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 正文 第341章:身世疑心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涂文轩是个温室长大的公子哥,性格睚眦必报。我以为我这次将他整得这么凄惨,涂家报复手段肯定会来得很快很强的,我甚至已经做好了去讨好章阿姨,请她老人家帮我收拾烂摊子的准备。因为如果涂家震怒之下对我动手,真能保住我的人也就只有章阿姨了。

    但是让我意外的是,接下来的一整天,都没有涂家的人来月亮街找我们东星的麻烦。后来我才知道涂家本来是准备派人来月亮街踏平我们东星的,但是陈家的人出面警告了涂家不能动我。

    因为这事情,龙爷的遗嘱上一些内容也被曝光了出来。外面都纷纷传言我是龙爷的私生子,说龙爷本来打算把陈家家主的位子传给我的,但是怕后妻箫媚对我下毒手,所以龙爷只好把家主的位子给了箫媚。不过他也给箫媚上了一个紧箍咒,遗嘱上明写着箫媚有三年的实习期。如果三年之内我没有死于非命,箫媚就能转正成为真正的家主;如果我死于非命的话,那这笔账就要强行的算到箫媚头上,陈氏集团公司董事成员可以另选家主。

    外面的人都认为我是龙爷的私生子,同时认为龙爷临死都在保护我,因为我的这三年内的生与死,关系到箫媚的家主位子坐得稳不稳。箫媚如果想稳坐陈家家主的宝座,就不但不能对我这个“私生子”下毒手,甚至还受到遗嘱的限制。在我遇到危险的时候,她必须站出来保护我,让我不至于死于非命。

    丽海市对我的身份传得纷纷扬扬,甚至我林峰都亲自打电话过来探问我的口风,被我直接骂了他一顿挂断了电话。我心想从小到大都是在乡下长得的,虽然我爸爸妈妈比较疼爱我哥哥和姐姐,但是他们毕竟还是生我养我的父母,都从小把我养到大的。子不嫌父丑,狗不嫌家贫,我怎么能宣称自己是龙爷私生子呢?

    就连秦勇、王子天、唐安宁他们也很好奇我的身份,都忍不住私底下问我到底是不是龙爷的私生子?

    我就翻了个白眼反问他们:“我刚刚来到二中那会,秦勇郑展涛你们一帮人欺负得我那么惨。如果我是龙爷的儿子,龙爷会让你们这些人活到现在吗?”

    秦勇他们一帮人想想我当初刚刚来二中的时候,确实挺孬种的,一帮人就释然了,嘻嘻哈哈的就他们就知道我不可能是龙爷的私生子。

    不过,我虽然觉得自己不可能是龙爷的儿子,但是呢,心中又忍不住产生浓浓的疑问。龙爷知道自己大限将至,让律师弄遗嘱的时候,为什么要让李梦婷带我去见他?

    还有,他为什么要称呼我为孩子,还把我的生死直接写入了他的遗嘱里,可以说用我的生死对箫媚作出近乎无理取闹的要求,把我这三年内的生死跟箫媚的家主位子捆绑在一起。怎么看都好像是不放心箫媚,生怕他一死箫媚就会杀掉我似的。

    更加让我感到狐疑的是,龙爷在临死之前只愿意跟我一个人待在一起,甚至连继任家主,也是他的夫人箫媚都没有这个资格。他弥留之际还说陈家的家业只能由姓陈的人继承,让我答应他三年之内从箫媚手里夺回陈家家主的宝座。

    我当时第一反应是龙爷临死前脑子不清醒了,胡言乱语?

    但是,现在我静下心往回想,总觉得龙爷这不是昏招,他好像是故意为之的,难道我真的是他的私生子?

    我为了弄清楚这事情,直接就给李梦婷先打了个电话。但是陈家在操办龙爷的丧礼,李梦婷身为陈家的家臣,不但是四大堂主之一,还是陈氏集团公司的董事成员,必须全程参与龙爷的丧礼,她目前没有空解答我的疑问。

    刚好第二天是周日,上午十点多的时候,我乡下的妈妈打电话过来,说今天是我爸爸陈德坤岁生日,还问我有没有时间回来跟我爸爸过生日。

    我接到这个电话有点受宠若惊,因为在我们这个地方,嫁出去当上门女婿的男生都是被瞧不起的。

    我当初为了继续念,嫁到张家的上门女婿。张家也给了我爸妈十万块钱当作是聘金补偿我爸妈,我家里也因此建了一栋小平房,日子过得好了一点。可是,村里的人也对我这个没出息跑去当上门女婿的男生冷嘲热讽,让我爸妈和哥哥、姐姐都觉得我丢了他们的脸。我之前好几次想回家去看看,我爸妈都冷冷的拒绝了,说让我没事就别随便回来,让我有点暗暗受伤。

    这次我妈妈主动让我回家团结,给我爸爸过生日,我挺开心的,几乎是没考虑就答应了下来,说等下立即回来。

    我妈妈嗯了一声,同时语气有点儿紧张的问:“晴晴会跟你一起过来吗?”

    我愣了一下,本能的回答说:“晴晴她最近忙生意上的事情,周末也未必有空,可能不会跟我一起回来吧。”

    没想到我妈妈听了之后立即表现出浓浓的失望,她哦了一声,有点意兴阑珊的说:“她不来呀,那帮我们一家谢谢她平日给我们寄的钱还有那些礼物吧,我们家人挺想念她的。”

    我闻言忍不住又是微微觉得有点不舒服,我爸妈自从我当了上门女婿之后,就开始觉得我丢了家里的脸,为了减少村里人的闲言碎语,他们都是没事不准我回去看望他们的。

    平日我就只能时不时的给他们寄钱还有寄礼物,虽然我告诉他们说是我寄给他们的,但是他们觉得我这么一个上门小女婿怎么可能有这么多钱寄给他们,就认定这些钱和礼物名义上是我的,背后肯定是张晴晴送给他们的。所以这会儿我妈妈表面上是让我回家给我爸爸庆生,但是目的主要感觉还是稀罕张晴晴会来,更加准确点来说,是稀罕张晴晴的不菲的礼物。

    这种想法让我有点不舒服,觉得我爸妈把我这个儿子看得还没有张晴晴送的礼物重要。那么久没有打电话,打电话之后谈的都是跟张晴晴有关的,也不问问我最近过得如何,身体健不健康,在学校学习如何,跟同学们相处开不开心什么的。

    我这点小失落在内心里只维持了几秒钟,就被我驱赶走了,因为我知道我父母只是普通的小农民,又不是圣人,有点自私小农思想也没什么出奇的。而且吧,我们活在世上,朋友可以选择,爱人也可以选择,但是只有亲人,是没法选择的,好与不好他们都是我父母。

    我听妈妈似乎很想张晴晴跟我一起回去,我就犹豫了一下说:“既然你们那么想见晴晴,那我等下问问她要不要一起跟我回去。”

    我妈妈听完之后格外的开心,连续说了几声好,然后才挂了电话。

    因为龙爷的遗嘱和龙爷临死前要求我三年内从箫媚手中夺回家主的位子,所以我忍不住对自己的身世起了一点小疑心,再加上这次爸妈让我回去。我觉得正好可以趁机询问下我父母,准备从他们口里确认我就是他们的孩子,不是别人的私生子。

    张晴晴最近挺忙的,她这会儿正在房里整理一些生意上的报表,听说我要回家给我爸爸过生日的时候,她稍微犹豫了一下就答应下来,换了一身剪裁合身的碎花长裙,化了点淡妆,把自己弄得有点儿像美丽少妇似的,才挽着我的手说去给我爸爸挑选生日礼物。

    记忆中我爸爸最喜欢抽烟,不过家里穷,他很少舍得抽香烟,通常都是抽廉价旱烟。平日最多舍得偶尔抽五块钱一包的真龙(娇子)香烟,我就准备投其所好买一条真龙香烟给他。

    张晴晴见了就撇撇嘴说:“陈瑜,其实你爸挺势利的,你买条烟给他,包准他不会喜欢。”

    我闻言立即就生气了,说:“你这么说我爸是啥意思啊?”

    张晴晴见我生气也不跟我吵,她见我挑了一条最贵的真龙(盛世),价格要元呢,于是她就买了一瓶块钱的飞天茅台酒,故意的跟我说:“你别不服气,等下看看你爸收到你的礼物开心,还是收到我的礼物高兴,我敢保证他肯定更喜欢茅台。”

    我撇撇嘴说:“不可能,我爸爸只抽烟不喝酒,而且我的这条烟比你的茅台酒贵得多,凭啥他会喜欢你的茅台酒?”

    张晴晴就振振有词的说:“乡下商店里一般只卖有块钱一包的真龙(娇子),你这种元一包最顶级的真龙(盛世)肯定是没有得卖的。你爸爸肯定会觉得这烟是便宜货,但是茅台酒就不同了,一听就觉得高端大气上档次,你爸爸肯定喜欢。”

    张晴晴这意思还不是在说我爸爸市侩爱慕虚荣,我最受不得别人说我爸妈,当下就要翻脸说:“你再这样说我爸,那你不用跟我回去了。”

    “好了好了,算我错了行不行?”

    张晴晴大约也觉得她不该说那些话,就难得的跟我道歉。

    我见张晴晴也不是故意瞧不起我爸妈,就没有再在这个问题上跟她纠缠下去。不过内心却隐隐有种渴望,心想等下回到家,等我爸爸欢天喜地接过香烟,对她送的茅台酒却不上心的时候,我再嘲讽她回来。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