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 正文 第250章:对不起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张晴晴喝的醉醺醺的,我身上带伤,也不敢直接回家,怕惊扰到家中的岳父和岳母。我找了一家旅馆,开了间房跟张晴晴临时住下。

    我把张晴晴往床上轻轻一放,她在我怀里窝着睡得正舒服呢,骤然被放到床上,她就下意识的皱着眉头,一双手不依不舍的勾着我的脖子,居然硬是把我也带倒在床上。然后整个人像是树袋熊一般半搂半抱着我,螓首埋在我胸口上,俏脸上这时才重新露出满意之色,安宁的继续睡觉。

    我今天军训了一天,刚才又挨了一顿揍,浑身像要散架子一般又累又疼,在床上躺下来的时候就觉得很舒服,加上不想惊醒甜睡中的张晴晴,就想着等她睡死了我再去洗澡和擦药酒。

    但是一闭眼我就睡着了,今天涂文轩的事情又给了我打击。让我明白了在这个社会上,光有一身武勇,其实不能算强大。睡着了的我没有了平日里刻意的伪装,就表现出了自己弱小的一面,张晴晴在抱着我的时候,我也像个受委屈的小孩子般埋首在她胸前,两人相拥而眠。

    张晴晴在半夜里就模模糊糊的醒来了,脑袋还昏昏涨涨的她发现自己置身在一间旅馆房间里,而且还有一个男子埋首在她怀里,顿时吓得脸色就苍白起来。刚刚醒来的她只记得昨晚跟闫肃几个人喝酒被灌醉了,我后来的出现她一时间想不起来,吓得她现在已经自己被闫肃占了便宜了呢。

    她浑身颤抖的想狠狠推开怀里的男子,却猛然发现埋首在她怀里的人是我。

    虽然她只看到了怀里男子半边脸庞,但是白皙的皮肤,脸上柔和的线条,斜飞的眉,英挺的鼻梁,倔强抿紧的嘴角,不是她最熟悉的我,还有谁?

    “陈瑜?”

    张晴晴见到是我的时候,原本内心的害怕、彷徨无措、绝望等情绪如同潮水一般迅速退去,还下意识的惊讶低呼了一声。她怎么回想也记不起我什么时候来接她的,怎么还来到这旅馆了?

    在炼狱训练日子里早就教会了我时刻保持警惕,就算我睡得再熟,任何一点儿动静我都会瞬间醒来的。张晴晴的动静还有她惊呼我名字的时候,我就已经醒了。我刚醒来就已经发现自己的脸趴在她弹力惊人的胸口上,我觉得自己挺贱的,发现趴在她胸口上之后,就舍不得离开了,继续的装睡,想多感受一会儿她那里的美好。

    张晴晴小声的喊了我两声,见我睡得“很死”,她就嘀咕了一句:“睡得跟猪似的,脑袋压得人家左胸都麻木了。”

    我闻言在心里直翻白眼,心想我就是猪,那也是能扑到嫦娥的猪八戒,现在你就被我扑倒呢。

    张晴晴说着就伸手来轻轻的推我的脑袋,想把我推开一点儿。但是我正感觉着那惊人的弹性和柔软,爽着呢,哪里舍得被她推开,于是我就装着熟睡的人调换更舒服的睡姿,鼻子里故意的发生哼哼两声梦呓,然后轻微的活动了一下枕在张晴晴胸口的脑袋,甚至趁机双手双脚一起动,整个人像八爪鱼般抱着了她。

    张晴晴似乎很敏感,居然情不自禁的嘤咛哼了一声,整个人身体都发软了。

    我偷偷的睁开一点儿眼缝偷瞄了一下,只见灯光下她脸色绯红,表情羞中带恼,一双漂亮的桃花眼也舒服的半眯着,眸子里迷蒙着雾气,眼角含着春色。

    我见状先是暗自愣了愣,旋即内心开始狂喜,得意的想:张晴晴岁生日已经过了,今年都算岁,花开正茂的年龄。她现在的模样让我想起了经常在上看到的一句经典的话:嘴里说不要,身体却很诚实。

    张晴晴又尝试了推搡了我两下,非但没有将我推开,反而因为彼此身体之间的碰触,让她自己有点儿香汗淋漓气喘吁吁了。

    我心中更加得意了,心想张晴晴现在已经有感觉了,如果我再加把劲,偷偷的撩拨她两下,或许就能跟她来一次了。

    但是吧,我正嘚瑟着呢,脸蛋就被张晴晴用手狠狠的拧了一把,疼得我啊呀的惨叫起来,旋即我又觉得自己反应太快了,怕张晴晴发现我刚才是在装睡,我就连忙的装着迷茫的样子睁开眼睛,左右张望的问:“谁,谁拧我?咦,晴晴?”

    张晴晴俏脸一片绯艳,桃花眼的羞涩和春意还没有退尽,不过说话的语气却刻意的装得很凶很冷:“陈瑜,你还跟我装?”

    “我装什么?”

    我闻言一惊,心想张晴晴怎么发现我装睡的,不可能呀,我都很小心了的。

    张晴晴粉面如血,咬咬嘴唇冷哼说:“那里都抵在我腿上了,还跟我装,睡死的人会有这种反应的吗?”

    我听完之后才瞬间的囧了,原来我自己也没察觉,自己身体某个部位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抬头昂首了,而且才不知死活的抵在了张晴晴的腿上,难怪张晴晴会忽然的拧我骂我装睡了。

    我几乎是下意识的问:“睡着了那里不会有反应的吗?”

    话刚说出口,我自己就想打自己一个大嘴巴子,自己是不是傻,这么问岂不是承认自己刚才是装睡了?

    “好你个陈瑜,敢装睡占我便宜,今晚我非要收拾了你这个流氓,为女人除害。”

    果然,张晴晴见我真是装睡,她立即就化身成一头愤怒的小母老虎,哇的一声,张牙舞爪的扬起粉拳来打我。她砰砰的在我胸膛和背部擂了两拳,牵扯到我身上的伤口,顿时疼得我咧嘴抽着冷气痛哼了起来,哭丧着脸求饶说:“女侠饶命。”

    张晴晴不知道我身上有伤,犹自在得意洋洋的冷哼:“现在求饶已经晚了,谁叫你刚才耍流氓来着?”

    说完,她扬起手又想教训我,但是忽然看到我白色体恤上渗出一小点淡淡的红色水痕,她见状瞬间愣住:“你受伤了?”

    我还没来得及回答,张晴晴就着急的伸手撩起我的衣摆,然后就看到了我腹部有一处严重的瘀伤,这是电棍砸出来的,皮肤还有灼伤,时不时的渗出丝丝血水,看起来触目惊心。

    张晴晴脸上玩笑的表情不见了,取而代之是前所未有的严肃,声音也陡然冷了很多:“这是怎么回事?”

    我就支语的说我赶去救她,出手打了闫肃,后来就跟酒店的保安发生的冲突,吃了点小亏。

    张晴晴眼睛瞬间就红了,声音里也带着一丝哭腔,生气的说:“这是一点小亏吗,都伤得那么重了。”

    其实我当时背后受到的攻击更多,现在背上估计全是新伤,我见一处伤痕张晴晴就急成了这个样子,那如果让她看见背部的伤痕还得了,就柔声的安危她说:“没事,一点小伤而已,只要你没事就好。”

    说完,我就想把卷起的衣摆放下,但是张晴晴似乎又发现了什么,忽然脸色就再度变了,让我坐起来转过身去,她要看看我的背部。

    “我背部没事……”

    “我让你转过去!”

    我见张晴晴很强势很执着,只能老老实实的转过身背向她,她小心翼翼的拉开了我的衣摆,顿时把满是伤痕的背部露了出来……

    “呜——”张晴晴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一下子哭了出来,从后面抱住了我,埋首在我背上失控的哭泣。泪水渗透了我的t恤,她一个劲的哭着喃喃道歉说:“陈瑜,对不起,我想帮你解决掉那个执照的问题,但是没想到自己闯祸了,害你为了救我伤成这样子。”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