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 正文 第338章:从容不迫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听得又是一阵狐疑,陈家看似今天有重要的事情要宣布,不过李梦婷让我记住今天的发生的事情是什么意思?我虽然姓陈,但是跟丽海市道上四大家族之一的陈家扯不上一点关系呀。←百度搜索→x?阅ぁ屋.biqushuo.笔趣说

    这时候,陈管家已经带着一个拎着色公事包,带着茶色眼镜的中年西服男子走了进来,想必这家伙就是龙爷口中的陈震陈律师。

    陈律师逐一跟屋子里的人打过招呼,又经过龙爷、箫媚和二叔公三人的同意之后,就打开公事包拿出一份合同来宣读。因为合同的条例有点多,我对这些又不是很懂,听得有点懵,不过大概意思还是听了出来,好像是龙爷起草的一份遗。

    遗详述了龙爷过世之后,由箫媚来继任陈家的临时家主,负责打理陈氏产业,家族董事会成员诸如二叔公等一帮人负责协助箫媚管理家族生意。

    这都是很常见的遗内容,唯独有一条让我目瞪口呆的是,遗中对箫媚作了一条很严厉的要求。就是箫媚担任临时家主期限是三年,如果三年内陈瑜没有死于非命,箫媚在三年后才能真正的成为陈家的家主;如果三年内我死于非命,那箫媚则要被取消担任陈家家主的资格,陈氏集团一帮懂事成员另选家主。

    我听到这里就完全的傻眼了,心里忍不住起了疑心,心想陈家家主龙爷宣布身后事,跟我有什么关系,怎么遗涉及到了我个人?

    遗做好相关程序之后,就开始封存起来,交由陈律师保管,房间里的人都是一片悲戚,甚至二叔公依旧在用手帕抹眼泪。

    龙爷这会儿精神更差了,脸色宛如金纸,没有一点血色。

    我这时候才知道他平日都是昏睡的,今天是回光返照加上上午医生给他打了一针强心针,他才能有一会儿好精神。现在强心针药效过去,他就有点支撑不过去了,一副摇摇欲坠的样子。

    吓得李梦婷等人想赶紧去外面叫私人医生,但是龙爷羸弱却很固执的艰难挥了挥手,奄奄一息的吩咐说:“都……出去,陈瑜留下,陪我走完最后一程。”

    二叔公等人似乎早知道了龙爷大限将至,这会儿很尊重龙爷的决定,一帮人抹着眼里都出去了,只留下有点手足无措的我。

    房间里只剩下我跟奄奄一息的龙爷,他望着我脸皮上的肌肉牵动了两下,好像是对着我笑了笑,无力的朝着我招了招手,虚弱的说:“孩……孩子,过来我身边……坐下。”

    美人最怕迟暮,将军最怕卧榻。

    我望着这个眼看将要不行了的昔日道上大人物,忍不住心生怜悯,径直的走过去在他床边坐下。

    龙爷近距离的望着我,眼神一如看着自己的孩子般充满了溺爱和欢喜,脸上微微带着病态的潮红,额头带着虚汗,他望着我说:“三十年前,陈家还是一个小小的帮派,人数不过数十,资产不上百万。我从叔父手中接过接过陈家,一生兵戈,纵横丽海。短短几十年时间,陈家也从一个小小的帮派,一跃而成四大家族之一,帮众人数逾千,资产数十亿。作为一个家主,我是成功的,但是作为别人的丈夫,孩子的父亲,我内心是有愧的。”

    我不知道龙爷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个,错愕的望着他不知道怎么答他的话。

    龙爷望着我,原本自责的眼神中多了一丝欣慰:“陈瑜,答应我一件事好吗?”

    我问:“什么事情?”

    龙爷握着我的手说:“陈家的家主只能姓陈,不要问原因,答应我三年之后,你要当上陈家的家主!”

    我闻言目瞪口呆,情不自禁的弱弱说:“龙爷,我又不是陈家的人,我哪来的本事和资格当你们陈家的家主?”

    “磷磷池中鲤,觅觅食浮萍,一夕风云起,玉龙携雷霆。←百度搜索→x?阅ぁ屋.biqushuo.笔趣说”龙爷眼神定定的望着我说:“你姓陈,这就足够了,我觉得你行,你就有资格!”

    完了完了,这陈家的现任家主龙爷估计是病得连脑子都出现问题了。他自己也知道现在他妻子箫媚已经架空了陈家,估计他弥留之际心中也是很不甘心自己挣下来的倘大家业拱手相让,但是他即便想找陈家的子弟从箫媚手里夺回家业,也应该找他侄子辈年轻人来担当这任务呀,找我一个外人干嘛?

    我才懒得掺和他们陈家内部的斗争,上次他们内部斗争差点害死了李梦婷,我就怀着一股子怨气呢,我刚开口拒绝这种无聊的要求。但是,我眼神跟他目光相对的时候,立即感受到了他那股子深深的乞求,而且我对那些两次想杀害李梦婷的箫媚心存恨意,我就鬼使神差似的说:“好吧,我答应你。”

    龙爷听我答应他的要求之后,他就宽慰的笑了,用力的握了握我的手,然后他身子就开始剧烈的颤抖起来。我吓得连忙的说我去叫医生,但是他却死死抓住我的手不许我去,他强行的让自己身体平复下来,努力的坐直身子,虚弱的说:“孩子,不要去叫他们了,我得的是癌症,医生说我熬不过这个月的。我不想苟且残存了,既然要走就走得从容一点,你懂我的意思吗?”

    美女临死的时候不想别人看到自己残败的颜容,想在众人记忆力保留自己美丽的模样;英雄也不想自己的兄弟手下看到自己被病苦折磨的不成人样,想在手下心目中保留威风凛凛的印象,我有点明白龙爷的意思,点了点头说懂。

    龙爷眼神里的神采却慢慢消散,沙哑的问了我最后一句:“孩子,你觉得我现在从容吗?”

    不知道为什么,我心中莫名其妙的悲从中来,看着这样一位昔日道上的枭雄被病苦折磨得放弃生命,忍不住心酸落泪,重重的点了点头说:“龙爷从容不迫。”

    龙爷闻言嘴角微微牵动一下,似乎是满意的笑了,然后他脸上的肌肉表情就定格住了,眼睛里再没有了一丝生气,我失声的大喊了一声:“龙爷?”

    外面箫媚、二叔公、李梦婷众人连忙闯进来,发现龙爷已经去世了之后,都忍不住哭了起来。箫媚流了两行眼泪之后,很快的就整理好情绪,利用她临时家主的身份开始调度起来,给龙爷操办丧礼。我作为一个外人不再适合留在现场,就跟李梦婷下了楼。

    下来的时候李梦婷小声的询问我龙爷跟我说些什么了?

    我看看庄园里乱成一团急急匆匆的仆人和保镖,发现没有人注意我俩,我才小声的跟她说:“龙爷在去世之前已经有点昏头了,他说陈家的家主只有姓陈的人能当,请求我三年之后一定要扳倒箫媚这个临时家主,当上你们陈家家主的宝座。姐,你说龙爷这不是病急乱投医胡来嘛,我怎么可能会当得上你们陈家的家主?”

    没想到李梦婷听了我的话,居然前所未有严肃的说男子汉大夫一言九鼎,说过的话就一定要算数,她说我既然答应了龙爷,就一定要做到,不然她就瞧不起我。

    我闻言忍不住翻白眼,说我当时是敷衍龙爷来的。

    李梦婷急了,还想跟我说些什么,可是这时候陈管家却走了过来,他把两串钥匙跟一份文件交给我说:“陈瑜,你看上的那辆保时捷,这是龙爷送给你的,你可以开着它离开。”

    我看见不停的有人从四面八方赶来陈家,就点点头,接过钥匙去车库开着那辆保时捷,慢慢的从偏门离开了陈家。

    李梦婷站在庭院里望着我开车离开,眼神有点复杂,这时候二叔公带着鬼手走了过来,感叹说:“可怜的孩子,本来属于他的数十亿家业,他现在就只得到了一辆几十万的保时捷。”

    李梦婷没有说话,二叔公又压低声音问:“矫龙临终前跟陈瑜说什么了?”

    “让陈瑜三年内从箫媚手中把家主的位子抢过来。”

    二叔公沉默了一下,表情并不乐观,问了一句:“矫龙把父子身份告诉陈瑜了吗?”

    李梦婷摇摇头说:“从陈瑜的反应上来看应该没有。”

    二叔公点头:“那就好。”

    鬼手忍不住的说:“为什么到了这时刻还不告诉陈瑜内情?”

    二叔公叹了口气说:“陈瑜他还是个孩子,如果他知道他生母被箫媚害死,父亲今天又死了,连倘大的家业也被大仇人箫媚夺走,他肯定会疯掉的。如果他失去理智去找箫媚报仇,无疑是自寻死路,再给他一点儿时间吧。”

    李梦婷担忧的说:“把实情告诉陈瑜怕他会崩溃,不把实情告诉他,他现在又不愿意把目标放在家主宝座上面,我们该怎么办?”

    二叔公沉声说:“他身上流着陈家的血液,他是陈家的种,这事情由不得他选择。小婷,你以后负责暗中保护他和培养他,箫媚现在已经知道了陈瑜身份了的,虽然有矫龙遗变相保护着他,但难保箫媚不会对他下毒手。”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