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 正文 第354章:哭笑不得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箱式运输车一路飞驰,最后在河东区内一栋烂尾楼停车场里停下了下来。然后外面的人弄了点麻醉气雾进来,我跟小笼包吸了之后,整个人就变得浑身软绵绵的,提不起一点儿力气来。

    这时候,车厢的电动闸门放下,几个如狼似虎的戴着色头罩的男子冲上来,直接把我和小笼包两个给揪了下去,扔在地面上。

    我想奋起反抗,却一点儿也提不上劲。

    小笼包好像也挺害怕的,虚弱的喊着我的名字。

    我看了一下周围,一共有五个戴着色头罩的男子围着我俩,其中一个矮冬瓜似乎是这帮绑匪的头儿,头罩上两个洞洞的窟窿后面是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正在瞪着我,另外有四个身材高大的劫匪站在他身后。

    这废弃的烂尾楼到处一片狼藉,有的地方还杂草丛生,偶尔见到有硕大的秃尾老鼠一窜而过,果真是一个绑架杀人抛尸的好地方。我暗暗恨自己真是太大意了,居然这么轻易就着了人家的道儿,这会儿肉在砧板,也就只能任由别人宰割了。

    我挣扎着站起来,护在小笼包前面,眼睛望着眼前这个矮冬瓜绑匪头目,说道:“至少让我死个明白吧,你们到底是谁派来对付我的?”

    那个身材臃肿的矮冬瓜绑匪头目跟我对视了两眼,也不说话,直接就朝着身后的四个手下招了招手,其中一个手下居然直接抽出一把锋利无比的军刀递给他。我看的心脏猛然抽搐一下,心想麻痹,完蛋了,这几个绑匪好像是那种不爱说话闷头干事的人,连话都懒得跟我说就要对我动手了?

    但是,让我没想到的是,那个矮冬瓜绑匪头目接过军刀之后自己也愣了一下,然后立即把军刀还给他手下,朝着他嘴巴比划了一下手势。

    他的手下才恍然大悟,立即屁颠屁颠的取来一只大号马克杯递给他。

    矮冬瓜接过马克杯,然后把杯口对着自己的嘴巴,宛如拿着一个话筒般跟我说话了:“喂,我说你这个小子。”

    “什么?”我这会儿有点懵逼的望着这个矮冬瓜,心想这群绑匪是来逗我笑的吗?如果说他们几个是逗比的话,刚才绑架的手段又那么厉害,我已经分不清这几个家伙到底是高手还是逗比了。

    矮冬瓜手持马克杯,瓮声瓮气的对我说:“听说你小子很花心,专门欺骗良家少女哈?”

    我闻言顿时冷汗就下来了,睁大眼睛说:“怎么可能?”

    “还说不可能?”矮冬瓜脾气似乎很暴躁,而且感觉对我也是调查过的,立即一五一十的开始数落我的罪状:“陈瑜,丽海市浅河村陈家人,嫁到张家当上门女婿,跟张晴晴成为夫妻,不过因为年龄不够没有领证。你接着在学校里又把唐安宁和倪安琪两个女同学祸害了,在社会上还傍上了一个叫李梦婷的富婆。啧啧,今天你身边又换了一个小美女,是刚刚泡到手的无知少女吗?”

    我简直就被这几个绑匪弄得傻眼了,忍不住着脸说:“我说你们几个,到底是涂文轩派来杀我的,还是箫媚那女人派来的?要杀我的话就快点动手,犯不着跟我装模作样。”

    矮冬瓜一双牛眼瞪着我说:“什么涂文轩箫媚,我们几个是看不惯你这小子花言巧语诓骗一个个无知少女,今天我们抓你来这里,就是准备替行天道!”

    “替行天道?”我嘴角忍不住抽动了一下,憋出一句话:“你说的应该是替天行道吧?”

    矮冬瓜错愕了一下,然后才知道他成语记错了,振振有词的说:“也可以这么说。”

    “你们到底想怎么样?”

    我开始狐疑这几个家伙到底什么来头,如果是涂文轩或者箫媚派来对付我的话,大可不必跟我废话,直接干掉我就是了。←百度搜索→x?阅ぁ屋.biqushuo.笔趣说首先这个家伙身材我隐隐觉得有点熟悉,然后他又故意拿着个马克杯说话,起到一定改变声音的作用,也就是说这家伙可能是我认识的人,他想隐瞒自己的身份。

    这个身高只有一米六,长得却很强壮的中年男子,到底是谁?

    我正绞尽脑汁的回忆,他却说话了,声音响亮的说:“都说了是替天行道了,你小子整天花言巧语的勾引别人的女儿,今天也该轮到你倒霉了。”

    花言巧语?勾人别人的女儿?

    我望着眼前这个带着色头罩的矮冬瓜绑匪头子,猛然的想起这家伙是谁了,原来他就是小笼包的爸爸,缅北部落武装头子吴青山。

    我一直以为是涂文轩或者是箫媚派人来杀我呢,完全没想到这几个家伙居然是吴青山。我偷偷的看看他身后四个手下,有一个家伙身材格外的健壮,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人肯定是屠夫。再用眼角余光偷偷瞄一眼我身畔的小笼包,这小妞表面看起来好像很慌张,其实仔细看她的眼睛,清澈平静的很,一点儿都不害怕。我心如明镜,这是小笼包跟她爸爸几个一起配合着演戏糊弄我呢。

    怪不得那辆出租车会这么巧,好像早知道我中午一定会出来似的,原来这场戏小笼包也参与进去了。

    我弄清楚眼前什么情况之后,就又好气又好笑,有点弄不明白吴青山父女到底想干什么?

    吴青山这时候还不知道他们几个身份已经暴露了,他还凶狠的瞪着我说:“小子,我这辈子最看不惯你这种花言巧语欺骗玩弄无知少女的小白脸了,你今天是死是活,就看你现在表现了。”

    我想看看他们到底耍什么花样,就故意装着害怕的样子问:“我想活,你要我怎么表现?”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吴青山眼睛溜溜的转动着吓唬我说:“先从眼前这位少女说起吧,你老老实实的承认是不是欺骗了她,把你怎么用花言巧语迷惑她心智的坏事坦白出来吧。”

    我忽然明白了,估计是小笼包喜欢上我了,还千里迢迢的要来中国,吴青山自然认为他的宝贝女儿是被我用花言巧语给迷住了,所以今天是故意设了个局,想套我话,让我这个“坏蛋”原形毕露。

    小笼包这会儿也有点儿紧张的看着我,我心中想你们父女把我吓得不轻,我也陪你们玩玩。于是,我就转头望着小笼包,柔声的说:“小笼包,对不起,我欺骗了你。”

    小笼包闻言错愕,然后顿时急了:“怎么可能,你哪里骗我了?”

    吴青山这会儿闻言顿时得意起来,瓮声瓮气的催逼我说:“喂喂喂,小子你想活命,就把你怎么欺骗这个无知少女的经过一五一十的说出来,不然我就宰了你,知道吗?”

    我点点头,然后一脸哀伤的对小笼包说:“小笼包,有件事我得跟你坦白……”

    吴青山催促:“快说快说!”

    我望着小笼包说:“颖儿,我在缅北看到你第一眼开始,就情不自禁的喜欢上了你……”

    我的一句话,吴青山嘴巴就张大了,他本以为我要承认自己对小笼包做了什么坏事,或者有什么不良的动机和企图之类的,但是没想到我说的欺骗居然是这个,他就当场惊呆了。

    小笼包正以为我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情呢,没想到我所谓的坦白居然是说我喜欢她,她一张俏脸就瞬间红了,整个人也变得忸怩起来,细声的说:“不可能,你第一眼见到我的时候,还嫌弃我胸小,对我耍流氓呢。”

    我就故作深情的说:“那是因为我太喜欢你了,所以想用这样另类的方式引起你的注意而已。”

    小笼包睁大眼睛,欣喜的望着我说:“真的?”

    “当然是真的!”

    “陈瑜——”

    小笼包忍不住直接投入我怀里来,我偷偷的瞄一眼旁边的吴青山。这家伙眼睛瞪得跟铜铃般大,似乎想破头也想不明白他明明逼我承认对无知少女做了什么坏事,怎么最后变成了我哄得他女儿投怀送抱了。

    他见到我双手搂在小笼包的小蛮腰上,顿时就急了,叫囔说:“臭小子,死到临头还敢哄骗小女生,我杀了你。”

    我连忙的说:“等下!”

    吴青山已经从属下手中夺过了那把锋利无比的军刀,怒视着我说:“你还有什么遗言?”

    我说:“临死前我有个小小的愿望。”

    吴青山咆哮说:“快死的人还这么多事,什么愿望?”

    我就转头深情的望着小笼包,温柔的问:“小笼包,我临死前可以得到你一个亲吻吗?”

    吴青山嘴巴瞬间又长大了,他的几个手下也齐齐的望向小笼包,小笼包这会儿脸蛋红扑扑的,双手忸怩的捏着衣角,低着头小声的嗯了一声。

    我闻言立即就用很夸张的姿势,当着吴青山等人的面撅起嘴巴,作势要往小笼包的嫣红的嘴唇上亲去……

    “住嘴!给我停住,气死老子了!”

    吴青山见我真要亲他的宝贝女儿,顿时再也忍不住了,一把扯掉头上色的头罩,他现在也懒得演戏了,拎着军刀气呼呼的过来要弄死我。

    小笼包吓得连忙拦在我身前,如同小母鸡护崽般张开双臂拦住吴青山:“爸爸,你不许伤害陈瑜。你自己也看到了,陈瑜他对我根本没坏心眼,你自己答应我如果陈瑜没有坏心眼就让我在这边念的。”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