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 正文 第356章:缅甸小媳妇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跟李梦婷在电话里聊了一会儿,她敏感的察觉到了商机,想对陈氏集团旗下的子公司下手,但是这只是一个初步的想法,行不行得通还面临很多问题,首先就是资金上的问题。

    李梦婷告诉我千翠公司市值两个亿,虽然现在缅北两个翡翠矿坑被封,面临倒闭,但是估计想盘下来没有几千万是行不通的,保守估计最少需要五千万以上。另外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我能不能搞定吴青山,毕竟如何就算我们低价盘下千翠公司,如果公司唯一值钱的两个矿坑没法继续进行开采的话,那就等于我们花钱买了一个毫无用处的空壳公司,绝壁亏死我们的。

    所以李梦婷给我安排了两个任务,首先任务是搞定吴青山,跟吴青山达成协议,如果我们接手千翠公司,吴青山必须答应让我们开采那两个矿坑。另外一个任务就是筹钱,也是这段时间之内必须弄到几千万用来盘下千翠公司。

    按照李梦婷的想法,我是不可能弄到这么多钱的,何况时间还挺紧迫。她给我的建议是去找陈家二叔公那帮老头寻求帮忙,陈家那帮老头还是挺有钱的,真要帮我的话,几千万是可以拿出来的。

    我想起前两天我去给我爸爸龙爷上香的时候,二叔公等人作壁上观想看我碰壁吃瘪的态度,摇摇头说:“我不喜欢二叔公那帮人,他们是一群自私的老狐狸。”

    李梦婷说敌人的敌人就是我们的朋友,何况二叔公他们还是我的长辈,我们应该合作起来对付箫媚。

    我见李梦婷极力促成我跟二叔公他们见面,还跟我说大丈夫能屈能伸,韩信当年还忍受胯下之辱呢。如果能从二叔公那帮老头手里得到资金上的帮助,就算被他们提出点过分的要求,也无所谓嘛,毕竟眼前对付箫媚才是头等大事。

    我沉默了一下说:“要不要去跟二叔公他们求助这事情先放一边吧,毕竟吴青山这边都没搞定呢,如果我跟吴青山谈不妥,什么都是白搭。”

    李梦婷笑道:“行,那你先好好陪你的缅甸小公主颖儿,我这几天找机会跟二叔公他们谈谈,分头行动。”

    我答应了一句就挂断了电话,然后发现身边的小笼包正睁大眼睛看着我,丰润的双颊显得挺可爱的,我当着人家的面说要搞定人家老爸,这会儿才意识到不太好,摸摸鼻子有点尴尬的说:“小笼包,那个……”

    小笼包好奇的问:“陈瑜,你对千翠公司的那两个矿坑有兴趣?”

    我点点头说:“是!”

    小笼包虽然年纪小,有时候显得很娇憨单纯,但是她其实是很聪慧的,智商也很高,毕竟她是缅北部落武装头子的女儿,见惯了家族斗争的,她认真的对我说:“陈瑜,缅北有很多玉石翡翠矿坑,我爸爸管辖的领地范围也有很多大大小小的矿坑,如果你真的想赚钱,我可以让我爸爸帮你找一两个小矿坑让你开采,或者你自己来我们这边买翡翠原石,我爸爸能保证你的安全,赚大钱不敢说,赚点小钱还是很容易的。”

    她顿了顿,又说:“至于那陈家公司的那两个矿坑,是两个很高级的大矿坑,产出来的都是很昂贵的玉石翡翠。虽然我是缅甸人,但是因为我爸爸跟陈家有合过的原因,我知道陈家可不是好惹的,陈瑜我劝你还是不要虎口夺食了,要赚钱我帮你。”

    我听了小笼包的话,心里忍不住泛起深深的感动。据我所知,缅甸的玉石翡翠虽然有名,很多玉石商人前往那边买原石回来加工卖,可以赚到很多钱。不过当然去缅甸买原石也很危险,那里到处乱糟糟的,悍匪很多,而且缅甸对原石管的很严格,经常听说我们这边的玉石商人带着雇佣兵背着枪去那边买货的。小笼包如果让他爸爸保证我在那边买卖安全的话,我就是当个玉石商人,一年也能赚不少钱。

    如果是以前,我肯定欣喜若狂,但自从我知道我是龙爷的儿子之后,我的一生就注定不会平静,何况我爸爸还要求我三年内从箫媚手里夺回家主的位子。我怎么能去甘心当一个老老实实的玉石小商人,过着小富即安的日子?

    于是,我就拉着小笼包进了商场里的一家肯德基,找了个安静的角落坐下来,点了两杯可乐,然后一五一十的把我的故事都告诉了她,包括我是陈家龙爷儿子的身份,也告诉了她。

    小笼包听得目瞪口呆:“怪不得你那么像要千翠公司,原来你是打算从一个子公司开始下手,一点点的把陈家的产业夺回来呀?”

    我苦笑了一下:“是不是很异想天开,我自己也知道即便我盘活一个小小的子公司,也根本没法撼动箫媚。我现在就跟蚂蚁撼树差不多,但是我爸爸要求我三年内夺回陈家家主的位子,我总不能什么都不干吧?”

    小笼包说:“我爸爸估计会在这边逗留几天,除了是有点放心不下我之外,我知道他其实也想看看陈家的诚意。毕竟那两个矿坑是千翠公司花大价钱买下来的,法律上属于千翠公司。我爸爸虽然能以矿难事件为借口封了矿坑,但是也不敢明目张胆的据为己有。如果陈家能展现出诚意,给我爸爸足够的好处的话,我爸爸可能还是会答应让千翠公司重新开采的。现在陈家已经在不断约见我爸爸,你如果想虎口夺食,就得赶紧想办法了,尤其是得想好给我爸爸什么好处才能让他有可能跟你合作?”

    我苦恼的说:“我能给你爸爸的好处很有限,我也不知道怎么说服你爸爸。”

    小笼包咬了咬嘴唇,轻轻的说了一句:“我今晚尝试跟我爸爸说说看,不过这种大事情,我爸爸再宠爱我,也不一定会听我的,你要做好最坏的心里准备。”

    我其实也觉得小笼包虽然是吴青山的宝贝女儿,但小笼包想说服他父亲帮我,这太难了。我心里也没抱什么希望,就笑笑说没事,这只是一个构想,如果行不通就算了,错过一次机遇而已。

    说完,我看了看手表,这会儿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我也懒得回学校了,就拉着小笼包满大街的乱逛,带她品尝我们丽海市的各种美食。小笼包在缅甸哪里见过这么多美味的特色小吃,兴奋的哇哇直叫,开心得跟我小孩子似的。

    傍晚的时候,我俩才尽兴的返回到了学校。

    接下来两天,小笼包依然跟她转来学校第一天一样,一下课就黏在我身边,俨然成了我的跟屁虫。我打篮球她给我买水,我从跑步她给我擦汗,就连我们在食堂吃饭的时候,她也主动给我夹菜,她自己不吃喜欢笑眯眯的看着我吃。

    哨牙他们一帮人都酸溜溜的挖苦我说我多了个跟屁虫小媳妇,而倪安琪和唐安宁两个女生,则对这小笼包很是不满意,对小笼包很敌视。

    要知道我们学校是禁止早恋的,小笼包长得漂亮,又对我这么好,跟我格外的亲密,这两天脸色最难看其实是我们的班主任张晴晴。她已经好几次看到小笼包拉着我的手了,气得连续两天没有跟我说一句话,让我挺蛋疼的。

    星期三下午一节体育课下课,我和哨牙几个满头大汗的从操场回到教室,我就嘟囔了两句说真是热死人了,然后哨牙那伙就说:“怕什么,你的缅甸小媳妇等下就给你买水来了。”

    好像是上天为了证明哨牙说的不是假话似的,他话音刚落,小笼包就恰巧从教室门口进来,手里拿着瓶冰绿茶屁颠屁颠的走过来说陈瑜给你喝。惹得哨牙一帮同学忍不住望着我挤眉弄眼的哈哈直笑,我挺尴尬的,小笼包则一头雾水很迷茫。

    我这人挺爱面子的,哨牙他们动不动的就称呼小笼包是我的缅甸小媳妇,让我脸上多少有点尴尬,再加上张晴晴因为我跟小笼包走得比较近,已经跟我冷战了。我这会儿就忍不住用埋怨的口吻对小笼包说:“颖儿,其实你不用帮我弄这些的。”

    小笼包错愕的望着我,然后慢慢的低下了头,小声的哦了一声。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