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 正文 第343章:当众奚落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爸妈和我二哥陈辉,还有村长徐大山等亲朋好友听了之后,都忍不住瞠目结舌。

    他们的目光在何鸿阳送的块拉图古堡红酒,还有他那辆价值差不多万的宝马车上面流转,又暗暗的瞄了一眼张晴晴刚才送的块钱的茅台酒,还有张晴晴的那辆价格大约在十万块左右的英朗车,然后大家对张晴晴的态度就有了微妙的变化。一个个都开始奉承我大姐陈兰跟她男票何鸿阳,而且在恭维何鸿阳的时候众人也没忘记挖苦张晴晴,说乡下人是井底之蛙没见过大世面,一直以为我们村的张大贵很了不起,现在看来不过小巫见大巫,不过如此。

    张晴晴自尊心素来很强,刚才跟着我上去喊陈兰姐的时候,陈兰鸟都没鸟我们,让她已经有点生气了。

    不过,我们听到陈兰吹嘘何鸿阳的爸爸是个大商人,在丽海市开有一家叫月亮湾的酒吧之后。我就情不自禁的跟张晴晴对视了一眼,彼此眼神中都是又好气又好笑的表情。我心想这个世界真是小呢,感情这个阴天戴着太阳镜装逼的年青男子就是我们月亮湾酒吧合伙人,也就是占据了%股份的股东何金华呀。

    其实,何金华是个典型的生意人,每次遇到事情都胆小的要死,就拿上次黄轩来我们酒吧闹事的那次来说,何金华就当场被吓得脸无血色。但是我跟张晴晴没想到的是,何金华平日做事都是小心翼翼,一步一个脚印,属于那种很低调很典型的生意人,而他这个儿子却截然不同,不但开着宝马这样的豪车,而且还喜欢各种装,父子的性格真是南辕北辙。

    陈兰虽然对我态度不好,但她毕竟是我大姐,何鸿阳虽然有点高调,但他也算是我们老朋友何金华的儿子。所以,我跟张晴晴内心中的火气就消了很多,都觉得一些虚名而已,没必要因为这点面子上的东西发生争执,于是不管陈兰和亲友邻居们说些什么难听话,我和张晴晴就当着没听见。

    我爸妈也感觉到了陈兰对我和张晴晴的一点敌意以及挑衅,连忙的岔开话题把众人邀请进了庭院。

    坑坑洼洼的庭院里摆着七八桌酒席,八仙桌长木椅,每张桌子上面摆着道冷菜和道热菜,没有酒店里的菜肴那么精致讲究,都是些传统农家菜式,比如白切鸡、梅菜扣肉什么之类的。

    我们一家再加上村长徐大山和另外两个比较有身份名望的叔伯坐了主人桌,其他的宾客相继入座,在一片祝福声中寿宴就开始了。

    张晴晴先前说的没错,我爸爸确实挺虚荣的,这会儿他在酒宴上就开了陈兰送的那瓶红酒招待村长等人,香烟就只能拿出我买的那条真龙(盛世)来招待大家,他还有点儿不好意思的说香烟只是真龙,有点寒酸请大家不要在意。

    我听到我爸这话差点给郁闷死了,有种想站起来大声说爸,这可是元一包的真龙盛世,可不是您老人家抽的那种块钱一包的真龙娇子,这烟可不寒酸,我平日从来舍不得买这么贵的盐抽。

    张晴晴这会儿已经不生气了,反而故意的笑眯眯看着我,似乎看见我出力不讨好,她就很开心的样子,气得我伸筷子直接夹了一个肉丸放进她的碗里,说:“晴晴,尝尝这个。←百度搜索→x?阅ぁ屋.biqushuo.笔趣说”

    张晴晴不疑有他,就小口的咬了一口吃,还说挺好吃的,问我这是什么菜?

    我就嘿嘿的小声跟她说:“这道菜叫鞭打绣球,是用羊鞭和羊肉丸做成的,你吃的是羊肉丸……”

    张晴晴俏脸顿时涨得通红,一双漂亮的桃花眼就狠狠的瞪我,见我就知道傻笑之后,她就余怒未消的要给我夹一块羊鞭到我碗里。我对这种菜素来是不感兴趣的,连忙把自己的碗护住,小声的跟张晴晴说:“这道菜是乡下的滋阴壮阳特色名菜,不过晴晴你知道的,我不需要壮阳。”

    坐在我和张晴晴身边有几个叔伯亲戚们也窃听到了我这话,那几个人就眼神暧昧,脸带坏笑的望着我俩,张晴晴脸颊上的红晕更加厉害了,红霞一直蔓延到了耳垂和脖子,如果不是估计这是场合的话,估计她已经要咬死我了。

    徐大山跟我岳父张大贵交情不错,再加上我今日身穿色迪奥衬衫西裤,张晴晴身穿香奈儿碎花连衣裙,坐在一起的时候显得比较般配,徐大山就夸奖我们是金童玉女郎才女貌,在座的其他几个亲戚也忍不住赞同。

    陈兰跟她男票何鸿阳坐在我们对面,见到大家都忽视了他们,都在纷纷夸赞我和张晴晴,他俩脸色就暗暗的沉了下去。何鸿阳本来就对这种乡村酒席瞧不上眼,一直在各自鄙视没动筷子,这会儿自我感觉受到了冷落,这厮就端起红酒,对我二哥陈辉说:“陈辉,我们来干杯。”

    我二哥闻言就有点腼腆的笑了笑,端起酒杯跟对方干了一杯。

    何鸿阳说:“这是拉图古堡红酒,在你们浅河村应该喝不到这么高级的红酒吧?”

    我二哥闻言有点儿愣住,然后黝的脸庞就忍不住红了,额头也冒出点细汗,尴尬的回答说:“红酒喝过,就是三弟陈瑜跟晴晴结婚的婚宴那回。不过好像不是这种拉图古堡,我记得他们说是爱士图尔红酒,大约一千块一瓶的样子。”

    何鸿阳眼角余光斜了一眼我跟张晴晴,手里轻轻的摇晃着玻璃杯里的小杯红酒,慢里斯条的说:“现在的红酒假的特别多,有些人办婚宴什么的,就喜欢拿假酒出来招摇撞骗,你不经常喝,是喝不出来的。”

    他这一句话出口,满桌宾客瞬间死寂一片,面面相觑。首先陈辉的脸就涨成了猪肝色,非常难看。而张晴晴一张俏脸也随之扳了起来,明显生气了,我这会儿脸色也慢慢的沉了下去,我平日遇到的有钱人公子哥多了去,包括花花公子林峰,但是没有一个人像这个何鸿阳这么能装。

    我爸爸看出了我和张晴晴、陈辉几个人的不悦,连忙的打圆场说:“哈哈,我就听小兰说阿阳你爸爸是做大生意的,我们这些小村民可比不上你这种公子哥,阿阳你见多识广,以后可得多给我弄点红酒喝喝!”

    “陈叔叔,这是一定的。”何鸿阳听完我爸的恭维之后,倍感有名字,还老气横秋的斜眼对我二哥陈辉说:“陈辉,这你就要跟陈叔叔多学学了,但是陈叔叔这眼界和为人处世的本领,就够你学好久了。还有你窝在这山旮旯里也没什出息,没见识,就拿现在来说,给你红酒喝你都喝不出个真假来,看在你是小兰的份上,要不我让我爸爸给你安排一份酒吧工作吧,胜在你在乡下当个没见识的泥腿子强。”

    一桌人附和的笑了起来,何鸿阳毕竟是开着宝马拿着高档红酒来我们家作客的,在乡下人看来这就是成功人士,实力的象征,所以就连我爸爸也觉得何鸿阳说话虽然比较嚣张,但是说得也算在理。只有我二哥一张脸涨成了猪肝色,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何公子奚落,他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

    我本来打算低低调调的给父亲庆祝生日,不想搞那么多事情的,但是见到陈兰和何鸿阳对张晴晴各种暗讽,现在更是当众奚落我二哥,我就不打算忍耐了。

    于是,我端起酒杯,半眯着眼睛望着坐在我对面的何鸿阳,邀杯说:“何公子,我敬你一杯。”

    我爸爸刚才是已经把我和张晴晴介绍一次给何鸿阳认识的,但是这厮现在却拿捏出一副茫然的表情望着我,故意的问:“你是?”

    “陈瑜!”

    “哦”何鸿阳作出恍然记起的模样,一拍额头说:“你就是那个嫁到张家当上门小女婿的陈瑜,瞧我这记性,一转眼就把你给忘记了来着。”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