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 正文 第301章:岳父的本领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黄轩听完我的话之后,眼睛睁的老大,一脸不敢置信的望着我,吃吃的说:“瑜哥,说的合作是什么意思?”

    “单凭高文斌,那小子没这么大的胆子来挑唆你跟我发生仇隙,背后肯定跟他表哥豹还有关系,所以我不但要教训高文斌,还有对豹还以颜色。”我半眯着眼睛,不徐不疾的说道:“我要把豹现在看的最大一个场子,也就是金殿夜总会拿下来。”

    “瑜哥,你是想拿下这夜店的看场子权,还是把整间夜店给拿下来?”

    “整间夜店拿下来。”

    黄轩听完我的话之后就愣了愣,连哨牙他们五虎三将个人也错愕了,哨牙他们知道我今晚是准备跟黄轩合作找高文斌、豹他们报仇的,但是哨牙几个以为我的报仇只是让黄轩把高文斌骗出来揍一顿之类的,完全没想到我竟然想将整间金殿夜总会给盘下来。

    其实,金殿夜总会虽然是豹的老巢,也是豹收入最大的一个场子,但是豹只是个看场子的而已,我这么做不但要将豹的饭碗给砸了,同时还把金殿老板的饭碗给抢过来自己吃。

    黄轩脑子不太灵光,摸了摸后脑勺道:“瑜哥,你扩大产业,想盘下金殿夜总会,这好像跟我没多大关系吧?”

    我就笑了笑说:“金殿夜总会生意红火,没什么意外金殿老板肯定不会愿意把自己的下金蛋的母鸡转手的,所以这事情我们要互相合作,才能把金殿给拿下来。”

    我说完同时表示到时候盘下金殿夜总会之后,会给黄轩一点股份,黄轩这厮这些被我收拾得这么惨,但是他父子畏惧于我不简单的人脉关系,对我不敢有一点儿怨恨。←百度搜索→x?阅ぁ屋.biqushuo.笔趣说他知道这事情的幕后推手是高文斌和豹两个人之后,就把一腔怨气归咎到了豹表兄弟头上,现在听我说不但能收拾豹两表弟,还能赚钱,他就很感兴趣的问我要怎么办?

    我对着他勾了勾手指,这小子就屁颠屁颠的凑到我跟前来,我附在他耳边小声的交代了几句,这小子眼睛慢慢的睁大了,然后变得眉开眼笑,连连点头。

    黄轩听完我的计划之后,大约也觉得行得通,他一张脸就有点儿因为兴奋而变得红了起来,不过他没有被利益迷昏头脑,眼睛溜溜的转动了两下,说:“瑜哥,这事情我回去计较计较,干不干我明天给你答复。”

    “好说,那这事咱们回头再谈,现在喝酒——”

    我知道盘下金殿夜总会这事不简单,而且还是通过非正常渠道拿下它,黄轩愿不愿意跟我合作搞金殿,这事情他必须回去跟他老子黄天年商量一番。因为在我这个计划里,黄天年占据很重要的一环,黄天年不答允,我和黄轩整金殿夜总会这计划就没法执行。

    酒过三巡之后,黄轩就告辞离开,包厢里只剩下我跟哨牙他们一帮人。

    哨牙见这时候已经没有外人了,才忍不住问我真的要拿下金殿夜总会吗?

    我就点点头说是真的,我们东星五虎三将再加上三十六个精英兄弟,一共四五十号人,单凭月亮湾一家酒吧养活我们一群人很吃力,必须扩张生意了。我们现在经营的是酒吧,其实没有迪吧那么赚钱,我早就像进军夜总会这块蛋糕了,刚好豹这厮老是跟我们过不去,豹帮就是挡在我们东星门口的一块大石头,我们必须要干掉豹帮才能有出路。这次对方豹、盘下金殿是我考虑了很久的,黄轩的出现正好给了我一个契机。

    哨牙一帮人听完之后都挺兴奋的,因为如果真的能拿下金殿,我们东星的实力至少翻一倍。

    不过秦勇有点儿担忧的问我说:“就算我们跟黄轩一起算计金殿,金殿老板被迫卖掉这家夜店,但是我们手头上的钱真的够盘下这间夜店吗?”

    我们东星一帮人在唐安宁那里原本有万资金的,后来我从自己的那份额拿出万还给了李梦婷,后来又拿出万入股了月亮湾酒吧,现在唐安宁手头上还有左右的流动资金。这点钱想拿下金殿夜总会肯定是不够的,我就说我会想办法,然后又问了一些兄弟们近期的情况。

    手下那帮兄弟都是申请了走读生,走读生跟寄宿生最大的区别就是不用上晚自习,所以每天下午学之后,东星的一帮小伙子都循例跟随马睿冬一帮保安学习军体拳。经过一段时间的锤炼,这帮家伙都已经初见狰狞,现在基本一个能打两三个人,哨牙拍着胸口保证说:“别的不敢说,看场子干架的话,兄弟绝对能胜任。”

    我们正聊着,包厢的门忽然被人推开了,穿着白衬衫和色女西裤,脚穿高跟鞋,典型上班族女郎打扮的张晴晴出现在门口,我就站起来诧异的问有事情吗?

    张晴晴依旧是打扮得依旧明媚典雅,不过俏脸上却隐隐带着一抹愁色,她见到我跟哨牙一帮人在喝酒,就没好气的跟我说:“陈瑜,你出来我有点事情跟你商量。”

    大家都以为张晴晴是我的表姐,所以平日张晴晴过来找我,哨牙他们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合适,我就放下酒杯跟着张晴晴出去了,在包厢走廊外面问张晴晴怎么回事?

    张晴晴就压低声音对我说:“陈瑜,事情不好了。”

    我睁大眼睛错愕的问:“怎么了,酒吧发生什么大问题了吗?”

    “不是酒吧”张晴晴没好气的白了我一眼,然后又满是苦恼的说:“你知道我爸爸是开中药医馆的,他本身就是个学医学武的老中医,他对人体医学上的知识知道得挺多的……”

    我有点茫然的问:“你到底想说什么?”

    素来脾气倨傲,处事冷静的张晴晴居然像小女生般变得霞飞双颊,双手捏着衣角,低着头忸忸怩怩的小声说:“那个,我爸爸从我外表特征好像隐隐看出了我还是处子,他估计怀疑我们俩是不是假冒结婚敷衍他了,今天中午吃饭的时候,他跟妈就时不时的怕敲侧击问我话,似乎想套出一点端倪破绽来。”

    我闻言嘴巴都张开了,有点儿吃惊也有点儿羡慕的说:“我靠,岳父居然这里厉害呀,一个女的是不是处他都能看出来。”

    其实呀,我早就听一些人说过这个话题,说什么女生很女人的外表特征区别,比如女生的秀发比较青涩,瞳孔很清澈,还有从眉毛,脸颊的红晕等等都能辨别是女生还是女人,虽然不完全的准,但是能猜个十之七八。岳父是老中医,对身体特征估计是更加清楚和了解的,估计他从张晴晴的外貌上察觉到了不对劲,从而对我和张晴晴产生了疑心吧。

    张家三代单穿,到了张晴晴这代只剩下张晴晴这个女儿,张大贵对香火后继这事情是很在乎的,不然当初也不会不顾张晴晴的反对,强行招我到他们家当上门女婿。如果让张大贵知道了我跟张晴晴假婚,估计他老人家要直接被气死。

    张晴晴也挺怕被她爸妈发现我们这点秘密的,这会儿正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似的,她把这事情告诉我,就是想着我让我快点想办法解除她爸妈的疑心,没想到我却对岳父辨别处女的本事大呼小叫,她就气得脸都了,抬起穿着高跟鞋的脚就踢了我一下,骂道:“这不是重点,重点是爸妈刚才打电话来让你跟我回家,估计两老要对我们下最后通牒了。我都急死了,你这家伙却还在这里大呼小叫,倒是快点想个法子啊。”

    我听到张晴晴这话就装着苦恼的说想不到办法,心里却老开心了。心想估计今晚回家岳父岳母肯定又要逼着我们要孩子了。嘿嘿,不知道张晴晴会不会被逼得没辙,加上她又对我有好感的缘故,半推半就的跟我那啥?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