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 正文 第243章:一个比一个狂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马睿冬抱着双臂,和十几个身材魁梧的教官如同一群狼围着两只小羔羊似的,每个人脸上都充满了狞笑,他瞪着我们咧嘴冷笑说:“你们两个小崽子,竟然敢往我厕所里塞鞭炮,玩得够狠呀!”

    我还没说话,身边的姜皓文就忍着怒气说:“这事情跟我没关系,不要什么屎盆子都忘我头上扣。←百度搜索→x?阅ぁ屋.biqushuo.笔趣说”

    旁边那个叫高锦的教官伸手就在姜皓文的头上按了一下,嘲笑的说:“敢做不敢认,你这种不良学生小流氓我见多了,自以为欺负一下同学,身边有几个学生跟着你喊哥,你就很了不起了?”

    男人的头女人的腿,都是碰不得的,姜皓文眼神陡然变冷,斜着眼说:“你再摸一下老子的头试试?”

    高锦教官也是个有脾气的,顿时就叫嚣着要再摸姜皓文的脑袋。我巴不得他们双方干起来呢,不过这时候马睿冬开口制止住了高锦,马睿冬看了眼神森冷的姜皓文,又看看自始至终都是一脸平静的我。我们两个学生跟他想象中那种慌张失措害怕彷徨的样子截然不同,让他有点儿意外和吃惊,他沉着脸徐徐的说:“你们两个挺带种的嘛,死到临头,一个还这么凶,另外一个还这么淡定,不知道是应该说你们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还是应该说你们是不知死活?”

    我撇撇嘴说:“马教官,你把我们俩抓到这里不就是想着修理我们吗,有什么招数尽管是出来得了,我还赶着去食堂吃饭呢。”

    高锦等一群教官闻言都气笑了,说这小子到了这一刻还想着吃饭,是不是傻子呀?

    马睿冬从我眼睛里那淡淡的讥笑能看出来我不是傻子,他知道我不把他,甚至是不把他整群人放在眼里,这绝对不是傻,而是一种狂妄。他吸了口气,沉声的说:“行,冲着你们这两个小崽子这股狂劲,今天我就给你们一个机会,用我们男人最原始的办法来解决矛盾。我们这里有十几个教官,你俩一起挑出一个,如果你们二打一,能打赢我们任何一个教官,今天的事情我就不追究了;如果你们输了,写封检讨去广播室念出来,当着全校人的面跟我道个歉,怎么样?”

    “行”姜皓文半眯着眼睛,伸手指着刚才摸他脑袋的高锦说:“我要挑他,而且我要跟他一对一!我要亲手撂倒他,在二中没有人敢摸我头,明白吗?”

    马睿冬觉得他们是教官,让我们两个学生挑战一个教官,都自觉得有点儿不公平了,生怕我们说他欺负我们。

    但是,没想到姜皓文居然说不用二打一,要单挑高锦。顿时把高锦气得脸都绿了,其他的教官都笑了,觉得这二中的学生真心狂。

    我见姜皓文说不用二打一,他要独自单挑,顿时不服气的伸手指着马睿冬和另外一个身材最高大魁梧的教官,大声的说:“靠,你挑一个,老子要挑两个!”

    姜皓文闻言,瞬间觉得自己被我比下去了,勃然的大怒的伸手指着高锦和其他两个教官,就像是数自己后院的绵羊一般,针锋相对的跟我大声的说:“草泥马,你挑两个很了不起呀,老子挑这三个。”

    我听了之后,也伸手像是清点自家院子里的小鸡似的,手指一伸数道:“他他他,还有他,我挑四个!”

    姜皓文从来都不敢输于我的,正准备要说他挑五个,马睿冬已经忍受不了,咆哮一声:“够了,我他妈的今天真是遇到两个奇葩货了,当我们是超市廉价处理品呢,你抢三个他抢四个?”

    马睿冬顿了一顿,然后冷冷的对姜皓文说:“你能打赢高教官,就放你走,不然就乖乖的写检讨去广播室对全校师生公开道歉吧。”

    “切”姜皓文走到篮球场中间,对着高锦勾了勾手指:“过来。”

    “妈蛋,忍你这小崽子好久了,看我怎么把你揍得喊爹。”

    高锦撸起衣袖走了出来,要开始跟姜皓文搏斗,我一直不清楚姜皓文的实力,这时候想趁机了解一点姜皓文的底细,就眯着眼睛跟马睿冬等十来个教官认真的看着两人即将开始的战斗。

    “小子,看招!”

    虽然姜皓文跟我都口出狂言说一个要挑几个教官,但是高锦却以为那是小屁孩的玩笑话,始终没把姜皓文当回事,在心里轻视对手,甚至出招之前还很规矩的提醒对方格斗开始了。

    高锦一照面就是跨步冲拳,军体拳里很正规的一个拳法,巨大的拳头朝着姜皓文的胸膛擂去。不知道是因为刻意保留了几分力量,还是自身实力不够强的缘故,我总觉得这拳力道不是很强,速度也不算很快,少了军体拳那种迅猛的爆发杀伤力。

    高锦出手留情,但是不代表姜皓文出手会留情,姜皓文是被我摆了一道才被抓进来这里的,刚才又被高锦摸了头,他胸膛里正憋着一股子怒火呢,而且他也有心震慑我的吧,所以一出手就是全力以赴。

    只见姜皓文跟所有的跆拳道高手一般,猛然发出一声暴喝,震慑敌人胆神,同时身子嗖的向前冲去。眼看要被高锦的拳头砸中胸膛,他才拧身避开对手的拳头,同时右脚趁势对着高锦的脑袋就来了个迅猛的高侧踢。

    高锦没想到姜皓文居然真是个跆拳道高手,脚还能踢得这么高,吓得连忙的低头,姜皓文的右腿就堪堪的从他脑袋上方扫了过去。

    “老高,小心——”

    高锦正以为自己躲过对手一个杀招的时候,姜皓文身体已经快速来了个三百六十度转圈,使出了超高难度的二段回旋踢,狠狠的一脚扫在了刚自以为躲过一劫的高锦脑袋上。

    “嘭——”

    高锦就像是被人敲了一记闷棍似的,整个人无力的仰头栽倒,扑通的跌倒在地上。

    姜皓文在所有教官震惊的目光中,轻轻的拍了拍他根本没有灰尘的衣摆,挑衅的朝着我看了一眼,示威味道很浓。

    马睿冬没想到自己的兄弟一照面就被个学生给撂倒了,虽然这个学生应该是个跆拳道高手,但他还是觉得很丢人,他跟几个教官过去把高锦搀扶了起来,小声的问高锦有没有事?

    高锦这会儿才用晕厥中醒过来,摇晃了一下发胀的脑袋,尴尬自责的说:“马哥,对不起,我大意了。”

    “算了算了”马睿冬转头对姜皓文说:“你可以走了。”

    姜皓文却不愿意走了,得意的笑着指了指我,说:“不急,我要看他被你们走了,我才走。”

    马睿冬没说什么,他已经有点儿意识到,一个小伙子能从三四千人当中脱颖而出,成为这校园的王者,绝非偶然。甚至连同对于另外一个混世小魔王的我,马睿冬也开始认真正式起来,他望着我说:“你也挑一个人单挑吧。”

    我淡淡的说:“我挑你,还有你身边身材最高大的教官。”

    马睿冬见我这么狂,就冷冷的说:“我一个就能放到你了,不需要贺宗炎教官的帮忙。”

    我坚持的说:“不行,其实今天中午你们在办公楼下用语言私底下亵渎女学生和女老师的时候,我就看你不顺眼了,而你为难徐捷的时候,我更是想揍你。不过现在你屁股开花,行动也不是那么利索,我就算打赢你也胜之不武,所以我一定要你再加一个帮手,我不想占你的便宜。”

    马睿冬闻言又惊又怒,惊的是我真的听到了他们教官私底下聊天的话,怒的是我重提他屁股被鞭炮轰炸的事情。他屁股上确实有点受伤,行动也有点不便,见识了姜皓文那厉害的身手,他对我也不敢托大了,就冷哼一声:“既然你坚持要一个挑我们两个,输了别怪我们以多欺少。”

    我伸手就扯掉了自己身上的迷彩外套,以及里面的贴身t恤,露出布满各种疤痕的精壮上身,对着马睿冬和贺宗炎说:“来吧!”

    伤疤是战士的勋章,见到我这一身伤疤,那些教官看我的眼神就截然不同了,狂妄的人总是有狂妄的资本。

    马睿冬目光注意力却不在我满身的伤疤上,而是盯着我左边锁骨下方一处小纹身看,表情有点儿惊疑不定,其实那个纹身是我通过炼狱训练之后,屠夫教官给我纹上去的,纹身图案是一簇荆棘草缠绕着一柄小军刀,军刀上有数字:no.。

    我问过屠夫教官,这图案是什么意思,屠夫教官当初告诉我这是炼狱的标志,是代表我是哪一年炼狱的学员,no.则表示我是那一期学员的实力排名,当初我是第二名,林峰是no.!

    我见马睿冬盯着我的纹身看,心想难道这家伙知道这标记含义,可是这时候贺宗炎已经暴喝了一声,飞身朝着我扑来,扬起拳头就朝我胸膛砸来,还是军体拳,不过力量和速度十足,非常迅猛。

    “来得好!”

    我也喝了一声,我打架素来喜欢以硬碰硬,以刚碰刚,抬起拳头对着对方的拳头硬了上去。

    碰的一声,两个拳头撞在一起,贺宗炎脸上随即出现痛苦之色。我手上也传来剧痛,不过炼狱生活早让我习惯这种程度的疼痛,身体一点都没有停顿,拳头对碰之后再度加速,整个人撞人了贺宗炎怀中,手肘狠狠的砸在对方的胸膛上。顿时打的对方又是一声闷哼,脸上的痛苦加剧,蹬蹬蹬的退后几步。

    没等我趁胜追击,已经被马睿冬从后面环腰抱住了我,他大喝一声想将我抱起来摔倒。

    但是,我在他发力之前把左脚伸到他脚下勾着,让他发力的时候,我没有被他抱起来,这个发现让他吃了一惊。没等他二次发力,我已经给他来了个过肩摔,直接将他一百四十斤重的身体狠狠的摔在地上,将他摔得四仰八叉的。

    “去死!”

    贺宗炎大叫一声,他刚才跟我一交手就受了严重内伤,现在忍着内伤冲上来,对着我的胸口就是一脚。

    避无可避,无需再避。

    我挺起胸膛硬生生的接受了他这一脚,整个人不由自主的被他脚上传来的力量蹬得想要跌飞出去,但是我双脚猛然发力,使了一招叫作千斤坠的招数,硬生生的站稳了身形,同时胸膛用力一挺。

    贺宗炎正觉得一脚能将我踹飞出五六米的时候,忽然他踹在我胸口的脚上传来了巨浪一般的反弹力,非但我没有被他踹飞,反倒是他自己被这股反弹力震得他自己倒退出去,站立不稳跌倒在地上。

    我胸口就像是炸了一般的痛,嘴角也溢出血迹,不过我整个人却好像燃烧了起来,就像是回到炼狱的那种残酷生活感觉。我活动了一下身体,强壮的身体发出一阵骨头关节发出的噼里啪啦声音,我望着两个同样受伤了的教官,勾了勾手指:“继续!”

    贺宗炎面如金纸,这是受了严重内伤的典型症状,他还想继续,但是马睿冬却挣扎起来拉住了他,摇摇头说:“老贺,你已经受了内伤了,不要逞强了。他是炼狱回来的人,我们不是他的对手,我们输了。”

    这时候,外面传来一阵剧烈的拍门声,只听到张晴晴焦急的声音和秦主任紧张的声音传来:“马教官,你们把学生带到里面关上门做什么,没打伤学生吧?”

    一群教官脸色顿时很难看,他们没有打伤学生,反倒是有三个教官受伤了,贺宗炎最严重。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