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 正文 第272章:灰溜溜离开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何金华听了张哲官咄咄逼人的话,瞬间有点为难起来。←百度搜索→x?阅ぁ屋.biqushuo.笔趣说因为他早就意识到姜皓文这伙人是来闹事的,现在张哲官敢说这种话,估计酒水肯定是已经被他们暗中掉了包。如果自己同意找品酒师或者工商的人来检验,验出是假酒,那月亮湾卖假酒的消息传出去,这酒吧就算是废了。

    但他迟疑着不敢答应验酒,周围那些旁观的客人就忍不住起疑心了,觉得这酒吧真可能是在卖假酒,不然怎么不敢验酒呢?

    至于姜皓文的那帮每人霸占一张散台的几十个混混,这时候则趁机起哄,刚才还是闷不吭声的他们这会儿全部叫嚣起来,一个个吵吵闹闹的叫嚣说垃圾酒吧卖假酒坑顾客,还呼吁大家不要在这里消费了。

    姜皓文全程没有说一句话,作为始作俑者的他这会儿正抱着双臂,微微背靠在软沙发上,嘴角勾勒起一抹冷笑的弧度,好整以暇的看着他手下张哲官一帮人在闹事,看我要怎么收场?

    眼看何金华镇不住场面了,哨牙他们一帮人把目光投到我身上。我是他们的头儿,也是他们的精神领袖,在他们束手无策的时候,习惯的由我来拿主意。

    我知道如果自己这时候再不站出来解决眼前的危机,那一旦酒吧名声臭了,以后月亮湾就别想挣钱了。

    于是,我转身朝着电源开关的角落走去,咔嚓的两声,不但把酒吧大厅里的音乐给关掉了,同时也把灯光全部打开,原本霓虹闪烁、灯光昏暗低迷的酒吧大厅一下子变得亮如白昼,酒吧里所有的人都愣住了。

    姜皓文见我终于有所动作了,他也眯起了眼睛,紧紧的盯着我,似乎要看我怎么处理他给出的这个难题。在他看来,我验酒的话结果肯定假酒,不验酒的话周围的人肯定觉得我心虚了,大家也会认定这是假酒,所以无论我怎么做都看似避免不了落下卖假酒的臭名声。

    众目睽睽之下,身穿着色衬衫色西裤的我带着五虎朝着姜皓文走了过去,脸上露出一抹人畜无害的笑容,望着张哲官几个问:“几位,我是月亮湾的老板陈瑜,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让你们大吵大闹的?”

    张哲官跟我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他冷笑的说:“你终于出现了,我还以为你要当缩头乌龟躲起来呢,我们几个兄弟好心好意来捧你的场,点了一瓶两万块的路易十三,你他妈的拿瓶假酒糊弄我们,当我们是什么了?”

    我睁大眼睛望着他,不信的说:“这酒假了吗?”

    张哲官冷笑的把他手中的那瓶路易十三递过来,恶狠狠的说:“假不假你自己尝一口,或者找工商的人来检验一下也行。←百度搜索→x?阅ぁ屋.biqushuo.笔趣说如果是真酒我当众给你道歉,买单走人;如果是假酒的话,老子就砸了你的店!”

    “哦”我伸手去接酒瓶,装作手一滑,那瓶路易十三就往地面上堕了下去。张哲官没想到我耍花样,大吃一惊,想伸手去接住那瓶酒,可惜已经来不及,那瓶路易十三“啪”的一声摔了个稀巴烂,玻璃和酒水溅了一地。

    张哲官傻眼了,他身边的几个兄弟傻眼了,稀稀拉拉坐在周围每人霸占一张桌子的那帮人也傻眼了,甚至连酒吧大厅了其他的一票客人也睁大了眼睛。

    张晴晴和何金华他们则是眼睛一亮,暗暗朝着我投来赞许的眼神,哨牙和秦勇一帮兄弟更是朝着投来崇拜的目光。原本对我们不利的尴尬局面,随着我这么轻描淡写的一手,已经轻轻松松的化解了。酒都撒地上了,对方再也没法拿这酒说事了。

    张哲官经过最初的一秒钟错愕,然后陡然愤怒起来,脸红脖子粗的瞪着我怒道:“你是故意的!”

    我淡淡的笑了笑:“不要生气,这酒摔了算我的,给我拿一瓶新的路易十三过来。”

    张晴晴闻言亲自袅袅娜娜的朝着吧台那边走去,重新拿了一瓶路易十三过来。

    我又让服务生拿了几个新的玻璃杯过来,亲自打开酒瓶,当着众人的面把酒杯给全部满上了,然后自行端起了一杯,瞄了姜皓文一眼,又面无表情的环视了一圈那些一人霸占一张桌子的混混,仰头一下子把杯子里的洋酒给闷了。最后在姜皓文等人目光注视下,我手持空杯,冷冷的说:“月亮湾酒吧绝不卖假酒,也欢迎来这里玩的朋友,但是对于那些来搞事的人,我们绝不手软。”

    说完,我右手狠狠用力,啪的一声脆响,硬生生的把手中的小玻璃杯给捏碎了,玻璃碎片割破了我右手掌的皮肤,鲜血缓缓的渗出了出来,周围的人都齐齐的惊呼一声,望向我的眼神也有点儿不同了,透露着一丝畏惧。

    张哲官和周围散台的几十个小混混都面面相觑,把目光投在姜皓文的脸上,好像在询问姜皓文现在怎么办,要不要动手砸酒吧?

    姜皓文眼睛死死的盯着我,表情没有了刚才的轻松,那瓶假酒被我弄掉之后,场面就慢慢的对他们不利起来。现在马睿冬十个保安以及悄然了来到了大厅边上,手里都持着电棍。李宏城和郑展涛、王子天三个家伙带着几十个看场子的兄弟躲在楼梯口隐秘处周围,手里都拿着甩棍,伺机而动。

    而姜皓文一帮人进来的时候是分批次进来的,而且进门的时候保安都例行盘查了他们的随身物品。

    酒吧是不能携带武器和违禁药品进来的,我们这酒吧盘查得更严格,就算是女人的手袋都要查的。姜皓文今晚带来的人虽然不少,但是跟我们这群看场子的保安和兄弟相比,至少他们是没有武器的。如果我不顾酒吧损失,跟他们当场干起来,他们全部都得抬着离开。

    姜皓文来的时候本来是准备用假酒跟我做文章的,现在假酒没了,他就有点儿迟疑不敢轻举妄动了。

    他不敢轻举妄动,我就要动手了。

    我伸手接过张晴晴递过来的一块白色手帕,随手拭擦了两下右手上的红色血迹,然后不再搭理姜皓文这一桌人,径直的朝着一个霸占了一张桌子的小混混走了过去,啪的一下把那白色染着鲜血的手帕扔到桌面上,面无表情的瞄了他一眼,冷冷的说:“我不是很喜欢你的模样,月亮湾酒吧不欢迎你,滚吧。”

    全场所有的人都把目光投到这个穿着背心小混混的家伙身上,这家伙是我故意挑出来收拾的第一个。因为他染着一头五颜六色的头发,脖子和手臂上都有碜人的纹身,面相也很凶恶,一看就让人觉得他不是什么善类。

    我拿他开刀,周围的那些客人不会觉得我是在欺负无辜的客人,而是很清楚明白的知道我这是在驱赶闹事的小混混。因为这家伙长得就像是混混,再说这帮人一人霸占一张桌子,明显是来闹事的。我挑他下手,等下打起来,也不会传出我殴打客人的谣言,大家只会说看场子的人跟闹事的人打起来了。

    那个混混见我单独对他发难,这明显是要将他们一帮人逐个击破。他就有点焦急的朝着他老大姜皓文望去,但是姜皓文这时候也不敢跟我硬刚了。小混混见姜皓文没表示,自己首先急了,嘭的一拳砸在桌面上,然后猛然站起来指着我骂道:“草泥马的,你凭什么赶我……”

    他的话还没说完,我已经对着旁边的马睿冬使了个眼色。

    马睿冬从拿我这份巨额薪水开始就知道他接下来的是狠活,他见到我的眼色,几乎是毫不犹豫的抽出电棍,朝着那小混混的背部就是狠狠一棍敲了下去。

    电棍这玩意谁挨过谁知道,就算长得再强壮,两三棍下去也能让你当场丧失反抗能力。这个小混混背后挨了马睿冬一棍,顿时惨叫一声扑倒,马睿冬这家伙也挺狠的,又连续砸了两棍,直接把那小混混给完全揍趴下了。

    大罗和小罗两个立即上去就拎起那小混混,当着所有人的面拖死狗似的把那小混混给拖了出去。

    “草!”

    远处的张哲官见到这一幕,顿时急红了眼,卷起衣袖似乎要领着其他的混混站起来反抗,但是姜皓文却沉声低喝了一句:“阿官,冷静,对方有家伙,打起来我们要吃不完兜着走的。”

    张哲官他们也见识了保安手指的电棍的威力和马睿冬毫不犹豫下手的狠辣手段,恨恨的坐下了,脸色很难看。

    我又故技重施,对另外一个霸占着一张桌子的地痞说请他自动离开。老大姜皓文没走,那地痞自然也是不肯走,但是下场仍然是被马睿冬几个如狼似虎的保安上来用电棍两下撂倒,接着被哨牙和秦勇两个拖了出去。

    就这样,我一个个清理镇压,直到第五个混混被打倒拖出去之后,姜皓文已经明白了今晚他没法再闹下去了,再在这里坐两分钟他们全部手下都要被我清场了。但是干架他们又自知干不过我们,所以就萌生了退意。

    姜皓文这时候带着张哲官几个手下站起来,恨恨的看了我一眼,低喝一声:“买单,我们走。”

    他们几个走出去的时候,霸占散台的那几十个小混混几乎也是同一时间站了起来,跟着姜皓文要离开。这时候李宏城和郑展涛、王子天三个都把目光投在我身上,意思询问我要不要把这帮人留下?

    我看看姜皓文他们人数其实不少,如果把对方逼急了,对方抄起凳子什么的跟我们拼个鱼死网破,到时候酒吧被砸,我们损失就大了,所以我对着哨牙他们摇了摇头,哨牙他们才让一条路出来,姜皓文一帮人灰溜溜的离开了。

    周围的客人见姜皓文那帮人离开,已经完全明白了这伙人是来闹事踢场子的,现在被我赶走了,都低声纷纷的议论了起来,好奇的说这个看场子的老大很年青,什么来头。

    二中的那些学生顾客就立即趁机放肆的吹嘘说我是太子陈瑜,他们学校的霸主,连带把我那些单挑的英勇事迹全部吹出来,把我说得天上有地上,常山赵子龙都没那么厉害。

    我这时候对着惊疑不定的顾客微笑的说:“今天晚上发生了点小插曲,扰了各位玩乐的兴致是我陈瑜的不对,今晚除了一些特殊的酒水之外,在座各位的消费一律五折。”

    顿时,那些得到补偿的客人全部满意了,酒吧很快恢复了霓虹闪烁和音乐,保安也开始放外面新的客人进来,慢慢的恢复了秩序和气氛。

    酒吧门口不远处,一辆色的奔驰停在路边,涂文轩坐在后座望着姜皓文一群人灰溜溜的出来,面色难看的冷哼了一声:“这些新人办事真是靠不住。”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