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 正文 第346章:嘲弄人的世界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顿寿宴一直维持了差不多两个小时,宾主尽兴之后才散席。

    我没有忘记此行回家的另外一个目的,就是查询我身世的问题,不过农村人比较传统,尤重孝道。如果我直接开口向我父母质疑我是不是他们的亲生儿子,这是很伤老人的心的。所以在宴席散席的时候,我就把我爸妈的两只酒杯给暗暗收藏了起来,因为上面沾有他们的唾液,我可以偷偷的拿起医院做亲子鉴定,如果鉴定结果确认我是他们的孩子,就可以避免当面询问的尴尬。

    饭后,何金华跟我爸妈又商议了一下我大姐跟何鸿阳之间的婚事,何鸿阳这会儿已经跟他刚来时候的嚣张判若两人,全程都是低着头小声的回答着话,完全没有脾气了。我和张晴晴陪同了一会儿,然后说明天我们还要去学校,留下一张有五万块的银行卡给我爸妈当家用之后,我们就直接回丽海市区了。

    回到丽海市之后已经是华灯初上时分,我因为要去医院一趟,所以就跟张晴晴撒谎说我还有点事情让她先回去。张晴晴有点儿狐疑的瞄了我一眼,哼了一声说让我早点回来,她要好好跟我算算我偷偷成立东星,背着她偷偷混社会的事情。

    我闻言一阵蛋疼,在张晴晴的心目中,她还当我是普通年青人呢,甚至这个强势的大女人还早早的给我安排好的以后的道路。无非是好好念,考个好大学,毕业之后能有份体面一点的工作之类的,她不知道这条路其实不适合我。

    我跟张晴晴道别之后,就匆匆忙忙的赶去了工人医院,有钱能使鬼推磨,一般dna亲子鉴定结果需要天时间才出结果,如果肯多花钱的话,加急出结果是个小时。我心急知道结果,直接给医生塞了五千块,那家伙按耐不住兴奋,偷偷的告诉我优先给我鉴定,让我等几个小时就能有结果。

    于是,我就过去金殿夜总会那边逛了一圈,金殿夜总会生意已经恢复了往日的火爆,大厅舞池里人头攒动,十几个保安穿着西服制服,戴着耳麦维持着现场秩序。哨牙和秦勇一帮人躲在角落的一张桌子里玩骰子喝酒聊天,兄弟们最近也没啥事情,看场子是唯一的工作,不过如果没有人来闹事的话,看场子还是蛮轻松的。

    我就跟哨牙他们一帮兄弟坐下来闲聊,一直等到晚上点多的时候,工人医院的医生才我给电话说鉴定结果出来了。我匆匆忙忙的过去医院拿结果,拿到鉴定结果报告时候,瞬间就宛如被晴天霹雳劈中,因为对染色体中仅有几对我能跟父母的染色体对得上,这表明我根本和父母,或者说养父养母不是亲子关系,从染色体上来看,顶多几百年前有点血缘关系。

    我跟浅河村的养父养母竟然不是亲子关系!

    这个鉴定结果让我完全的傻了,整个人好像失了魂一样,混混沌沌的走出了工人医院大门,我对这个结果真的是无从适应,整个人一下子迷茫失措起来。

    这时候,我的手机响了起来,手机铃声让我清醒了一点,努力的收拾一下悲哀又迷茫的情绪,拿出手机一看,却发现是李梦婷给我打来的电话。

    我就立即接通了电话,生气的质问她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龙爷临死前要见我,为什么龙爷的遗嘱上会牵涉到我,为什么龙爷会让我三年内一定要夺回陈家家主的位子,为什么外面的人都在传言我是龙爷的私生子?

    李梦婷被我一连串为什么质问得沉默了下去,好一会儿她才轻声的问:“陈瑜,你知道什么了?”

    我就把亲子鉴定的结果还有对龙爷的疑问都说了,李梦婷听完之后就问我现在在哪里,她来当面给我说一些事情。

    我抬头看看周围,就说我在工人医院门口超市门口,李梦婷说过来接我,然后就挂断了电话。没多久,来了一辆灰色的宾利和五辆色奥迪,不单止李梦婷过来了,连二叔公跟另外几个陈家的老人也都过来了。

    “你们怎么都来了?”

    我错愕的望着二叔公和李梦婷等人,李梦婷过来我身边,轻轻的挽着我的手说:“这事情说来话长,既然陈瑜你已经发现了端倪,那我们也不妨告诉你真相,不过你身份特殊,我觉得还是让二叔公亲自告诉你比较合适。”

    二叔公就让我跟李梦婷上了他的那辆宾利车,然后老眼含泪的跟我诉说起我的身世来。从他激动又悲哀,唠唠叨叨的话语中,我终于知道原来我爸爸就是陈矫龙,而我妈妈就是陈矫龙的前妻秦良素。根据二叔公的说法,我妈妈温婉善良,不过命运多舛,她天生有心脏病,好不容易生下我这个孩子。但是在我出生没多久,我就被有心人从医院里给偷走了。

    陈家倾巢而出都没法找到关于我的一点消息,最后我妈妈忧郁成疾而亡。而我爸爸陈矫龙之后又努力寻找了很久,都还是没有我的消息,最后这事情不了了之。直到李梦婷在君悦酒店见到我,错愕的发现我长得跟龙爷十分神似,尤其是眼睛特别的像,于是李梦婷就对我展开了秘密调查,又偷偷的给我和龙爷做了亲子鉴定,才终于确认我就是当年他们陈家被盗的婴儿。

    二叔公说完,还递给我一份关于我和龙爷的亲自鉴定报告,报告上面对染色体全部吻合,毫无疑问的证明我就是龙爷的亲生儿子。

    我双手有点发抖的拿着鉴定报告看着,想到自己的亲生妈妈因为失去自己而忧郁而死,又想到昨天上午龙爷临死前柔声喊我孩子的慈祥模样。我就忍不住悲从中来,眼泪再也控制不住,一滴一滴的滴落在亲子鉴定报告上。一夜之间,我的父母变成了养父养母,同时又知道了我亲生妈妈早就因为我而死,我亲生爸爸昨天也在我眼底下去世,可怜他们两个一辈子都没法听到我喊他们一声爸妈……

    李梦婷见我失魂落魄的样子,就忍不住轻轻的展开双臂搂住了我,柔声的说:“陈瑜,不要太难过,你不是一个人,你还有我们这些家人。”

    我一下子从李梦婷怀里挣扎了出去,眼神复杂的望着她,痛苦的摇了摇头,语气里带着一抹哭腔:“怪不得,怪不得你一直对我那么好。我就说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你对我的好是有动机的,你对我的感情夹杂着利益的。你也不是我原来心目中那个无怨无悔对我好的姐姐了,我连你也失去了……哈哈,这个嘲弄人的世界,一夜之间夺走了我的所有,我的父母变成了养父养母,我的生父生母已经过世,甚至我的姐姐……我为什么要知道这些呢,哈哈,我多希望我能被骗一辈子都不知道这些秘密,那就不用承受现在这种失去我身边全部亲人的痛苦了……”

    李梦婷俏脸瞬间多了一丝苍白,她开始接近我对我好确实是因为我身份的缘故,她焦急的张嘴想跟我解释,可是这时候二叔公已经沉声低喝道:“陈瑜,我知道你很难过,觉得这种事情很难接受。但是现在还不是悲伤的时候,你爸爸的棺木现在还摆在陈家灵堂里。陈家偌大的家业都是他一手打拼出来的,但是现在掌控陈家的确实一个姓箫的蛇蝎女人。你身上流着矫龙的血液,如果你有两分矫龙当年的魄力,就应该收拾好你那无用的悲伤情绪,拿出勇气来面对,努力实现你父亲临终前对你的期望,从箫媚手中夺回陈氏集团公司。”

    我闻言才想起我亲生父亲的棺木还没出殡呢,想起龙爷,应该说是我爸爸,昨天对我充满溺爱的眼神和格外柔和喊我孩子的语气,我就反手抹了一把眼泪,直接推开车门下车。

    二叔公和李梦婷见状忙问我去哪里?

    “我去给我爸上一炷香。”

    二叔公和李梦婷等人闻言吓得大惊失色,连忙的劝阻我不要去,因为现在陈家是箫媚在主持大局,陈家大部分的人都已经被箫媚收买了,变成箫媚阵营的人。箫媚也已经知道我是龙爷儿子的身份,如果我这时候去灵堂上香的话,谁也保不准箫媚会不会直接对我下毒手?

    我冷冷的斜视他们一眼,面无表情的说:“就算是灵堂是森罗地狱,我也要走一遭,自己父亲死了,如果连香都不敢去上一炷的话,不当人子。”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