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 正文 第322章:杀机重重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张诚赫联系上了吴青山,他说吴青山对我们一行前来赎人好像表现得有点儿意外,只让我们在曼德勒东郊外一处瑞光大金塔等候他们前来接应。

    夕阳已经西垂,天边残阳如血,给山林染上一层金辉,佛教大金塔在夕阳余晖下显得更加的神圣缥缈。

    我们等了两个小时,山谷前方道路忽然响起沉重的汽车轰鸣声,我和张诚赫几个人不约而同的朝着前方看去。只见一辆军用大卡车喷着烟,一路飞驰而来。军用大卡车就像是一头毫无顾忌的野兽在横冲直撞,崎岖不平的山路完全对它形成不了什么阻碍,它毫无忌惮的从坑坑洼洼的地面上驾驶过去,车身剧烈的摇晃和发出晃当晃当的声音……

    张诚赫见到这辆军用大卡车,就小声的跟我们说:“兄弟们,他们来了,大家小心点。”

    军用大卡车飞驰过来,见到我们几个之后一个急刹,车身距离的摇晃几下发出巨大的震动声,宛如一匹悬崖勒住缰绳的战马,强行的停了下来。“嗤”的一声,卡车闸门喷出一大团蒸汽。

    卡车副驾驶位上一个大约年近三十岁的男子探头出来,鬣狗般无情的目光在我们几个人身上浏览了一眼,然后推开车门,直接从将近两米高的驾驶室上一跃而下。军用大卡车后面也下饺子般下来一群部落武装男子,这些家伙都穿着新旧不一的布料制服,严格来说不能算是制服,有点像是民兵的那种服饰,不过都背着步枪,眼神也很犀利。

    “你们几个就是来见我们首领的?”

    那个眼神像鬣狗般的男子居然会说中文,这让我们稍稍有点儿惊讶,张诚赫点了点头:“对,我们为千翡公司的李梦婷而来。←百度搜索→x?阅ぁ屋.biqushuo.笔趣说”

    男子眼神里闪过一丝嘲讽,看我们的眼神就像是看几具死尸,不过他掩饰得很好,旋即就笑了,裂开一张经年抽烟满是黄牙的大嘴,说:“我叫哥蛮,负责带你们去见首领,你们钱带来了吗?”

    缅甸人有名字没有姓氏,但是会在名字前面加前缀。比如眼前这个哥蛮,他的名字叫蛮,哥就是前缀;又比如吴青山,青山是名字,吴是前缀而不是姓氏。所有缅甸人的名字的第一字是看年龄来称呼的,比如男人小时候姓名第一个字是毛,等到青年阶段的时候就换成了哥,等四十以上中老年阶段之后就换成了吴。

    张诚赫转头对着我使了个眼神,我就拎着装着一百五十万美元的手提箱走了上去,反手打开了手提箱,然后让哥蛮观看。

    哥蛮伸手翻看了两下,直接伸手要抢过手提箱。我手上一用力,这家伙没有能从我手上将手提箱拽过去,顿时他就恼怒了起来,整张脸不满了愤怒,用缅甸语对着我骂了一句,听语气应该是脏话,然后看到他身后那十几个手下全部端起了步枪,齐齐的指着我们。

    负责翻译的眼镜连忙的举起双手走上来用缅甸语说误会误会,大家不要冲动,然后一个劲的跟哥蛮说着什么,张诚赫也小声的跟我说:“陈瑜,我们来了这里就由不得我们了,钱给他,我们见机行事。”

    李梦婷的人影都没见到,我们就把钱交出去,这有点不理智。不过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没有多少主动权,我看了一眼哥蛮跟他身后那群手下,慢慢的松开了手。

    哥蛮一下把手提箱夺过去,反手递给他身边一个随从,然后冷冷的用中文跟我们说:“我们要求的赔偿金是万美元,你们这里只有万,没有一点儿诚意。所以这点钱我们先收下了,距离最后期限还有三天时间,你们弄到另外万美元再来联系我们吧。”

    “等下!”

    张诚赫第一个急着了,万美元相当于人民币大约万元,而且还是三天时间,就算我们几个天天去抢银行也凑不到这么大一笔钱。

    可是,张诚赫上去想拦住哥蛮的时候,只听到咔嚓咔嚓的一阵声音,哥蛮的那十几个手下已经把步枪的保险栓全部拉开了,随时可以扣下扳机开枪。

    我们几个连忙停下脚步,免得让对方产生误会,不然十几支步枪同时开枪,我们肯定要糟。

    哥蛮朝着我们努努嘴:“你们走吧!”

    地主跟鹰眼、眼镜几个对视一眼,他们有点束手无策了,只能转身准备向我们停在路边的那辆本田suv走去。张诚赫也没有办法了,也转身欲走,准备另外再想办法营救李梦婷。

    我本来也是准备先离开再想办法的,毕竟现在对方态度强硬我们又拿不出足够的赎金,他们拒绝让我们赎人也是正常。

    但是,我就要转身的时候,忽然发现哥蛮眼睛深处闪着狞笑和暴戾,他的嘴角也下意识的微微扬起,似乎在残忍的望着我们几个笑。我蓦地感受到了一股冷冽的杀机,心中猛然的一颤,心想:不好,这家伙收了钱不但不放人,看着架势似乎还要等我们全部转身的时候命令他那帮手下开冷枪,要把我们几个全部杀死在这里。

    哥蛮身边那群手下还杀气腾腾的端着步枪指着我们,冲这帮人的毫无犹豫的眼神,我能猜测得出来,可能从他们过来的时候开始,他们就已经打算收下赎金,然后把我们全部干掉。

    由于我站在原地没有转身离开,导致张诚赫跟鹰眼几个也全部的停下脚步,齐齐错愕的朝着我看来,张诚赫还小声的喊了我一声:“陈瑜,走啊!”

    我没有搭理张诚赫几个,而是装着有恃无恐,甚至还带着点倨傲的望着哥蛮,淡淡的说:“另外万美元我们已经准备好了。”

    “什么?”哥蛮瞬间睁大眼睛,目光狂热的望向我们的suv:“在哪里?”

    我撇撇嘴说:“不在这里,我们要见到李梦婷,我才会通知手下将剩下的万美元送过来。”

    哥蛮大声的说:“不行,你们要赎人的话就必须把赔偿金全部交足。”

    “我坚持要先见到我们公司的负责人李梦婷安然无恙才会给你们全额的赎金。”

    “来到这里就由不得你了”哥蛮喷着口沫子大声的说:“我要你立即让人剩下的万美元送来,不然你们几个全部都走不出这山谷。”

    他身后其中两个手下很配合的走上来,用步枪抵在了我的脑袋上,冰冷的枪管碰触在我的脸上,我能感受到一股死亡的气息。不过在炼狱特训的时候,屠夫教官教过我,越是危险的处境,就越是要镇定沉着,因为慌张对局面无济于事,甚至还可能把事情弄得更糟糕。只有沉着应对,才能找到最佳的应对方法。

    我心脏虽然跳得很快,但是脸上的表情却装的很淡然,目光也一如既往的倨傲,无所畏惧的跟哥蛮四目对视,撇撇嘴说:“你们可以开枪杀了我,但是这也意味着剩下的万美元你们再也拿不到了。我先带着这万美元过来,已经充分的展示了我的诚意。现在轮到你们展示诚意的时候了,你自己来决定吧,你是要几具冰冷的尸体,还是要剩下的万美元?”

    张诚赫几个人面面相觑,紧张得额头都冒汗了,因为他们知道我根本没有万美元作为后盾的,他们真的怕哥蛮会开枪干掉我们几个。

    但是跟我想象的一样,哥蛮为难了。万美元,大概等于万人民币了,这样一笔钱,放在那里都不是小数目。在缅北这个地方来说,钱更加的重要,部落武装要买装备,也要养活自己的部落的手下,这里最大的收入就是开采翡翠玉石,万不知道他们要卖多少玉石原矿才能挣到,所以哥蛮忍不住犹豫了。

    最后,他躲到路边用一部老旧的手机打了个电话,好像跟电话里的人报告着什么,然后过了一会儿,他就挂断电话走过来,恶狠狠的跟我们几个说:“首领说你们可以跟我们去见他,也可以见到你们的李小姐,但是如果你们胆敢耍花样的话,或者赎金少了一分钱,你们这帮人就等着吃子弹吧!”

    张诚赫几个闻言忍不住额头又冒出了虚汗,我则是强行装出坦荡的模样,耸了耸肩说:“走吧。”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