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 正文 第340章:十面埋伏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其实我一直在顾忌涂文轩背后的家族势力不敢对他下手,而涂文轩也同样一直顾忌我身边的社会关系,同样对付我的时候也是偷偷摸摸的,像是今天这样撕破脸正面发生冲突还是第一次。

    涂文轩捂着额头从车上下来的时候,嗷嗷的叫着他身边三个随身保镖弄死我,还扬言有天大的事情他扛着。

    他三个贴身保镖都长得五大三粗,其中一个马脸汉子大约是想在主子面前表现表现,听了涂文轩的吩咐之后,低喝了一声,张开双臂脸色狰狞的朝着我扑过来,吓得我旁边的张晴晴连忙喊我小心。

    “不自量力!”

    我见这家伙朝着我扑来的时候,中间空门大开,这完全是不拿我当一回事,以为我是软柿子呢。我不退反进,身形迎着那家伙嗖的窜了上去。

    对方不期我速度如此之快,猝不及防之下,被我飞身弹跳起来一个膝盖狠狠的顶在他胸膛上。巨大的力量直接让他整个人像是断线的风筝般倒飞出去,身子撞在奔驰车的后备箱上,发出嘭的一声巨响,然后才缓缓瘫软到地上……

    涂文轩和另外两个保镖看见我这么凶悍,瞬间都睁大了眼睛,脸色露出了害怕的表情,面面相觑之下,都开始慢慢的往后退去,明显是准备要逃跑。

    但是,刚才铲车在往我的保时捷上面倒垃圾的时候,就引得不少路人惊呼和议论,更是惊动了旁边月亮湾酒吧里的人,虽然我们东星的兄弟大部分都是盘踞在金殿夜总会那边,但是月亮湾还是留有一部分人的。

    这会儿三将之一的郑展涛穿着花衬衫大裤衩,脚上穿着一双大拖鞋,手里拎着一根铁管,后面跟着缪东华和宋东阳十来个兄弟,已经匆匆忙忙的赶来了,直接把涂文轩几个的退路给堵住了。

    涂文轩两个手下见状大惊失色,生怕涂文轩有什么损失他们担当不起,就护着涂文轩从大街另外一端逃跑。

    可是,金殿夜总会就在大街另外一端不到两公里处,那里是我们东星的大本营,那里平日盘踞的兄弟更加多。昨晚哨牙他们一帮人在金殿给我接风洗尘,大多数兄弟都喝得醉醺醺的,金殿那边后台有员工休息室,他们一帮人昨晚直接睡金殿夜总会了。

    大约是刚才郑展涛出来的时候,打电话告诉那边的人说月亮街出事了,所以这会儿哨牙和秦勇、大罗小罗,还有李宏城几个带着二十多个宿醉初醒的兄弟们,手里拎着各种武器,从大街的另外一端气势汹汹的赶来了。

    涂文轩跟他两个贴身保镖被两帮人堵在了中间,吓得有点儿变色,因为现在我跟他撕破了脸皮,我不顾后果,直接在这里收拾他的话,分分钟能将他弄成一条死狗。

    大街上的行人发现了不对劲,都吓得纷纷躲闪逃离,涂文轩眼前大街两头的两帮人越来越近,他就忍不住张嘴准备大喝:“你们谁敢……”

    他刚刚说话的时候,他身边一个长着红色酒糟鼻子的保镖已经挺身而出,仿若长板桥的张飞似的,一双豹眼睁圆,气势不凡的将涂文轩要说的话给暴喝了出来:“你们谁敢乱来?”

    这家伙长得挺威猛的,嗓门也挺大,可惜我们一帮人不是曹军,他自己也不是猛张飞。←百度搜索→x?阅ぁ屋.biqushuo.笔趣说在他话音刚落的时候,我们这边穿着色皮衣的光头青年,也就是奔雷虎秦勇直接就拎着甩棍冲上去,朝着这个酒糟鼻保镖脑门上就是一棍,当场就把这保镖砸得头破血流,捂着额头惨叫着蹲了下去。

    涂文轩见状吓得脸色都发白了,他看见形势不妙,就赶紧的表明身份,企图用涂家的名号震慑住我们这帮家伙,他张嘴就要喊:“我是涂……”

    同样是他的话才刚刚喊出口,仅剩的一个保镖再度挺身而出拦在他身前,朝着我们一帮人色厉内荏的大叫说:“我们少爷是涂文轩,涂家少主!你们敢围攻我们少爷,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

    “什么糊家涂家,敢跟我们东星太子哥过不去的人,都得跪下。”

    如果一般混道上的人听到对方搬出涂家的名号来,估计吓也要被吓歇菜了。但是我这帮兄弟手下则不同,这些家伙比如哨牙和大罗小罗、李宏城他们都是一些乡下佬,憨货,见不多识不广。他们压根就不知道涂家有多厉害,平日他们只关心学校里谁比较拽,这条街上哪个小混混老大比较跳。

    所以那个保镖大声说他身后的是涂少爷,还问我们是不是活得不耐烦的时候,大罗和小罗两兄弟毫无忌惮的上去就把他给踹翻了,抡起铁管就往对方身上砸,一边打还一边瓮声瓮气的骂:“不耐烦,不耐烦是吧?”

    涂文轩看见报出他的名号都不好使,又惊又怒,又气又怕。他也知道今天是秀才遇着兵了,跟我们一帮愣头青是没办法讲道理的,他这会儿也顾不得身份和面子了,掉头就往旁边一条堆满垃圾的小巷口逃去。

    哨牙他们一些人不知道涂文轩背后家族实力的厉害,但是秦勇外婆家也是四大家族之一的朱家,所以他对四大家族的实力是有点了解的,他见涂文轩逃跑,就压低声音问我追不追?

    我望着涂文轩狼狈逃窜的身影,冷笑一声:“追,为什么不追。”

    我说完就对哨牙和秦勇他们一群人吩咐了几句,然后他们一帮人就立即分成好几股,拎着铁管和甩棍各种武器嗷嗷的朝着涂文轩追去。我们这在片街道混的,对周围的大街小巷自然是了如指掌,手下那些兄弟分出去不少抄近道去拦堵涂文轩这小崽子。

    张晴晴见我们已经打伤了涂文轩的三个随身保镖,怕我们再弄伤涂文轩事情会变得更加不可收拾,就拉着我的手说让我算了,涂家不是我们能惹得起的。

    我扬扬眉头说:“放心,我自有分寸。”

    涂文轩这家伙正在错综复杂的小巷里亡命狂奔,但是哨牙带着一帮人穷追不舍,哨牙嘴里还一个劲的叫囔着:“不要让他跑了,逮到他就给我往死里整,抓住前面那个穿白色范思哲西服的家伙。”

    涂文轩闻言才知道自己白色的西服太显眼了,怪不得没能逃脱哨牙一帮人的追杀。他就连忙的一边跑一边把自己的名牌范思哲外套给扯下直接扔掉了,穿着酒红色的衬衫继续逃跑。

    可是这时候李宏城带着另外一帮人冲岔路来拦截他,高喊着:“就是前面穿酒红色衬衫的那个,大伙瞅准了打。”

    涂文轩没想到前面还有人拦截自己,吓得一把推翻路边的垃圾桶阻挡一下李宏城等人,然后又朝着另外一条巷子逃跑。同时一边跑一边把自己酒红色的衬衫给脱掉了,上身仅剩下一件背心,狼狈不堪的继续逃窜。

    可是他刚刚从巷子出口出来,郑展涛又带人杀到了:“就是他,穿着白色西裤和酒红色皮鞋的那个家伙,弄死他。”

    “麻辣隔壁——”

    涂文轩哭丧着脸大骂了一句,他感觉自己像是中了十面埋伏,怎么跑到哪里都有人堵自己?

    不过,他也不敢不跑,不跑的话那三个头破血流,被打得不成人样的保镖就是他活生生的下场例子。他只能气喘吁吁的转身就跑,一边逃跑一边把鞋子什么的都脱掉了。

    十分钟之后,涂文轩就身上就仅剩一件白色棉背心和一条红色小裤衩,光着脚丫露出一双毛腿,呜呜的哭着在一个卖报纸的小摊子前跟报摊老板借到一个手机,在周围路人指指点点的诧异目光下,他双眼含泪的打通了家里人的电话:“呜呜,妈,我被人欺负了。”

    我和哨牙、秦勇、大罗小罗几个在远处偷瞧到这一幕,大家相视一眼,会心的笑了。

    张晴晴没想到涂文轩会被我们一帮人整得这么惨,她又好气又担心的瞪着我,压低声音骂道:“你们把涂文轩整成这样,我看你们怎么收场?”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