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 正文 第315章:冲锋衣杀手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的话音刚落,李梦婷就嘴角微微上翘,媚眼如丝的笑了起来。她也不回答我的话,直接伸手就勾住了我的脖子,整个人像是美女蛇一般从驾驶位上朝着我凑了过来,涂着艳红唇膏我小嘴准确的捕捉到了我的嘴巴,一下子吻住了我……

    触电般感觉,嘴巴尝到美妙的芬芳,让我整个人都有点儿晕眩了,就像喝了酒似的有点醉。

    李梦婷以前也跟我玩过亲嘴,但是她每次都是很擅长撩拨我,各种亲吻的小技巧她都会,每次都是非常的热情,但是这次我感受到了有一点儿不一样。

    她这次吻的格外的认真,吻的格外的真挚,我闭着眼睛,也能从她那种充满宠溺和柔情,那的每个小亲吻就像是一次次印章,似乎要把自己内心中感情深深的烙印在亲吻的这个人身上,我忽然的感受到,这种亲吻像是一种爱的亲昵行为,一种感情的表达,无关欲望。

    我有点儿错愕,内心不由的起了波澜,心想婷姐这认真跟我亲吻的模样,难道她真的爱上了我吗?应该不太可能吧,我觉得她应该跟张晴晴那样,认为我这种年青小男生没安全感的呢。

    我虽然觉得李梦婷今晚似乎有点儿不同寻常,她似乎今晚不是跟我闹着玩的,好像真的要将她自己完全的交给我。不知道为何,我心里想到她即将前往缅甸处理家族事务,而且此行还有危险,我就隐隐的感觉很不安,似乎这是她害怕留下遗憾,故意把自己交给我似的。

    “小冤家好像有点儿心不在焉哦”李梦婷发现我不是很投入,她就略微有点儿不满的娇哼了一声,似乎不满意她这样一个千娇百媚的美女投怀送抱,我还能分心。

    我刚想说话,可是这时候忽然看到李梦婷那边的车窗外微微有人影晃动,然后我就震惊的发现车窗外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一个穿着灰色冲锋衣的男子潜伏到了车窗外,甚至这家伙手里还握着一把手枪,枪口正对着我们车里瞄着,已经准备要扣下扳机。

    “小心!”

    我吓得连忙一把将李梦婷扑倒,将自己的身体护在了她身上,那个穿着冲锋衣的男子在我刚刚动的时候就扣下了扳机。他的枪是装了消声器的,只听到哗啦的一声,玻璃窗已经被子弹打碎了。因为我扑倒李梦婷时候身体已经产生了移动,所以他没有打在瞄准的位置,子弹一下子擦着我大腿一侧射在了座椅上,发出嘭的一声闷响。

    “我草,我的腿受伤了!”

    大腿内侧传来火辣辣的疼痛,同时也点燃了我内心的暴戾。在面对死亡威胁的情况下,求生的本能让我整个人发挥了最大的反应能力,眼角从车外后视镜看见那个冲锋衣男子已经准备再度瞄准,我抢先一步用脚用尽全身力气一脚蹬在跑车的车门上,车门硬生生的被我巨大的力量蹬开了。

    车门嘭的一下把砸在了车外那个冲锋衣身上,那家伙站立不稳一个趔趄的退后两步,虽然他扣下了扳机,但是枪口已经偏离了很多,咻的一声子弹打在了附近一辆雷克萨斯车门上,那辆车顿时“呜呜”的报警起来……

    这事情发生不过是一两秒钟的事情,李梦婷这时候已经反应了过来,她整个像是一头愤怒的猎豹般窜了出去,在那个冲锋衣男子刚刚抬起枪准备开第三枪的时候,李梦婷左手已经虚空一直,戴着她中指上的那枚“绕指柔”钻戒嗖的发出一声几乎微不可闻的细小响声,一根细如发丝的钢丝从钻戒里激射出来。

    那个冲锋衣男子还没来得及扣下扳机,右手腕就传来一阵锥心的剧痛,啊呀的惨叫一声,手枪拿捏不稳掉在了地上,这时候他才发现直接右手腕上已经多了一道深深的切割伤口,手腕皮开肉绽,鲜血淋漓。

    这家伙没想到李梦婷的戒指居然是个特殊的武器,加上手腕被割伤,如果不能止血就会有生命危险,他已经无心恋战,左手握着受伤的右腕,掉头猫着腰撒腿就亡命的奔跑。

    李梦婷冷哼了一声,伸手捡起地上的那柄手枪,瞄也不用瞄准的抬手就是一枪,那冲锋衣杀手就应声而倒,不过没有毙命,还能挣扎爬着前进,原来李梦婷一枪只打在了他的右脚上。

    李梦婷打伤了冲锋衣杀手的右脚,也不急着追对方了,而是急忙的回到车门边焦急的喊:“陈瑜,你伤在什么地方了?”

    我这会儿哭丧着脸说:“大腿上,火辣辣的疼,也不知道有没有伤到小丁丁?”

    “我看看!”

    李梦婷宛如是变戏法似的,手上不知道从那里就摸出了一把薄如蝉翼的锋利小刀,一点也不忌讳的弯腰钻进跑车,唰的一刀就将我受伤部位的西裤给割开了,她这刀子真心锋利,割布料就跟切豆腐似的,吓得我连忙的说:“姐,你给我悠着点儿!”

    大约是见我精神状态不算太差,李梦婷也放松了一点,没好气的白了我一眼,嗔怪说:“你怕我会将你的小丁丁也割了不成?”

    “当然怕,关系着毕生幸福呢!”

    李梦婷给我检查了一下伤势,松了口气说:“子弹擦伤了你大腿的皮肤,好了之后可能会留下一点伤痕,但是没有伤到你的小丁丁,放心好了。”

    她说完旋即又笑嘻嘻的补充了一句:“当然它会不会被吓歇菜了,我就不知道咯。”

    我闻言也挺怕的,以前看报纸说男子跟小三约会,被老婆当场在宾馆里逮到,然后那男的小丁丁被吓得从此不抬头了。我心想我刚才刚跟李梦婷搂着亲嘴呢,被这个冲锋衣杀手一惊吓,应该不至于出现那么倒霉的情况吧?

    于是,我就使劲的往李梦婷包裹着旗袍的玲珑身段上狠狠的瞄,瞄了两眼之后就有点儿龙抬头的趋势,我这才放心。李梦婷也发现了我这小动作,没好气的伸手在我额头上弹了一下,嗔道:“脑子里对着我想什么坏事了,欠收拾了是不是?”

    这时候,那个右脚受伤的冲锋衣杀手依旧挣扎着爬到了车库门口,不过他刚才一枪打在旁边的那辆雷克萨斯轿车上,车子的报警器嗡嗡嗡的响了半天,早就惊动了蓝晶国际会所的保安。

    保安们从摄像头看到了车库的情况立即报告了林峰,林峰这会儿带着人匆匆忙忙的赶来,正好把那个冲锋衣杀手堵在停车场出口。

    基于我是林峰的好友,而李梦婷是陈家的堂主。我和李梦婷在蓝晶出事的话,林峰不但会失去我这个好友,而且估计还会惹来陈家不小的麻烦。他着一张脸上来就扬起大脚,宛如踢麻包袋般一脚就把地上的那个杀手踹得横飞出去,嘭的一声撞在一辆面包车的车轮边才停下来。

    那个杀手这会儿已经半条命没有了,李梦婷搀扶着我走出去,林峰领一帮保安迎上来问我俩没事吧?

    我说差点阴沟翻船,不过运气不错,只受了点皮外伤。

    林峰这会儿已经没有了花花公子的伪装,暴戾的性格表露无遗。他说会给我一个交代,然后带着两个手下拎起地上半死不活的那个杀手,像是拖一条死狗似的拖进了一辆破旧的面包车里开始用手段逼问他是谁派来的。

    没一会儿,林峰就用白色手帕擦着手上的红色污迹出来了,一边让他手下封锁停车场搞卫生,一边走过来跟我说:“问出来了,月亮街一个叫豹的地痞给了这家伙十万块买你的命,这家伙已经盯上你两天了,今晚才下手。”

    我闻言立即打电话给哨牙,让他带人立即去把豹剩下的两个场子直接给砸了,我要踏平豹帮。

    李梦婷这时候也打了个电话给张诚赫,让张哥带领陈家朱雀堂的人去砸豹在月亮街的两家夜店。林峰一股子怒火没地方撒,他也打了个电话,也派人去砸豹帮的场子,还直言逮到豹的话就直接废掉。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