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 正文 第258章:作个了断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恩超以为翘首以待等着涂文轩带人杀进来,配合他们里应外合,把我跟李梦婷一帮人给狠狠收拾掉呢。但是他踮着脚等了半天,明明涂少带着一大帮人已经来到了前面街口,但就是没有踏进酒吧街一步。这让他们一帮人顿时变成的热锅上的蚂蚁,惊疑不定又互相面面相觑,想破头也弄不明白涂少怎么看着自家场子被砸,却率众站在边上看戏,这什么情况?

    涂文轩其实这时候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自己知,章爱蓉有意无意的拦住自己不让自己进去,他也不敢胡来,最后只能想了个办法,那就是打电话报警,但是警局哼哼答应说马上就到,却等了半天人没来。涂文轩就已经认命了,心想今晚明显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得罪了章市长,她在敲打我呢,酒吧街场子的损失是没法挽救了。

    李梦婷有点儿惊讶涂文轩为什么进不来,我就小声的在她耳边解释了一句:“我这位朋友的妈妈,也就是我那位章阿姨生气了,在街口拦住了涂文轩,婷姐你让手下放开手去干吧。”

    李梦婷闻言微微吃惊,情不自禁的看了旁边的唐安宁一眼,却发现唐安宁这小妮子正满脸小愤怒的瞪着她,准确的说是瞪着她抱着我的胳膊。李梦婷狐狸精一般充满的人,一下子好像就看破了唐安宁内心的想法,轻轻的松开了我的手,对唐安宁说:“陈瑜右脚受伤了,要不还是唐小姐帮忙搀扶着他吧。”

    如果是平日,唐安宁不太好意思跟我有太亲密的接触的,但是今晚不知道为什么,她几乎是要不犹豫的上来就挽起我的胳膊亲密的搀扶着我,还用戒备的目光盯着李梦婷。唐安宁目光落在李梦婷高耸的胸部上面,忍不住露出一点儿小自卑,但是好像有随即觉得自己不能输,偷偷不着痕迹的挺了挺她自己小荷才露尖尖角的胸部,脸蛋上带着一抹较劲的味道。

    李梦婷从唐安宁的举动意识到了什么,忍不住嫣然笑了笑,玩味的望着我跟唐安宁。

    唐安宁本来斗志很昂扬的,但是被李梦婷那促狭的目光望着,就慢慢的脸蛋发红了,似乎自己心底的小秘密被人窥破了一样,忸怩了。

    我不知道李梦婷和唐安宁两个女的私底下这些小动作和表情的变化,我将注意力全部放在李恩超和姜皓文身上了,李恩超这家伙见涂文轩在街口望着却迟迟不进来,又急又气,可能为了在涂文轩面前表现一下,带着几个小混混上去跟带头砸场子的张诚赫拼命,最后被张诚赫两下打趴在地……

    姜皓文这家伙见势头不对,让手下没有受伤的兄弟,搀扶着受伤的兄弟,从一条小巷子开溜。

    我恨恨的说:“麻辣隔壁,姜皓文那杂碎跑了。”

    没想到李梦婷却笑着说:“他跑不了,围三阙一,虚留生路。这条小巷我故意没有让人拦着,其实就是放他们从这里逃跑的?”

    我闻言一愣:“婷姐你在小巷那边出口安排了人守着?”

    李梦婷笑眯眯的说:“应该说是你的人才对!”

    “这怎么回事?”

    “我来的时候,顺便把你出事的消息告诉了你那个叫哨牙家伙,我让哨牙带人守住小巷几个出口。我猜姜皓文这些人见到真正的大场面会吓得从这些小巷逃跑的,现在果然不出我所料。”

    我闻言顿时欣喜若狂,同时觉得这是干掉姜皓文的大好机会,毫不犹豫的说:“我过去跟姜皓文做个了断。”

    林峰见我一瘸一拐的走入漆的小巷,大概担心我出事,苦笑的摇摇头跟上来,而唐安宁也一脸焦急的想跟上,却被李梦婷伸手拉住了,李梦婷轻声的说:“男生的事情,就让男生自己解决吧。”

    姜皓文一群人互相搀扶着,如同丧家之犬,急急忙忙的在两米宽的小巷里逃窜,眼看就要走出小巷了,却忽然看到小巷口的路灯下,或站或蹲,居然有五个人挡住了去路。

    姜皓文等人吃了一惊,然后就听到手下里有人惊呼说:“不好,是陈瑜手下的五虎!”

    确实,一头红色秀发的追风虎倪安琪,个子不算高大却满脸戾气的啸天虎李金玉,剃着铮亮光头戴着左耳钉的奔雷虎秦勇,还有身材一般魁梧高大,模样相仿的孪生兄弟,上山虎罗成,下山虎罗威。

    姜皓文乍见五虎,也是吃了一惊,强作镇定的说:“对方就五个人,我们这边虽然有十几个兄弟受伤了,但是也有十几个人没受伤的,直接撂翻他们闯出去。”

    “呵呵,如果五虎不够的话,再加上我们三个呢?”

    姜皓文等人刚想硬闯,但是巷子外面又出现三个人,分别是王子天、郑展涛和李宏城,姜皓文的手下又有人失声:“三将,不但陈瑜手下五虎全来了,三将也来了!”

    姜皓文不但看清楚了小巷口不但有五虎三将,甚至还有宋东阳、缪东华等压压的一群人呢,甚至还有一个穿着连衣裙的女生,赫然是李宏城的女朋友林洁菲。

    李宏城伸手揽住林洁菲,目光冷冷的望着姜皓文,说道:“小菲,我说过我会跟着瑜哥混出个人样来,亲手报姜皓文当日羞辱我俩的仇,今晚看来这个仇是能报了。”

    当日在逍遥网吧,姜皓文一边伸手摸李宏城女朋友的脸,一边用语言羞辱李宏城,他没想到时隔差几个月,报应却来了。

    姜皓文眼睛里第一次露出慌张,咬牙说道:“对方人多,我们闯不出去的,原路返回!”

    他们一群人刚刚转身,就看到了面无表情,一瘸一拐的从小巷另外一头走过来的我,瞬间吓得全部停住了脚步。很多人都脸上都是一片死灰,宛如被关在铁笼里的野兽,发出绝望的叫声:“太子,是太子陈瑜,我们无路可退了,我们完蛋了……”

    姜皓文脸色剧变,眼睛里的慌张更浓了,嘴上却低喝说:“镇定,大家镇定不要慌。”

    “今晚跟那晚,何其的相似……”

    我站在小巷中间,路灯只照到我一半的身体,让我一半身子在漆中一半身子在光明中,落在那些彷徨害怕的人眼里,我就像是一尊半佛半魔的杀神,诡异又可怕。

    姜皓文一听我这冷森森的声音,就立即的明白了我说的那晚是上次我被他跟杨鹏带人追入死胡同,我为了救兄弟们朝着他下跪的那晚。

    姜皓文深深的吸了口气说:“兄弟们,这边只有陈瑜跟林峰两个人,不想死的就跟我强闯出去。”

    说完,他率先一把抓过身边的一个小弟,狠狠的朝着我跟前推过来,想接着这个推来的小弟掩护,他好拼命突围。我刚才说出那句话的时候,他就知道今晚如果落在我手里,下场肯定不会好,所以为了突围逃脱,连平日挂在嘴边的兄弟情义都不讲了。

    我强行用受伤的右脚站立,左脚狠狠的一脚把那个被推过来的男生给踹翻了,同时对着想过来帮我林峰说:“林哥不用你的帮忙,我今晚要自己找回我丢掉的尊严。”

    林峰不知道我跟姜皓文他们有什么恩怨往事,但是却很尊重的的决定,硬生生的站住了脚步,没上来帮我。

    这时候,姜皓文跟他几个最要好的兄弟已经趁机冲过来,幸好小巷狭窄,他们没法一拥而上。我冷哼一声伸手抓住了我腰间的黄牛皮带头,刷的一下宛如抽出一把软剑似的,皮带尾部啪的抽在冲在最前面一个男生的脸上,顿时打得他脸部肌肉皮开肉绽,惨叫着捂脸蹲下来。

    我抡起皮带劈头盖脑的一顿猛抽,皮带这玩意,抽在脸上手臂上伤不到骨头,但是却能把人的表皮肌肉抽得撕裂开来,几个轮流冲上来的男生无一不被我抽得惨叫着躺下。

    “呜哇——”

    姜皓文发出一声跆拳道高手出招前习惯的怪叫,然后整个人借助奔跑弹跳起来,凌空朝着我的脑袋就是一脚踹来,这家伙姿势这一脚很帅,有点像精武门电视里的陈真。

    得益于他跆拳道出招前的大喊大叫,所以在他刚刚出招我时候,我就把手中的皮带一晃,皮带一下子像是一条毒蛇般卷在了我手臂上,形成了一个拳套。

    “开山炮!”

    我几乎是毫不犹豫的挥出裹着皮带的巨大拳头,迎向姜皓文的脚。

    “嘭”

    拳头跟脚撞击在一起,我整条右臂都发麻了,人也退后出好几步差点连手臂都脱臼掉。而姜皓文也好不到哪里去,发出一声惨哼,一下子跌倒在地上,又迅速的挣扎起来,踮着右脚满脸痛苦的往缩。看得出刚才我一拳打在他脚上,让他的脚板受伤了,这会儿跟我一样瘸着一条腿了。

    这时候哨牙等人已经冲小巷另外一头杀进来,很快的就把姜皓文的一群手下全部撂倒了。

    孤零零的只剩下姜皓文一个人踮着脚站在小巷中间,哨牙望着姜皓文说:“几个月之前,你在小巷里逼着我们瑜哥跪下,今晚风水轮流转,如果你不想你这群手下挨揍,就乖乖的给我们瑜哥跪下。”

    我微微扬起脸,倨傲的望着姜皓文,一如那天晚上他的嚣张。

    姜皓文看看他那些躺在地上的手下,对着我冷哼说:“今天我姜皓文认栽,但是你想我跪你,做你的梦吧!只有你跪我,没有我跪你,你可以把我打倒,但是却不能让我跪倒!”

    我瞄了一眼他身后那些兄弟,说道:“你不愿意跪下,难道你连兄弟都不顾了吗?”

    姜皓文那些兄弟都忍不住偷偷的望向他,但是姜皓文却咧嘴狞笑说:“陈瑜,我知道你想打什么主意。你想我下跪,你想我丢脸失去威信,你想抢我二中一哥的位子,我不会跪的,你永远不会得逞。”

    一句话,他不知道他身后那些受伤的兄弟,全部脸上黯然下去。

    这些人都知道我当晚为了兄弟不惜下跪的事情,现在他们的老大却扬言不会为了兄弟下跪,明显把自己的尊严和名声地位看得比兄弟情谊还重要,跟我一比较,高低立判。

    我嘴角扬起,笑了起来。我知道,姜皓文已经失去他兄弟们的信任。对于一个老大来说,人心一旦失去,就等于什么都没有了,可笑姜皓文还毫无自知,一个劲的扬言不会为了兄弟们而下跪。

    “你笑什么”姜皓文见我望着他笑,他就睁大眼睛茫然又焦急的质问:“我说你到底笑什么,有本事你来打我呀,打倒我好了,你想利用他们来逼我下跪,没门!”

    我望着他平静的说了句:“本来我有一百种法子折磨和收拾你,但是现在,我觉得你已经得到了你应有的下场。你没资格当我的对手了,以后我不想在二中看到你,再见。”

    说完,就推开了他,一瘸一拐的走出去,五虎三将和我那群兄弟姐妹都用可怜虫的眼神望了姜皓文一眼,跟着我大步的离开,林峰也笑着摇摇头走了。

    姜皓文莫名其妙站在原地,他被我们的举动弄得傻乎乎的了,喃喃的说:“他放过了我们,哈哈,他放虎归山!老猫、阿彪我们没事了!哈哈,我们回去整顿一下,明天召集所有兄弟,找陈瑜报仇……”

    “让开”阿彪面无表情的搀扶起老猫,狠狠的推开姜皓文,慢慢的走了出小巷。

    姜皓文错愕:“你俩干嘛,跟我闹什么脾气,这不是没事了吗?”

    这时候,又一个人推开了他,大步的走了。

    姜皓文这时候才发现,他那些兄弟,都用一种陌生而且不友好的眼神在看着他。这些人全部没有说话,互相搀扶着离开了。姜皓文拉住最后离开的一个瘦小兄弟:“小虫,你们他妈的到底怎么回事啊,都有病了不成?”

    平日很崇拜敬佩姜皓文的小虫,抬起头深深的看了姜皓文一眼:“文哥,大概是我最后一次叫你文哥。你真的很没担当,你只在乎你自己,完全不顾兄弟死活,你跟人家太子陈瑜,完全没法比,好自为之吧。”

    姜皓文睁大眼睛,望着最后一个兄弟冷酷决绝的离去。

    瞬间,他整个人像是被抽空了的麻袋,无力的跪倒在地上,喃喃的自问:“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