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 正文 第266章:信不信我削你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传说中的第一美女调酒师还没有来上班,我和何金华在吧台边的高椅座了下来,我点了一杯苏打水,他点了一杯龙舌兰,我们就低声的聊着天,等着秦欣茹的出现。

    到了八点多的时候,酒吧里的客人渐渐的多了起来,酒吧里的音乐也换成了比较劲爆的音乐,以便于调动大家喝酒的热情气氛。

    这时候,忽然有人欣喜的低呼秦欣茹来了,吧台的一群客人发生了一点儿小骚动,我和何金华抬头,只见一个穿着白衬衫色女西裤,搭配着一件酒红色马甲的美女走进了吧台后面。她身材姣好,长得有几分像韩国美女全智贤,属于那种一眼看见觉得还可以,但是再一看觉得不错,再细看的话觉得很漂亮的那种女人,说白了就是很耐看。

    不得不承认这个秦欣茹长得挺漂亮的,她似乎已经有点儿疲惫,或者是已经习惯了被客人众星拱月般围拢的感觉,所以脸色有点淡漠。即便吧台边上二三十个酒客纷纷欣喜的跟她打招呼,她也是随随便便的淡淡回应,没有刻意的讨好谁。

    但是男人都是比较贱的,越是得不到的东西也是想要,美女对自己越是不理不睬,他们就越是想引起美女当关注,其中有个穿着白色西服,满脸青春痘的年青男子当场就对着秦欣茹表演了一个空手变玫瑰的小魔术,然后把变出来的那支娇艳欲滴的玫瑰花殷勤的递到秦欣茹面前,紧张又兴奋的说:“欣茹,送给你。”

    “谢谢”

    秦欣茹接过玫瑰花,那个范哲思青春痘男子见秦欣茹接过他的玫瑰花,顿时咧嘴想笑,可是下一秒就见秦欣茹随手把玫瑰花搁置一边,明显是在敷衍他,他顿时就有点儿气馁了。←百度搜索→x?阅ぁ屋.biqushuo.笔趣说

    周围的人见他吃瘪,都呵呵的笑了起来。

    原来这个穿着白色西服的青春痘男子叫宋达,是个纨绔公子哥,跟周围很多酒客一样,都是秦欣茹的暗恋者。这家伙像今晚这样对秦欣茹的讨好已经尝试过好几次了,不过作用不大,秦欣茹对谁都是不温不火的态度。

    宋达讨好受到冷落之后,稍稍感到有点儿小失望,大约是为了找回一点儿颜面,他就对秦欣茹说:“欣茹,可以给我调一杯rose吗?”

    秦欣茹笑了笑说:“宋少,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规矩,只给有缘分的客人调酒。”

    我闻言就忍不住好奇的小声问身边的何金华是什么规矩,何金华就小声的给我解释说,秦欣茹每天晚上只给十个幸运顾客调十杯酒,如果不是被抽到的幸运顾客,她是不会帮你调酒的。

    我睁大眼睛说:“有的人千里迢迢慕名前来就为喝一杯丽海市第一美女调酒师亲手调制的酒水,如果老是运气不好,那岂不是永远喝不着了,这样不好吧?”

    何金华:“秦欣茹每天免费给十个幸运顾客调酒之外,最后还会精心调制一杯杰作,通常是各种花样的鸡尾酒,当然有时候会是威士忌或者别的。这杯杰作通常都是价高者得,最贵曾经一杯酒卖了三万多块钱,不过通常价格都是几千块。”

    我觉得这秦欣茹一夜才调杯酒有点儿少,不过想想人家是丽海市第一调酒师,算是大师级的人物了,当然不可能跟其他调酒师一样一天到晚都是给客人服务。大师的作品都是可遇不可求的呢,求质不求量。

    秦欣茹没有答应给宋达调酒,宋达也不以为忤,而是满脸期待的说:“好,我相信我们之间一定有缘分。”

    秦欣茹蛮享受这些男粉丝的追捧的,她微微一笑,伸手抓起身后酒架上的一瓶白色琴酒,轻轻的往空中一抛。在劲爆的音乐声中,那瓶琴酒旋转的飞舞起来,然后又迅速的跌落,但是旋即又被秦欣茹信手接住,轻轻一扔,酒瓶有旋转的飞起……同时她已经跟着酒吧里的音乐节奏开始扭动姣好的身体,跳起韩国美女的那种热舞起来,那瓶琴酒也好像有了生命一般,变成一只灵动的小精灵,围绕着她身边不停的飞舞,人的动作跟旋转的琴酒跟音乐的节奏,完全的融合在了一起。

    一边跳舞一边花式调酒好像是秦欣茹的拿手好戏,只见周围的酒客都纷纷的低声喝彩起来,看她花式调酒的人比看舞池美女跳钢管舞的人还多。

    秦欣茹利用琴酒为主,搭配樱桃利口酒和柠檬汁,一段韩国热舞结实的时候,她已经调配处一杯aviation。

    宋达等酒客都满脸期待的说快点抽今晚的第一位幸运顾客,秦欣茹伸手按下吧台边上的一个键,然后就听到音乐声戛然而止,音响传来一个柔和的女声:“今晚第一位幸运顾客是号,将得到我们酒吧美女调酒师亲手为您调制的一杯aviation。”

    这间酒吧进门是要买门票的,块钱的入场费,也藉此排列顾客的号码,宋达等人一听是号顾客是第一位幸运顾客,他们立即就满脸惋惜的叹气,明显幸运顾客不是他们。

    这时候,我身边的何金华失落的说他的是号,但旋即又转头惊喜的对我说:“陈瑜,我是号,你跟在我后面进来的,你的票子经过是号,你是幸运顾客。”

    我闻言愣住了一下,伸手从口袋里摸出那张进门小票,确实是号。那个秦欣茹见了就嫣然一笑,把那杯aviation递给我说:“欢迎光临风情酒吧,希望这杯鸡尾酒能给你留下一点美好的回忆。”

    “谢谢”

    我端起那杯酒刚准备抿一口,但是旁边那个穿着白色范思哲西服的宋达见了,却伸手拦住了我:“等下!”

    我错愕的抬起头望着这公鸡般倨傲般的家伙,问:“怎么了?”

    他指了指我手指那杯鸡尾酒,有点儿强势的对我说:“这杯酒我想喝,让给我喝没问题吧?”

    其实吧,我自己平日是不喜欢喝酒的,属于沾酒就醉的那种。真叫我喝这杯鸡尾酒,我也分不出好坏。这个宋达明显是很稀罕秦欣茹调制的这杯酒,虽然对方态度稍微有点儿拽,但是君子有成人之美,所以我略微犹豫了一下就把那杯酒给他了,说:“你想喝就给你吧。”

    但是我没想到,我这本以为是成人之美的举动,但在宋达和其他的客人看来,却是我懦弱的表现,连原本要开口说话的秦欣茹也沉默了下去,看我的眼神有点儿瞧不起,大约只觉得在这酒吧里人人都梦寐以求的一杯美酒,我被宋达一句强势的话就要走了,觉得我太怂太懦弱。

    而宋达则感觉自己在众人面前,还有在心仪的女神面前赚足了面子。他就像一只癞皮狗般嘚瑟的咧嘴笑了起来,伸手端起我那杯鸡尾酒抿了一口,发出一声惬意的啧啧感受声。

    他同时瞄了我和何金华一眼,见我俩衣着不扬,尤其何金华皮肤黝,有点像农民工,他就故意的说:“看你们两个衣着朴素,是不是附近工地里的临时工呀?你们这些家伙我见多了,白天在工地干粗重活累得要生要死,晚上换上一套好点的衣服跑来这里买杯最廉价的酒喝,回去工地还能跟工友说你们泡酒吧了。平日我鸟都不鸟你们这些苦哈哈的,不过今天看在你小子识趣的份上提携你俩一把。我爸爸是开饭店的,最近缺两个扫厕所的清洁工,薪水可以给你们开,帮我家扫厕所总比你们干工地强吧?”

    其实丽海市一般地方的苦工大概月薪,清洁工薪水大概是,宋达开口就说让我们两个去他家饭店当什么清洁工,其实无非是想故意的在秦欣茹面前找机会炫耀一下而已。

    我心想你他妈的泡妞没什么,但是你不该踩在我头上泡妞呀,于是我就撇了他一眼,然后指着秦欣茹说:“你很想泡她是吧?”

    宋达闻言一愣,他还没有来得及说话,我就冷笑的说:“你泡妞就泡妞,扯上我干毛线啊,想让我当绿叶衬托你是不是?想以我这个穷吊丝衬托你这个富二代,想以我的贫贱衬托你的富贵,想以我英俊的脸庞衬托你那张满是青春痘的苦瓜脸?给你三分阳光你就灿烂,说你胖你就喘起来是吧,我看你长个脑袋是为了让你显得更高一点儿吧?谁都看得出你那点小花样还敢在我面前显摆,你以为你是谁呀,再敢在我面前逼逼一句我就削了你,知道不?”

    宋达被我一语道破心底那点想法,顿时又惊又怒,整张脸涨得通红。周围的人也是忍俊不禁感到好笑,而刚才那个还鄙视我胆小懦弱的美女调酒师秦欣茹则扑哧的一声笑了出来。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