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 正文 第293章:姓箫的女人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忽然觉得事情好像不是我想象中的那么简单,或许杀手不是涂文轩派来的,可能杀手的雇主另有其人。这么一想,我就想跟李梦婷偷偷的打个电话或者发条短信将我目前的情况告诉她,但是手机拿出来的时候我才忽然发现我手机早已经因为没电而关机了。

    “我靠,关键时候掉链子。”

    我恨恨的骂了一句,又不敢轻易离开,屋子里的两个杀手很警惕的,我生怕被他们发现,同时也害怕如果我现在离开公寓楼去找手机打电话给李梦婷的话,如果刚好那个叫箫姐的女人刚好来到这里,让两个杀手跑路了怎么办?

    我环视了五楼周围的环境,发现这层楼基本没有什么住客,杀手隔壁号房也是没人住的,门上都厚厚一层灰了。于是我就用了点小手段,弄坏了门锁。轻手轻脚走进去,反手将门关上。

    这房间好像是单间公寓,只有一间房,外面有阳台还有浴室厕所。当然因为没有人居住的缘故,里面此时空荡荡的没有任何家具,到处是灰尘和蜘蛛网,到时角落墙根里扔着两筒纸巾,不过已经脏得不行。

    隔壁小平头和乌鸦两个杀手在聊着天,我正愁听不清他们说什么,见到那两筒纸巾的时候立即眼睛一亮,然后就将其中一筒纸巾捡起来。将纸巾中间的那个纸圆筒给取出来,然后学着医生听诊一样,把纸筒贴到墙壁上,然后将耳朵紧贴着纸筒偷听对面的动静。

    这下果然能隐约听到对面说话的声音了,从他们陆陆续续的聊天声中,我才知道原来两个人是外地来的杀手,在这个行当算是小有名气的,这次来是受雇于人过来丽海市杀李梦婷,但是第一次动手因为那天晚上我的存在,导致他们失手了。

    他们失败了一次之后还想潜伏一阵子进行第二次下手的,但是他们的行为触动了陈家那帮老人的怒火,陈家威望最高的老人二叔公已经在道上发话了,一定要把他们两个逮到,所以现在道上很多人都在寻觅这两个外地杀手,导致他们没法进行第二次刺杀李梦婷,反而处境还很危险起来。他们的雇主箫姐早就说让他们尽快离开丽海市。但是这两个外地杀手说任务没完成,钱没赚到,迟迟不愿离开丽海市。今天雇主箫姐就准备亲自过来给一笔钱他们,让他们离开,他俩现在就在等着箫姐这笔钱跑路。

    我暗暗惊疑,这个箫姐到底什么来头,连陈家朱雀堂主李梦婷都敢动,难道她不畏惧陈家的怒火和雷霆报复手段吗?

    等了大约十来分钟吧。走廊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其中走在最前面的应该是个穿着高跟鞋的女人,因为她高跟鞋的声音特别清脆,有别于其它几双皮鞋的声音,我估计应该是一个女人带着几个手下过来了。

    果然,隔壁传来敲门声,然后就听到小平头和乌鸦两个杀手开门口称箫姐,将那个女人和几个手下迎了进屋子里。

    我急于想看看那个雇佣杀手杀李梦婷的女人到底是谁,到底长得什么模样,就跑去阳台外面,想爬到隔壁阳台去,窥看隔壁屋子里的情况。

    但是我刚刚走到阳台。就连忙的蹲了下来,因为对面屋子里也有两个穿着西服的男子从屋子出来,好像出来阳台这里检查,那两个男子没发现什么不对劲,不着痕迹的回头对屋子里的人点了点头。

    然后就隐隐约约的听到一个如同管箫般好听阮媚的声音在说:“不是早让你们离开丽海市了的吗,怎么迟迟不愿意走?”

    乌鸦:“箫姐,我们手头很紧,必须完成任务挣到佣金才可以离开。”

    箫姐淡淡的说:“你不觉得你们第一次行动没成功,还在丽海市逗留,如果被逮到了会给我带来麻烦吗?”

    小平头:“箫姐,对不起,我们真是太急需钱了。”

    箫姐笑了笑。笑声很阮媚,她说:“我知道,我今天带了一百万现金过来,就是给你们跑路的。”

    那两个杀手闻言又惊又喜。都连声不断的说谢谢箫姐,然后就听到箫姐对身边的手下说:“把箱子拿过来——”

    似乎是一个手下拿着一个手提箱走到箫姐跟前,轻轻的打开了,两个杀手见到箱子里的东西。骤然齐齐发出一声惊呼,他们还来不及再说话,然后就立即传来了“咻咻”两声响,同时还伴随着他们的闷哼和倒地声音传来……

    我在缅甸炼狱是学习过枪械的使用的。这声音明显是上了消音器的枪声,我脸色一下子就变了,脑海中浮现出一副清晰的画面:一个穿着色西服的男子将手提箱当着箫姐和两个杀手的面打开,里面赫然是一把带着消声器的手抢,在两个杀手震惊的刹那,箫姐已经拿起枪两抢射杀了他俩。

    靠,好狠的女人!

    我的心一下子紧张起来,感情是因为这两个杀手任务失败之后还在丽海市逗留不走,二叔公和道上的人都在寻觅他们两个,这个雇主箫姐对两个杀手的行为特别不满,所以今天过来直接了结了这两人的性命。

    很明显这个箫姐这帮人来头不小,而且视人命为草芥。如果让他们发现我在隔壁一直偷听的话,估计保不准我也要小命不保。这么一想,我心情就猛然的紧张起来,生死攸关不由得我不紧张。

    她吩咐了两个手下清理现场,然后她就带着几个人先走了。

    我不知道的是,她走出门口,从走廊经过的时候,眼睛忽然落在我藏身的室门锁上面。她望了一眼门锁上新鲜的破坏痕迹,皱了皱眉头,然后对着那两个准备处理尸体的手下使了个眼神,那两个身材高大的手下会意。轻轻的点了点头。

    然后她就带着另外几个手下,朝着楼梯口走了下去。

    我听着外面的脚步声没有了,以为他们已经离开,就小心翼翼的开门走了出去。但是我刚刚走出去。忽然唰的一下,一个穿着色西服的男子突然冒出来,用一条皮带一下勒住了我的脖子,想把我硬生生的勒死。

    我又惊又怒。反手一个手肘打在他的肋骨上,打得这家伙发生一声闷哼,他手上的力量也小了许多,我趁机抓着他的胳膊。直接就给了他一个力量十足的过肩摔,嘭的一下将他摔倒在地面上……

    我刚想上去准备对着他的脑袋补上一脚,但是这时候背后忽然一样冰冷的管状东西抵在了我的后脑勺上,同时响起一个不带一丝感情的男子声音:“别乱动。不然我一枪打爆你的头。”

    竟然还有一个拿着枪的男子,我深深的抽了口气,缓缓的举起了双手。

    “走到里面去,别耍花样!”

    这时候地上吃了我一个过肩摔的西服男子也爬了起来。骂骂咧咧的跟那个持枪男子威逼着我走进了房间。屋子里,小平头和乌鸦两个杀手的尸体歪歪斜斜的躺在地上血泊中,我身后的持枪男子冷哼一声:“不管你是谁,今天算你运气不好。跟他们一起上路吧。”

    说着这家伙就要扣下扳机,我正准备殊死一搏的时候,忽然门口一道人影闪电般窜了进来,手中一把锋利的匕首,两个背向门口的西服男子都没来得及反应,就被这道突然窜出来的人影给硬生生的双双割了喉……

    我望着双手捂着喉咙,满脸震惊和不甘心倒下去的两个西服男子,然后急忙的去看这个突然冒出来的人,居然是二叔公身边的老仆,也就是那个小老头鬼手。

    我望着他吃吃的说:“鬼……鬼手叔叔,你怎么会在这里?”

    鬼手将匕首在尸体的西服上拭擦了两下,然后抬起一张苍老的脸庞,用一双有点可怕的死鱼眼看了我一眼,说:“二叔公让我查找这两个外地杀手,我早找到他俩了,不过一直没有动手,等的就是雇主出现。没想到你这小家伙也来了,真不知道你在炼狱怎么活下来的,一点本事都没学到吗,差点让两个小喽啰给收拾了。”

    我挺尴尬的,说我正准备转身夺枪反击呢,只是你先了我一步出手了。

    鬼手不置可否,说这里不安全,他要回去跟二叔公报告事情的进展,还说二叔公挺想念我的,让我跟他一起去见二叔公。

    我心想我又不是女的,二叔公想我干嘛?不过想想二叔公是婷姐的长辈,那也就是我的长辈,于是就点头说好,同时又忍不住问:“鬼手叔叔,那这房间里怎么办?”

    鬼手看看地上的几具尸体:“这个你不用担心,会有人来处理干净的。”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