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 正文 第263章:守株待兔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浴室里这时候没有了哗啦啦的流水声,明显张晴晴已经洗完澡准备出来了,我赶紧的帮那袋垃圾重新装好,然后若无其事的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心里开始琢磨怎么利用这点最新的发现反将张晴晴一军。←百度搜索→x?阅ぁ屋.biqushuo.笔趣说

    没多久张晴晴就出来了,让我赶紧儿去洗澡,明天是周一要去上课呢。

    我闻言就去了浴室洗澡,里面有张晴晴换下的衣物,我见了之后差点鼻血都流出来了,这会儿有点后悔刚才喝太多补汤了,搞得现在真的一股子邪火。

    洗了个冷水澡,我才勉强的那那股子躁动火气压了下去,出来的时候,张晴晴已经回去房间准备睡觉了。我也屁颠屁颠的回房,准备往床上钻的时候,穿着粉色卡通睡衣的张晴晴却伸手拦住了我说:“陈瑜,你今晚睡地板。”

    “靠,老婆你这是干嘛?”

    张晴晴见我目瞪口呆的样子,她就得意的笑了,振振有词的说:“第一,我们名为夫妻其实不是;第二,你这家伙跟李梦婷眉来眼去我很生气,要责罚你;第三就是谁叫你今晚喝那么多大补汤的,我现在觉得你很危险。安全起见,所以你老老实实睡地板吧!”

    我闻言哭丧着脸说:“我去,就喝了两碗大补汤,你害怕我会躁动难耐把你给那啥了不成?”

    张晴晴桃花眼眨呀眨,一脸无辜的表情说:“是呀,我真怕有人半夜对我耍流氓呢。所以呀,你今晚必须给我睡地板。还有如果半夜你若是敢出什么馊主意,偷偷摸摸爬上我的床的话,小心我一脚把你踹下去,我这几天可是有学女子防狼术的呢!”

    我闻言气得脸都了,说:“张晴晴你咋这样子,人家女子防狼术防的是狼,你咋用来防我呢?”

    张晴晴咯咯的笑着说:“我防的就是你这大尾巴色狼。”

    我住院的时候刚想亲李梦婷,然后不小心被张晴晴撞见了,然后又因为我在教堂里扮神父露出了马脚,所以张晴晴那爱记仇的小性格现在就故意刁难我了。我自己也是没辙,只能恨恨的去衣橱拿了被子和席子,老老实实的在张晴晴那张温软的大床边冰冷的地下打地铺。

    记得我刚来到张家当上门女婿的时候,就每天都是打地铺的,当时可能是习惯了逆来顺受,所以也没觉得什么。现在在家习惯了都是睡床的,突然被赶下去打地铺,发现地板真心的硬,躺着各种不习惯。

    现在才晚上十点,张晴晴这娘们还睡不着,就拿起一本时装杂志翻着看,看了一会儿还问我温柔的问我冷不冷,口渴不口渴?

    我以为她要给我添被子端茶水呢,让我有点儿受宠若惊,说是有点口渴。

    没想到这娘们立即就开心的跟我说:“哎呀,你也口渴呀,我也口渴了,那你赶紧去洗个雪梨呗,我也要吃。”

    我闻言额头上顿时拉下几道线,感情是她自己口渴了,想吃水果但是因为春天晚上有点冷不愿意动,就故意的变着法子让我给她去拿雪梨呢,我本来想说要吃你不会自己去拿呀?

    但是想想岳母老是教导我说女人就是爱跟喜欢的男子撒娇的,男生应该大度一点,顺一下女生的意愿,这样小夫妻日子才会过得开心一点。

    这么一想,我就没好气的爬了起来说:“一定是我上辈子欠了你什么,这辈子才会遇到你,雪梨是吧,我给你去拿。”

    张晴晴见我虽然看破了她的小阴谋,但是还是老实的给她去拿水果,她就忍不住笑得格外开心,还对着我说雪梨削皮就好了,千万不许切开哦。

    我闻言差点就哭了,我他喵的说帮你拿雪梨而已,什么时候说要帮你削皮了?不过我听到她最后面一句话,心底忍不住有点小感动,因为岳母比较迷信,她平日吃雪梨,老是教导我们说雪梨是不能切块分着吃的,因为分梨就是分离。

    没想到张晴晴也这样叮嘱我,这是不是代表她喜欢我,不想跟我分离?

    我帮张晴晴削了一个雪梨给她吃之后,重新在地铺上躺下,在医院住院的时候睡得太多,导致现在晚上倒有点睡不着了,于是我就躲在被窝里,拿出手机来,关闭了手机声音,进入游戏大厅玩游戏。

    正玩着呢,忽然扣扣上有好友发来消息,打开一看居然又是“空谷幽兰”,也就是张晴晴的那个小号,这娘们现在跟我就在同一间房里,她居然还想戏耍我,真是岂有此理。

    她发来的消息很简单,只有两个字:“在干嘛?”

    我回复更简单:“在干!”

    我偷偷的用眼角瞄了一眼大床上的张晴晴,那娘们依旧背靠床头坐着,手里拿着一本时装杂志,正利用杂志的掩护在玩手机呢,她这会儿好像看到了我发过去的两个字,瞬间俏脸涨得通红,接着她就给我回复了两个字:“流氓!”

    我心想反正张晴晴不不知道她暴露了,何不干脆调戏她一下,谁叫她先戏耍我来着,还把我赶下床睡地板。于是我就问她:“中午给你发的那小说看了吗,感觉如何?”

    张晴晴说:“那种小说我才不会看。”

    “不看你怎么知道是那种小说?”

    张晴晴羞恼的说:“你去死!”

    我在手机上跟她开了几个色色的玩笑,大约到了晚上十一点,我们就互相道别,然后都下了扣扣。

    卧室里的灯已经关掉,只有窗口那边有一束淡淡的月光投射进来,我躺在地铺上准备睡觉,而床上的张晴晴也没有了什么动静,似乎也要悄然入睡。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吧,我就已经迷迷糊糊的要睡着然后忽然听到床上的张晴晴传来了动静,她很小声的喊了我一声:“陈瑜,睡着了吗?”

    我迷迷糊糊中刚要睡着呢,所以反应就有点迟钝,等我刚想说还没睡着有什么事情的时候,张晴晴就自言自语的说:“睡着了就好。”

    我闻言愣住了一下,心想张晴晴为什么会希望我睡着,还说睡着了就好,她想干嘛?

    然后,我就听到床上又有了动静,于是我就偷偷的睁开一点儿眼缝,借着窗口投射进来的淡淡月光,隐隐约约的看到张晴晴这娘们鬼鬼祟祟的拿过床头柜的手机,接着紧张兮兮的瞄了一眼睡着地板上的我,然后跟做贼似的躲进了被窝里。

    我心脏普通的一跳,心想张晴晴在干嘛,该不会是半夜跟别的男网友聊天吧?这个想法让我瞬间醋海生波,差点就忍不住要跳起来问张晴晴现在跟谁在暧昧?

    但是忽然听到张晴晴几乎低不可闻的一句自言自语:“天哪,这小说怎么这么色,陈瑜平日居然看这个,真是太不要脸了。”

    我闻言瞬间宕机,好一会儿才猛然的明白了,原来张晴晴最终没有能忍耐住好奇心,自己在半夜里趁着我睡着了,偷偷的躲在被窝里看我中午发给她的那部那种小说。嘿嘿,看来女人的好奇心没谁了。

    张晴晴虽然自言自语羞涩的嘀咕了一句这本很那啥,但是吧,她也没有立即关掉手机睡觉,反而是继续的躲在被窝里看。我心中就偷偷的笑开了花,心想看吧看吧,尽情的看吧,看到浑身躁动难耐也无所谓,你老公我这不是还躺在房间里吗,尽管投怀送抱好了,不要跟我客气滴。

    我一边坏坏的想着,一边故意的稍微发出一点儿打呼噜声,让张晴晴误以为我睡得很熟,她可以毫无忌惮的看个够。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