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 正文 第275章:困兽之斗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怕他伤害倪安琪,脚步一顿,不敢轻举妄动了。

    就在这时候,我后背忽然传来一阵急速的破空声,有个小混混趁着我不注意,用一根木棒偷袭我,一棍朝着我的后脑勺砸了过来,想把我先撂倒再说。

    我冷哼一声,突然拧身对着他来了个反身踢,不偏不斜,正好一脚把他的木棍踢飞,然后纵身一个飞跃,半空中一个膝顶,狠狠的撞在偷袭者的胸口上。

    我的拳法是八门炮拳糅合了军队中的军体拳、擒拿手等搏击技术,讲究的就是一个快很准。这偷袭者被我一记纵身膝顶,身子就像泄了气的皮球一般,狠狠的飞了出去,飞出去之后,撞到了一根大柱子,砰的一声,然后他的身子顺着大柱子落下。

    姜皓文和张哲官等人都被我这一手震慑到了,齐齐吸了口冷气,姜皓文重新打量了我两眼:“没想到你上次被我赶出二中,消失了三个月回来之后,身手变得这么厉害了,不愧是二中的单挑王。”

    张哲官虽然震惊我的身手,但是他们人多,还有倪安琪这个人质在手,所以一点都不畏惧我,他还半眯着眼睛冷笑说:“我们早就知道你很能打,所以我们今晚准备跟你玩点小游戏。”

    我看看那个黄毛始终拿着把小刀架在倪安琪的脖子上,就有点硬气不起来,缓缓的呼出了口浊气,说:“你们又想耍什么花样,先放了倪安琪,有什么事情尽管冲着我来好了。”

    姜皓文嘴角露出讥讽:“死到临头还想学人家英雄救美,你不是很能打吗?行,我就给你一个机会,我给你准备了一个厮杀的对象,你打赢了,我就放你们离开。”

    我这时候,还以为姜皓文找了什么高手来对付我呢,我就环视了一圈屋子里的十几个人,傲然的说:“打就打,谁怕谁,希望你能说话算话。”

    姜皓文眼睛里闪过一丝狡猾之色,说:“打赢了再说吧,把它牵进来。”

    在姜皓文和张哲官一群人坏笑中,我错愕的回头,只见厂房门口出现一个驼背男子,他小心翼翼、十分警惕的牵着一条巨大的犬科动物走了进来。

    麻痹,他们居然找了一条野兽当我的对手。

    我仔细一看那驼背男子牵进来的东西,瞬间吸了一口冷气,毛骨悚然,居然是一条体型庞大的青狼獒。青狼獒是一种很凶猛的藏獒,有九犬一獒的说法。传说古藏人将同时出生的十只小獒放在一起,不给它们任何食物,让它们自相残杀,最后会有一只吃掉其他九只存活下来,这就是青狼獒。

    这头青狼獒大约有斤重,体型强壮,毛发深层发黄色,毛尖是色,跟青色完全不搭边,被称为青狼獒大约是因为这种藏獒在牧民眼里跟狼一样凶猛。

    这条青狼獒獠牙利爪,粗壮如牛犊,眼睛凶光四射,一进来就给人一种无形的压力,连姜皓文和张哲官一伙人都忍不住退得远远的,生怕被驼背男子牵着的这条青狼獒咬到。

    姜皓文这时候笑眯眯的跟我说:“陈瑜你不是很能打吗,今晚你的对手就是这条青狼獒,好好表现哦。”

    我又惊又怒:“你居然让我和野兽厮杀,无耻。”

    张哲官这时候得意洋洋的说:“嘿嘿,漫夜长长,我们这帮兄弟正无聊着想找点刺激呢,如果你不愿意跟这条青狼獒厮杀,那我只好从你手下小妞身上找刺激了。”

    他说着就朝着倪安琪走了过去,伸手撩起倪安琪的一缕酒红色秀发,满脸亵渎的放在鼻子边用力的嗅了一口,然后故意的朝着我挑衅的说:“好香……”

    倪安琪平日虽然是女混混儿作风,但她毕竟还是个女生,吓得花容失色,不停的眼睛泪珠在打滚,拼命的挣扎着,被用胶布封住的嘴巴只能发出呜呜的叫声,姜皓文等人嘻嘻哈哈的在旁观,甚至还有个地痞说:“阿官,抓她的胸!”

    张哲官咧嘴笑了,真的伸出魔爪要朝倪安琪下手,我目疵欲裂,急忙喊道:“住手,我跟这青狼獒打!”

    张哲官的手在半途停顿了下来,他回头瞄了我一眼,得意的笑了:“早这样乖乖的,岂不是节省了很多功夫?”

    我盯着张哲官,满脸戾气的说:“你以后最好不要落入我手里,不然我会让你明白什么叫做生不如死。”

    张哲官眼睛里闪过一丝狠色,嘴巴上却轻描淡抹的说:“你能活过今晚再说吧。”

    我心中一紧,隐隐有点明白,就算我干赢这条青狼獒也未必能顺利离开这里,他们其实早已经决定弄死我,但是因为都太恨我了吧,所以不愿意一下子就杀死我,他们故意的给我一丝希望,让我去跟凶猛的青狼獒厮杀,他们想看我被青狼獒咬碎撕裂,凄惨的一点点被折磨而死,这样才能发泄他们对我的那股怨恨。

    我转头试探的问姜皓文:“是不是我能打赢这条青狼獒,你就放我们离开?”

    姜皓文笑得很虚伪:“当然,我们在道上混的,最讲究的就是一个信字,如果你能赢,我就放你们走。”

    我不知道姜皓文说的有几分是真话,但是现在倪安琪在他们手上,我别无选择。倪安琪见我真要和这比野狼还要凶狠的青狼獒厮杀,顿时急的直掉泪。我转过头不去看她,而是望向不远处那头凶神恶煞的青狼獒,做好厮杀的准备。

    张哲官变戏法似的从旁边翻出一件外套扔给我,让我穿上。我开始还不明白为什么要穿上这外套,等我拿起来一看那件有点像某种制服的外套,顿时明白了。我有个表叔是专门训练狼狗的,据他说如果要狼狗攻击某种人,就训练狼狗识别某种特定的衣服,比如战场上的狼狗见到穿着敌人军服的人就会冲上前撕咬。张哲官扔给我的这件外套,明显是让青狼獒识别我,把我当成攻击目标。

    姜皓文和张哲官一帮人躲在边上,嘻嘻哈哈的看着我,还不时的催促我快点穿上外套,别磨磨蹭蹭,这些人仿佛就是古罗马的君王贵族,兴致盎然的在观看奴隶跟野兽在角斗场里厮杀。

    我一咬牙穿上了那件外套,刚转过身,驼背男子牵着的那条青狼獒见到我,它先是一愣,接着眼神一下子变得凶狠凌厉,浑身开始狂躁起来,喉咙里传来低沉的咆哮声,意似愤怒。

    姜皓文给那牵狗的驼背男子打了个眼色,那驼背男子赶紧的松开了青狼獒的锁链,然后逃命似的,飞快的跑开了。即便他是负责喂食的养狗人,但青狼獒很难认主的,所以他对这青狼獒也非常的忌惮,尤其是在它愤怒的时候。

    青狼獒少了铁链的牵制,就一步步的冲着我慢慢逼近,尖嘴獠牙,面目狰狞,那眼神越来越凶恶,低吼也一声比一声大声,身子弓起,鬓毛张开,明显准备要对我发动攻击的征兆。

    天生对危险动物的畏惧,让我忍不住退后一步,青狼獒见我后退,它又低吼着逼近一步,斗志更盛了。野兽就这样,如果你敢跟他眼对眼的对峙,可能它还有些忌惮;一旦你退缩了,它们就立刻敏感的察觉到了你的畏惧,助长了它们的自信。

    我一个小小本能的后退,导致青狼獒“嗷”的一声怒吼,直接朝着我扑了过来,那锋利的獠牙直接冲着我的喉咙咬来,如果被咬到,估计就要当初死亡。

    边上倪安琪呜呜的闷叫,大为焦急,姜皓文一伙人却看得津津有味,而张哲官那小子兴奋的搓着手,嘴里不停的念叨:“嘿嘿,咬,给我咬死他!”

    腥气扑鼻,青狼獒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来,我赶紧侧闪,避开了它的獠牙,但是左边肋部被它的大爪子抓了一下,直接衣衫被撕裂,左肋上多了几道血槽。我又惊又怒,麻痹,幸好躲得快,不然以这锋利一抓直接就能抓得我肠穿肚烂。

    青狼獒和我错身而过,猛然转身,一头咬向我的小腿,一连串动作干净利索,一地都不含糊。

    我从炼狱回来之后,从没试过今天这样如此狼狈,居然被一条狗给欺负了。我的怒火也被这条青狼獒给激起来了,麻痹,不就是一条畜生吗,老子照样弄死你!

    在青狼獒咬向我小腿的时候,我脚一缩,看准机会,一手摁在它的脖子上,猛然把它摁在地上,学着武松打虎的样子,右手拳头扬起,朝着它的脑袋就碰碰的两拳。

    我出拳的力量还是很大的,如果是普通人的脑袋挨了我这两记重拳,估计直接要晕倒,但对青狼獒来说,却不致命。两拳下去,它痛呜一声,反而更凶狠了,一下挣脱我的控制,然后把我掀翻在地。

    姜皓文和张哲官一伙人看的兴起,都肆意的尖叫,这里穷山恶水,地形偏僻,不会有人发现。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