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 正文 第342章:厉害吧?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和张晴晴两个购买好了礼物,然后就开着她那辆白色英朗回乡下。←百度搜索→x?阅ぁ屋.biqushuo.笔趣说我见她这些日子再学校和酒吧两边跑,连周末都要整理报表文件,真心挺辛苦的,就主动的说我来开车。

    “行,那我先瞌睡一会儿,到了叫醒我。”

    张晴晴这几天估计也累得够呛,直接就在副驾驶位子上打起瞌睡起来,连安全带都没有扣好。我开车水平是新手上路,车子不徐不疾的开着,没多久张晴晴就睡着了,耷拉着脑袋,睡态可掬。

    车子转弯的时候,因为惯性的缘故,她朝我歪了过来,我连忙说靠,怎么都不扣安全带的?

    张晴晴一下子歪倒在我腿上,脑袋就这么的枕在我腿上。她嘴巴嘟囔了下,梦呓了两声,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居然枕着我的大腿继续的睡,困成这样子也是让我挺无语的。

    张晴晴精致的俏脸就挨在我的腿上,而且她涂着唇膏的小嘴离我下边那位置特别的近,我忍不住浑身一哆嗦,可耻的产生反应了。

    本来呢,我是可以把张晴晴叫醒的,但她脑袋枕在我腿上,呼出来的气息喷得我腿部痒痒的,让我有感觉了。我就鬼使神差的没有叫醒她,让她就这么的枕着。

    我挺贱的,一边开车一边时不时的望两眼张晴晴。我端详着她漂亮的脸蛋,长长的睫毛,涂着淡淡唇膏的嘴唇,忍不住邪恶的想,张晴晴这姿势看起来真暧昧,好像在用嘴巴在跟我那啥似的。

    不知不觉到了收费站,那个女穿着制服的女收费员,在收钱的时候居高临下的瞥见了趴在我大腿上的张晴晴。估计是以为张晴晴在帮我干那种事呢,然后女收费员瞬间闹了个大红脸,赶紧的把脸别到一边,小声的说了一句:“不要脸。”

    我知道她误会了,但是这事情又不好解释,只能一脸尴尬的赶紧开车离开。

    这会儿离我们老家已经不到几公里远了,我就准备叫醒张晴晴,不过她这时候倒是迷迷糊糊的嘟囔了一句什么东西硬邦邦的,搁得我的脸都疼了呢。说着,她就下意识的用手使劲的把我抬头昂首的身体某部位按了按,我一个热血方刚青年,那里受得了,顿时嗷的一声叫唤了起来。

    张晴晴立即睁开了眼睛坐起来,眼眸茫然的看着周围,看她样子估计是睡懵了,还想不起现在是在哪里呢?

    但过了一秒,她就像被踩到尾巴的猫一般哇的跳了起来,目瞪口呆的看看我,又看看的腿上,还有裤子上支起的帐篷,脸蛋一红,恼羞成怒的叫了起来:“陈瑜!这是怎么回事?”

    我这时候也挺尴尬的,一边开车一边讪然说:“这不能怪我,你自己不扣好安全带,睡着睡着就往我身上歪,最后枕在我的腿上了。”

    张晴晴又羞又气:“你、你怎么不叫醒我?”

    我当然不敢说见她趴在我腿上姿势暧昧就看着过瘾,有点儿心虚的说:“见你睡得这么香,舍不得叫醒你。”

    “我看你就是故意的!”她有点羞恼的骂我,她眼睛就那么的一瞄,然后立即发现我裤子上还有一摊小小的水迹,瞬间她就震惊万分,看着我吃吃的说:“你居然……”

    “靠”我连忙争辩说:“你别乱想啊,那是你睡觉流的一点口水吧,绝对不是你脑子里想象的那样。”

    我说完之后,我们俩都是一脸的尴尬。张晴晴哼了一声,没有说话了,只是把脸别向窗口,从她脖子上的红晕可以看得出,她现在也害羞着呢。

    我这会儿也挺窘的,有点想把让自己出糗的身体某部分一刀砍掉的冲动,心想虽然俗话说男人不低头,男人要硬气,但是动不动就抬头动不动就硬,这样不是很好吧?

    张晴晴的这辆英朗在市区里只能算是代步工具,但是在我们乡下农村,却是有钱的象征了。我们这辆车刚刚回到老家浅河村,那些村民就忍不住纷纷抬头,然后有认识这辆车的人就说是张大贵的宝贝女儿回乡下了。

    乡下人比较传统,岁算是大寿了,所以我爸爸陈德坤的寿宴举行的有点儿隆重,基本跟农村摆酒差不多,将平日里那些要好一点的亲朋邻里都宴请了,庭院里摆了七八席乡下酒宴。

    “小瑜回来了——”

    我爸爸妈妈领着一群人出来了,见到我尤其是我身边明媚动人的张晴晴之后,立即殷勤的过来迎接我们。我和张晴晴笑着说了祝福的话,顺便把各自的礼物递过去。

    我爸爸接过我那条真龙的时候,就那么的瞄了一眼,然后随手往我二哥陈辉手里一塞。他旋即接过张晴晴的那瓶飞天茅台,然后老脸笑成了一朵菊花,得意洋洋的跟身边的亲朋好友们吹嘘:“是小晴给我买的茅台酒,村长,你说这酒得卖多少钱?”

    村长徐大山是个酒鬼,笑眯眯的说:“八九百块呢,这一瓶酒就抵达上你两桌酒宴的钱了。”

    我爸爸很得意的把茅台酒递了过去:“大伙拿去尝尝。”

    张晴晴这会儿似笑非笑的望着我,不停的朝着我眨眼,似乎在说:我就说你爸比较虚荣吧?

    我这会儿脸色有点儿不好看,就趁着我爸爸招呼我们一帮人进去,没有人注意到我和张晴晴的时候,我伸手就狠狠捏了一记张晴晴的屁股。张晴晴宛如被踩到尾巴的猫一般惊叫起来,引得周围的人纷纷侧目。

    我爸妈也问张晴晴怎么了,张晴晴有点满脸通红,有点羞恼的偷偷瞪了装着若无其事的我一眼。她反应能力挺强的,就趁势打开手袋,把钱包里的两千块现金全部拿出来递给我爸爸说忘记了准备红包了。

    我爸妈笑眯眯的跟张晴晴客套了两句,就当着众人的面把钱手下了,张晴晴此举在别人看来虽然有点儿作秀,但是也很好的掩饰过了刚才被我捏屁股惊叫的尴尬处境。

    经过这点小插曲之后,大家又转身准备进院子,可是这时候外面公路忽然来了一辆白色的宝马m轿车,下来一个浓妆艳抹的年轻女子,还有一个戴着墨镜的西服男子,赫然是我姐姐陈兰,那个阴天戴着墨镜的家伙好像是她的男票,名叫何鸿阳,据说他爸爸是做大生意的,很有钱。

    我见到陈兰之后就率先的喊了一声大姐,张晴晴也跟着我喊了一声姐。

    但是吧,陈兰小时候就莫名其妙的不待见我,经常有零食都不给我吃的,只给我二哥陈辉吃,私底下还会偷偷骂我是小野种。我那时候才两三岁,也不懂什么是野种,就笨呼呼的跑去问我妈妈,什么是野种,我妈妈就跟我爸爸面面相觑一下,然后劝慰我说小孩子不要乱说话。

    现在虽然大家都长大了,但是陈兰还是一如既往的不待见我,那张画着浓妆的脸傲娇的扬起,仿佛没看见我跟张晴晴喊她姐似的,哼了一声就很臭屁的拉着他男票何鸿阳去介绍给我爸妈他们认识:“爸妈,这是我男朋友何鸿阳,人家爸爸是做大生意的,厉害得很呢。比某些开中医药铺的女儿,要有钱多了。”

    我爸妈等人闻言都忍不住对视一眼,然后都齐齐的望向张晴晴。因为我岳父张大贵就是开中医馆的,任谁的听得出来,陈兰这分明是在故意的想我和张晴晴示威,表示她现在的男票很有钱,比我“嫁到”的张家还有钱得多,而且语气中充满了嘚瑟和张晴晴的挑衅。

    我爸爸就连忙的打圆场说:“阿阳是吧,早就听说小兰谈了个男朋友,没想到你今天就过来了。”

    陈兰这会儿拿出一瓶法国进口红酒拉图古堡递给我爸爸,说着是何鸿阳送给他的生日礼物,我爸爸就接过来随口问多少钱,等听到陈兰说这么一支红酒价格是块的时候,吓得他手一抖差点把酒给摔了,睁大眼睛吃吃的说这酒居然比一头牛还贵?

    陈兰就得意洋洋的说:“当然,阿阳爸爸是做大生意的,在我们丽海市区也开有酒吧,名字叫月亮湾。这种拉图古堡在月亮湾酒吧里只算普通红酒,还有更贵的呢,市场价值十万的年拉菲红酒都有,厉害吧?”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