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 正文 第232章:合作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吃过午饭之后,我让郑展涛给何金华老板打了个电话,然后一群人过去月亮街酒吧,跟何金华见面。

    两个月多月没见,何金华已经憔悴了很多,鬓边有些银丝白发杂生,明显这段日子过得不怎么如意。想想也是,酒吧营业执照办不下来,没法开门营业,而想脱手的话,又迟迟没有能脱手,现在等于每天都在亏钱,他不急才是怪事。

    “陈先生”

    何金华虽然已经在电话来确定我会过来,但是真正见到我的时候,他还是有点儿小激动,上来热情的跟我握了握手,估计是他对我当初开价三百万,开价比较中肯的买家有着比较好的印象。

    “哈哈,何老板许久不见。”

    我伸手跟何金华握了握手,这家伙是个商人,虽然已经人到中年,但是长得细皮嫩肉的,所以他跟我握手的时候,就明显的察觉到了我手掌皮肤的粗糙。他忍不住低头瞄了一眼我的手,手背和手掌心都有着一层厚厚的茧子,他顿时吓了一跳,手掌心有茧子肯定是经常抓握东西磨出来的,比如武器,而手背有茧子大多都是练拳打在沙包上练出来的,他甚至注意到我右手食指上的茧子特别的严重,这是经常练习枪械操作,食指扣扳机时候磨出来的。

    我见何金华惊愕我望着我的右手,我不知道他从我手上的茧子就猜到了我很多事情,有点儿皱眉的问:“何老板怎么了?”

    “哦,没什么,只是见到陈先生你,我真是太高兴了。”

    哨牙等人闻言面面相觑,我也觉得微微有点儿恶寒,心想着何老板该不会是个基吧,吓得我连忙把手抽回来。何金华见我这神态,就又笑了,说:“陈先生别误会,我最近被你们学校那个姜皓文恶心到了,那小子开价低,谈好价格又不肯付钱,完全没什么诚意,所以我见到陈先生你这种爽快的买家,才会忍不住高兴。”

    我闻言笑了笑没说话,何金华将我们一群人请入酒吧内,随便在一张桌子边说下,他让侄子郑展涛去开了灯效和音乐,他自己则去吧台酒架上取下一支红酒,亲自招待我们。

    他拿着红酒过来的时候,我身边的王子天忍不住低呼一声:“靠,是年的拉菲。”

    我和哨牙等人闻言都忍不住微微吃了一惊,因为这红酒价格可不菲,真货在我们丽海市场价大约要万多块钱一支,何金华舍得拿出这么一支红酒招待我们一行,算是很有诚意了。

    我出身穷苦人家,山葡萄吃过不少,葡萄酒喝的很少,这么高档的红酒还是第一次,我的品鉴能力并不咋地。可能是因为这支红酒价值万块的心理作用,端起红酒杯抿了一口的时候,觉得口感还不错。

    何金华是个经验老到的商人,虽然他很想跟我谈生意,但是却故意的先不提起,而是问我最近的情况,接着大江南北新闻时事跟我们乱侃,直到大家都嘻嘻哈哈,谈笑正欢,气氛热烈的时候,他才忽然端起酒杯跟我碰了碰:“陈先生,上次你对我的酒吧报价三百万之后,就一直不见了人影。我问小涛,他说你被姜皓文给整了,离开了丽海市……”

    我笑道:“出去散散心,觉得还是丽海市好,就回来了。”

    何金华眼珠子溜溜的转动,问:“那你现在对我这间酒吧还有兴趣吗?”

    我淡淡的反问:“何老板你的酒吧不是初步跟姜皓文谈好价格了吗?”

    何金华摇头说:“谈是谈好了,但是这只是口头上的协议,而且姜皓文的钱迟迟没有动静,所以我对他很是不满,这酒吧不卖给他也罢。”

    我望着何金华说:“我来的时候,确实是准备依旧以三百万的价格买下你的酒吧的,但是吧,我现在却改变了注意。”

    何金华闻言瞬间傻眼了:“你不买了?”

    “不买了”我这话一出,何金华脸上就顿时露出深深的失望,看得出这家伙我想我出高价,而且快速全款付钱给他买下他的酒吧的,我见他这表情就忍不住笑了,说:“我虽然不买下整间酒吧,但是我却有一个合作的方法想跟你谈谈。”

    何金华愣住:“怎么合作?”

    我端起酒杯抿了一口红酒,淡淡的说:“你当初跟本市地头蛇杨鹏约好,你出钱投资这间酒吧,他负责办营业执照和找人看场子,赚到的钱均分是吧?”

    何金华眼睛一亮,隐隐猜到了我想说什么,他点头说:“是啊!”

    我就说:“其实杨鹏跟你一样看好这间酒吧的前途,所以他才会在背地里下绊子,故意的说办不下营业执照,让酒吧开不门营业,然后他指使姜皓文出面用低价把你刚刚装修好的酒吧买过来,最后自己闷声赚大钱。”

    提起杨鹏,何金华就恨恨的骂了一句,然后问我想怎么合作?

    我继续说道:“我的意思是我代替掉杨鹏的角色,我负责把营业执照办下来,而且等酒吧开张之后,我会找兄弟来这里负责看场子,另外我还会注资一百万进来。不过,我不是像杨鹏那样跟你五五平分,我要这间酒吧的六成股份。”

    何金华闻言顿时睁大眼睛,开始不说话了,他皱着眉在盘算着。我把杨鹏答应干的事情都干了,要一半股份很合理。何金华现在考虑的是我注资一百万进来,要多%的股份,到底能不能接受?如果接受的话,我就拥有了这间酒吧的%股份,毫无疑问的大老板,而他只有%股份,肯定是小老板了,以后酒吧的大方向意见只能有我来拍案决定。

    我见何金华迟疑了半天,就笑道:“如果你不愿意的话,我或者可以出价万,将酒吧买下来,你考虑考虑?”

    何金华闻言咬了咬牙说:“不用考虑了,我答应跟你合作,因为我看好丽海市河东的发展,还看好这条街会日益繁华,更看好这间酒吧能赚钱。我投资了五六百万下去,现在卖三百万也亏出翔,还不如跟你并肩拼一把算了。不过,我想不明白的是,你完全能自己吃下这间酒吧,为什么要选择跟我合作方式?”

    我笑了笑说:“因为我自己干的话,也要请人帮我打理酒吧生意。何先生你对这酒吧知根知底,而且肯定早已经想好怎么发展这间酒吧的,在我心目中何先生是打理这间酒吧的最合适人选,所以我才会跟你合作。”

    何金华闻言愣了愣,他又深深的看了我一眼,眼神有点儿敬畏,一点都不敢因为我年纪轻轻就小觑我。他觉得我这个人不简单,把这些都计算好了的,这是一种智慧的表现。

    我跟何金华很快的把合作敲定了,唯一让我有点儿意外的是,何金华甚至没有质问我有多少兄弟,能不能看好场子,他这么信任我的能力?

    我不知道的是,因为我手上的茧子,尤其是右手食指上的明显厚茧子,无形中震慑住了对方,因为在何金华看来,我可是一个经常摸抢扣扳机的人,来头肯定不简单,他一点儿都不担心我看不看得住场子。

    何金华也不担心我说的那一百万注资,他只叮嘱我快点先把酒吧营业执照办好,说这个执照要跑很多个部门,他这两个多月腿都跑断了,硬是没能把执照办下来。

    我笑着说放心,给我半个月时间,我尽快搞定。我心想办执照的事情还得劳烦李梦婷,心里刚刚想到李梦婷,手机就响了起来,居然就是李梦婷第二次打电话来。我就对着哨牙和何金华等人挥挥手,表示我有事情要办,让他们自己继续喝酒,我则一边走出酒吧门口,一边接通了李梦婷的电话。

    “哎呀,小冤家,怎么才接电话,姐姐想你了。”

    李梦婷的声音还是刻意装得娇滴滴的,大魔女性格彰显无疑,一句话就把人撩拨得心里痒痒的。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