最想守护的女人……

    我不知道的是,张晴晴从病房走出来的之后,也独自一个人蹲在走廊上捂着脸偷偷的哭。

    远处,护士值班室里隐隐约约的飘来she经典歌曲《他还是不懂》的歌声:为什么当我推开门,他没有来拉住我,他还是不懂,还是不懂,离开只是想要被挽留,爱绝对能动摇我……

    我在病床上呆呆的望着天花板看了好久,一个劲的想着这几天的事情。王华强利用张晴晴威胁我,逼迫我低头妥协贱卖了我的地皮;今晚姜皓文又找来杨鹏,不但把我打成了重伤,逼得我下跪;现在,连张晴晴一次次目睹我出事,最终承受不了想要离开我安静一下。

    说一千道一万,无非都是因为我实力不足,保护不了自己的财产,也保护不了自己的兄弟朋友,更加保护不了自己的女人,甚至连自己都保护不了。巨大的肉体和心理上的打击之后,我终于做了一个决定:我要变得更强,我已经为女人下跪过,也为兄弟下跪过,从今往后,只有别人在我面前跪下,没有我跪别人!

    天色刚刚亮了的时候,我艰难的拿起手机打了一个电话给李梦婷,声音还很虚弱,但是却很坚决:“婷姐,我要下地狱!”

    “地狱?”李梦婷愣了一下,然后扑哧的笑了,说:“笨蛋,那是无间炼狱,不是地狱。”

    我徐徐的说:“管它是炼狱还是地狱,我要变得更强,我要参加这次的锤炼。”

    李梦婷有点儿讶异一直对去无间炼狱没什么兴趣的我,突然会找她说要参加锤炼,她好奇的问:“你受刺激了吧,你现在在哪里,我立即来找你。”

    我把自己的住的医院地址告诉了李梦婷,半个小时之后,打扮得妖娆动人的李梦婷出现在了我的病房,她见到我这惨兮兮的样子也是吃了一惊,问我没事吧?

    我摇摇头说:“死不了。”

    李梦婷就一边询问我的情况,一边很严肃的跟我说:“你真的确定你要去无间炼狱吗,我希望你是千思百虑之后下的决定,因为踏进那里的人,活着回来的几率只有百分之五十,我可不想你因为一时的愤怒做出的鲁莽决定,从而丢掉性命。”

    我面无表情的说:“我确定我要去,而且我坚信我现在比任何一个时候都要清醒和理智。”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