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 正文 第265章:美女调酒师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一整天,张晴晴那娘们见到我的时候,都是着一张脸。课间时间的时候,我和哨牙、大罗小罗几个在走廊上碰到她,哨牙几个喊了声张老师,她都逐一微微点头回应。只有轮到我喊她张老师的时候,她只用鼻腔冷冷的哼了一声,臭屁的很,把我气得脸都绿了。

    不过,她这态度也让我知道她余怒未消呢,这女的爱记仇,所以我最近还是少招惹她为好。

    放晚学的时候,哨牙几个挑选出了四十个手下。这四十人分别是从我、王子天、李宏城、郑展涛四个人的手下当中各挑选出打架最凶的十个人,我和五虎三将,带着这四十个人一起,浩浩荡荡的去了月亮湾酒吧。

    酒吧还没有开张营业,不过何金华已经把酒吧经理、服务员、调酒师,甚至是清洁工都已经招聘好了,这会儿正在让经理给那十来个服务生进行培训呢。而马睿冬一共十个退役待遇的兄弟,也已经换上西装革履在适应他们的新工作。在我的要求下,酒吧保安的制服一律是白色衬衫搭配色西装。而马睿冬他们十个人都曾经的军人,身材都很好,所以现在穿上西服,一个个都显得精神抖擞,很有气势。

    我带着哨牙带着一群手下进来的时候,那些服务生呀经理呀,甚至是马睿冬那些旧战友呀,都纷纷的朝着我看来。他们早就知道何金华只是二老板,我才是占股最大的老板,但是他们见到我这么年青的时候,都微微的吃惊。

    何金华跟马睿冬两个人分别迎了上来,我望了一眼现在已经是我酒吧保安队长的马睿冬,平微微笑道:“老马,穿着西装制服还习惯吧?”

    “咱平日挺少穿正装的,真心有点儿不习惯”马睿冬憨笑了两声,然后又说:“陈老板……”

    他的话没说完,我就忍不住打断他的话说:“你们还是别叫我老板了,我听着各种不习惯,感觉自己好像变成了中老年人似的,你们还是直接称呼我的名字就好了。”

    马睿冬闻言就改口说:“陈瑜,我们酒吧什么时候开张,兄弟们整天坐在酒吧里看着服务生培训,挺无聊的。”

    我看看他身后那群气质彪悍的旧战友,拍拍他肩膀说:“还有十来天,不过从今天开始,你们这群保安多了一个任务。”

    马睿冬:“什么任务?”

    我指了指身后那四十个热血方刚的兄弟,对马睿冬他们说:“你们从今天开始,负责训练他们,锻炼他们的身体素质,另外教他们学军体拳。训练时间是每天放晚学之后,他们已经全部申请成为走读生,晚上不用上自习课,大把的时间训练。”

    马睿冬知道是这是要打造出一批战斗力扛扛的兄弟,作为我这股势力里的中流砥柱,他也知道我身后这些学生都是不想读,只想走混这条路的,所以没有怎么犹豫就答应下来,帮我负责训练他们。

    军体拳是由拳打、脚踢、摔打、夺刀、夺枪等格斗动作组合而成的一种拳术,部队里最常见最普通的一套拳法。这套军人的看家本领拳法简单粗暴实用,如果学好了的话,一个打四五个普通人不在话下。

    不但挑选出来的四十个兄弟对学军体拳充满了期待,甚至五虎三将几个也表示要跟着去学,我就让他们跟着去了。

    马睿冬他们带着哨牙一群热血青年走出酒吧,过去附近的太阳神旧公园里开始训练,何金华这会儿才凑到我身边小声的问:“陈瑜,你这群小兄弟年纪都不是很大呀,指望他们看场子,真的能行吗?”

    我笑笑说:“我也不知道,不是还有马睿冬十个退役军人照看着嘛。”

    何金华虽然觉得我这群小兄弟不靠谱,但是却一点儿都不慌,甚至他还挤眉弄眼的对我说:“其实我根本不用担心,因为就凭阿瑜你女人那层关系,估计也没多少人敢来我们酒吧闹事。”

    我的女人?

    我的女人说的是张晴晴吗,她好像没有什么地方能震慑住社会混混的本事呀。

    何金华见我一头雾水茫然的样子,就拍拍我肩膀笑道:“你还装傻,你前几天晚上在酒吧街的事情我都听说了。据说你是玉罗刹的男人呢,普通混混谁敢得罪玉罗刹。”

    我闻言就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想解释说李梦婷不是我女人,但是这事情太复杂又不好解释,而且看何金华那崇拜我的表情,我最后选择没有解释,由得他自己猜测算了。

    我接着又问了酒吧现在的一些情况,何金华说万事俱备,但旋即又带着深深的遗憾说:“其实酒吧除了平日驻台歌手还有一些跳舞的表演之外,最重要的还是调酒师,一个高水准的调酒师直接关系到酒吧生意的好坏。我本来是准备花高薪水把风情酒吧的美女调酒师秦欣茹,挖到我们这里来的,但是废了九虎二牛之力,还是失败了,可惜啊!”

    风情酒吧我知道,是丽海市河东比较有名的一间酒吧,不过我对调酒师行业不是很了解,就好奇的问:“一个女调酒师而已,有那么重要吗?”

    何金华翻了个白眼说:“靠,那当然了,调酒师就是酒吧的灵魂好不好。秦欣茹是丽海市最好的调酒师,而且年轻又是美女,很多男酒徒都以能喝到一杯她亲手调的酒视为荣幸。她自身在调酒师这个行业里就是算是个女明星,如果咱们能把她请到我们酒吧来,肯定每天晚上客人络绎不绝,比请个三流的女明星来跳钢管舞都好使。”

    “靠,既然这么有用,那把她挖过来呀!”

    何金华哭丧着脸说:“尝试过了,但是失败告终,我开了一个比较高的价格,她几乎是没有怎么犹豫就拒绝了。”

    “只要锄头舞得好,没有挖不倒的墙脚。我就不信邪了,咱们先去吃晚饭,等下我们俩过去风情酒吧,我要亲自去看看那个丽海市第一调酒师秦欣茹。”

    何金华闻言有点儿担忧:“阿瑜,我们两个公然跑去风情酒吧挖人家的摇钱树,风情酒吧的老板会不会当初弄死我们呀?”

    我笑了笑说:“感觉会,不过咱们又不是要当场就挖秦欣茹,我打算先去看看这女得到底什么水准,值得我开多大的价格。”

    何金华听我这么说才淡定了一点,跟我在附近的川菜馆吃了一顿晚饭,吃完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半了,我也不打算回学校上自习,直接和何金华开着他那辆皇冠小车,去了位于步行街附近的风情酒吧。

    风情酒吧跟我们月亮湾酒吧差不多大小,不过他们的停车场却比我们的停车场大了好几倍。但即便如此,现在才刚刚夜幕降临华灯初上,城市夜生活刚刚开始,风情酒吧的停车场已经停了很多各式各样的车子。我暗暗心惊,这风情酒吧的生意真心的红火啊。

    我和何金华把车子泊好,然后一起下车走了进去。

    酒吧里放着轻快的音乐,因为时间还早,舞池里没有驻台歌手也没有美女热舞,舞台旁边周围的散座倒是有了几桌客人。长长的吧台边上,已经零零落落的坐着十来个男子,有年青人也有中年大叔。何金华偷偷的告诉我说这些都是秦安茹的粉丝,早早来这里就是为了等秦安茹来的时候,能够有机会喝上一杯第一美女调酒师调的酒水。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