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 正文 第229章:红色玫瑰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正月十五,元宵节。

    张晴晴一如既往的在凌晨点就已经醒了,自从两个月以前她收到我那封告别信笺,字里行间真情流露的倾诉,还有若有似无暗示我可能会永远不会来了。这像是临终遗的信笺让她这些日子一直很不安稳,如果不是每天早上七点钟时候都会有署名陈瑜的玫瑰花送来,她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何而坚持。

    这段日子里,我在缅甸训练依,张晴晴的婚纱照成了我坚持下去的信仰;而在丽海市的张晴晴,也把每天收到署名陈瑜的红色玫瑰当成了坚持下去的信仰。

    她起床洗漱了之后,换了一身英伦风格的衣衫,白色的女衬衫搭配简约宽松的九分女西裤,披肩秀发,脚上穿着一双红色系带高跟鞋,配合着她一张精美绝伦的俏脸,有点像是个打扮时尚的上班族办公室女郎。

    张晴晴从卧室里出来之后,偏厅里张大贵正在一边吃早餐一边看报纸,徐淑琴端着装着三只荷包蛋的碟子从厨房出来,见到张晴晴就招呼说:“小晴,吃早餐了。”

    “我不饿,没什么食欲。”

    张晴晴说着就在客厅的发沙发上坐了下来,伸手用遥控器打开了电视机,心不在焉的看着丽海市本地的早间新闻,眼睛总忍不住的往门口的方向瞄一眼,好像在紧张的等待着什么?

    徐淑琴见状忍不住皱眉,伸手推搡了一把正在看报纸的丈夫,然后对着外面客厅的张晴晴努了努嘴,小声的说:“老张,你说女儿这是怎么回事,最近做什么事情都是心不在焉的样子,天天都没有约会,偏偏每天在家里也打扮得跟要外出约会似的,什么情况呀?”

    张大贵瞄了一眼外面客厅的张晴晴,淡淡的说:“女为悦己者容,小晴打扮得漂亮一点,当然是因为想念陈瑜那小子了。估计她是想等陈瑜回来,让陈瑜第一眼就见到她最漂亮的一面吧。”

    徐淑琴闻言有点儿小生气:“小晴说陈瑜是去省里参加了什么学生奥林匹克数学竞赛,老张,这什么数学竞赛我不懂,但是,有参加个数学竞赛需要两个多月的吗?”

    张大贵摇头说:“学习上的事情我可不懂,这个你别问我。”

    徐淑琴看看已经快七点钟了,她有点儿欣慰的说:“不过,陈瑜那小子年纪虽然不大,但也是个知道疼老婆的,这些日子每天都会定时的让花店送一支玫瑰花给小晴,我看现在小晴肯定是在等着陈瑜送给她的玫瑰花了。”

    张大贵朝着客厅望去,果然,张晴晴这会儿表面上虽然是在看电视,但是眼睛总是忍不住往门口方向瞄,脸色似乎还很紧张和焦急。

    徐大贵摇头郁闷的说:“这丫头,陈瑜的玫瑰花不是每天都会非常准时的在七点钟送过来的吗,她着急什么?而且,就算玫瑰花没有送来,只是今天没有收到玫瑰花而已,犯得着这么紧张在乎吗?”

    其实,他们两老不知道,张晴晴的焦急和紧张是有原因的。自从我离开之后,张晴晴又去找了一次李梦婷,问李梦婷我到底去了哪里?

    精明的张晴晴已经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主要是那封像是遗一般的告别信笺让她日夜感到不安。自从我去了缅甸炼狱之后,李梦婷内心也彷徨急躁,当时忍不住就跟张晴晴透露了一点儿信息。李梦婷告诉张晴晴,说我去了一个充满危险的地方,有点儿类似雇佣兵训练基地,李梦婷还跟张晴晴说,如果某一天我的玫瑰花没有送来,那就表示我可能已经不在这个世上了,让张晴晴遗忘掉我。

    所以每天收到红色玫瑰,对张晴晴来说这已经不是一支简单的玫瑰花,这更多的是一个我还活着的信号,她每天都害怕准时送来的红色玫瑰会戛然而止。

    墙壁上挂着的时钟已经指向七点,但是花店送花小弟的敲门声却迟迟的没有响起……

    “哗啦”

    张晴晴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冲向客厅外面的阳台,不小心把茶几上的一盘水果都碰翻在地上,她都顾不得去理会,径直的出了阳台,目光努力的朝着楼下院子,远处小区大门街道上到处寻觅,企图找到一个花店送花的工作人员。可惜早晨街上的行人匆匆,却没有见到任何花店的工作人员。张晴晴再也控制不知自己的情绪,在阳台角落无力的蹲了下来,将脸蛋埋首在双膝上,双肩轻轻的抽动着,小声的哭……

    张大贵和徐淑琴夫妇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急急忙忙的从偏厅过来,见到女儿这样子,都吓了一跳,徐淑琴连忙问:“小晴,怎么了,怎么了?告诉爸妈,发生什么事情了?”

    张晴晴被父母围着安慰和追问,反而哭得更伤心了:“呜呜,陈瑜他不会回来了……人家只是太关心他了,不想他整天过那种刀与血的日子,只是得到他一句不再混了的承诺而已……呜呜,我说离开只是想他挽留我而已……他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不挽留我,为什么要自己离开……难道他不知道……我是好爱他的吗……”

    张大贵和徐淑琴夫妇闻言脸色剧变,虽然不知道女儿说的这些是什么意思,但是他们已经隐隐意识到,女儿跟女婿似乎出现了什么问题。两老伸手想搀扶起哭得伤心无措的张晴晴,说到屋子里慢慢说,但是张晴晴以为我永远回不来了,整个人情绪都崩溃了,埋首在膝盖上,哭得梨花带雨。

    就在张大贵和徐淑琴夫妇手足无措的时候,忽然,客厅外面的门铃响了起来。

    徐淑琴皱了皱眉头,一边过去开门,一边没好气的说:“大清早的是谁呀?”

    大门打开,我身穿米黄色的t恤和一条灰色悠闲裤,脚上一双白球鞋,手里捧着一束九十九朵玫瑰花组成的花束,有点儿局促和腼腆的站在门口。

    徐淑琴开门骤然见到身材修长,眉清目秀,有点儿小害羞的我,顿时愣住了。

    “妈,那个,我回来了——”

    我见岳母睁大眼睛看着我,忍不住伸手挠了挠头发,有点儿心虚的跟她打招呼,毕竟我只是个上门女婿,什么都没有跟岳父岳母交待,就消失了两个月,不知道两老会不会以为我离家出走,非常生气?

    徐淑琴睁大眼睛望着我,跟我想象中她要生气骂我的情景不一样,她非但没有骂我,反而是脸上忽然荡漾起一抹兴奋的笑容,急忙的回头对着客厅阳台外面的张大贵和张晴晴两人叫唤道:“回来了,小晴,陈瑜这臭小子回来了,你别哭了……”

    原本蹲在阳台角落里,埋首在双膝上,哭得像小孩的张晴晴闻言错愕了一下,急忙的挣扎起来,两步跑进了客厅,然后她就看到了门口处手捧着红色玫瑰,没心没肺对着她憨笑的我。

    “陈瑜?”

    张晴晴俏脸上还梨花带雨,傻乎乎不敢置信的望着我问。

    我迎上她,将手中的玫瑰花递向她,大大咧咧的说:“抱歉啊晴晴,吃了顿早餐撒了泡尿,耽搁了点儿时间,没回来晚吧?”

    张晴晴俏脸上闪过一丝杀意,她柔声的说:“靠近点儿,我告诉你。”

    我就将脸朝着她跟前凑过去,但是张晴晴这娘们忽然伸手一把勾住了我的脖子,张开小嘴朝着我的嘴唇上一下子狠狠的咬了上来,疼得我顿时呜呜的闷哼惨叫。

    岳父和岳母两个人站在边上,面面相觑。最后还是岳母面色尴尬的扯了扯丈夫的衣角,朝着大厅门口外面努了努嘴,岳父会意,两老悄然的走出了门口,顺便把门关上,故意的给我和张晴晴制造一个两人世界。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