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 正文 第251章:又见马睿冬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从来没有见过张晴晴哭得这么自责和难过,其实她平日性格挺大女人的,属于很要面子很骄傲的那种,大约是今晚的事情让她太后悔了,觉得是她连累了我,才会哭得这么伤心。

    我这人最怕女人哭,尤其怕自己心爱的女人流泪,就连忙的转过身搂住她安慰她说:“这事情也不能怪你,你也是为了帮我搞定酒吧的执照,才会去跟闫肃见面,这样一算的话,还是我连累了你呢。”

    张晴晴哭得梨花带雨,没有了平日高高在上的女王姿态,反而是像个小女孩般乖巧的埋首在我怀里,呜咽的说:“但是,你因为我伤成了这样子,我好难过好自责。”

    我闻言就说:“我这次确实对你挺生气的,对那个闫肃你都不知根知底,连对方是个打色狼都不知道,居然傻乎乎的送上门去,还被人家给灌醉了,你平日的那股精明哪儿去了?”

    张晴晴被我说得不好意思,不依的在我怀里扭动了一下水蛇腰,说:“人家都难过懊悔死了,你还奚落人家,我只是关心则乱嘛,而且开始觉得闫肃是我的旧同学,完全没防备他居然对我有坏心眼。”

    我伸手就在她翘臀上来了一巴掌,生气的骂道:“你长得这么漂亮,是个男人对你都会有坏心眼。”

    张晴晴没想到我居然敢打她屁股,她忍不住抬起头来看着我。苍白的小脸上顿时有了些红晕,肩膀一抽一抽地道:“你干什么?人家都难过死了,你还只记得占我便宜?”

    说真的,如果不是因为张晴晴今晚做错了事,连累我受了伤,她现在心情正处于一种愧疚和自责的情绪当中,我敢打她屁股,那其实风险就跟拍一巴掌老虎的屁股危险是一样大的。因为拍一巴掌老虎的屁股下场是死,拍一巴掌她的屁股也是死!

    但是因为今晚情况特殊,张晴晴自觉做错了事情,下意识的觉得应该受到责罚,还有一点像补偿我的心理,所以并没有跟往日那般动不动就跟我拼命。

    我心里暗笑,嘴上却故意的说:“我可不是占便宜,我这是在责罚你呢,做错了事情就要被打屁股的,幼稚园的小孩子们都懂这道理,你这女老师怎么反而不懂了?”

    张晴晴闻言再也忍不住,气得骂我是流氓,不过吧,骂归骂,她被我这么一打闹,却是心情好了很多,也不再哭鼻子了。

    我就趁机的笑嘻嘻说:“看,你被我打了屁股之后,心里的愧疚和自责都消除了很多了,不再那么觉得对不起了我是吧。”

    张晴晴那么聪明的女人,她已经明白了我是故作流氓,分散她的注意力,不知不觉中已经让她从愧疚的情绪中走出来了,不再哭泣了呢,她低哼了一声,难得乖巧的半偎依在我身边,幽幽的说:“陈瑜,因为今晚的事情,我们算是把闫肃给得罪彻底了,消防许可证办不下来,酒吧执照也办不下来,那投进去的一百万估计要打水漂了。”

    我想了一下今晚的事情,其实当时章阿姨走出来救我的时候,不但当众喊我的名字,而且还主动让司机小李送我去医院。这不同寻常的关心,不但吓到了涂文轩,那个闫肃更是吓得屁滚尿流,就凭章阿姨对我的这份与众不同关心,闫肃弄不清我跟章阿姨是什么关系,他就绝对不敢再在消防证上为难我,他不敢冒险得罪章阿姨的。

    理清了思路,我就跟张晴晴说:“没事,我有办法对付那家伙的,这事情你不用担心。”

    “恩!”

    张晴晴不明白我何为这么自信,但是她也没有再追问下去,她关心我身上的瘀伤,见到我昨晚顺路买的放在桌面上的铁打酒,就柔声说让我趴好,她亲手给我拭擦铁打酒。

    擦完铁打酒之后,已经是凌晨点多了,我见张晴晴还是有点儿低落,就故意的说些流氓话和情儿逗她,张晴晴很快的就被我逗得脸颊红红,一个劲的嗔怪我流氓口花花,但是又没有严词苛责说不我不许说,看得出来她也是蛮喜欢听我说这些话的,只是面子上有些放不开而已。

    早上点,我就已经从旅馆出来,坐车回到学校,堪堪的赶上了学校起床时间。

    上午接着军训,中午的时候,李梦婷打电话过来,说不知道怎么回事,昨天还磨磨唧唧说办不了的消防证已经办下来了,其他的许可证不再是问题,过几天就能把执照完全办好。

    我连声的跟李梦婷道谢,心里清楚的很,肯定是闫肃那家伙回去掂量掂量我跟章阿姨的之间的关系,最后没敢再给我使绊子,神速的把我月亮湾酒吧的消防证给批了。

    我把这个消息告诉了何金华,何金华欣喜若狂,一个劲的夸我有本事,说他鼓捣了几个月都没弄好的执照,我几天就摆平了。他将我吹捧上了天,不过没有忘记叮嘱我,酒吧下个月初开张营业,服务员等人他会招聘,但是保安跟看场子的人手,他让我来处理,我说我会搞定的。

    接下来几天,依旧是军训,不过换了李梅这个女教官之后,她脾气比较好,同学们也没有了反抗情绪,军训也变得没有那么辛苦,很快就到了周五,军训也随之结束了。

    军训结束之后,同学们都欢天喜地的回家过新学期第一个周末了,美女班长唐安宁经历了人生中第一次军训,显得格外的开心,她在周五放假的时候,就倡议大家晚上一起去吃一顿庆祝一下,除了一部分急着回乡下老家的同学之外,大部分同学都欣然的同意了。

    我跟兄弟们也很久没有坐在一起喝酒了,就顺便把王子天、郑展涛和李宏城三个手下大将也全部叫了出来,最后我们一两百人直接把学校附近的冯记大排档包下了下来,把大排档坐得满满的,一群人推杯换盏,庆贺军训的结束。

    我和五虎三将,还有唐安宁、缪东华、宋东阳一共十二个人坐了一桌,有资格坐在这张桌子的人,无一不是我这股势力里面的中流砥柱。五虎是我的嫡系手下,三将是我手下三股下辖力量,等同于三个堂口了。宋东阳和缪东华虽然是郑展涛的手下,也有资格坐下来,只有唐安宁这位大小姐身份比较特殊,她没有想过混,她只是单纯的为了我好,热心的帮我打理账本钱财,算是我的私人助理。

    趁着今晚人齐,我就顺便把酒吧下个月开张,何老板要我找保安和看场子的人手跟他们说了。

    哨牙兴奋的说:“嘿嘿,看场子还不简单,咱们手下就有一两百人,每天派十来个人过去那边轮值不就可以了。”

    郑展涛比较老谋深算,摇摇头说:“不行的,我们的人毕竟还嫩,普通的打闹还可以,让他们去看场子,如果真有硬点子来闹事,他们其实震慑不住社会上那些地痞流氓的。”

    秦勇不服气的说:“靠,谁敢闹事我就弄死谁,我就不信了。”

    倪安琪翻了个白眼说:“弄死了之后呢,你就跑路还是坐牢,我们酒吧也关门咯?”

    秦勇闻言皱眉说:“安琪,怎么这样说话?”

    倪安琪大大咧咧的说:“我只是实话实说,我觉得郑展涛说得对,咱们的人还不行,镇不住场子。”

    哨牙也不服气的说:“我们一两百人呢,就不信连个场子都看不了。”

    唐安宁见大家吵来吵去,就忍不住的说:“你们别吵了,先听听陈瑜怎么说吧,或许你们想的陈瑜已经都想好了呢?”

    于是,哨牙和秦勇等人全部的朝着我看来,我其实也没想好,就只能临场发挥的说:“其实,看场子无非两股力量,保安和看场子的人,通常保安只负责维持秩序,对付一般闹事的顾客。如果有硬桩来闹事,那就要看场子的人出来解决了,保安是解决不了的。”

    哨牙他们听的认真,我顿了顿又继续的说:“但是既然我们看场子的兄弟实力不怎么行,所以我就打算找一批比较厉害的保安来弥补我们看场子兄弟的不足。比如我们的看场子的保安远远不是其他酒吧的那些保安能比的,我们的保安最好当过兵,身手比较牛逼,一个能打三五个,甚至配上电棍之类的武器,一个能打五六个,最好这些保安还是一伙的,很团结……”

    我的话没说完,哨牙就忍不住说:“可是,我们去哪里找一群当过兵,现在又没有工作的人来当保安呀?”

    哨牙的话说出来,大家就全部犯愁了,因为确实不好找。

    我们正无计可施的时候,大排档对面街忽然传来争执吵架之色,好像是三个男子跟一群人发生了冲突,我和哨牙等人都皱起眉头来,朝着对面街望去,唐安宁眼尖,一下子就认出来了:“呀,是马睿冬几个教官,被我们学校的姜皓文带着一群人围了起来。”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