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 正文 第347章:我的资格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二叔公见我执意要去陈家给我爸爸上香,他就又惊又怒,苛责我乱来,还吩咐几个穿着西服的保镖要拦下我。

    我这会儿心情正凌乱和暴躁着呢,直接飞起一脚就把其中一个保镖踹翻了,横眼冷冷的说:“二叔公,婷姐,我是个有骨有肉有感情的人。如果你们打算将我当作是一个傀儡或者一个棋子来看待,甚至我的一举一动都要受到你们的干涉,那你们就大大的错了。所以,你们最好别拿我当小孩子看待,否则激怒了我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二叔公就睁大眼睛生气的说他们管我就是帮我,而且我是陈家的后辈小子就要接受他的管教。

    我冷哼了一声说我陈瑜不用人管我,也不用人帮我,我不当别人掌控的玩偶傀儡。

    说完,我就截了一辆出租车,毅然的吩咐司机:“送我到七里塘。”

    二叔公见我率性行事,就吹胡子瞪眼的站在原地骂我小孩子气,远远比不上我爸爸陈矫龙当年的成熟稳重,说我成不得大事。

    我不搭理二叔公几个老头的苛责,面无表情的坐车去七里塘陈家庄园。我虽然心里满是哀伤,但我也不是笨蛋,自从上次李梦婷在缅甸被绑架,二叔公等人不愿意支付万美元赎金,对李梦婷见死不救之后,我就已经知道陈家的这些老人其实把私人感情看得其实没那么重。

    他们更关心自己的切身利益,他们现在支持我这个所谓的陈家少主,也无非是想把箫媚踢出局,争取到更多自己的利益而已。我会考虑完成父亲的遗愿,但是我绝对不会乖乖的当这帮老头子手里掌控的一颗棋子,如果我连去给自己的父亲上一炷香,都要得到这帮老头子的同意才能去,那我跟他们手中的傀儡有什么两样?

    我去到陈家灵堂门口的时候,已经是深夜点。这里人人身穿缟素,到处飘飞着白色布条帷幔,到处弥漫着一股香火蜡烛的味道。

    十几个穿着色西服,手臂上帮着白色布条的男子守在门口哈欠连连,他们见到我之后就互相狐疑的对视一眼,因为大半夜来宾客真是够奇怪的。于是,为首一个身高接近一米九的彪型壮汉就带着几个手下,神情严肃的迎上来伸手拦下我,沉声的问:“你来这里干什么?”

    我认识这个家伙,他是陈家四个堂口之一的青龙堂老大,名字叫陈青龙,跟李梦婷在陈家拥有同等地位。李梦婷以前就告诉过我,这家伙是箫媚手下的头号走狗。上次我和张诚赫几个人去缅甸救李梦婷,就是这个家伙故意向导游泄露我们身上带有巨款的消息,指使导游在缅甸森林里干掉我们,企图让我们救不了李梦婷。

    我平静的说:“我来给龙爷上柱香。”

    陈青龙作为箫媚的头号手下,当然对我的秘密身份也是略知一二的,他冷笑的说:“可以,不过你是以什么身份来的?”

    我内心中自然最希望的是以龙爷儿子的身份进去上香,但是吧,现在陈家大部分的人都是箫媚的亲信,箫媚现在在陈家拥有着绝对的地位和话事权。如果我胆敢宣称自己是龙爷儿子的话,估计他们肯定会予以否认,甚至还会借着这个藉口来直接将我收拾掉。

    经过内心一番挣扎之后,我就苦涩的说:“我素来敬重仰慕龙爷,今晚就是以一个道上小辈的身份来给龙爷上柱香。”

    陈青龙见我没有当众宣称我是龙爷的儿子,他面上绷紧的表情也松懈了许多,不过他却不答应放我进去上香,徐徐的说:“龙爷在丽海市道上赫赫有名,仰慕他的人不知凡几。如果外面每个小混混都像你这样要求进来亲自给龙爷上柱香,那整个灵堂岂不是每天都挤满了你们这些无聊的小混混。所以你的心意我们陈家心领了,进去上香就免了,你哪里来哪里去吧!”

    这时候,陈家灵堂门口的大街上,悄然了开了一辆宾利和几辆色奥迪,不过却没有一个人从车上下来。李梦婷坐在车里远远的望着被拦在灵堂门口不能进去的我,忧虑的说:“陈青龙好像不许陈瑜进去上香。”

    二叔公手持烟斗,老眼斜了灵堂门口一眼,淡淡的说:“小孩子不知道天高地厚,连老人的话都不听,也该让他碰壁吃点亏。到时候他知道了现实的残酷,还有他自己的弱小,等到他感到绝望和无力感的时候,自然回乖乖的回来找我们。说真的,陈瑜这性格太孤高不羁,如果不磨掉他的菱角,我们不好掌控他。”

    李梦婷错愕的回头望着二叔公:“掌控,我们不是帮助他的吗?”

    二叔公冷哼一声:“他今年才十七岁,距离他十八岁生日还有几天呢,靠他这样一个小男生能从箫媚手中夺回偌大的产业吗,别妄想了。与其说是我们帮他打倒箫媚当上家主,不如说我们扶植他当上家主,小婷你明白吗?”

    李梦婷睁大眼睛,不敢置信的说:“你们只是想拿陈瑜当傀儡?”

    二叔公不置可否,只是平静的说道:“他年纪还太小,承担不起这么大的重任的,必须得我们一帮老人扶持着他,陈家才会走得更远,小婷你懂吗?”

    李梦婷没有说话,只是别开脸望向窗外,远远的望着我,心底喃喃的叹气:一个性格孤傲倔强的太子,一个想扶植太子当傀儡的老臣,还有一个掌控局势的蛇蝎母后,陈瑜你要如果才能破局?

    我虽然没有听到二叔公跟李梦婷的这段对话,但是我眼角也注意到了他们几辆车停在路边,我隐隐能猜得到,这帮陈家老人在看着我吃瘪。

    我是个撞破南墙不回头的人,既然决定了要给我爸爸上一炷香,不达到目的我誓不罢休。同时,我也对二叔公等人现在的所作所为很不满意,你们不是瞧不起我吗,想看着我吃瘪吗,那我陈瑜就非要证明给你们看,我不如你们想象的那么弱小,谁瞧不起我我就要谁付出代价。

    陈青龙见我不肯离开,脸色就沉了下去,撇撇嘴说:“陈瑜,我再警告你一次,不要自找没趣,立即给我从这里滚蛋,不然我会让你吃不完兜着走。”

    “什么事情,你们在灵堂门口大吵大闹的,成何体统?”

    大约是我和陈青龙一帮人在门口对峙惊动了灵堂守夜的人,一身白色缟素的箫媚带着一帮人出来了,她眼角红红,似乎真苦过,当然是不是作秀演戏的就她自己知道了。

    她见到我的时候,微微愣了愣,并不如我想象中那样子对我充满警惕和敌意。反之,她好像对我还显得饶有兴味,对我很感兴趣的样子。大概是她觉得我跟她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人,完全不把我当成她的对手吧。

    陈青龙似乎很敬畏箫媚,见到她连忙的迎上去小声的解释说我执意要闯进来给龙爷上香,但是因为我身份不够资格,他们拦住我不许我进去。

    箫媚转头望着我,用她独特很阮媚的声音说:“陈瑜,确实只有社会上比较有身份地位的人才能进来给龙爷上香,你今晚是以什么身份来给我们龙爷上香呢?”

    我望着箫媚,冷色的说:“东星老大的身份。”

    箫媚没有说话,她身边的陈青龙就哈哈大笑起来,还故意的夸张问周围那帮手下东星是什么,是电饭煲的牌子还是电视机的牌子吗?那些手下就嘻嘻哈哈的说不知道,但是听着像是电冰箱的牌子,保不准这小子是电器店老板吧?

    箫媚朝着我耸了耸肩,一副无能为力的表情说:“看看,我们的人根本连东星是什么都不知道,所以请你……”

    我没等她的话说完,就拿起了手机直接拨打了一个电话:“哨牙,召集东星全部的兄弟过来七里塘,我要告诉别人,什么是东星!”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