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 正文 第309章:张晴晴的小金库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学校车库这边的学生不多,而且学生送鲜花给老师也觉得挺正常,一般教师节是肯定人人送花的,平日一些老师生日呀什么的也会有人送花,加上我今天送的不是玫瑰,而是郁金香,所以看见我给张晴晴送花的那些学生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

    当然,在不远处的王子天,连带哨牙和大罗小罗几个,就完全的傻眼了。

    “我去,瑜哥你怎么把我的花束送给张老师了?”

    王子天有点急急忙忙的跑过来埋怨我,我没好气的对他说:“你刚才没看见是她自己过来取走鲜花的吗,她要拿我难道敢死死攥住不放吗?”

    王子天可怜兮兮的望着我问:“那你能去把鲜花要回来吗?”

    我斜了他一眼:“你说呢?”

    王子天当然也知道被老师拿走的东西怎么可能要得回来,叹了口气说他追求唐安宁咋就这么难呢?

    我懒得搭理这家伙,跟哨牙几个回去教室上课,一天过得挺平静的。唯独就是张晴晴那娘们收了我的郁金香却没有原谅我,上课的时候见到我还扳着一张脸,典型的收了礼物不办事,让我挺郁闷的。

    中午放学。黄轩打电话来告诉我,他收到消息金殿夜总会的老板徐立山几经奔波还是没有能解除停业整顿的艰难处境,加上停业期间,夜总会的两个妈妈桑都带着小姐走了,看场子的豹帮老大也被人弄得重伤住进了医院。徐立山已经有点灰心丧气了,有卖掉金殿的意图,让去跟徐立山谈谈。

    我收到消息之后,中午就跟唐安宁一起请了假。然后一起坐出租车去丽景湾小区登门拜访徐立山,唐安宁现在俨然是我的私人秘。

    她知道是跟我去洽谈生意,所以出来的时候故意的穿了一套衣衫,崭新的白色女衬衫,搭配着一条色的百褶短裙,穿着一双低跟鞋,扎着马尾,手里拎着个色的小手提包,还真有一点办公室小女文员的模样呢。

    我们在徐立山家见到了徐老板本人,他家装修的挺堂皇的,看得出这些年赚了不少,大约是因为金殿出事了,他气色有点儿不佳,但还是很热情的接见了我俩。

    我也没有跟他兜圈,开门见山的说我想要盘下他名下的金殿夜总会,徐立山也是混迹商场多年的老油条了。闻言就大有深意的望了我一眼:“原来这一切是你在背后布局。”

    金殿夜总会虽然是个好场子,但是商人们都知道金殿得罪了人,被无限期停业整顿了。谁也不知道还能不能继续营业,我这时候胆敢说要买下金殿,徐立山立即就敏感的猜到我是这一系列事情幕后的推手。

    我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淡淡的说:“我知道你想转让金殿,我是你最好的接手人,开个价格吧。”

    其实。别人根本不会买一家无限期停业整顿的夜店,只有我会买,徐立山也明白我只要买下这间夜店,立即无限期停业的勒令就会被黄天年取消,他带着点恨意的望着我,半响才说他的场子估价万,要他转手的话至少要万,不然免谈。

    我冷冷的说:“万!”

    徐立山愤怒的说:“我装修就已经花了多万,你这是抢劫。”

    我看了他一眼说:“黄公子几个人在你们夜店中毒的事情是立案了的,他现在不但要求你们金殿作出赔偿,而且还勒令你们金殿交出相关负责人。我给你两个选择,一条是我给你万买下金殿。你搞定黄公子那边的赔偿和交一个负责人出来承担法律责任;另外一个选择就是我给你万,他那边的事情我帮你摆平,你自己选吧!”

    徐立山闻言沉默了下来,黄天年和黄轩父子不好惹,他自己去收拾这烂摊子的话,万未必够打点,犹豫了很久之后,他才说:“夜店我可以转让给你,但是我要你一次付清全额,而且我只给你一周时间准备。”

    其实我手头上的钱剩下的大约仅有两百万,本来是我准备先给他两百万,剩下的分期给他的。但是现在看来是没什么办法了,就点点头说:“行,我们一周之后进行交易。”

    告辞了徐立山,我和唐安宁两个出来之后。首先给黄轩那小子打了个电话,说已经谈妥了,黄轩这家伙闻言笑不拢嘴,因为我承诺给金殿夜总会%给他。我盘下金殿。以后他也算是金殿的股东了,他父子在这件事上出了不少力的,值这个价钱。

    挂断黄轩的电话之后,我就有点儿犯愁起来。因为我现在手头上的资金仅有两百万,还差了三百万呢。

    唐安宁是我的财务管家,我口袋里有多少钱她是最清楚的,她也问我现在钱远远不够怎么办,我就笑了笑说:“没事,我这几天想办法找人借。”

    回到学校刚好是午休结束时间,我跟五虎三将打了个招呼,他们听说我已经基本上能拿下金殿,都挺开心的,不过也为一时间要凑够三百万而犯愁。

    到了下午放学时候,张晴晴捧着今天早上我送她的那束郁金香来找我,让我随她回家吃饭。我这才知道原来今天是岳父的生日。

    我就问张晴晴为啥不早点告诉我呢,我都没准备生日礼物,没想到上车的时候,张晴晴对着车后座努努嘴说:“我已经帮你挑好了,一串檀香佛珠手链,爸爸肯定会喜欢的。”

    我看看车后座果然有一个礼品盒子,就嘿嘿的说:“晴晴,你想得真周到。”

    张晴晴没好气的瞪了我一眼。没说什么,开车跟我回到了,岳母已经做了一桌丰盛的家宴,循例的给岳父献上礼物。说了祝寿词,然后一家人开开心心的坐下来吃了一顿。

    吃晚饭之后我跟张晴晴都没有去学校上自习,她自己跑进卧室里玩笔记本电脑,我洗完澡之后进去一看。她居然是在看几款跑车,见到我进来,她还问我其中一款粉红色的保时捷跑车感觉如何?

    我看看那一百三十多万的售价,再加上各种税各种保险。估计没一百五十万拿不下这辆车,就睁大眼睛说:“晴晴你想买跑车?”

    张晴晴瞄了我一眼说:“是呀,读的时候就在存钱想买的,但是当时钱不够。当老师之后又觉得买跑车太张扬。现在当了月亮湾的总经理,我就重新想换一辆好车了。”

    其实,张家虽然算不得大富大贵,但是我岳父张大贵开着一家医馆。手下有几个中医师在维持医馆日常运行,一年赚几百万是没有什么问题的,作为张家的独生女,张晴晴从小就是公主待遇。从来不怎么缺钱的,这也是她虽然是个老师,但是平日的手表、手袋、高跟鞋和衣服都是高档名牌的原因。

    我一直知道张晴晴这娘们有小金库,但是不知道她的小金库居然这么多钱。想到我现在正差钱呢。前不久刚刚还清李梦婷的一百万,现在才没几天又跑去借三百万,感觉真是太那啥了,我都不好意思跟李梦婷开口。

    但是,现在发现张晴晴有小金库之后,我眼睛就溜溜的转动起来,然后屁颠屁颠的凑上去,讨好的说:“晴晴,那啥,你肩膀酸不酸,我帮你按摩一下肩膀吧?”

    张晴晴回头斜了我一眼,没好气的说:“无事献殷勤,想借着按摩占我便宜是吧?”

    “小瞧人”我睁大眼睛振振有词的说:“那种事情我很少干的。”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