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 正文 第302章:对金殿下手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和张晴晴正低声商量着怎么办,这时候张晴晴手袋里的手机又响了,是岳父张晴晴打来的电话,在催促我俩早点儿回家呢,说有事情跟我俩商量。

    张晴晴知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于是就只能郁闷的跟我一起离开了月亮湾酒吧,开着她那辆白色英朗回家了。

    半途经过士多店的时候,她还很狡猾的下车买了一盒杜蕾斯,然后跟我走进家门的时候,她就故意的囔囔说好累先去洗澡,然后将手袋故意的扔在客厅沙发上。手袋拉链她也是故意没有拉好,半敞开着,如果稍微注意看的话,就能看到手袋里那盒隐隐露出一角的杜蕾斯盒子。

    岳父和岳母这会儿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剧呢,当然目光不由自主的瞄到了张晴晴手袋里的东西,然后两老就愣住了。张晴晴见她的小把戏成功了,就偷偷对我扬了扬眉头,神色挺得意的,好像在说:看吧,关键时刻还是得本大小姐亲自出马!

    然后,她就哼着小曲去浴室放水准备洗澡了。

    张晴晴虽然会演戏,但是岳父也不笨,这一点点小东西没有能让两老完全的打消疑心。岳母摇着头说了一句小晴长这么大了还是跟个小女生似的,什么东西都随手乱扔,她说着不着痕迹的帮张晴晴放好了手袋。

    而岳父张大贵则热情的喊我在他身边坐下,问了一些我最近在忙啥的问题,当然他更多的是在闲聊的时候不经意的套我的话,我对答得都毫无破绽,他没发现什么端倪,最后他就不甘心的问我跟张晴晴到底什么时候要小孩?

    我支语着说张晴晴还不愿意要小孩,岳父张大贵就立即不悦了,训斥我说香火继承大事怎么能由着她性子来呢,我就尴尬的挠挠头小声说:“但是晴晴不肯要,我也没办法呀!”

    岳父就骂我没主见,我心想我倒是想有主见,但是就连摸下张晴晴的大白腿,张晴晴都要跟我耍花招,最后摸腿变成了给她按摩脚部,郁闷死了。面对这样一个爱搞事又狡猾的女人,我有啥办法呢?

    俗话说岳母看女婿越看越喜欢,随着日子久了,大约是岳母觉得我对张晴晴很好,所以也慢慢接纳和喜欢我了,见到我被岳父训斥,她就替我说话:“老张你就别怪陈瑜,我们当初招他当上门女婿不就是看中他性格温和善良这一点吗?现在就是没想到小晴那丫头太狡猾了,整天欺负着陈瑜玩,所以呀,我觉得这问题还是出在小晴身上。”

    两老就当着我的面给我出法子,比如说对张晴晴用点强呀,或者让我坚持男人的尊严,拒绝使用那种套子呀之类的,我听得巨汗……

    幸好张晴晴洗完澡很快就出来了,我连忙的说我先去洗澡,然后狼狈而逃。张晴晴就被岳父岳母逮住了,然后又是一顿说教责骂。

    我洗完澡出来之后,张晴晴已经被两老说教了半天,她见到我出来,就红着脸过来拉住我的手往卧室里躲。回到房间之后,我就问她咋了?

    张晴晴一下捂住我的嘴巴,然后偷偷的将耳朵贴在房门上,然后她俏脸就出现了气恼之色,对着我打了个眼色,示意岳父岳母两个正在房门外偷听我俩说话。

    我睁大了眼睛,心想这岳父岳母还真是为了继承香火这事情操碎了心呀!

    张晴晴知道她父母在外面偷听之后,就故意装出娇滴滴的声音对我撒娇说:“陈瑜,亲我一下下。”

    张晴晴平日都是喜欢扳着俏脸训人,这骤然嗲嗲的说话,让我很不习惯,骨头好像都有点儿酥了,咽了下口水,眼睛也开始溜溜的转动起来,心想要不要趁机假戏真做,直接上去亲吻张晴晴一口。

    但是没想到张晴晴这娘们居然自导自演,自己嫣红的小嘴对着自己的手掌波的亲了一口,弄出一点好像真是的男生亲吻女生脸蛋的那种声音,然后她就演技很浮夸的说:“好讨厌——”

    我看着她这自导自演的样子,忍不住张嘴就想笑喷,张晴晴自己也挺难为情的,见到我要笑话她,她连忙凑过来伸手捂住了我的嘴巴,用一双漂亮的桃花眼狠狠的瞪我,细声的警告我说:“不许笑,爸妈在外面偷听着呢,你配合着我点。”

    我就在她耳边小声的说:“这么无聊的事情我才不干。”

    张晴晴见我不配合她,就拼命的用眼神威吓我,但是我岳父岳母在房门外偷听着呢,我才不怕她,就跟她勇敢的对视着,最终还是张晴晴先怂了,她恨恨的细声问我:“混蛋,说吧,到底要怎么样才肯配合我演戏?”

    我闻言顿时来了点精神,说:“昨天在电影院里你赖皮,明明答应让我摸大白腿的,最后变成了我给你按摩脚部。今晚我配合你演戏可以,但一定要真真正正的让我摸一回你的腿,这要求不过分吧?”

    张晴晴见我趁机提要求,对我恨得牙痒痒的,但是为了打消她父母的疑虑吧,最终咬咬嘴唇答应了下来,说:“好,我答应你!”

    于是我就开始跟张晴晴互相配合,发出了一些轻微的男女那种事情的声音,把门外的岳父岳母诓骗了过去,门外的两老听到靡靡之音从卧室里传来,大约是不好意思再偷听,房门外传来几乎微不可闻的脚步声,他们悄然的离开了。

    知道岳父岳母离开之后,我就开始让张晴晴兑现诺言。张晴晴此时穿着一条粉色真丝公主睡裙,她背靠床头坐着,裙摆刚刚遮住大腿,一双没穿丝袜的美腿显得笔直修长,小声的对我说摸吧摸吧,但是说好只能摸十分钟,不能太过分。

    我早就忍不住了,她话音刚落,我的手就摸了上去。虽然我在此之前已经摸过张晴晴的腿了,但此时摸上去,我的心跳就瞬间加速了,因为她的大白腿实在太光滑细腻了,我心想张晴晴的皮肤咋这么好呢?

    大约过了几分钟吧,我的手就不受控制的往更深处进发了,张晴晴反应挺迅速的,飞快的捏住了我的手,然后把我的手给推开了,接着她瞪了我一眼,低声喝道:“好了,时间到了,不能得寸进尺。”

    我挺无语的,但又没辙,只能老老实实的躺下休息。

    第二天是周一,如常返回学校上课,晚上的时候我们一帮人依旧是在月亮湾酒吧盘踞着,大约八点多的时候吧,考虑了一整天的黄轩又来到酒吧找我。他今晚打扮了一番,显得精神奕奕踌躇满志,见到我之后就说他想好了,要帮我拿下金殿夜总会,一起收拾高文斌和豹,出一口恶气。

    我和五虎三将跟他商量了一会儿之后,他就离开了酒吧,打电话叫了几个平日跟他关系最好的哥们过来,然后一伙人去了距我们月亮湾不远的金殿夜总会去玩。

    我们在守候着,大约过了两个小时,大街上就响起急救车的声音,两辆工人医院的急救车停在了金殿夜总会的门口,有好几个年轻人被医护人员用担架抬出来,用急救车送往医院抢救。

    大街两边的站满了围观的人群,都在对着金殿夜总会指指点点议论纷纷。我和哨牙几个走出去,隐隐约约的听到他们说有几个年青人在金殿夜总会喝酒,吃了里面的小吃,导致食物中毒,被送去医院抢救了。甚至还有人说工商副所长的儿子黄轩也食物中毒了,说这家夜总会肯定要被停业整顿了。

    我和哨牙几个远远的望着金殿夜总会门口处正慌慌张张打电话的豹,大家对视一眼,彼此会心一笑。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